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争夺遗产、冷血家族:特朗普亲侄女首次出书揭黑历史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玛丽将其称为生命中“最糟糕的一晚”。

图片来源:Twitter

记者 | 安晶

在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不到一个月,特朗普唯一的侄女玛丽(Mary Trump)将推出自己的新书,新书的主题是特朗普和特朗普家族。

玛丽对这位总统叔父的态度从书名中就能窥见一二:《太多了,还永远不够:我的家族如何创造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图片来源:亚马逊

根据亚马逊网站的简介,这本回忆录将首次以家族成员的亲身经历揭露特朗普家族的“黑暗历史”,以解释特朗普如何成为现在这个威胁全球健康、经济安全和社会结构的美国总统。

出版商西蒙·舒斯特公司认为,拥有心理学博士学位的玛丽有足够的学识、洞察力和血缘关系来披露特朗普家族的内幕,“她是唯一愿意讲出真话的特朗普,关于这个全球最有权力、最功能失调家族的真相”。

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将于8月24日召开,特朗普将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而玛丽的新书将于7月28日上架。虽然不会影响党内提名,但书中首次披露的家族争端势必将影响特朗普的竞选活动。

现年55岁的玛丽此前一直保持低调,很少使用社交媒体。她与特朗普的矛盾可以追溯到20年前。

上一次玛丽现身媒体是在2000年,她与弟弟弗雷德三世(Fred Trump III)就祖父老特朗普的遗嘱发起诉讼,指控特朗普和其他亲属乘老特朗普痴呆之际实施诈骗。

遗产争夺、关系破裂,玛丽姐弟与特朗普的矛盾又是一场“豪门恩怨”。

谁是玛丽?

特朗普的父亲弗雷德·特朗普(Fred Trump)是特朗普商业帝国的创始人,以房地产开发起家最终成为亿万富翁。

老特朗普共有五个子女:长女玛丽安妮(Maryanne Trump Barry)、次子小弗雷德(Fred Trump Jr)、 伊莉莎白(Elizabeth Trump Grau)、特朗普和最小的儿子罗伯特(Robert Trump)。

特朗普家族五人,左一为特朗普,左二为小弗雷德。图片来源:特朗普Instagram

除了特朗普,玛丽安妮也是知名人物,曾担任美国第三巡回上诉法院巡回法官。

特朗普的哥哥小弗雷德育有一儿一女,正是玛丽和弟弟弗雷德三世。小弗雷德已于1981年因酗酒引发的心脏病去世,年仅42岁。

出生于1965年的玛丽曾在塔夫茨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后又在艾德菲大学获得临床心理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根据玛丽曾经的LinkedIn介绍,她于2012年创立了自己的心理咨询公司“特朗普心理教练集团”。这个LinkedIn页面目前已经停用。

她还有一个很少更新的Twitter账号,其中大部分推文都与动物有关。

但在最近更新的首页图里,玛丽以反种族歧视标语“黑人的命也是命”为背景,还在个人简介中加上了相关的关键词。

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玛丽连续两次回复网友留言表示了对希拉里的支持,并将特朗普获胜称为生命中“最糟糕的一晚”,“这个国家怎么了?我担心美国实验失败了。”

而这并非玛丽首次公开表达对自己叔父的不满。

遗产争夺、关系破裂

老特朗普于1999年去世,去世前已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症多年。2000年3月,玛丽和弟弟弗雷德三世就老特朗普的遗嘱提起诉讼。

诉讼指出,老特朗普在1991年签署遗嘱时已经处于痴呆状态,遗嘱是在特朗普、玛丽安妮和罗伯特的“欺诈和不正当影响下”签署的。

玛丽和弟弟要求,由于病逝的父亲小弗雷德是老特朗普的五个子女之一,也应该获得老特朗普遗产的五分之一,价值约500万到1500万美元。

但在遗嘱中,小弗雷德没有分到一分钱,财产全被特朗普四姐弟接收。玛丽和弗雷德三世则同其他孙辈一样,每人获得20万美元。

纽约日报新闻》当时的报道指出,在遗嘱起草备忘录中,老特朗普的律师提醒,由于玛丽姐弟的父亲无法分到遗产,鉴于老特朗普的庞大家产,姐弟两人每人仅20万美元相当于“剥夺他们的继承权”,建议老特朗普增加给玛丽姐弟的遗产份额。

