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创客教育赛道的风还在吹吗?听听业内人士怎么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创客教育赛道的风还在吹吗?听听业内人士怎么说

2020年,创客教育赛道怎么样了?创客教育的出路在哪里?

文|黑板洞察

2015年之后,随着一系列的政策出台,创客教育逐渐进入大众视野。2018年前后,很多人预测创客教育市场将在2到3年达到千亿级市场规模,但师资匮乏、缺乏全国性的标准和指引、市场弱刚需等问题也一直存在。那么2020年的现在,创客教育赛道怎么样了?创客教育的出路在哪里?

01、创客教育该如何定义?

关于创客教育到底是什么,学术界并没有给出一个普适的定义。但一般认为,创客教育是创客文化与教育的结合,基于学生兴趣,以项目学习的方式,使用数字化工具,倡导造物,鼓励分享,培养跨学科解决问题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创新能力的一种素质教育。而创客教育与STEAM(STEM)教育的概念通常会被模糊使用,虽然二者都强调“跨学科教育”和“创造性”,需要整个学科知识的有机整合,但创客教育并不完全等于STEAM教育。

一种说法是,STEAM教育是将五大学科——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数学(Maths)、艺术(Art)融合起来的教学,创客教育则提倡通过跨学科的知识和各种软硬件将创意实现成具体物品。也就是说,STEAM教育是“知识导向”的,讲究地是跨学科的“知识融合”,而创客教育关键在于“实践”“创造”,通过硬件的使用将想法变成实物,实践性和目的性更强。也有另一种想法认为,创客教育可以被认为是STEAM教育的子集,二者同样注重项目引领和任务驱动,虽然在来源、培养目标等方面不尽相同,但在商业化的过程中,二者并无显著差异。

02、创客教育在中国的发展历程及政策变迁

创客教育是创客文化与教育的结合,但严格来说,“创客教育”并非舶来品。这可能与已有认知不同,但“创客教育”其实是一个非常本土化的概念,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指出于兴趣与爱好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但在国外,并没有“创客教育”这一说法。少年创学院的创始人张路告诉我们,创客最初在国内以工作坊的形式存在,完全是一些兴趣爱好者在推动,做做培训,办办比赛,当时并没有形成商业模式。

2013年,吴俊杰与几位老师在《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合作发表了一篇文章——《创客教育:开创教育新路》,第一次将创客文化与教育进行结合,提出创客教育这一概念。2014年之前,国内仅常州、温州、北京等区域有较多的学校是采用大班教学的形式开展教学。

大约从2015年起,中小学创客教育明显开始受到政府的关注和支持。随后,一系列相关政策陆续出台,2019年教育部明确提出2023年前要将实验操作纳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考试成绩作为高中招生录取依据。支持各校探索建设教育创客空间、创新实验室等。可以说,创客教育在中国是一个“自下而上”发展的过程,由民间推动再逐步受到官方认可。

黑板洞察梳理了国内近五年来对创客教育较有影响力的政策,基本可以从中看到创客教育在中国的发展历程。

03、创客教育赛道的现状

一列的政策发布,使创客教育开始受到资本和创业者的关注。2018年前后,很多人预测创客教育市场将在2到3年达到千亿级市场规模,但2020年的现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市场规模还远未达到当初的预期。

从业务内容这一维度划分,我们可以粗略地将创客教育玩家分为器材装备提供商和教育内容服务商,当然也有玩家兼具这两类业务。器材装备制造商,比如定位是开源硬件产品制造商的DFRobot。教育内容服务商的范围则更广泛一些,业务大致有提供创客教育课程内容体系、创客空间的顶层设计、运营与参与各类赛事、师资培训等等。从另一个维度来说,有的机构会主打特定主题的业务,这些主题包括少儿编程、智能机器人、3D打印机、无人机、创客思维训练等等;有的机构则会主打“创客教育”这一大的概念,提供从课程到赛事等一系列的教育内容服务,类似的机构有青橙创客、少年创学院等。

根据沙利文的调研,创客教育企业商业模式包括2B、2C和2B2C。2B模式主要是面向校内市场、校内课外市场和校外的培训机构、加盟商等。2C模式是直接面向校外市场,如培训市场和家庭亲子教育市场。B2B2C的模式指通过B端接触学生和家长,从而进入C端培训及家庭消费市场。行业内较多创客教育企业同时采用2B和2C的商业模式,或直接通过B端接触C端用户形成2B2C的商业模式。例如,少年创学院的2C模式主要是开设直营校区,2B模式主要是向公立校输出课程和师资服务。

