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净利润大涨7.4倍,斗鱼在新一轮竞争中靠什么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净利润大涨7.4倍,斗鱼在新一轮竞争中靠什么斗

平台之间的竞争是全方位的竞争,流量、内容、生态共同铸造了一条高门槛的护城河。

文|游戏观察

净利润大涨7.4倍,斗鱼在2020年Q1交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5月26日,斗鱼发布2020年Q1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斗鱼营收达22.78亿元,同比增长53.0%;非美国会计通用准则下,净利润2.97亿元,同比增长741.7%,连续五个季度实现盈利。

除了盈利能力的大幅度提升外,财报中还有几个数据颇为值得注意:

①付费用户数达到了760万,同比增长26.2%,环比增长4.1%,在付费用户数该数据上,斗鱼的数据已经接近秀场类直播的2倍,此前秀场类直播龙头YY的Q1财报数据显示在其付费用户数约400万左右。

②斗鱼的毛利润达到4.86亿元,同比增长139.2%;毛利润率从上年同期的13.6%提升至21.3%。毛利润率的提升表明斗鱼在开源节流上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得益于整个行业走向良性公平的竞争,斗鱼的毛利润率或许还有进一步的增长空间。

③游戏内容贡献了80%的观看时长,在所有直播类的平台中,斗鱼的游戏内容占比是目前最高的,游戏直播属性最为突出。

④收入超过1万元的主播数量同比增加40%,在产业进入成熟发展阶段后,斗鱼在长尾化上的能量正在渐渐释放。

从这些数据来看,斗鱼的发展并没有受到新一轮游戏直播竞争的冲击,相反各项数据表现超出了市场的预期,比如其营收超出上季度管理层指引高端1.18亿元。

斗鱼创始人兼CEO陈少杰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也表示,“B站、快手等平台陆续进入游戏直播领域后,通过其平台引入了更多流量和用户关注,推动了整个游戏直播行业的天花板提升,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利好的。”

新平台入局,如何看待竞争?

2019年对于游戏直播行业而言是又一个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斗鱼在美国上市,与此同时曾经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熊猫TV倒闭,大量熊猫TV的优质主播被斗鱼与虎牙瓜分。游戏直播行业的双巨头格局看上去愈发的稳固。

但从下半年开始,B站、快手这两大平台纷纷开始发力游戏直播,一个以8亿元的价格拿下了S系列赛未来三年的独家版权,一个改变了此前的模式,启用签约制度。

游戏直播这条赛道就此进入新一轮的竞争,斗鱼、虎牙两大平台的高管此后在每次发布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几乎都会被问到如何看待全新的竞争。

在2019年Q3陈少杰就表示过,快手进入游戏直播目前对斗鱼没有带来直接竞争,相反快手的流量大,会对整个行业提升非常有利。

背靠快手这个月活超4亿的短视频平台,快手在游戏直播上的起势极快,2019年7月,快手宣布站内游戏直播移动端日活跃用户破3500万,2019年11月,快手官方披露其游戏直播日活用户已达到5100万。

而之所以认为快手的流量对于斗鱼以及整个游戏直播行业的发展是有利的在于陈少杰认为,“斗鱼与快手这类短视频平台覆盖的游戏品类不同,斗鱼用户集中在硬核的电竞游戏用户和重度游戏玩家,快手短视频平台是一个情景式的观看,观看体验有区别”。

快手、B站等带来了游戏直播整体用户的增长,而这些增长中有一部分对于硬核的电竞游戏、重度游戏内容有需求的用户会进入斗鱼和虎牙,从而助力产业的增长,这是市场对于快手和B站入局的预期之一。

但另外一方面,这些新平台的入围是否会导致斗鱼、虎牙两大平台的用户流失?这是市场对于斗鱼发出的疑问。

电竞化内容的壁垒

面对这个疑问,花旗银行曾在2019年12月发布了一份分析报告,报告指出,“在没有S10-S12的情况下,虎牙、斗鱼等平台的观众可能会到B站观赛。但我们预计,在S10-S12结束后,仍有相当一部分观众会返回他们访问量最大的平台。如果来自中国的战队没有在比赛中走到最后,这种情况可能会更快发生。”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分析报告,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当下游戏直播的竞争环境其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游戏直播最早的竞争当中,流量是一切的代名词,基于对流量的追逐,游戏直播行业的初生阶段的竞争极其残酷,天价的签约金、各种视合约于无物的强制挖角、打着三俗擦边球的内容等等屡见不鲜。

熊猫TV、全民TV这两家在成立之初,一个靠着高价的签约金,一个靠着合伙人概念,挖来大量的顶级主播,这两大平台的流量也的确在成立之初获得了暴增,熊猫的流量更是一度曾超过虎牙仅仅落后于斗鱼。

