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小商家艰难求生、高管高位套现:美团王兴酸阿里文娱“你不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商家艰难求生、高管高位套现:美团王兴酸阿里文娱“你不香”

很多公司都在一季度交出了“史上最差”财报,但美团的业绩出奇的好。

文|来咖智库

2020年Q1这个财报季还真是不平静。

上周五,美团王兴的一条动态在资本圈刷了屏。王兴在5月28日深夜,评论说“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

美团刚发财报不久,且近期股价上涨迅猛,是资本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明星公司。王兴言论一出,立刻引发了二级市场中各路吃瓜群众驻足围观和热议。虽然这条动态后被删除,但是“有图有真像”且显得略酸的截图立刻就在各种投资群和资本圈霸屏。

对于王兴的上述言论,有资深互联网观察家评论称:“大佬之间的嘴炮并非随便讲讲,和背后的商业版图息息相关,而抢占吃喝玩乐全赛道一直是美团的终极目标,目前在吃喝玩方面美团已经取得了成绩,唯独乐这个赛道,目前还略显空白。”

阿里文娱公关总监张威回应称王兴在“表演”:美团不开茶馆真是可惜了一把单口相声的表演癖好。

那么阿里真的会放弃大文娱吗?显然不会。

5月22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阿里文娱集团所属的数字媒体与娱乐业务,在报告期内实现收入59.44亿元,同比增长5%。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优酷以90%的权益开通率,成为阿里生态会员88VIP的最高频消费场景。优酷日均付费用户持续健康增长,2020财年Q4同比劲增60%,全年同比增长了50%。

01、股价暴涨的逻辑

美团,上市一年多,市值已经成长继腾讯和阿里巴巴之后的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号称业务“没有边界”是其最大特点。好不容易,美团去年才刚刚甩掉了巨亏的魔咒,但在今年一季度受到疫情的影响再度跌入亏损泥潭。

上周,美团股价走出了强势上涨行情,并不是资本市场多宽容,资金拥抱美团投资的逻辑其实非常简单粗暴:

第一,在3月美股创历史的10天内四次熔断之后,美联储在3月下旬宣布,采取不设额度上限的量化宽松政策应对新冠疫情冲击,此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在两个月内迅速扩张2万多亿美元,总体规模逼近7万亿美元大关。

最直接的结果,美联储“放水”导致市场中流动性极度充裕,钱太多了,总要找个去处。

第二,资本市场对行业判断存在稳定预期,疫情利好美团。虽然人们停学停工留在家里,经济受到全面冲击,但也给在线教育、本地生活、在线办公、短视频、在线医疗等带来了更多业务机会,疫情对这些行业来说,是利好。

老天爷硬要赏饭吃,没地方去讲理——虽然大多数行业和公司都非常非常艰难,但总有行业和公司受到的影响相对小。

所以美团股价的暴涨并不难理解。作为本地生活的一哥 ,行业地位摆在那里,虽然一季度还是血亏17亿(一个月亏小6个亿,每天净亏1800万),但毕竟比资本市场预计得要少亏了一些。

但是,对于很多行业来说是另一番景象。疫情就是灭顶之灾,是飞来横祸,是每个人被砸碎的饭碗。比如说旅游行业、线下的餐饮行业、线下的娱乐行业等等,很多公司无力支撑,倒闭、关店、失业……无数人因为这场疫情,失去了工作机会和收入来源。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大家都在渡劫,自己受到的冲击小一点儿,就去diss别人,王兴的言论不知道阿里文娱的人看到怎么想,反正小编作为吃瓜群众,看起来挺别扭的。

02、疫情期间,美团赚钱不停歇

很多公司都在一季度交出了“史上最差”财报,但美团的业绩出奇的好。

上周我们在《疫情带来的的结构性调整,让美团的商业逻辑更稳固了》这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观点:

疫情让更多的人在线购买生活用品,以及叫外卖;在供给端那些曾经高冷的中高端餐厅,因为没有堂食,不得不依靠外卖来回收现金流,至少在一二线城市是这样。而在低线城市,人们没有叫外卖的习惯,需要什么生鲜可以参照华农的“村霸”模式——去兄弟家搞只鸡,就解决了。

