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明星企业到破产清算,世界邦旅行网没有等到出境游恢复的信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明星企业到破产清算,世界邦旅行网没有等到出境游恢复的信心

不确定性是最大的危机。

图片来源:Pexels

文|执惠旅游

再次唏嘘,被认为是出境自由行定制游龙头企业的世界邦旅行网,倒在了出境游复苏前,被传将停止运营,并启动破产清算。

10日凌晨,世界邦联合创始人兼CEO赵新宇发布了一条朋友圈: 盼君珍重,来日方长。这句话在一个旅游微信群中引发多位业内人士感慨,并对赵新宇予以鼓励支持,赵新宇以“纵情向前”回应。

成立于2012年的世界邦,背后有着明星股东,连续多年持续融资,亦赶上出境游的风潮大势,但公开融资停留在2015年。

执惠辗转获悉,世界邦选择破产清算可能在其内部被认为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即其觉得可能未来1年甚至更久出境游都没有恢复机会。

而这背后的逻辑或缘由亦如是:疫情成为压倒企业的致命稻草,但稻草背后还有更多。

有业内人士对执惠表示,第一波已破产清算的旅游企业,可能是因为疫情的影响直接打击,发生了非常大的问题。但到六七月份,如果还出现破产清算,可能是因为对于未来局势不明朗的信心缺失 。

有主做出境游的旅行社老板,将出境游全面恢复的时间预设在明年年底,甚至2022年。

插一个细节,6月8日,北京疫情病例清零,之后防控级别降低,官方宣传将逐步开放境内跟团游。但6月11日新增一例病例。

旅游业的日子依然还有很多不确定性。

破产清算或是最好的结果

世界邦算是一家带有明星光环的企业。

创始人张平合创业前为鼎晖创投合伙人,并曾出任雅虎中国第一任总经理;联合创始人赵新宇亦曾担任鼎晖创投运营副总裁,早前曾在中兴、中国电信任职。

2012年成立后,世界邦在资本市场接连拿到投资,堪称密集。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初,世界邦拿到雅虎创始人杨致远、腾讯早期投资人王树的天使轮百万投资,随后复星锐正资本(复星国际旗下)、华岩资本投资数百万美元,2014年底、2015年11月,新浪微博基金分别投资数千万美元、千万美元。但也就止步于此。自此至今,世界邦未再有公开融资信息。

执惠辗转了解到,世界邦选择破产清算可能在其内部被认为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即其觉得可能未来1年甚至更久出境游都没有恢复机会。

世界邦业务较单一,聚焦出境自由行定制游,业务基本在境外,出境游停滞,业务直接停摆,遇到疫情这类危机,难以抵抗之力,且恢复周期更长。

定制游企业人士王莉(化名)对执惠表示,现在的情况是国家不让做出境游,客户不敢去,我们也不敢让客户去,“整个行业如此,就看谁其他业务(比如国内旅游)发展更好,运营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团队更有凝聚力,壁垒更深吧。”

另一定制游企业人士李忱(化名)也表示,第一波已破产清算的旅游企业,可能是因为疫情的影响直接打击,发生了非常大的问题。但到六七月份,如果还出现破产清算,可能是因为对于未来局势不明朗的信心缺失 ,“如果很多企业其实要硬撑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撑下去,但如果对行业恢复信心不足,很可能觉得没有必要,就是‘春天有多远’这事,他们目前的信心指数可能很低。”

而这信心可能也和世界邦的运营模式挂钩。

王莉表示,世界邦的团队挺优秀,融资也拿过不少钱,也有明星股东。他们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可能问题出在凝聚力和运营上,“因为毕竟疫情进入下半场,接下来的逐步恢复我们还是看好的。”

世界邦则采用的是“大数据+达人众包个性定制”的模式。即一方面是通过旅游达人众包的方式帮助用户设计自由行行程,另一方面通过大数据的自动计算处理方式,对信息进行“精准化、实用化、结构化、简洁化”的优化。

其中,旅游达人只提供线路内容,不做预定。世界邦创始人张平合曾表示,旅游达人好比是远方陌生的朋友,只推荐怎么吃怎么玩如果他还推荐车、推荐酒店,客人感觉他更像是家旅行社,那份信任感就不纯粹了。

也即世界邦要做到所谓真正的个性化定制,同时提供相对更优惠的价格。从供需角度说,没问题。

不过,李忱表示,类似世界邦这样的企业,对其考验的是产品能力、资源把控能力和服务能力,以及流量获取能力。在其看来,旅游达人更多提供的是一种怎么玩,或体验的角度,不是一个可以“工业化复制”的东西,也即成本可能相对更高,同时旅游达人并不算深入旅游行业,对资源的把控性会低一些。由此,如果完全用达人来设计产品,会有一些问题,比如资源调度难度会比较大。

