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Airbnb,2020年到底上不上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Airbnb,2020年到底上不上市?

Airbnb可能走在了更难选择的十字路口。

图片来源:Pexels

文|执惠旅游

Airbnb(爱彼迎)员工一朝成为千万富翁的梦想,从2018年夏季至今,还未能实现。

最近,Airbnb联合创始人、CEO布莱恩·切斯基对外表示,Airbnb依然不排除今年上市的可能性,但同时不承诺肯定会上市。

这话说得“吊胃口”,但又算是什么也没说。上市,似乎就像Airbnb的一个“烟雾弹”,或是算是“狼来了”的一个现实版本,说了很多次,但似乎总在下一次。

而据执惠了解,其实在今年3月初,布莱恩·切斯基已在准备公司上市需要的相关文件,上市时间本定在今年6月4日。

但疫情打乱了一切。布莱恩·切斯基将疫情冲击形容为自己作为船长的船突然被“鱼雷”击中,“一瞬间,一切都好似陷入瘫痪,(我)感到非常惊恐,我当时只是记得自己仍在呼吸。”

于是,Airbnb上市又变得不确定。不过,员工期权将在几个月后到期,他们的耐心或也渐趋临界点,而疫情给Airbnb带来的资金压力也不断走高,这个压力的顶峰还没到来。Airbnb需要尽快给员工一个实际的交代,也需要更多的资金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包括保持未来竞争的实力。

但它的估值已暴跌,商业模式的脆弱性也被更多暴露,资本市场也还不够“友好”……

Airbnb可能走在了更难选择的十字路口。

疫情冲击下“非常惊恐”的创始人

按计划,Airbnb的上市之路本来应进入倒计时操作中,但疫情横生枝节。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9年9月,Airbnb就声称公司有意在2020年上市,且可能是直接上市,而非通过IPO募集资金上市。一个重要缘由或是Airbnb上市的主要目的为员工兑现快要过期的期权,但公司并不缺钱,且直接上市可省下一笔数百万美元的承销费用。

今年3月初,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已在准备公司上市需要的相关文件,并准备在合适时机公开。据其透露,上市时间本定在6月4日。但疫情打乱了一切,冲击持续而来。

在公开信息中,切斯基将疫情冲击形容为自己作为船长的船突然被“鱼雷”击中,“一瞬间,一切都好似陷入瘫痪,(我)感到非常惊恐,我当时只是记得自己仍在呼吸。”

其中,今年3月,Airbnb的中国预订量相比1月份下滑96%,美国市场预订量锐减80%,而由于美国各地因疫情采取停摆管制,Airbnb的业务在4月份几乎进入冰封期。

为弥补大量退单给房东带来的损失,Airbnb为房东设立了2.5亿美元的专项基金,对房东进行补偿,因几乎一半的房东依赖房源租金支付房贷。房东及其房源是Airbnb业务的基本盘,安抚维持住这些基本盘,本就是应时之需,在疫中和疫后的恢复,都将有更多意义,且在接下来进一步的行业竞争中,会产生更多变化。

但Airbnb退订的订金预估在10亿美元左右,也即是说上市补偿房东的基金额只有其中的25%,更多的房东尚难得到补偿或援助。而Airbnb的生存危机也还一直在。为此,Airbnb终止各类营销活动以及招聘,同时创始人停薪,高管薪资减少一半,而持续融资维持现金流安全、裁员也接续而来。

这其中的多个动作,于Airbnb来说影响都不小。

其一,销售和营销方面的投入是Airbnb扩大品牌知名度、推动市场扩增的重要手段。比如今年一季度,Airbnb的运营亏损达3.0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一倍多,主因是今年一季度,Airbnb将销售和营销方面的投资提升至3.6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8%。

之所以增长这么多,一方面,Airbnb的业务一直处于扩充状态,需要增加广告费用来推介新业务和新用户,以及加强品牌认知的输出进行拉新等;另一方面,销售和营销的费用提升,也可能意味着Airbnb有流失现有用户的可能,需要增加用户黏性和留存度。

其二,今年4月初、4月中旬,Airbnb连续两次各10亿美元融资,第一次由债券加股权形式完成,第二次为10亿美元定期银团贷款,融资利息分别为9%、11.5%,代价都很高。但同时Airbnb表示自己融资前仍有数额巨大的现金储备,大致为30亿美元。信息对比,不难发现Airbnb在疫情不确定下的危机感。

其三,5月初,Airbnb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900人,裁员比例约在四分之一。Airbnb裁员之前在24个国家共有7500名员工。切斯基表示,裁员涉及到所有业务部门,但裁员比例有所区别。他宣布,Airbnb将收缩酒店和豪华民居项目(Hotels and Lux),暂停交通和娱乐业务(Transportation and Airbnb Studios)。

人员和业务收缩,Airbnb在疫情危机下希望更多聚焦平台的主流业务,这对于其要推动上市寻求较好估值来说,不是好动向。

早前为给上市铺路,Airbnb去年的投资和招聘力度一直在加大,以扩大自身的业务范围,做大业务体量。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Airbnb的行政支出增长了113%,主因是其招聘了数千名员工,并在全球多地设立新公司。不止于此,Airbnb今年一季度营收11亿美元,同比增长32%,但EBITDA亏损高达2.76亿美元,同比增加92%。

这些动作对Airbnb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范围扩张带来制约,但其疫情的市场地位暂不会受到本质影响。

