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庆余年》“超前点播”案宣判:超前点播可以,但不该损害会员权益

在吴声威看来,比较理想的方式是,在推出超前点播这样的新服务之前,平台应当及时告知用户,如果用户不愿意继续使用原有的会员服务,平台应该按照相应的使用时长给用户退钱。

图片来源:《庆余年》官方剧照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6月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了吴某诉爱奇艺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当庭宣判确认,《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部分无效;在吴某购买会员服务后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吴某不发生效力;爱奇艺公司继续向吴某提供原有会员权益。

由此,法院判决,爱奇艺向原告吴某连续15日提供爱奇艺平台“黄金VIP会员”权益,使其享有爱奇艺平台已经更新的卫视热播电视剧、爱奇艺优质自制剧的观看权利;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爱奇艺赔偿原告吴某公证费损失1500元;驳回原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超前点播”违法吗?简单来说,法院认为爱奇艺可以单方变更合同条款,但应当以不损害用户权益为前提。在此案件中,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爱奇艺单方增加“付费超前点播”条款的行为损害了会员的权益,因此构成违约行为。

当晚,爱奇艺针对案件判决作出回应,称超前点播模式的推出是为了满足用户日益多元的内容观看需求。“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法庭并没有否定我们的探索和尝试,肯定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爱奇艺还表示,对于其他判决信息,将会保留上诉的权利。

“如果他们上诉的话,我也只能应诉了。我对这个结果还是挺满意的,从法律层面来说没什么问题。”原告、律师吴声威告诉界面文娱。

12月16日,吴声威在知乎发表“会员看《庆余年》还需付费,起诉爱奇艺‘超前点播’”一文。他表示,在翻看了爱奇艺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后发现了诸多问题,“如今爱奇艺的VIP会员不能自动跳过广告,不能提前观看热播剧,原有的会员权益荡然无存,多项会员特权被变相阉割。”之后,吴声威向北京海淀区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书。

吴声威提交的民事起诉书

吴声威诉称,其在2019年6月19日成为爱奇艺黄金VIP会员,在使用黄金VIP会员观看爱奇艺自制热播剧《庆余年》时,发现剧前仍然需要观看“会员专属广告”,须点击“跳过”方可继续观影,并非爱奇艺公司所承诺的“免广告、自动跳过片头广告”的会员特权;同时,爱奇艺在VIP会员享有的“热剧抢先看”权利的基础上,以单集支付3元的方式,为愿意缴费的VIP会员,提供了在VIP会员原有观影权之上,得以提前观看该影视剧剧集的机会。此外,吴声威发现,《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内容已经被爱奇艺单方面更改。吴声威认为,“付费超前点播”服务模式违约,变相侵害其“热剧抢先看” 黄金VIP会员权益。“VIP会员协议”存在多处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格式条款,应属无效。

吴声威请求法院判令爱奇艺自动跳过包括前贴片广告在内的所有广告内容,并取消超前点播功能,同时请求赔偿公证费损失等。

对此,爱奇艺辩称,视频服务平台的经营模式决定了逐个通知会员或与会员逐个协商变更合同条款不具有现实可操作性。关于“广告特权”内容,已经通过文字和图片示例的方式进行解释和说明,片头设置广告符合视频网站的行业惯例以及双方之间的交易习惯。

关于超前点播,爱奇艺认为,这种模式实际上与额外付费观影等服务在业务模式上无本质区别,爱奇艺已经向用户进行了说明告知,同时,会员原可享受“热剧抢先看”权益并未改变,行业内其他同类网站也在推行类似模式。

吴声威告诉界面文娱,爱奇艺提供的证据接近3000页,但在他看来,大多数因果关系没有那么直接,比如,爱奇艺提供了很多网络上支持超前点播模式言论的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法院判决,“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

法院将“付费超前点播”服务认定为爱奇艺对其“热剧抢先看”会员权益完整性的纵向条块性切割。吴声威告诉界面文娱,这一认定的含义是,“最早关于会员特权的描述是,只要你是会员就有看最新剧集的权利,纵向切割就是认可了会员分级,区分了普通会员和超前点播的会员。”

但法院同时指出,商业模式的健康发展和运行是建立在遵循商业条款、尊重用户感受,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法院认定,爱奇艺会员协议中部分格式条款排未尽合理提示义务,应属无效。