这可能也是世界邦将大数据加入模式并突出的一个原因。从正向角度说,大数据的整合与分析,是尝试给到千人千面产品服务的一个基础渠道,有智能化个性定制的意味;而从反向角度来说,大数据功能的使用也在于缩减人工个性定制的成本,缩短给到客户定制产品的时间周期,但基于计算得出的产品,又可能走入模块化组合,乃至上述工业化复制的隐患区,相较以往由达人主导的个性定制属性弱化,但成本降低、效率提升等,确实有所作用。

王莉认为,出境游自由行定制市场竞争并不激烈,因为要做到能覆盖大量用户(价格低、产能高,同时服务好),需要很高的技术、运营和供应链壁垒。

严格来说,世界邦应尚未能建立起相关的高壁垒,这会降低它的安全系数。

不能等也等不起

当前疫情局势不确定性仍较大,世界邦不会是最后一家倒掉的旅游企业。

李忱表示,当前并非所有地方的疫情都达到峰值而下降,还有很多地方处于爆发阶段,加上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会影响游客出行选择、可出行区域,这可能导致适合旅游出行的区域缩小不少,对整体出国旅游的兴趣和指数也有影响,进而影响未来出境游的业务盘子。

主做出境游的旅行社老板方慧(化名)也表示对出境游不乐观,“预计明年年底,也需2022年能全面恢复。”

她说,自己目前没有好的应对措施(方案),不能等也等不起,现在能做的除了改行,要不就是有资源卖货,但不长久。

李忱在疫情后对旅游企业做了好几轮调研,发现现在企业的情况挺复杂,一部分定制公司还是将出境定制游作为主要舞台,但境内很难开展定制游业务,所以可能会选择歇业,等着出境游的复苏;

还有一类企业,选择先候鸟式的转行,比如做微商,或者在别的行业里过渡,鼓励员工去做一些小创业,先活下去;

另外就是游客被抑制的旅行需求还在,很多以前的出境游客户,或偏中高端客户,会寻找国内的替代目的地和替代产品,这对一些做出境定制游产品的企业是个机会,即为这些用户提供国内定制游产品。

但这个机会也不易把握。

李忱认为,首先是思路上有区别,得先从用户角度去看用户为什么选择定制游产品。用户选择出境定制游产品,在于出境游存在语言、文化及其他障碍,行程中有不确定性,需要更多解决问题的能力。但在国内,这些障碍、不确定性等基本不存在,资源也相对透明,这导致出境定制游的很多价值在境内不存在,或者这些价值难以量化。“如果以出境定制游中帮用户省时间省心的角度,照搬到国内做,肯定赚不到钱。”

李忱提到,当前国内旅游管理体系下,很多东西还不够完善,不像国外很多东西都已有现成规格,资源方能够直接配套需要的服务,这使得做国内定制游需要参与到对整个上游端资源比如目的地的挖掘和改造。“定制师要和目的地走得更近,参与到一定程度的目的地整体开发营销、产品设计等环节中,在产业链上游有一定的参与性。”

她以自己企业为例,其目的地的筛选有两条路径,一是找到以前出境定制游的替代品,比如以前喜欢去非洲、欧洲或美国的,喜欢那里自然人文风光或人文体验,对应他们的需求在国内找替代目的地,这在西部地区比如新疆、西藏和云南等地,有非常强的优势;长线目的地最适合替代海外目的地。

另一种是更高频消费的目的地,比如周边游突出的地区,客源地和目的地比较密集的区域,这些区域率先开放,且目的地与客源地比较容易打通,需要在这些地方找到一些小众目的地,设计定制产品。

另一个动向是,相比出境定制游,以前做国内定制游不够赚钱,定制师也不太愿意去开发国内产品,供应商也不够配合,但现在最优秀的定制师也只能做国内产品,这对于国内定制游产品体系升级算是一个机会。

照理说,世界邦也可尝试转做国内定制游业务,而非破产清算。对此,李忱认为,世界邦主做自由行,而国内要做替代出境定制游产品可能不太适合自由行形态,应该是一个小团体,“小团定制游的形态,而不是纯自由行的形态,自由行的形态附加值比较低。”

这或也是世界邦对前景信心不足的原因之一。

方慧也表示,国内定制游比国外定制游要求更高,在自己熟悉的国家,要定位非常规的产品,比拼的就是视觉和认知,有内容才能吸引人,对做行程策划的人要求更加严格。说大了就是要撑握自己客户的心理需求,加上产品的述事能力,也许国内定制比拼的就是同样的风景,不同的讲述角度。

这意味着,出境游停滞下,那些专注出境定制游产品服务的企业,虽有转圜机会,但生存还处于危境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