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各国推追踪软件助复工,“散装”欧盟再遇老问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各国推追踪软件助复工,“散装”欧盟再遇老问题

27国27款App,显然并非可取的方案。

特约作者 | 钱伯彦

距离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欧洲成为新冠疫情震中已经3个多月。各国也逐步恢复经济生活,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

事实上,德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欧盟大国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距离清零相去甚远。四国的新增病例仍数以百计,德国甚至爆发肉联厂聚集性感染,确诊至少657人。

既没有广泛铺开的健康码系统,也没有韩国针对隔离人员的“自我隔离者保护”应用,欧洲人要如何才能进一步控制病毒,并为有可能到来的第二波疫情做好准备?欧洲人终于补交了一份答案:新冠追踪App。

快速追踪

欧洲中部时间6月16日凌晨2点,德国政府酝酿已久、耗资2000万欧元的新冠追踪手机应用“Corona-Warn-App”终于正式在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城上线。

根据发起者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和德国卫生部的介绍,该App的主要用途,是在全面放开经济活动的背景下快速追踪新冠病毒的传染链。

具体而言,每台安装该App的手机都会默认开启蓝牙功能,并通过辨识邻近手机的蓝牙信号强度确认两台设备之间的距离。各台设备之间以2分30秒的频率交换匿名临时身份辨识码,14天以内所有的临时身份码都会储存于手机本地端。

当任何一名安装用户确诊之后,都将通过医疗机构给予的二维码将其临时身份码标红。所有与该用户在过去两周内有过15分钟以上近距离接触的手机都会被自动激活,并通过风险等级提示用户应当采取何种措施。

为了鼓励更多的民众安装,该款应用不仅被谷歌和苹果应用商城置顶,德国各大移动运营商也承诺不会对相关流量收取费用。

截至6月17日中午,在该App上线一天时间之内,下载次数便已突破650万。考虑到德国智能手机的保有量仅为5300万台,可以说该App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截至发稿,该款App在谷歌商城的评分始终稳定在4.6分以上。(满分5分)

德版新冠App。图源:应用商城

如何保护隐私?

“这不是世界上第一款新冠App,但我相信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德国总理府发言人布劳恩的表态显得相当自信。德国卫生部长施潘也表示:“这款应用是控制新冠病毒的重要工具,优点是安全、基于自愿原则以及易于操作。”

德国政府的确有欣慰的理由。毕竟在欧洲大陆这块极其注重数据和隐私保护的土地上,推行新冠追踪App并非易事。

为了符合2018年欧盟出台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的相关条例,德国政府承诺该App收集的所有数据都以匿名形式存储。选择蓝牙而规避了GPS信号也能够打消民众对于泄露行踪信息的担忧。

此外,该App仅会提醒用户是否与确诊病例有过密切接触,而不会公布新冠患者的姓名与信息,该App也无法实时显示附近有无确诊患者。除确诊者信息之外其他收集到的匿名数据,也仅会被存储在每台手机的本地端而不是上传至服务器或云端。该App甚至直接锁死了手机自带的截屏功能以防止企业对员工进行例行检查。

无论是司法部长还是数据保护专员,柏林的几乎所有政府官员都公开对该App大加赞扬,并相信严格的数据保护条例将给民众带来信任感,这也是确保下载量的关键。

其实,德国并不是第一个由政府牵头推出新冠App的欧盟国家。

早在两周之前的6月2日,法国便率先上线了由法国电信和达索公司联合研发的名为“StopCovid France”的法国版新冠App。遗憾的是,在数据保护上处理得不尽如人意,并未受到欢迎。

虽然“StopCovid France”在上线当天的下载量也突破了60万次,但在接下来的两周之内,这个数字在谷歌商城始终无法突破100万,其3.1分的平均评分也明显低于邻国的产品。法国政府官方则宣称该App的实际下载量超过了150万,但根据爱丽舍宫的研究,该App只有在下载安装量达到全国总人口的10~15%,即相当于600万次下载量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功效。