其中,“双方同意前述免责、限制责任条款不属于《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的‘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条款,即您和爱奇艺均认可前述条款的合法性及有效性,您不会以爱奇艺未尽到合理提示义务为由而声称协议中条款非法或无效”的条款,违反了《合同法》第四十条关于格式条款效力的强制性规定。同时,格式条款要求用户承诺放弃以“爱奇艺公司未尽到合理提示义务”为由而主张格式条款非法或无效,属于用格式条款的形式来拟制其已尽到法定义务的情形。

与此同时,法院认为,“会员专属推荐”不构成违约。“VIP会员协议”中明确约定了“广告特权”和“会员专属推荐”的具体内容,明示了视频的片头仍会有其他形式的广告出现;在VIP会员权益介绍页面中,爱奇艺通过文字描述和图片示例的方式明确说明了“广告权益”的具体内容。也就是说,法院认可了会员也要看广告这一现象。

虽然深陷诉讼之中,爱奇艺的会员分级付费策略还在继续。据界面文娱不完全统计,《庆余年》之后,爱奇艺已经在《爱情公寓5》《我是余欢水》等12部不同类型的作品中试水了超前点播模式。

5月23日,爱奇艺正式上线“星钻 VIP 会员”。星钻VIP会员可观看爱奇艺超前点播剧集和星钻影院电影内容,同时,会员权益在当前黄金VIP会员服务基础上进一步扩展,形成涵盖奇异果星钻会员、FUN会员、文学会员、体育大众会员、VR会员的多会员权益。用户可通过移动设备、电脑、智能电视、平板电脑、VR设备享受星钻VIP会员服务。

爱奇艺最近更新了会员服务协议

在价格方面,“星钻 VIP 会员”价格大幅提升,连续包月价格为 40 元,连续包年价格为 398 元,12 个月价格为 418 元。原有的“黄金 VIP 会员”连续包月价格为 25 元,连续包年价格为 218 元,12 个月价格为 248元。

在吴声威看来,星钻会员推出之后也涉及到不同类型会员如何衔接的问题。“平台怎么界定星钻会员,怎么和黄金会员区别,怎么把创新点播这一块放到里面去,其实都有探讨空间,涉及到的问题会更复杂一些。”

“像之前丰巢的问题,从不收费到收费,从免费获取流量到从流量里面收钱,这实际上是一个很难跨越的阶段,等到用户能接受收费了,怎么收又是一个问题。现在超前点播可以做,但关键是怎么做,爱奇艺属于做的不好的那一类。”在吴声威看来,比较理想的方式是,在推出超前点播这样的新服务之前,平台应当及时告知用户,如果用户不愿意继续使用原有的会员服务,平台应该按照相应的使用时长给用户退钱。

“这就保证了用户平等协商的权利,而不是一上来就说我们要推出新业务了,你们必须付钱。”

在吴声威起诉了爱奇艺之后,律师林健也就《庆余年》超前点播问题起诉了腾讯视频。林健曾告诉界面文娱,他认为腾讯视频会员协议的不合理之处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提供服务中存在欺诈,即实际提供的会员服务,与其宣传的会员服务不符;一个是部分格式条款无效,主要的一条是‘约定用户继续使用视为接受协议修改’”。目前这一案件尚未宣判。

会员过亿并没有给视频网站以喘息的机会,因为在各种促销活动中成为会员的用户为平台创造的收入有限,三大视频网站至今仍然没有摆脱亏损的困境。虽然一季度会员数大幅增长,但爱奇艺CFO王晓东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今年的付费会员数可能会比之前预期的要低。在会员增长整体趋缓的行业态势下,推行更高价的会员服务是早晚的事。

另一方面,如果和海外视频网站巨头Netflix相比,国内视频平台的ARPU值也算得上低。2019年,Netflix公布的单月ARPU值10.82美元(76.9元),相比之下,爱奇艺会员单月ARPU值仅为奈飞的六分之一,确实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按理来说,视频网站会员涨价是应有之义。经过近十年用户培养,随着会员收入开始超过广告收入,观众付费的意识已然大幅提高。但从《庆余年》超前点播引发的舆论反馈来看,在商业变现和用户体验之间还需要寻求一个平衡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