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块三文鱼案板引发的供应链惨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块三文鱼案板引发的供应链惨案

中国三文鱼产地主要来自于哪里,有何风险?疫情下的三文鱼产业又发生了哪些变化?这次北京疫情反扑,对三文鱼相关的从业者又带来了哪些影响?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盒饭财经 姚赟

“三文鱼招谁惹谁了,我一个远在北京千里之外宠物食品卖家,也能被三文鱼波及。”杭州某宠物鲜粮店主韩川向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吐槽。

6月13日下午,韩川陆续收到三文鱼相关鲜粮订单的退单要求:“一个上海的新客,昨天订了3份三文鱼鸡肉鲜粮,然后因为北京的疫情,觉得和三文鱼有关,刚跟我说不要了。”

6月13日上午消息,北京连续两天出现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新发地市场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在12日北京市进行的农贸批发市场大排查中,5424份环境样本,新发地有40份核酸检测呈阳性;517名从业人员中,45人咽拭子阳性。

而后,三文鱼被“围剿”。北京多家超市连夜下架三文鱼外,武汉、成都、南京、杭州、合肥等地相继开展下架、排查等监管行动;美团买菜等生鲜平台也全面下架了三文鱼商品,同时强调进一步加强生鲜商品检测;饿了么买菜业务暂时下架,海鲜类商品并已成立专门小组。

经常被用来生吃的三文鱼,运到餐桌需要经过哪些环节?中国三文鱼产地主要来自于哪里,有何风险?疫情下的三文鱼产业又发生了哪些变化?这次北京疫情反扑,对三文鱼相关的从业者又带来了哪些影响?

A. 被嫌弃的三文鱼

“我家的鲜粮为了保证质量和新鲜,材料都是按照实际订单的需求去采购的。昨天下午的那批订单,上午做出来的,计划着下午寄出,没想到就接连遇到退订单的要求。” 对于这些因北京疫情的提出退单的要求,韩川十分纠结。

从交易流程上来说,货款已付,采购产品所耗费的成本也发生了,不退也说得过去,“但因为单子额度都算不上巨大,同时货物也没有寄出,是否要得罪这些新老客户?” 对于这个问题,韩川像是在自言自语,自己说服自己。

他将专家“三文鱼传播新冠病毒一事,暂无证据,但尽量别生吃”的权威意见,转发给想要退货的客户,效果依旧不大。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原首席研究员曾光在采访时表示,目前暂时不知道病毒的来源,不知道是“人感染了三文鱼,还是三文鱼感染病毒在前”,“在这些问题没弄清楚前,建议大家不要生吃三文鱼,要等检测结果出来。”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原国家食品安全风险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钟凯,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目前冠状病毒已知的宿主都是哺乳动物,三文鱼体内携带冠状病毒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然而,韩川的客户对这些辟谣消息的接受度,也几乎为零。

“我都是煮熟的啊,还都煮了两遍!还有,出事的是切进口三文鱼的案板啊,我的三文鱼来自国内。” 一直强调专家建议未果,却又不想与客户起冲突的韩川,只得自己承担这部分损失。

遇到此类问题的不只是韩川,在微博搜索“三文鱼退货”就会发现远离三文鱼的情绪已经发酵。

“永辉超市刚刚回复我了,之前购买的三文鱼全部无理由退货。合肥政务区祁门路店,携带购物小票,去总服务台退货,吃一半的也可以退!”

“第一次买三文鱼,还未收到货就发现新的疫情,商超下架,我也赶紧退货了”

“我昨天在某东买了三文鱼,提前看到了小道消息,立马退货了,客服还跟我叽歪说生鲜出库就不允许退”

据新京报报道:6月13日上午,在永旺超市看到,一位消费者到店后,要求将其6月12日晚在超市自营的主食厨房内购买的三文鱼寿司退货。根据该消费者的说法,主要是担心三文鱼不安全。虽然不合乎规定,超市还是为其办理了退款。

面对消费者对三文鱼的谨慎和担心,不少商家都选择自己承担损失,哪怕你的三文鱼没有去过北京新发地。

B. 进口、虹鳟、走私:鱼龙混杂的链路

问到产地,直接回复到产品进口需要强制核酸检测;问到证书,3秒内扔出《入境货物检验检疫证明》,事发半天内,淘宝卖家就已将这些担忧流程化、标准化。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在淘宝搜索三文鱼后,就综合显示靠前的几家涉及到三文鱼的生鲜店铺一一就行了询问。有意思的是,在我们问出第一句后,卖家们似乎就已经知道我要问的下一句是什么。

比如同是一句“您好,你家的三文鱼产地是哪里?”,就得到了版本不一的各项“答非所问”。

“我们三文鱼是上海进口的,疫情开始以来,每批生鲜进口都会被强制核酸检测,如果有问题是不会放行的哦”

“我们这个是大连的,不是北京的,两个链路,和疫情没关系。”

甚至有些卖家也不说话,直接贴出了标题为《病毒专家:三文鱼应无罪 但暂时不要生吃》的文章截图。

如淘宝店家所言,国内三文鱼的链路确实多元复杂。

2019年,赛马克(Cermaq)的全球市场总监Arild Aakre,提到了中国产业链:“在中国,整个产业链(价值链)非常复杂,但是在其他市场上我们会发现在他们的价值链透明度更高,在价值链上的不同公司合作也更加紧密。”

