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消费者报告 | 广东猪兼强驾校被申请破产,至少3万学员无地学车、无处退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消费者报告 | 广东猪兼强驾校被申请破产,至少3万学员无地学车、无处退款

即使猪兼强破产清算,可能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回学费。

记者 | 唐俊

一家号称要用互联网改变驾培行业的公司,如今正在被债权人申请破产。

6月10日,几十名猪兼强驾校原员工聚集在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员工中的三位代表向法院提交了破产申请,希望通过破产后的财产变卖拿回自己被拖欠的工资。

其中一名员工谭先生曾经是猪兼强驾校的教练,他告诉界面新闻,猪兼强拖欠了他7万多元工资。

谭先生称,他所在的训练场最大,至少有1万名学员,整个广州地区有将近3万学员。目前这些学员基本上都没有地方可以学车,之前交的培训费也无法退回。

已失联8个月,学员教练都在讨债

陈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妻子是上述3万学员中的一位。2018年底他们在猪兼强驾校报名,2019年初考完科目一后暂时停止了训练。到去年10月份再想去学习科目二时,发现此前的学车点已经撤掉,他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官方电话也无法接通,至今已8个月。

事实上,在陈先生发现猪兼强失联之前,猪兼强就已经出现问题。

据媒体此前报道,猪兼强在去年8月份时就爆发多地学员退款潮,原因是很多学员报名几个月后都没有出流水号,或者出了流水号却无法约车。

更早之前,猪兼强就开始拖欠员工工资了。曾在猪兼强做教练的谭先生告诉界面新闻,他从去年3月份开始就没有收到工资,后来又工作了半年,直到9月份离开也没有拿到工资。

谭先生称,他所在的训练场约有30多名教练,加上其他工作人员共有50多人,所有人都被拖欠工资,少则三、四万,多则八、九万。最终他们决定向法院申请猪兼强破产。

2019年11月19日,猪兼强官网发布一则《关于猪兼强学员后续安置方案说明》,解释说公司从3月开始受困于诉讼,股权及资金仍处于冻结状态,融资增资迟迟未能到账,无力负担高额的运营成本,导致学员无法正常练车,对此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

该方案说明中提出,学员可转移到其他驾校学习,但需要自行先额外缴纳800-1200元的费用,猪兼强驾校开具欠款单,待公司运财务状况好转,退还给学员欠款。针对广州、深圳需退款的学员,暂无法支付退款费用,需等到财务状况好转后退还费用。

对于猪兼强提到的转校学车方案,陈先生认为并不可行。“我们当初选择的训练场离工作地点很近,现在新的学车点来回需要好几个小时,并不现实。”他对界面新闻说。

猪兼强还称,“会为每一位理解支持我们的学员负责到底”。不过此后,学员再也无法联系到猪兼强,并且猪兼强还背了一身的官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涉及法律诉讼415起,其中165起为劳动争议案件,即猪兼强员工与公司之间的纠纷,基本上是拖欠工资一事。其余的案件基本上为学员起诉猪兼强要求退还学车费用。

此外,猪兼强因不主动执行法院判决,313次被强制执行,3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并收到限制消费令326条。

界面新闻多次拨打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新闻发言人电话,欲咨询猪兼强驾校现状,均无人接听。

号称驾培行业创新者,如今被申请破产

猪兼强驾校的主体公司为广东猪兼强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281.25万元,实际控制人为陈志林,目前登记状态仍为“在业”。

根据其微信公众号介绍,猪兼强成立于2014年9月,以互联网思维对传统驾培行业进行升级转型,在品牌、服务、管理、模式、安全等层面持续创新,其在广州、深圳、上海等多地均有业务,采用“互联网+自营驾校”连锁的模式运营。

而猪兼强所谓的互联网模式,更多的是在运营策略上,学员的实际学车体验并没有互联网感。猪兼强的运营手段,最重要的是花钱营销。

猪兼强称他们高度重视品牌营销推广,自2014年创立后的5年间,累计投入营销费用超过4亿元。不过猪兼强累计融资才2.4亿元,按此计算猪兼强把全部融资都拿去做了营销,并且还需要自己再补贴。

陈先生对界面新闻回忆,猪兼强驾校此前在广州地区的广告做的非常凶猛,电梯里、公交车上、电视上,到处都能看到猪兼强的广告,持续了两三年。

大范围的推广为猪兼强带来了大批学员,仅东莞地区就累计培训超过20万人。大量学员缴纳的学费以及四轮融资,让猪兼强得以快速扩张。除了大本营广州,猪兼强几年内又在深圳、东莞、佛山、清远、中山、惠州、上海、武汉、赣州等地建立驾校。

大范围推广、招收大量学员、讲故事融资、迅速扩张,这也许就是猪兼强所谓的互联网模式,但是背后也在积累风险。

首先是猪兼强的实际运营并不如宣传的那样好,问题包括以低价引诱学员报名,再以各种名义加收费用;不兑现“不满意退款”约定,交费前后态度反差大;不按合同承诺安排上课,并以各种理由拒绝学员退费要求等。

2016年至2017年间,猪兼强多次收到广东消费者委员会的通报批评,以及广州工商部门的行政处罚。

其次,猪兼强的驾校培训资质也存在问题。深圳市交通运输局曾表示,深圳猪兼强仅仅进行了商事登记,未取得交通运输局核发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涉嫌违法经营驾培业务。

种种问题之下,猪兼强在去年8月因一场官司被冻结4000万元资金,此后迎来学员退款潮,训练场关停,继而失联至今。

猪兼强至今没有主动申请破产,也许其认为还有挽回的机会。不过在员工们以债权人身份提出破产申请后,如果法院受理破产申请,猪兼强将不再有主动权。

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正常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破产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裁定是否受理,而后债权人可以进行债权申报。

企业破产后,债务偿还也有优先级。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和共益债务后,排在最高级的债务为员工工资及补偿金等费用,第二位是拖欠的社保费和税款,第三位是普通破产债权。也就是说,教练们作为员工将优先获得债务偿还,学员们的普通破产债权排在最后。

陈先生告诉界面新闻,C1手动挡汽车的学费是5980元。如果按照谭教练所说的3万人计算,仅广州地区的学员债务就接近2亿。即使猪兼强破产清算,可能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拿回学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