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劣迹艺人惩戒管理、整顿“饭圈文化”、新文艺群体职称评定,两会中的影视行业代表都在关心什么?

冯远征提到的职称评审制,不是限制高薪,希望行业能够给予影视行业从业者最基础的保障。

全国政协委员、演员冯远征在两会中发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20年5月22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两会代表中,有不少影视行业从业者,他们也提交了多份与行业发展密切相关的提案和建议,希望帮助行业直面问题、走出困境。

劣迹艺人惩戒管控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红高粱》《猎狐》编剧赵冬苓在5月20日两会开始前,就发布了一篇名为《关于建立污点艺人使用和惩诫机制的建议案》的文章,提议“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责成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制定污点艺人使用管理和惩诫制度,以更好地管理和约束艺人队伍,有理有据地惩诫污点艺人,管控由污点艺人出现的市场风险,促进影视市场的健康发展。”

《情圣2》剧照

赵冬苓认为,在对劣迹艺人的管理中,应当建立专门评判的委员会,对污点艺人的恶劣程度、造成的负面影响等进行评判,再根据不同程度的不良影响,做出禁入市场的清单和时间表,比如不同的有限时间还是 永久禁入。劣迹艺人在禁入期间,需要进行社会公益活动,减少自己的不良影响,获得社会谅解,同时也建立健全的申诉机制。而那些不知情且因劣迹艺人参演受到影响的影视项目,应该给予半年或一年的冷静期,再允许其上映,减少劣迹艺人带给影视项目带来的损失,让污点艺人带来的风险可控,也让资本对影视市场的风险拥有合理预期。

劣迹艺人对影视剧的影响,在近几年中多次出现。2014年,演员柯震东因吸毒被捕,主演的《捉妖记》不得已更换男主角重新拍摄,追加成本高达7000万元。2019年,吴秀波因为婚内出轨事件曝光,导致目前多部主演影视剧,包括《情圣2》、《渴望生活》、《无名侦探》等,都无法上映或播出。2019年翟天临也因为“博士论文造假”事件,至今没有再次出现在大众视线,其主演的《无名侦探》、《深渊行者》等剧也至今没有上线播出。

《赢天下》剧照

劣迹艺人带来最严重的的影响,或许是高云翔和范冰冰主演的《赢天下》(原名《巴清传》),主演接连出现问题,令出品方、上市公司唐德影视都被迫“卖身”。该剧因高云翔在澳洲卷入性侵事件,使得该剧不得不暂缓播出,此后范冰冰又因偷税漏税事件受到调查,导致该剧最终在2019年选择进行调整。该剧出品方唐德影视在2019年9月30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用于该剧修改所支出的费用应不低于6000万元”。而也因为该剧无法播出带来的联动损失,导致唐德影视在2018年、2019年接连亏损,股价也一路下跌,直至今年连大股东吴宏亮也“萌生退意”,将9.08%的股份和20.82%的表决权转让给东阳市国资办,令后者成为唐德影视的实际控制人。

演出市场行业复苏,新文艺群体职称评定

全国政协委员、演员冯远征在两会中表示,因疫情影响,他调整了原先准备的提案,改为关注演出市场和行业复苏。

因疫情影响,至今现场演出市场仍然没有恢复。文旅部出台的《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中,将剧场上座率控制在30%,作为人艺的核心骨干之一,冯远征认为这样的限制将导致剧场“不足以回本,甚至是亏本运营”,甚至会打消很多民营剧团、演出场所的复工念头。

冯远征呼吁各级文旅部门配套研究特殊时期的扶持补贴政策,文化艺术基金设立临时性资助项目,并对不同领域复工也进行针对性指导。他也希望各级戏剧、演出协会,设计策划多院团联合开展的线上线下演出活动,形成合力,培育更多观众群体。而跨界合作、文创产品及网络资源,也能帮助剧场吸引观众和多元发展。

2019年人艺大戏《杜甫》排练现场的冯远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外,他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有关部门出台新文艺群体职称评审制度,将现在出现的新文艺群体,纳入到现有的职称评审体系当中,“对影视行业从业者是一个保护”。

冯远征认为,当这些体制外的影视行业从业者进入到整个评审体系后,能够他们带来更好的归属感,也能更好地去定义他们。冯远征以自己从事的演员职业举例,“比如我是国家一级演员,去大学是教授,二级演员就是副教授”。在接受媒体视频采访时,他也举例,比如演员的高片酬问题,也可以带入这个体系进行规范化,可以为演员的每一个职称等级,规定片酬的上限和下限,下限可以对他们的工作进行基本保障,上限可以让项目投入的演员片酬可控,也保证了一些好演员就算只是在影片中担任配角,也能获得符合他职称等级的收入。

冯远征建议的制定新文艺群体职称评定意见,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较广泛的关注,不过由于部分误解,让不少网友认为他依然在谈论的是演员高价片酬的问题。冯远征对界面文娱记者表示,提出这个建议,其一是因为,既然国家承认“新文艺团体”(非体制内演员)的存在,也在管理范畴当中,如何让这部分团体能够更好的发展呢?他提议新文艺团体评级的建议,一方面让希望体制外的从业者,也能像体制内演员那样得到级别认可,将来无论是进一步发展还是再就业,比如进入校园担任老师,级别都能为其带来正面影响。另一方面,冯远征希望提到的不是限制高薪,而是希望行业能够给予影视行业的从业者最基础的保障,通过级别评定,让一定级别的从业者能够获得最低多少钱的酬劳,不至于受到过分的挤压和恶性竞争,这样才能让市场良性发展。