“当感染数字大幅下降时,民众安装App的意愿也自然下降”,负责数字化进程的法国国务秘书塞德里克·奥(Cédric O)近日的表态显得多少有些无力。

法国版新冠App与德国版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抛弃了分布式的数据储存方案。就如同传统的中央集权政治体系一样,法版App的所有匿名身份信息将将集中上传至服务器,并由法国卫生部统一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版App在数据保护上的争议甚至一度引发了法国政坛的地震。5月19日,国民议会中的19名议员宣布倒戈,并以“生态民主团结”这一独立党团的名义退出了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除了一直以来的政治理念不和之外,马克龙政府在新冠追踪问题上不肯松口正是此次风波的导火索。马克龙的共和前进自此之后便失去了国民议会中的绝对多数地位。

法版新冠App。图源:应用商城

与法国一样在新冠App上翻船的还有挪威。

这个北欧国家早在4月27日就推出了名为“Smittestopp”的软件,并使用了和法国人一样的匿名数据服务器端集中管理的模式。但更加惨淡的是,饱受批评的“Smittestopp”在民众压力下不得不于6月15日起彻底停用,已经收集的数据也于6月16日被彻底删除。

其实即便是在德国,根据德国电视一台6月初的民调显示,该App的支持率与反对率分别为42%与39%。此前,德国政府在4月17日便试水过集中存储方案的新冠App,但最终也无疾而终。

挪威版新冠App。图源:Smittestopp

老问题:散装欧盟

虽然德国版新冠App一天650万次下载已经将法国人远远甩在身后,但有一个群体却被选择性忽视了:居住在德法边境阿尔萨斯-洛林的德语区居民。

对于需频繁穿越边境的该部分居民而言,最大问题便是德版App与法版App完全无法兼容。两款App相互之间不仅无法进行数据交流,甚至都不支持多语言选项。

这个问题并不只存在于德法边境。

正如疫情初期各扫门前雪、甚至互相哄抢医疗物资一样,缺乏强力中央政府的散装欧盟在研发新冠App问题上也依然保持着各自为战。

几乎每个欧盟国家都独立研发了一款仅适用于本土的新冠App:奥地利的Stopp Corona,波兰的ProteGO,捷克的eRouska,斯洛伐克的Zostan Zdravy,芬兰的Ketju,爱尔兰的HSE Covid-19……甚至芬兰和塞浦路斯这些人口仅为数百万的小国也研发了排他性的新冠App。

在欧洲疫情爆发的源头意大利,罗马政府于6月8日推出的名为“Immuni“的意版App虽然下载量突破了200万,但这款App甚至在意大利国内都只能在南意的普利亚大区、阿布鲁佐大区等四个大区使用。

意版新冠App。图源:Governo

除了政治上缺乏协调之外,欧盟国家还根据技术路线的不同分为泾渭分明的几大阵营,这进一步阻碍了泛欧新冠App的研发。

虽然德国的分布式数据存储方案被绝大多数国家采纳,但法国的集中式存储方案也同样吸引了保加利亚、塞浦路斯等国的加入。而这两种存储方案在技术上又难以兼容。

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已经退欧的英国。作为除俄罗斯之外疫情最严重的欧洲国家,对病例追踪需求理应最急迫的英国人至今仍未上线名为NHS Covid-19的英版App。造成研发进度延后的主要原因便是英国人临时决定将之前的集中式储存改为分布式,而导致代码必须推倒重写。

在如何确定设备之间距离的问题上,欧洲各国也分裂成了蓝牙和GPS两大阵营。两者之间显然也无法兼容。GPS路线的代表便是冰岛版新冠App“Rakning-Covid-19”以及保加利亚和斯洛伐克。

与此同时,对路线之争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有苹果和谷歌两大巨头。iOS系统在省电模式下将导致后台运行的App无法正常运行,为此谷歌和苹果在数月前都表示愿意全力配合,并为各国的新冠App预留部分端口。

但在欧盟已经因数据隐私问题连续吃瘪多次的这两家公司,也明确要求各国的新冠App必须采用分布式的数据存储方案,这引来了法国人的激烈批评和英版App的进度滞后。

对于人口流通频繁、6月15日已开放内部边境的欧盟而言,如何在欧盟范围内统一追踪病毒传播链或许才是控制疫情的新关键。

27国27款App显然并非可取的方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