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政策作祟饭碗端不牢,疫情下的美国黑人更加脆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政策作祟饭碗端不牢,疫情下的美国黑人更加脆弱

黑人更多从事旅游、餐饮等最易受疫情打击行业。种族与就业挂钩的怪相,与美国历史上的限制性政策脱不了关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2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对非裔支持者讲话时表扬了自己在创造就业上的成就:“黑人的(就业)数字是史上最好的......没有人比我为黑人做得更多。”

当时,美国的失业率降至3.5%,为50年来最低。

新冠疫情暴发后,到4月,美国的失业率上涨到14.7%。其中黑人失业率涨至16.7%,超过全国水平;白人失业率为14.2%。

长期以来每次遇到危机,美国的黑人一直是经济打击中的最大受害群体之一。

1929年开始的大萧条时期,当全国失业率达到24%时,黑人的失业率高达近50%;在2007年开始的大衰退时期,当全国失业率为10%时,黑人的失业率为16.8%。

经过90多年,相同的剧情在新冠疫情中再度上演。

失业率高于白人、新冠死亡率也高于白人,在疫情的放大镜下,美国固有的种族问题再度凸显,直到黑人男子弗洛伊德之死成为引爆点。

更多人从事旅游、餐饮等最易受疫情打击行业,让黑人失业率攀升。而这种行业与种族挂钩的怪相受到了美国历史政策的影响。

家庭存款不足让黑人家庭在面对危机和突然失业时更捉襟见肘;难以申请政府援助贷款,也让黑人经营的小型企业在疫情中更为脆弱。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美国就业人口中有12.3%是黑人,约1960万人。目前黑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3.4%。

2019年,在美国的餐饮、杂货店、服装店、加油站、干洗店、旅游业等较低收入行业,黑人雇员的占比远超过其在全国就业人口中的占比。

其中,杂货店的黑人雇员占19.1%,旅行社的黑人雇员为18.8%,其次为干洗店。

图片来源:美国进步中心

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主要依靠旅游业和能源,穆迪分析公司将该州评为此次经济衰退中准备最差的州。

当地研究机构Data Center就疫情对该州最大城市新奥尔良各行业造成的风险进行分析。报告显示,新奥尔良有17.2万人的就业在疫情中面临“直接风险”,首当其冲的是餐饮业,其次为零售、住宿和交通。

在当地的非拉丁裔黑人就业者中,有36%的就业属于“直接风险”领域,最容易因疫情和限制性措施失业。

图片来源:Data Center

政策机构美国进步中心指出,这种种族与就业挂钩的怪相与美国历史上的限制性政策脱不了关系。

在内战之前,被奴役的黑人主要从事农业、家政、餐饮和服务性工作。废除奴隶制之后,政府开始鼓励南方的黑人继续留在南方。取代奴隶制,这些工人与曾经的奴隶主签订合同,作为雇工继续从事以前的工作。

与此同时,多州开始推出法案,试图将黑人在社会和经济中的地位固定化。

例如,南卡罗莱纳州要求黑人只能从事农业和家政,如果从事其他行业将面临罚款;该州同时禁止黑人雇员在签约后终止合同,否则将遭到逮捕。多州还限制跨州招聘,防止当地黑人前往经济更好的地区。

到20世纪中期,随着科技进步,美国南方地区对农场工人和家政工的需求开始减少;再加上农业部的一系列歧视性政策和3K党的横行,大量黑人开始逃往北方。最终,黑人农场工人迅速减少,但低收入服务行业的黑人雇员开始增加。

目前,黑人、亚洲人和拉丁裔占美国就业人口的36%,但却占据了行李搬运、侍从、看门人的74%;清洁工和女佣的70%。

在此次疫情中,美国劳工部4月的数据显示,休闲娱乐和酒店服务受冲击最大,约480万人失业,高居各行业之首。这些行业正是黑人雇员占比超额的领域。

华盛顿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4月的统计显示,在疫情前,全美有超过3000万人从事的工作在疫情中成为一线行业,也就是易感染行业。其中包括收银员、护士、清洁工、仓库工人、公共交通司机、护工和社会服务者。

在所有一线行业中,黑人雇员占17%,为少数族裔中最高。由于从事一线工作者众多,加之很多人此前没有购买医疗保险,黑人占据了美国新冠死亡的25%。

而在遭遇危机和意外失业之时,存款是帮助家庭渡过难关的关键。

但在疫情之前,美国的黑人家庭与白人家庭存款就存在巨大差距。根据美联储的统计,2016年,白人家庭的净资产中位数为17.1万美元,而黑人家庭仅为1.76万美元。

即便家庭中有人接受过大学教育,这种差距依然存在。统计显示,在有大学毕业生的家庭中,白人家庭的净资产中位数为39.7万美元,但黑人家庭不到10万,仅为6.8万美元。

图片来源:美联储

存款不足时遭遇失业,也迫使更多人不顾居家令外出寻找收入来源。据纽约市4月27日一周数据统计,在因破坏限制性措施收到传票的族裔中,有80%为黑人和拉丁裔。

而想要提高收入,自己开办企业是方法之一。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今年4月就小型企业抵御疫情的能力发布报告。报告将有利润、信用评分较高、用留存营业收入支持运行的企业划为“健康”,满足其中两个条件的企业为“稳健”,满足一个条件为“风险”,没有满足任何条件的企业为“不良”。

结果显示,在疫情之前,黑人经营的小企业中仅有17%为健康,另有37%为风险,26%为稳健,还有21%为不良。黑人小企业中被评为风险的占比为所有族裔中最高。

图片来源:纽约联邦储备银行

斯坦福经济政策研究所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创业的第一年,只有1%的黑人企业主能获得银行贷款,而白人企业主获得贷款的比例为7%。

相比银行,黑人企业主主要依靠家族和社区发展金融机构获得贷款。社区发展金融机构主要依靠政府拨款和慈善捐助。

此次疫情中,美国联邦政府为小企业提供了价值3490亿美元的救助计划。但在美国的950所社区发展金融机构中,仅有78家被纳入计划中,可为小企业提供紧急贷款。从而也导致大量非裔小企业无法获得援助。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一家理发店的非裔老板亚斯明(Yasmine Young)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她在没有银行贷款的情况下自主创业,后在美国银行开设了商业支票帐户。

亚斯明原计划在美国银行申请信用卡,由于申请门槛过高,她转而选择了另一家信用卡公司。

但疫情袭来后,美国银行成为了联邦政府救助计划中的主要贷款银行之一。亚斯明试图向美国银行申请紧急贷款,但银行以她在其他金融机构有信用卡为由,拒绝了她的贷款申请。

为解决黑人企业主共同面临的紧急贷款问题,知名黑人投资者组成的权益组织已经向美国财政部致信,呼吁国会在追加救助资金时,将部分资金专门预留给非裔小企业。

而上周末开始因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游行和打砸抢,让刚重新开业的小商铺,包括黑人商铺再次遭到洗劫。

极右翼团体、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左翼反法西斯团体均被指煽动骚乱。

美国进步中心种族研究项目的副主席所罗门(Danyelle Solomon)认为,国家紧急状态、疾病大流行的作用之一就是“聚焦不平等”,“新冠疫情也不例外”。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