一方面,Airbnb将中国放在一个很高的战略优先级,着重开拓中国市场,与途家等本土企业的竞争态势将愈加激烈,但途家等企业当前也处于业务战线相对收缩态势,面临的挑战类同,短时间里彼此难有进攻之势,先守成再谋图后进,是未来一段时间里的主基调;

另一方面,这个主基调放到国际市场也类同。Booking与Airbnb在住宿领域的竞争也在加剧。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Booking拥有2800万个房源,其中570万为非标住宿房源,客源7.48亿人次,而同期Airbnb全球约有600万套房源,客源5亿人次,Booking非标住宿已可比肩Airbnb。 

但Booking当前也危机较重。今年4月起信息显示,63亿美元现金仅能维持到明年下半年,计划启动的20亿美元循环信贷也并不容易实现,于此有了削减营销支出、冻结招聘、高管减薪等动作。

此前有数据显示,Airbnb预计今年上半年可能亏损10亿美元,今年的营收可能只有去年的一半,这些预期数据下寻求上市,并非良机。

2020年上市吗?怎么上市?

Airbnb员工的期权多数在2020年11月到期,留给他们变现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早在2018年夏天,就有Airbnb员工联合提议,要求公司允许员工提前出售股份,或者尽早IPO。

近期,Airbnb内部估值已下调至260亿美元,相较2017年融资时估值310亿美元,已下滑了50亿美元。

聚焦两个核心问题:Airbnb 2020年到底是否可能上市?如果上市,将可能采取哪种方式?

从满足员工诉求、Airbnb应对疫情危机以及疫后市场竞争等角度来看,Airbnb可能倾向于2020年上市。

怎么理解?员工是企业之基,而股权变现也是维系员工积极性或动力的一个重要因素。疫情的不确定性依然很大,这场危机到底维持多久、影响的层级多大,目前尚难给出一个明确信息。同时,疫情下行业洗牌正在进行,疫后的市场对Airbnb及其竞争对手来说,都意味着浸入更多市场的机会,而足够的资金是必需的推动力。

更具体说,Airbnb需要更多的资金保障,增加抗御疫情不确定性危机的能力,来扛过更长的时间,能够等到市场复苏乃至完全恢复,Airbnb可能更好的收割市场。比如途家放弃民宿自营业务、Booking做“最坏”打算而改变,大家都是拼谁坚持的时间更长,在真正复苏到来时,能展开更大的局面。包括在中国二三四线城市这些下沉市场的竞争,在疫后将更加激烈。

但Airbnb在2020年上市也还有一些不利因素。

一、在Uber、WeWork等呈现的上市境况下,Airbnb面临的上市环境并不算友好,加之其去年业绩不佳,疫情影响下业绩受到重创,Airbnb要交出相比原来更耐看的数据,证明其抗压性及成长性,但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并不容易;

二、虽然当前市面有超过310亿美元的估值看法,但Airbnb当前估值暴跌也是事实(最新一轮估值可能已降为180亿美元),疫情的重创也使其商业模式的脆弱性被暴露出来,既可能引发投资者的质疑,也削弱了房东继续参与的信心或积极性。同时,如上述疫情的不确定性下,资本市场对其估值的观望乃至看低,可能会是主基调之一;

三、Airbnb为获取更好的生存守成环境,选择业务及人员收缩,对保证估值或提升估值并非好事。Airbnb带给资本市场的一个想象空间,即在于其通过住宿场景、住宿平台等所能带来业务的长链条、生态圈层性。Airbnb的多次收购即有这个逻辑。

比如Airbnb由民宿到酒店,再到长租公寓的扩充,一大诉求是继续扩增房源规模,规模即为话语权,同时Airbnb多内容或产品的平台属性更强,有助将既有存量客流实现更大效益转化,且新的不同属性的房源也有助更多引流、更多的交易量。同时,Airbnb在更多的渗入目的地旅游产品服务。

逻辑并不复杂,作为拥有大量住宿产品的平台,Airbnb用户群体庞大,进行体验场景、旅游产品等更多的链接,既是延伸自身的产品服务,提供更多运营收益可能,同时通过更多个性化产品、综合服务来增强用户黏性等。这些将帮助Airbnb在上市前讲出更多更大的“故事”。

如果排除各种困难,Airbnb争取在2020年上市,可能选择哪种方式?直接上市还是IPO募集资金上市?

就公开信息看,国外部分投资人对此各有看法。

有观点认为,考虑到Airbnb近期陷入财务压力中,融资代价高昂,加上疫情爆发前为冲刺上市烧了大量现金,其对公开上市的方式募集资金的需求将更明显,以获得更多资金。

另有观点认为,Airbnb不需要更多融资,可能跳过投行采取直接上市的方式,省去一大部分的承销费用,而对于资金缺口,Airbnb或可通过发行更多股票来偿还债务等。

总结下来,Airbnb是否在2020年上市,以及何种方式上市,或要重点参看以下几个因素:

其一,资金压力。一方面要看疫情走向,或疫情不确定性的阈值,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了Airbnb业务恢复境况,资金承受情况,以及背后生存与发展境况。Airbnb所面临的重创是全球性的,寻求更多的“弹药”支持,是明智之举;另一方面要看偿还债务的压力,在业绩继续不佳的情境下,这个压力会走高。

其二,资本市场给到的股价,如果给到的股价较高,Airbnb上市的积极性也可能更高。反之,如果比Airbnb原来既有的超300亿美元估值跌去较多,其继续“蛰伏”再觅更好时机,也并非不可能。

结果或走向如何,要等待的时间应该也不长了。

(文中部分信息综合自skift相关报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