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家职校的“法人双登记”改制之痛:学校成“黑户”,投资人被刑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家职校的“法人双登记”改制之痛:学校成“黑户”,投资人被刑拘

让看似矛盾的两种身份在一所学校并存,在当时被认为是“创举”,获得了从曲靖市到云南省有关领导的肯定。但是,这个曾被冠以“第一个吃螃蟹”的“法人双登记”改革项目目前已陷入僵局,那么改革代价应该由谁来承担?

曲靖工商学校新校区。摄影:赵孟

记者 | 赵孟

作为云南省曲靖市规模最大的中专学校,曲靖工商职业技术学校(下称曲靖工商学校)占地面积达到417亩,在校学生目前有1万余人,但多年来却是一个没有校长,也没合法注册身份的“黑户”。

尴尬的局面始于2008年的改制。当时这所公益性事业单位学校面临发展困境,引入民营资本曲靖山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山江公司),拟改制成一所“股份制学校”。

按照曲靖市委市政府批复的改制方案,改制后的学校在事业单位管理局登记为事业单位法人,同时在民政局登记为民办非企业单位。这种“法人双登记”制度,让看似矛盾的两种身份在一所学校并存,在当时被认为是“创举”,并获得了从曲靖市到云南省有关领导的肯定。

但曲靖工商学校的改制过程并不顺利。由于现行法律障碍和部分在编教师的反对,该校已经取得的《民办非企业登记证书》被举报材料造假遭撤销,原有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又因到期后无法续期而作废。最终,曲靖工商学校陷入既不像公办,又不像民办,既不像事业单位,又不像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四不像”局面。

改制受阻后,山江公司法人、曲靖工商学校董事长李正魏的权力也被架空。2019年9月10日,李正魏代表学校与企业签订实习合同后因遭反对无法履行,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刑拘。

至此,这个曾被冠以“第一个吃螃蟹”的“法人双登记”改革项目已陷入僵局,那么改革代价应该由谁来承担?

“股份制学校”

曲靖工商学校的前身是曲靖经济干部学校,是曲靖市四所干部培训学校之一。2000年左右,干部培训学校退出历史舞台,但曲靖经济干部学校得以保留下来,并于2005年更名为曲靖市工商学校,成为一所中专学校。

戴正贵于1992年到该校工作,曾担任常务副校长、校长等职务。他说,由于体制原因,过去工商学校校长由原曲靖市经济委员会(下称“曲靖市经委”,现已更名为曲靖市工信局)一位领导兼任,主持工作的则是全职的常务副校长。

学校最初只有一个占地21亩的校区,在曲靖5所中专学校中占地面积最少。后来,学校租借了4个办学区,学生人数最多增加到8700多人,将其他几所学校远远甩在后面,这也引起了主管部门的重视。

2005年前后,曲靖市打造职业教育园区,要求该市所有中专学校都搬入园区,曲靖工商学校迎来了一次新的发展机遇。但该校原有土地被征用后获得的出让金太少,无法负担搬迁和扩建的庞大开支。恰在此时,曲靖工商学校相关负责人注意到,国家和当地政府出台的一些文件提到公办学校可以引入民营资本。

2005年,曲靖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推进教育综合改革与发展试点工作的意见》指出:“放开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办学市场,鼓励引导企业、个人、社会团体等社会力量、社会资金通过承包、租用、投资、民办公助、民办民助等形式投资办学,全力促进民办教育的发展。”

戴正贵说,曲靖工商学校方面找到业务主管部门曲靖市教育局(现曲靖市教体局)和行政主管部门曲靖市经委,表达了引入民间资本改制成股份制学校的构想,很快获得了两家主管部门的支持。曲靖工商学校发展势头强劲,主管部门计划逐步将其扩建成高等职业院校,从而曲靖市委市政府对此也非常重视。

2008年,曲靖工商学校联系上本地民营企业家李正魏。李正魏是山江公司的创始人,早年做建材生意赚得第一桶金后,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逐渐做大。

“他当时是青年企业家,也比较有实力,”戴正贵说,“我们对他印象都比较好。”双方一拍即合。

2008年6月5日,曲靖市政府批准了由曲靖市经委上报的《曲靖工商职业技术学校改制实施方案》(简称“改制方案”)。“改制方案”的股权结构部分载明:学校改制后是一所国家参股、民间资本控股、自然人入股的股份制学校。建设新校区总投资人民币2.2亿元,总股本为人民币1.7亿元。其中:国家股(曲靖市人民政府)人民币0.3亿元(以老校区评估处置后折现为准),占总股本的17.64%;企业股(曲靖江山房地产公司)人民币1.3亿元,占总股本76.47%;自然人股人民币0.1亿元,占总股本的5.88%。