但现在熊猫TV、全民TV倒闭,龙珠、战旗放弃游戏转向体育,时间证明了这个模式或许在最初的发展阶段有效,但获取流量后如何运营流量才是关键所在。

现在游戏直播的竞争依靠大主播、顶级赛事内容获取流量是必须要做的一步,这是开端,然而更重要的是如何运营流量,这是摆在新入围的平台之间的一个问题,也是斗鱼最大的壁垒。

直接一点的说法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后,在游戏内容上斗鱼已经建立了一个生态,这个生态中不仅仅有大主播、顶级赛事,还有自制赛事,长尾化的游戏内容流量,有正在逐渐形成的玩家社区文化。

单以电竞内容举例去说,今年Q1斗鱼转播了包括LPL春季赛、KPL春季赛等50余场大型电竞赛事,获得了2019CFPL职业联赛、SWC拳皇世界赛总决赛、CSGO-blast pro独家直播权。

另外,平台还自制了斗鱼王者荣耀大师赛、斗鱼王者荣耀三剑客杯、斗鱼杯DNF中韩主播邀请赛、魔兽争霸鱼乐杯明星邀请赛、2019CFPL斗鱼主场赛等40余场斗鱼自有品牌赛事。

职业选手与职业战队方面,今年Q1斗鱼签约战队包括Gen.G战队、TITAN战队、Wolves战队、NewHappy战队,并且组建了电竞俱乐部DYG王者荣耀战队,投资了eStar英雄联盟战队,在LPL春季赛刚刚夺冠的JDG也早已与斗鱼签约。

这些电竞化的内容显然不是单单靠依靠S系列赛就可以打破的,而是需要长时间的沉淀与积累。

2020是游戏平台竞争的关键一年

如果将游戏直播的生态看做一个三级的阶梯,内容生态的打造处在第二个阶梯,大主播、顶级赛事的引入是第一个阶梯,玩家社区的运营是最后一个阶梯。

第二个阶梯上有困难,第一个阶梯,第三个阶梯上同样有问题。在大主播的引入上,用价格战撬动主播尤其是顶级大主播,在6年前,甚至是3年前都可行,但现在并不一定可行。

因为这个产业已经给出了太多的前车之鉴,跳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熊猫、全民都曾大面积的以高薪挖角主播,但最后的效果方面去看,跳槽之后的主播人气开始极度的下滑是常态。

到了新平台意味着要面对一群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用户,这个不同意味着大主播们将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这是为什么至今我们还没看到顶级游戏大主播跳槽到新势力的原因。

与此相对应的是,斗鱼已经与前100名的主播完成了3到5年的长期合约换签,在头部主播竞争上显然斗鱼更有吸引力一些。

在玩家社区的打造上,这更是一条极为漫长的路,不仅仅需要有流量,有内容,还需要玩家们能够自发的去适应平台的风格,B站的用户社区并不是谁都能Copy的,同理斗鱼的玩家氛围也并不是可以简单Copy的,单就游戏直播造梗能力,斗鱼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现在的游戏直播用户不仅仅是看游戏直播,更确切的是玩游戏直播,用户之间的互动,用户和主播之间的互动,造梗、讨论赛事都已经形成了习惯,这个习惯不是仅仅依靠资金的力量可以打破的。

面对竞争对手给出更具优惠的分成比例时,虎牙的高管就曾表示:“分成比例优惠确实具有一定吸引力,但平台的变现能力决定了最终公会和主播的收入绝对值,而这还未计入切换直播平台的‘转换成本’。”

在游戏直播这个垂直的领域,在游戏电竞人群的特殊性背景之下,平台之间的竞争是全方位的竞争,流量、内容、生态共同铸造了一条高门槛的护城河。

这条护城河如果再考虑到上游供水的腾讯那么就更高,一个现象是腾讯在游戏直播这条赛道上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旗下产品占据了游戏直播最少60%以上的流量的情况下,腾讯的资源如何进行倾斜那么对于游戏直播这条赛道有着足够的影响力。

而现在来看,腾讯已经在做一些资源倾斜,主播认证计划、主播影响力榜单的发布,以及后续的资源导入,腾讯构建的“大主播生态”中,斗鱼是三家平台之一。

游戏直播新一轮的竞争始于2019年,2020年将会是关键的一年,而从斗鱼Q1的财报数据去看,斗鱼的发展依旧在快步向前,这一轮的竞争最终会走向何方,答案并不会太远。

来源:Gamewower

原标题:净利润大涨7.4倍 斗鱼靠什么在新一轮竞争中保持快速增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