冯远征的这一建议,确实反映了在市场导向下的影视剧市场,有众多从业者面临能力与薪酬不匹配的情况,流量明星的高薪与一些专业人士的低薪形成强烈反差。或许职称评定的方式,能让不同职称的从业者,在自己的岗位上获得符合自己劳动和创作的价值,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更多更广泛的从业者的稳定,让中国的影视行业得以持续发展。

健全影视教育与影视产业规范,成立中国功夫电影节

在今年两会中,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电影学院原党委书记侯光明表示,他带来了4个分别由多位提案人提出的提案,分别是《关于加强艺术院校大学生艺术观教育的提案》、《关于推动中国电影产业转型升级的提案》、《关于推进中国电影传承与创新中国艺术文化传统的提案》和《关于设立中国功夫电影节的提案》。

在前三个提案中,提到了众多促进中国影视教育及产业的建议,比如“电影主管部门鼓励和支持创作具有中国艺术文化传统的电影作品,教育部门将中国艺术文化传统的课程讲授植入高校电影教育体系。在电影专业人才的职业培训中,增强中国艺术文化传统方面的引导。国家社科基金、国家艺术基金等相关学术机构大力推进中国艺术文化传统在当代中国电影中的价值传承与创新发展研究。建立电影作品面向多渠道发行放映的工业标准体系。建议行业主管部门整合学术界、产业界和社会组织力量,尽快构建电影面向基于手机、个人电脑、电视等多渠道终端的流媒体平台发行播映体系。制定窗口期规则,推动国产电影作品的长线生命力。”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电影学院原党委书记侯光明。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在《关于设立中国功夫电影节的提案》中,众提案人建议,因为目前中国电影节很多,但专业电影节很少。他们认为,中国功夫电影节中,可以设立专门的指导奖、导演奖、设计奖等,建立一套相对完善系统的功夫电影评价和奖励机制,并推动功夫人才培训、中外动作片合作。侯光明也认为,“近几年,成龙动作电影周和佛山文化功夫电影周为我们办功夫电影节积蓄了经验,开辟了道路”,他还建议该电影节可以以国家的名义设立在广东佛山,每年11月举办。

功夫电影一直是中国电影中最容易“走出去”的类型片,向全世界传播了中国传统功夫文化。近些年,功夫片与动作片的融合更加紧密,比如《战狼2》,单纯的功夫片近些年在国内并没有取得特别好的票房成绩,只有《叶问4》获得了比较好的成绩。或许设立中国功夫电影节,能够帮助更多立志拍摄具有中国传统风格的功夫片的电影人,拍摄出更受市场欢迎的作品,让功夫片在现代动作片中依然保有独特地位。

整顿“饭圈文化”

两会中,除了影视行业从业者会提出相关提案之外,也会有一些其他行业的委员,会针对娱乐圈的现状提出一些建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山东代表团5月23日举行的小组会议中,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文化产业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宋文新在发言中重点提到“饭圈文化”。她建议,要对娱乐圈的不良风气进行整顿,引导演艺明星成为“正能量偶像”,担负引导未成年人主流价值观的社会责任。

还有一位代表提出与“饭圈”有所关联的建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李健表示,机场出现了很多粉丝接送机、机场代拍等情况,因为粉丝拥堵过多,会影响机场的正常秩序,他不建议粉丝在机场大量聚集接送机。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泰安市泰山文化产业中等专业学校副校长宋文新。

随着偶像文化在中国娱乐圈愈发兴盛,“饭圈”中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偶像对这些年轻人的影响也逐步加深。

偶像在很多时候都能给年轻粉丝起到很好的带头作用,在社交网络上也常常会有粉丝因为偶像的一些行为,比如刻苦学习、努力工作而获得正能量,在自己的生活中也做到最好。也有的粉丝因为偶像提倡的公益活动,也尽自己的能力做公益,帮助了很多弱势群体。参与粉丝群体的活动,也会让一部分粉丝锻炼了自己的协同合作能力,提升能力与自信。

但“饭圈”中依然会有一些不和谐的情况出现。社交媒体上,会有大量粉丝集体去攻击一些对其偶像出言不逊的普通人;有的“饭圈”通过包括暗语在内的只有粉丝知道的沟通方式,建立起社交壁垒。在生活中,会有一些粉丝过于贴近偶像生活,出现“私生饭”这样跟踪其私人行程的情况;还会有一些粉丝,过于沉迷偶像,花费大量时间与金钱进行打榜、买代言产品等等,失去自己原本的生活。

如何让偶像明星对粉丝起到正能量带头作用,和粉丝应该如何理智追星,其实是两个相辅相成的问题。只有将这两点共同做好,偶像明星与粉丝团队才能够持续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与其说单方面通过外力进行整顿,不如通过良性的引导让明星偶像与粉丝们共同成长,或许更有利于“饭圈文化”在未来长期的向着“正能量”的方向发展。

结语

这些两会提案中的问题,都与当下影视圈的发展关系十分紧密。在这些提案外,依然有影视圈的人大代表带来关于普通人民生活的提案。全国人大代表、导演贾樟柯,带来的提案就是“建议数字化生活不能忽视老人需求”,他希望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不能忽视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的生活便利问题。他表示,在老家山西汾阳和北京朝阳做社区调查时,都有很多老年人反应无法适应,希望出版办法,帮助老年人适应数字生活。贾樟柯的提案,也反映了对一名好的现实主义题材导演来说,关注行业本身发展的同时,也需要花更多时间,与周围的普通人进行交流沟通,看到生活中需要改进的细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