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错抱孩子28年”两家人在沪共度生日:至亲不分彼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错抱孩子28年”两家人在沪共度生日:至亲不分彼此

28年前,姚策和郭威出生在河南一家医院,出院时被抱错。2020年6月15日,他们在上海度过了28岁生日。

姚策(左二)与郭威(右二)两家6月15日在上海生日宴上的全家福,两人分别站在了自己生父母身边。摄影:徐灵超。

记者 | 徐灵超

1992年,两名产妇许冬梅和杜立青(均为化名)先后在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更名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产下两名男婴。两名男婴在出院时被抱错,他们的命运也因此改变。

28年后,姚策在江西被诊断为肝癌晚期,而远在河南的杜立青同样因肝癌接受了手术。

当年由于母体乙肝垂直史,杜立青的孩子本应接受乙肝免疫球蛋白(乙肝阻断针)注射,然而这一针却打到了许冬梅健康的孩子上。

若不是这次得病,这个错误或许永远都不会被人知晓。当许冬梅决定捐肝救子的时候,血检报告显示这个大男孩不是她的骨肉。

错换人生28年,“兄弟”共庆生日,但遗憾未能弥补

见到姚策时,他坐在餐馆包间的沙发上,时间过了三点,郭威还没有出现。

“上海交通复杂,今天又下大雨,我哥随时会到,”姚策对着手机说,他正直播这次生日会。五月开播至今,他已经收获了3000多名粉丝。

虽然面露疲态,但是姚策的声音仍显得高昂,他不到3岁的小儿子时不时出现在直播镜头中,试图摆弄手机引起父亲的注意。

姚策和郭威的家人五月便开始策划此次生日会,最终选择这家“东北传奇农家菜”。原因无他,这家餐馆距离姚策做放疗的医院仅有百步之遥。

郭威和姚策一同接受媒体采访。摄影:徐灵超。

就像他从没想过要在一家上海的东北菜馆过生日一样,这整件事情对姚策而言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故事直接套入了他的生活中。他从新闻上看到自己被抱错的消息。

“那时候我看着新闻,里面说一个男孩,年纪轻轻却得了绝症,我心想原来也有别人和我一样,”姚策苦笑着说。“然后我往下翻,看到了自己坐在病床上的照片。”

“当时就觉得自己断片儿了,“姚策说。父母为了自己的病东奔西跑,却把这个真相瞒了一个月。姚策说,那一个多月里,他没有察觉到家里的气氛有任何改变。

在被诊断出肝癌晚期前,姚策在上海嘉定区经营母婴电商,生意也还算不错。“假如没有得这个病,我想按照我的收入和年纪,应该可以成为一个桥梁,让两家老人的生活都变得更好。现在却让家人为我付出这么多,我感到内疚,“姚策说。

姚策对着镜头介绍自己的治疗进度时,他的妻子小熊(化名)在一旁心不在焉地一手拉住儿子,一手翻弄一本相册,这是她为老公准备的生日礼物。

“这里面的照片记录了我们的点点滴滴,都是一些欢笑的镜头,生日礼物的话,我还是希望这份心意会比较重要,”小熊说着红了眼眶,儿子在一旁频频把手拍到母亲嘴上,“好的,妈妈不说了,”小熊转过头去安抚儿子。

许冬梅展示她给姚策和郭威准备的生日礼物,一对上海牌猴年纪念表,寓意两人“时时刻刻圆圆满满”。摄影:徐灵超。

在包间另一头,许冬梅拿出准备给两个儿子的礼物,两块上海牌猴年纪念表,她说手表寓意两人“时时刻刻都圆圆满满”。“他们都是我的儿子,我现在就希望能有国内医院的专家来帮姚策再做些会诊,想想办法”许冬梅说。

据许冬梅介绍,目前姚策的肿瘤体积已经从12公分缩小至6.5公分,然而由于门静脉癌栓过大,姚策仍不具备换肝的条件。而倘若没有办法进行肝移植,姚策很清楚自己将会面临的结局是什么。

下午三点半,上海雨势渐小。郭威一家终于来到餐厅。他说,自己昨天连夜从驻马店驱车800多公里赶来。十天前,郭威的妻子告诉他,九江的妈妈为他和姚策准备了一场生日会。

“我哥终于来了,各位网友久等了,”姚策在等待郭威一家同时一直开着直播。他早上接受了第五次放疗,整个疗程共25次。

郭威比姚策高出大半个头,身板也更开阔一些,他快步走进餐厅,和姚策抱在了一起。两人尽管相识时间很短,但已是兄弟相称。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这样的生日会到底是什么场面我也不知道,还有点好奇,到了一看,太隆重了,“面对姚策直播的镜头,郭威显得有些害羞。”和我兄弟姚策一起过生日,还有四个父母,我觉得很开心,大家都是至亲,不分彼此。“

在切蛋糕的时候,两位妈妈都声泪俱下,她们悔恨自己没能参与自己儿子的成长,又都感怀28年来将两个儿子养育成人的点滴。杜立青送给姚策和郭威一套香港回归的纪念邮票。“28年了,我的孩子终于也回到了我的身边。”

小熊为老公姚策准备的相册,里面记录了二人生活中欢乐的点点滴滴。摄影:徐灵超。

杜立青拿出了自己的健康报告,她表示淮河医院至今没有担负起应有的责任。而许冬梅则说,自姚策确诊以来,她和丈夫每天都在为了一个好的治疗方案奔波,然而当年的医院的反应让她十分失望。

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向界面新闻表示,姚策不接受此前淮河医院的道歉声明及每个家庭赔偿五万元的方案。

“医院仅仅表示这件事发生在淮河医院了,甚至没有承认是他们的错误,”周兆成说。“接下来我们不排除走法律诉讼程序。”

“这对我来说是人生的新起点,现在的愿望就是希望家里老人身体都能健康,我兄弟也能早日痊愈,”郭威说。

“当时诊断出这个病的时候,医生说我只剩三个月了,但是现在我还在这里,”姚策说。“没什么比生命更重要,我希望可以治好我的病,也让我们两家人借这个契机变成一家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