曲靖市政府批复的曲靖工商学校改制方案。

“股份制学校”是什么性质?按照戴正贵的解释,由于以民间资本为主,“其实就是民办了”。但为了维护原有教职工的权益,更好的促进学校发展,“改制方案”中又特别提出了具有“公办”性质的“六不变”。

这“六不变”包括:“学校的性质不变,即学校改制后仍为公益性事业单位,在机构编制部门进行事业单位法人登记;学校的名称不变;学校的隶属关系不变;教职工身份待遇和人事编制管理不变;学校经费由财政拨款的渠道不变;国家和省市对学校的扶持政策不变。

“改制方案”要求,学校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校长由董事会按照校长条件考核选聘。随后由曲靖市政府批准的《股份制曲靖工商职业技术学校章程》(下称“曲靖工商学校章程”)载明,“董事长授权委托校长为法定代表人,到市编制部门登记,董事长到市民政局登记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的法定代表人”。

按照《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第二条规定,民办非企业单位是指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现实中,多数民办学校采取民办非企业登记。

戴正贵解释,到市编制部门登记即为了取得《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到市民政局登记则是为了取得《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按照“双法人登记”制度,曲靖工商学校同时具备“公办”和“民办”的双重身份。

虽然民办非企业为非营利组织,但按照当时的《民办教育促进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民办学校在扣除办学成本,预留发展基金以及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取其他必需的费用后,出资人可以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回报”。不过,在2016年11月7日通过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中,“取得合理回报”这一条款被删除。

戴正贵说,这种创新登记形式既利用民营资本助推了学校发展,也保障了投资人的利益,还能享受公办学校在税收减免,招生补贴方面的待遇,在当时属于“创举”,“在全国都不多见”。

2010年7月,云南省高层领导曾到曲靖工商学校视察工作。

他说,“法人双登记”制度获得了从曲靖市委市政府到主管部门的一致支持,多位副市长牵头工作,落实阶段由时任副市长许建平主持。按照许建平日前对界面新闻的描述,这种创新登记模式是“政府办学,他们来投资。”

但事后复盘,这种创新的“双登记”制度设计,也为日后的管理权纷争埋下了伏笔。

“黑户”

山江公司注资后,曲靖工商学校迅速发展。2009年9月1日,学校占地面积达到417亩,比原小区扩大近20倍的新校区建成,8000多名师生员工整体搬入,“一校五区”的局面得以终结。至此,无论从学生人数还是校区规模,曲靖工商学校都已遥遥领先当地其他四所中专学校。

与此同时,曲靖工商学校的良好发展势头也得到云南省委省政府的重视。据《云南经济日报》报道, 2010年7月,云南省高层领导曾到曲靖工商学校视察工作,“充分肯定了该校发展的精彩历程。”

此外,曲靖工商学校先后斩获“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全国中等职业学校先进集体”“云南省文明单位”等国家、省、市荣誉称号70余次。这些荣誉牌匾,至今还悬挂在曲靖工商学校的校门上。

当时,曲靖工商学校已经成立了董事会和监事会,董事长为投资人李正魏。而在“法人双登记”政策的指导下,工商学校获得了曲靖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颁发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法定代表人为时任曲靖市经委副主任、兼曲靖工商学校校长李绍坤。该证书有效期自2009年9月9日至2010年3月31日。

曲靖工商学校取得的事业单位登记证书,现已过期。

按照“法人双登记”制度和学校章程,作为行政主管单位分管负责人,同时兼任曲靖工商学校校长的李绍坤,需要在投资人兼董事长李正魏的领导下工作。这引发了学校管理权归谁的争议,李正魏与李绍坤及主管单位的矛盾逐渐浮现。

李正魏的妻子李红芬说,李绍坤担任校长后出现“经济问题”,李正魏到纪委进行举报后,李绍坤被单位内部处理。不久,曲靖市出台文件禁止公务员兼任事业单位法人,李绍坤被免职。

此后,2009年退休的原副校长戴正贵被董事会返聘担任校长。但由于退休人员被返聘不具有公职人员身份,2013年,戴正贵从工商学校离职。至此,这所学校开始在没有校长的情况下维持运转。

2020年5月15日,界面新闻记者在曲靖市工信局(原曲靖市经委)见到李绍坤,他称该校的行政主管权已经移交给曲靖市教体局,但由于“体制不顺”,曲靖工商学校至今没有校长,也无法明确其属于公办还是民办。

李绍坤评价李正魏“没有道德底线,没有法律底线”,界面新闻问他具体所指,他摇头不愿回答。“我没有必要说,不想趟这摊浑水了。”他说。

2013年10月18日,曲靖工商学校获得了曲靖市民政局颁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法人为李正魏。但此前取得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和《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都已经到期,按照“双登记”的制度,还需要重新取得这两种证照,改制才算完成。