进口、国内淡水养殖和走私,是三种主要途径。

先说进口。

中国国市场上流通的三文鱼主要是进口大西洋鲑,产地有挪威、智利、丹麦等,而消费者最认可的是挪威产大西洋鲑,商品名为“挪威三文鱼”。

挪威也一直以来都是三文鱼出口大国。

统计结果显示,2018年挪威养殖大西洋鲑鱼出口量110万吨,出口额82.3亿美元;总销售量中Salmar、Cermaq、Marine Harvest等十大养殖企业占比 63.9%;全国海上养殖场数量共986个,仅繁育和养殖从业人员共7499人。

就出口量而言,中国已经成为了挪威海产的全球第三大市场。挪威海产局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挪威对华出口12130吨新鲜的挪威三文鱼,出口量同比增长98%,超过了2018年全年数据。

据美国阿拉斯加海鲜市场研究所2017年6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阿拉斯加捕捞的野生三文鱼大部分都是用于出口,三分之一出口到中国。

第二种,便是淡水养殖的虹鳟。

“三文鱼”一词由“Salmon”音译而来,是鲑鳟鱼类的商品名称,不是鱼类的分类,而是某些鲑科或鲑鳟鱼类的商品名。

央视曾报道,中国市场上的三文鱼约有三分之一是虹鳟。国外也有报道称美国华盛顿地区有38%的三文鱼产品存在商品标识与实际物种不一致(Cline, 2012)。

据了解,基本上最贵的挪威三文鱼的市场价在80-100元/斤,而国内养殖的虹鳟价格在30元/斤。这也与日料店声明“本店用的三文鱼都是虹鳟鱼”这一段子遥相呼应。需要强调的是虹鳟作为淡水鱼,从健康角度来说,不适宜生吃。

第三种,便是具有极强的生命力的走私。2014年、2018年,都针对性地集中查处了不少三文鱼走私案件。

当时的报道中总结到,市面上的三文鱼有两成是走私。据介绍,挪威海产局从2013年开始在上海、北京、广州、香港四地开展了挪威海产局餐厅合作伙伴计划,挑选合格的精英餐厅,为其授予挪威海产局官方标志和官方认证的证书,且每年更新一次,可登录其官方网站查询信息。

如,2018年3月,海关总署缉私局和广东分署缉私局出动40个行动小组,在北京、上海、厦门、深圳、湛江、南宁等海关的配合下,分别在广东、广西、福建、北京、上海等地统一开展查缉抓捕行动。

据缉私办案人员介绍,嫌疑人董某团伙从事冻三文鱼走私进口业务,嫌疑人走私一个货柜冻三文鱼,价值约80万元,每柜的走私利润空间约20万元,该团伙涉嫌非法获利共1.45亿元。

另外,2018年,挪威三文鱼走私案曾轰动一时——挪威公民从越南向中国走私三文鱼被捕,也暴露了餐桌上三文鱼的来路复杂。

走私肉类背后涉及强大的利益链,高利润是走私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多种复杂供应链,导致溯源变得不易,而这也是李兰娟院士在北京新发地疫情集中爆发后,提出要强化食品溯源的原因之一。

C. 疫情下,日子本就不好过

餐饮消费的暗淡和运输的不畅严重影响着全球三文鱼行业,疫情的“转战”一定程度上推动着三文鱼成本和贸易流向。依靠出口贸易的三文鱼,疫情中,也只能走起出口转内销的路子。

2019年全球三文鱼产量约260万吨,受疫情影响,挪威、智利等三文鱼主产国企业生产也开始放缓,工厂不再满负荷生产。因此2020年其产量增速将继续放缓。

美国航空运输管制受限,三文鱼进口骤降。欧洲消费市场距挪威主产国更近,因此供应影响不大,民众居家消费增多。

《证券日报》调查发现,作为中高端海产品代表的三文鱼产业,在过去的2个多月时间里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挪威、智利均是三文鱼主产国,占据世界供应主要部分。而今,处在淡季的挪威三文鱼产业正面临艰难的选择,而智利正在迎来幸福时光。

UCN国际海产资讯的消息,2019年,挪威对中国出口三文鱼销售额增长97%。然而2020年2月份,受疫情影响,物流中断,消费缩减,挪威对中国出口三文鱼数量呈断崖下跌。2020年3月13日,美国发布旅行限制,此举将影响欧洲三文鱼对美出口。

据挪威海产局统计,2020年第23周,挪威出口13,495吨冰鲜三文鱼(整条鱼),出口量较上一周(16,358吨)降落18%,较上年同期增加6%,一周内出口单价从NOK64.32/kg上涨至NOK69.15/公斤,较往年同期上涨12%。此外,第23周挪威冰鲜三文鱼片的出口量也从1,927吨降至1,868吨,出口单价从NOK106.26/kg涨至NOK107.8/kg。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短期内,包括挪威在内的欧洲各国不得不在内部消化三文鱼产品,智利将成为这场动荡中的赢家。

新发地切三文鱼的那块案板,可能是压死三文鱼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