美团高层也表示,受到疫情的影响,有大量的高端餐饮商户加入,短期内对客单价会有提升。

2020Q1,美团外卖业务实现了营业收入94.9亿元,同比下降了11.4%,其中佣金业务85.64亿,广告收入9.19亿,其他收入7.28亿。

最后刨除成本费用,一季度美团的外卖业务总共亏损了0.71亿,跟19年同期亏损15.42亿相比,亏0.71亿简直可以约等于零,跟没亏似的。

疫情之下,还能有如此出色的商业表现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东吴证券的分析师就认为,美团外卖业务能够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亏损还大幅收窄,一是因为疫情期间平均订单价格的提升,二是因为营销服务收入提升。

03、一季度不降抽佣,引各地餐饮协会的疯狂“吐槽”

一季度经济都快停摆了,美团还如此赚钱,到底有什么秘密?

反正不降抽佣的确对业绩有很大帮助。也因为如此,美团在一季度遭遇到了来自全国各地餐饮业协会的疯狂“吐槽”。

作为平台,线下的餐饮小商家通过美团获得订单,美团从中抽取佣金,同时还可以帮助商家打广告和营销,提供流量和曝光,商业模式并不复杂。抽佣收入是美团的核心收入之一。

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了,跟美团合作的线下餐饮小商家规模都不大,要知道一季度的疫情,对这样的小餐馆影响是最大的。

我们周末随机调研了一下周围的餐饮店,从业者们纷纷表示,在疫情期间,美团并没有降低他们最为关切的抽佣。以成都某外卖店为例,美团收的佣金在17%-26%之间,每个店都不太一样,一般新店是23%。

前述成都某店小老板就跟小编吐苦水。如果不上外卖平台,自己的销量上不去,但是上了平台还要各种搞活动(投入营销费用),不去参加活动单量上不去,搞了活动就没利润。

“我们是进退两难,整个市场能够做到盈利的没有三分之一。”他说。

餐饮行业对于美团高佣金的报道也频频见诸于报端。今年4月,广东餐饮协会两次针对“佣金事宜”向美团公开发函,称其在广东餐饮外卖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经达到了《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已大大超过了商家的临界点,并且持续提升扣点比例,新开商户佣金最高达26%。

广东餐饮协会在公开函中称,美团外卖平台像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经超过了餐饮企业所能承受的极限。

而且在广东的情况并不是特例。

今年2月,重庆市餐饮商会、重庆市烹饪协会、重庆市餐饮行业协会、重庆江湖菜发展促进会联合发出《关于餐饮外卖平台全面降佣的建议函》,表示商家每天都在面临平台高额扣点的巨大压力,呼吁美团点评、饿了么等外卖平台能够实行降低佣金措施。

此后,山东省饭店协会、山东省老字号企业协会、山东省火锅餐饮协会、山东省团餐行业协会等山东省级涉餐饮协会和十六市行业协会代表该省37万余家餐饮企业,联合发表了《关于强烈呼吁外卖平台全面降费的公开信》。

还有河北、广西、湖南、山东等多地餐饮业协会也纷纷“喊话”美团,呼吁以美团为代表的互联网外卖平台降低佣金。

美团方面则称,自己推出了很多补贴政策帮助中小餐饮业者走出困境。例如在疫情期间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对于武汉商家在2-3月全面免除佣金直至封城结束。

但4月底,四川省南充市火锅协会公开发表声明,称《南充火锅协会会员齐上美团外卖借助“春风行动”积极复工复产》的新闻报道为虚假新闻。

结语

来自企查查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月,全国注销餐饮业企业数量达到了2.8万家。反观美团,倒是站在获利微薄的餐饮小商家的身上,攀上了资本市场的山巅,享受着股价一轮又一轮推动下的造富快感。

最近,除了王兴的在本文开头提到的言论,关于美团高管最新的新闻是,美团创始人之一、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在5月26日,以每股平均价136.89元的价格,高位套现,减持200万美团B股,套现超过了2.7个亿。目前,王慧文仍持有2127.86万股,妥妥的数十亿身家。

在美团Q1业绩财报公布当天,根据福布斯实时亿万富豪榜数据,王兴个人财富达到110亿美元。该公司董事穆荣均的财富也大幅增长,达到23亿美元。随着股价的进一步上涨,王兴的身家还在不断增加。

只不过在美团的财富故事里,无数的小餐饮企业成为了资本浪潮中的泡沫。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