曲靖工商学校取得的民办非企业证书,但不久被撤销。

李红芬告诉界面新闻,正当李正魏忙于找有关部门反映诉求争取“双登记”时,2013年10月,学校部分在编人员以“保住在编教师身份”为名义,要求“推翻股份制,恢复公办”,给曲靖工商学校及社会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一位不愿具名的曲靖工商学校教师告诉界面新闻,“民办非企业”登记完成后,虽然在编教师现在的待遇不变,但部分人员担心退休后待遇减少,另一些有升迁追求的在编教师则认为,今后的校长靠董事会选聘,“可能就没有行政级别的”,遂组织集体反对。

这位教师称,由于反对的目标指向投资人,而李正魏与行政主管部门矛盾已经公开化,因此主管部门对教师们的行动“是默许的”。

2013年11月22日,曲靖市政府组成联合调查工作组进驻曲靖工商学校,与教职工座谈。会议纪要显示,2013年11月22日,曲靖市人民政府督察专员联合调查组副组长黄光耀代表曲靖市政府宣布“五项决定”,其中包括,“依法撤销曲靖工商职业技术学校在民政局的民办登记”,以及“抓紧做好曲靖工商职业技术学校继续在市编办的事业单位登记,撤销民办登记和在市编办的事业单位登记同时进行”。

2013年12月13日,曲靖市民政局撤销了曲靖工商学校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理由是“在申报材料时弄虚作假骗取登记”。

曲靖市民政局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处一位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当时撤销其民办非企业登记是由于被举报材料造假,“闹出了很大事”,后来市政府介入调查,认定材料造假,要求民政局撤销该登记。但他未说明具体造假的内容。

失去了民办非企业登记,事业单位法人登记又已经过期而作废,曲靖工商学校成为教育系统没有身份的“黑户”。2020年5月18日,界面新闻向曲靖市教体局职业教育科询问曲靖工商学校的性质,在场工作人员均表示“我没办法回答你”,分管副局张兴华当日不在办公室,他在电话中称自己在开会,不便回答。

改革的代价

曲靖市机构编制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一位参与曲靖工商学校登记的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法人双登记”制度从一开始就存在法律层面难以突破的障碍,按照现行有关法律规定,“本身是事业单位,不能登记民办非企业单位,两样只能登记一样”。

他解释,《事业单位登记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进行事业单位登记时需要法定代表人必须是该单位的行政负责人,曲靖工商学校原来是一个正处级单位,需要市政府发文任命的公职人员担任校长才能登记,但该校原校长李绍坤离开后,返聘的校长戴正贵不属于公职人员,因此无法完成登记。

这位人士介绍,因管理权存在争议,戴正贵卸任后,曲靖市政府再未任命曲靖工商学校校长,董事会也没有再选聘校长,“就像一个家庭,户主都没有怎么登记?”他表示,2010年以后,曲靖工商学校就没有了法律意义上的校长,“孔祥戥只是主持工作的副校长”。

对于曲靖工商学校的改制进展以及和李正魏的矛盾等问题,孔祥戥日前以“在开会”为由拒绝回应界面新闻的采访请求,另一位副校长毛捷也表示“我无法回答你”。

2014年6月,部分曲靖工商学校在编教师再次提出诉求,他们要求李正魏等董事会成员退出学校。此后李正魏虽然仍在学校办公,其权力逐步被架空,学校日常工作由副校长孔祥戥主持。

李红芬说,从2014年到2019年,李正魏重新准备材料,多次找相关部门争取学校“双登记”,曲靖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也作出多次批示,但批示之后再无下文。

曲靖市委领导批复解决登记问题,但不了了之。

对于事后多次申请重新登记未获通过一事,前述曲靖市民政局人士解释,由于该校此前造假“被纳入黑名单”,再次申请可能面临困难。

与此同时,以李正魏为代表的投资人,与以孔祥戥为代表的在编教师因学校管理权的争夺,愈加激烈。“重要的管理岗位,几乎全部被有编制的人占据。”该校一位教师对界面新闻表示。

管理权争夺的的高潮发生在2019年9月。李红芬说,由于多年办学陆续投入两个多亿,举债累累,一直未获得回报,山江公司出现资金困难,当时李正魏以曲靖工商学校董事长的身份,与几家外地公司签订了学生实习协议,但是在收取了公司的保证金后,由于副校长孔祥戥等在编人员阻挠,学生迟迟无法派出,导致合同不能履行。

2019年9月10日,刚主持完教师节活动的李正魏,被当地公安机关带走调查。李正魏代理人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律师谢会生告诉界面新闻,李正魏随后被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刑拘,至今仍羁押在看守所,案件目前已经移交到检察院。

李正魏被刑拘后,曲靖工商学校的改制也彻底陷入停滞,学校的身份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李正魏以董事长身份参加教职工大会的校报报道。

2020年初,山江公司委托律师以“曲靖市政府不作为给投资人带来的损失”为由,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曲靖市政府赔偿人民币10亿元。但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未予受理,随后山江公司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4月1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已立案受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