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独家】四川信托资金池产品出现全面逾期,目前缺口为30-40亿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独家】四川信托资金池产品出现全面逾期,目前缺口为30-40亿元

多个独立信源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些产品基本已经确定是将延期一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晓云

6月12日,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四川信托旗下多款资金池类产品出现逾期。

据了解,包括申富129号、锦江69号第一期、申鑫74号等到期的多个信托产品出现逾期。“这些产品到期日都在5月29日,还有一些5月30日、31日的T0T类产品,到今天6月12日都正好是10个工作日,依旧没有兑付。”多名投资者表示。

此外,多个独立信源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这些产品基本已经确定是将延期一年,目前公告还没有挂在官网,也可能给投资者一对一寄挂号信告知。

早在上周,四川信托资金池类产品将出现逾期的传言就已传出。一般而言,按信托产品合同来讲,只要在到期后10个工作日内兑付,都不算逾期。普通信托项目规定10个工作日,是因为考虑到回款周期、银行转账系统等情况。在界面新闻记者的过往采访中,多次遇到某些资金紧张的信托项目在第十个工作日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小时顺利打款。

但是类资金池产品并没有明确融资方,产品到期仅涉及内部资金管理,如果划拨出现延迟,不免让投资者感到紧张。

从6月9日开始,四川信托各地财富中心负责人陆续前往四川信托总部了解情况,但相关会议因故推迟。其中,华东分部负责人与四川信托高层于6月11日上午开会,之后各种传言流出,但四川信托官方没有正式对外发声,外界都无法证实。

据界面新闻记者确认,6月12日下午1点左右,部分投资者前往四川信托总部了解情况。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在四川信托总部37楼接待了这些投资者,并举行了小范围的沟通会,回答了部分投资者的提问。

据四川信托2019年报,孔维文曾任四川银监局办公室主任,达州银监分局局长,四川信托首席风控官、副总裁。

根据界面新闻获取到的沟通会录音,孔维文称,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目前遇到流动性问题,目前在考虑处置资产和引进战投。

孔维文还透露,“现在四川信托已被银监局(四川银保监局)贴身监管,每动一次章、每办一次事都要银监同意”,“目前出现的缺口在30-40亿”。

四川信托的TOT(信托中的信托)产品规模有多大?据多位接近四川信托人士估计,其TOT产品规模在200-300亿左右。

“四川信托的TOT产品购买门槛在行业内较低,一般30万以上就可以购买,去年开始营销得比较猛,加上行业收益率下降,四川信托的TOT产品收益率比同行高,客户人数在2000人左右。”。某前四川信托人士介绍称,四川信托在外销售的资金池产品名大概有将近20来个,代表的是不同地区财富中心销售的。

5月11日,一则“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高管的个人护照全部上交”的消息在信托行业内广泛流传,引发热议。

针对前述网络传闻,四川信托于5月11日晚间在官网发布声明予以否认。

四川信托称,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该公司声誉。公司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将根据其造成的损害后果追究法律责任。目前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项业务均有序开展。

此前3月初,市场就有传闻称,四川银保监局已于2月最后一周暂停了四川信托所有TOT产品的备案与发行。这一措施以口头形式传达。当时四川信托APP上已找不到TOT产品。

据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四川信托的新发产品推介表,四川信托在3月第一周确实是未发行TOT类产品。

根据信托业协会介绍,TOT/TOF(TRUST OF TRUST/TRUST OF FUND)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信托中的信托”、“基金中的信托”,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从广义上讲,TOT/TOF是FOF(FUND OF FUND,基金中的基金)的一个小分类,而在国内,TOT普遍被认为是私募中的私募,FOF则被普遍认为是公募中的公募。

一位信托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介绍,两年前的资管新规中对信托行业的“资金池”仍留有口子,过渡期内,一些大型信托公司的“资金池”业务早已停止,部分原有规模较大的信托公司也在逐渐压缩规模中,但仍有一些信托公司通过创新方式“TOT”模式发行,采取滚动发行、期限错配等方式打“擦边球”。

6月12日下午,界面新闻记者多次拨打四川信托客服热线,对方一直显示为“人工服务忙,等待中”。

公开资料显示,四川信托注册于四川省成都市,是在原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基础上整顿重组并引入战投改制设立,2010年11月28日正式开业,注册资本35亿元。

目前,四川信托的第一大股东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持股比例为32.04%,二股东中海信托持股30.25%、宏达股份(600331.SH)持股22.16%。其中,宏达集团与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均为自然人刘沧龙。

据四川信托最新年报,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管理资产规模为2334.76亿元,在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中处于中游。2019年,四川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9.15亿元,与2018年基本持平。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信托的自营业务不良率在一年内翻了5倍。2019年初,四川信托自营业务的不良资产为4.66亿元,年末增长到22.42亿元,不良率达到22.21%。

由于四川信托近年来有多个融资方财务状况出现大幅恶化,例如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现更名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无锡惠山太平洋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但四川信托对应的信托计划却没有发生延期或违约,同期其他信托公司的统一融资方的相关产品都有出现暴雷,因此外界质疑认为,四川信托是否用借新还旧的方式,或以资金池业务产品承接了这些底层以此掩盖不良。

此外,四川信托和目前处于困局中的安信信托关系密切,双方控股股东分别通过对方旗下的信托公司发行多只产品融资并出现逾期,陷入僵局。

2017年,四川信托发行“四川信托·博邦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用于受让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信托”)股票收益权。

2019年1月,上海国之杰出现过延迟支付该信托计划利息的状况,四川信托在官网发布利息逾期公告,但该公告在一日后便被删除。

2019年6月,上海国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国正”)持有的6000万元上海国之杰股权被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上海国正的第一大股东正是四川信托。

安信信托实际控制人高天国为四川南充人,紧邻达州,此前被传与“达州帮”过从甚密。而宏达系通过安信信托融资的多只产品也早已出现逾期。据安信信托相关产品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安信信托已起诉宏达系相关公司。

2020年4月27日,四川信托对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6.66亿股予以轮候冻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