由于老特朗普当时已经丧失自主行动能力,律师为其准备了两个盒子,方便他在任意盒子上打钩。这两个盒子里都有增加玛丽姐弟遗产的文件。但最终,老特朗普没有在任何盒子上打钩。

特朗普接受采访时称他就遗产问题和老特朗普讨论过多次,但老特朗普似乎不愿意给玛丽姐弟留更多钱,因为他“非常不喜欢”玛丽姐弟的母亲琳达(Linda Trump)。在小弗雷德病逝前,琳达已于1970年代与其离婚。

特朗普称,父亲认为小弗雷德之所以生活出现问题有部分正是因为琳达,而如果把钱留给玛丽姐弟,这些钱最终会进入琳达的腰包。

特朗普的长姐玛丽安妮在当时的证词中也表示自己曾和老特朗普讨论过玛丽姐弟的遗产问题,但老特朗普的答复是“忘了吧”,“他没有意愿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子孙,完全没有。”

特朗普家族五人,中为小弗雷德,右二为特朗普。图片来源:特朗普竞选团队

作者布莱尔(Gwenda Blair )在《特朗普家族:建立帝国的三代人》一书中写道,玛丽的父亲小弗雷德生性自由不喜从商,缺乏老特朗普最看重的经商头脑。

最初,小弗雷德并没有加入特朗普家族的地产事业,而是成为了一名飞行员。玛丽姐弟的母亲琳达正是一名空乘。

但之后,小弗雷德依然被迫加入家族企业,染上了酗酒的嗜好,多次惹怒老特朗普。

当选总统后,特朗普在2019年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提到了此事,并罕见地对在职业选择上向哥哥施压表示了后悔,“我们错误以为每个人都会喜欢它(家族事业),但这是个最大的错误”。他承认,小弗雷德从来没想过要加入家族企业。

玛丽在2000年接受采访时称自己与弟弟就遗嘱发起诉讼不仅是为了钱,更是为了让特朗普家族承认父亲小弗雷德,“他存在过、活过,是他们的长子。”

而诉讼案之后,玛丽和弟弟弗雷德三世与特朗普家族的矛盾进一步恶化。

弗雷德三世的儿子威廉(William Trump)患有罕见病婴儿痉挛症,需要终身看护。为了报复玛丽姐弟发起诉讼,特朗普家族宣布停止资助威廉的医疗护理费。

此后,玛丽姐弟就医疗护理费再次起诉特朗普家族。

就这次诉讼接受采访时,特朗普称自己别无选择,指责玛丽姐弟在遗产问题上打官司的行为非常“冷酷”,称如果玛丽姐弟直接与他私下讨论遗产分配,结果将截然不同。

最终,这两起诉讼案均达成和解。

充当媒体线人

诉讼案达成和解并不代表玛丽姐弟与特朗普达成和解。

知情人士接受Daily Beast新闻网采访时透露,在今年7月将上架的新书中,玛丽将首次披露,自己曾为《纽约时报》提供与特朗普税务问题有关的资料。

2018年10月,《纽约时报》发表了长篇调查报道,指控特朗普在1990年代通过税务欺诈,从老特朗普的地产帝国获得了至少4.13亿美元的资金。这篇报道获得了当年的普利策新闻奖。

在新书中,玛丽将承认自己正是这篇报道的主要信源,为记者提供了老特朗普的报税单和特朗普家族的机密财务文件。

书中还会记录玛丽与特朗普长姐玛丽安妮的对话,据称玛丽安妮在对话中透露了对特朗普的强烈不满。对于特朗普本人的作风,书中将披露各种“让人痛心、不雅”的细节。

在回忆早逝的父亲上,玛丽将谴责特朗普和老特朗普,指责两人在小弗雷德酗酒的关键阶段无情漠视,需要为小弗雷德的死承担责任。

亚马逊网站在介绍中称,玛丽的书中描写了“精神创伤、破坏性关系、漠视和辱骂的悲剧混合”。

截至目前,特朗普尚未对玛丽的新书上市做出回应。

但在之前的遗嘱诉讼案中,特朗普曾在证词中称玛丽姐弟生活得像“国王和皇后”,根本不是被“扔进阴沟的人”。

除了自己的侄女,特朗普还需要面对前幕僚、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博尔顿的回忆录原计划于本月上架,书中披露了作者在白宫任职时的各种内情。

周二,特朗普政府以书中包含机密信息、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就博尔顿的新书提起诉讼。

出版商透露,博尔顿的新书中展示了一位沉迷于混乱、厌恶美国盟友、严重怀疑自己政府的总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