黑板洞察选取了146家创客教育公司进行了分析统计。146家公司中,有2家在新三板上市,另有83家获得融资。创客教育赛道过亿大额融资发生16起,其中编程猫4次融资过亿,优必选和小码王3次融资过亿,优必选C轮达到8.2亿美元。

融资轮次多集中在A轮以前,其中获得A轮融资的有23家,获得天使轮融资的有22家,获得C轮及C+轮的只有Makeblock(童心制物)、寓乐湾、编程猫和优必选4家,融资轮次普遍不高。

在上述统计中,黑板洞察同时梳理出了出手次数大于2的投资机构。其中好未来战略投资部、新东方战投、创新工场、科大讯飞出手次数大于4次。

04、创客教育的现在与将来

创客教育的背后似乎天然贴着“小众”“慢”的标签,一方面,这是教育的共性,不可一蹴而就,需要慢慢打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创客教育赛道的特殊性。就拿创客空间来说,创客空间“开放”“共享”的特点决定其除了需要备齐基本的创设硬件、软件和材料外,还需要具备记录设备和分享展示设备,同时一个空间必须满足用户多方面的需求,简单来说就是学生不管是在工程领域感兴趣还是在艺术领域感兴趣,他们的想法和创意都能在一个创客空间得到满足。因为诸如此类的原因,这个市场的发展速度可能并没有预期那么快。那么,业内人士是怎样看待创客教育的发展呢?创客教育赛道的出路在哪里?

针对这些疑问,黑板洞察有幸采访到了三位资深行业专家,少年创学院创始人张路、青橙创客创始人李寅和童心制物创始人王建军。

1、薛定谔的市场规模

对于当下创客教育赛道的市场规模是否像预测的那样达到了千亿级别,少年创学院创始人张路和青橙创客创始人李寅表达了相似的看法。他们认为,如果将这几年跟创客教育相关的实验室的建设、激光切割机等设备的销售等等这些都算上的话,那确实很可观,但是这些钱可能是装备销售商赚走的,所以这个部分或许不能算进创客教育赛道的市场里,从这个角度来讲市场规模较难估算清楚。张路进一步表示,即使是像DFRobot这样创客教育赛道里比较知名的产品类公司,市场规模也不是很大,大部分得到融资的都是做少儿编程的,目前在这个赛道还没有出现真正的头部企业。

2、独占鳌头的少儿编程

在黑板洞察的采访中,三位创始人一致认为在所有细分赛道里少儿编程更易受到资本青睐。那么为什么少儿编程那么火呢?针对这个问题,张路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少儿编程可以算是一个单独的品类,不需要用到硬件,它就是纯软的东西,这就使得少儿编程比较好在线化,通过互联网就可以交流,所以说它的传播速度很快。”青橙创客创始人李寅表示,“本身创客教育是把编程和硬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我觉得把软件单独拿出来教,scratch也好或者Python也好,其实是个非常好的普及过程,很适合在小学段去推。因为我们的精力都放在中学段和高中,所以如果他有更多的技能和知识储备,就能做出更好玩更有意义的项目。”

3、师资匮乏——创客教育难解的痛点

一直以来,不管是火爆的少儿编程赛道还是其他细分赛道,师资短缺都是创客教育的痛点,那么创客教育玩家们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李寅告诉我们,从行业的角度来看,搞创客教育的公司数量不算太多,还没有做数学培训、英语培训的机构那么大的体量,对老师的吸引力有限。另一方面,创客教育的老师既要懂教学又要懂技术,这两点很难同时满足。目前,青橙创客开始探索两个不同团队搭配教学的模式。

4、创客教育在中国的未来之路

在问到在中国发展创客教育有什么样的优势时,三位创始人都表示,国家层面上开始越来越重视对未来创新人才的培养。童心制物创始人王建军在这个问题上表达了自己的思考:“我觉得中国家长对教育的投入热情是很高的,这就意味着,一旦家长意识到这个东西的重要性,他们有可能会比学校更快地采取相应的行动,你看现在就有很多家长送孩子去学少儿编程。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中国潜在的市场其实很大,对教育的投入也很大。另外的话就是中国制造的优势。因为创客教育(STEAM教育)需要相关的硬件和软件,但生产这些其实很难,我觉得未来这些软硬件生产制造的巨头可能在中国,所以未来其实大概率是由中国的公司向全球提供这种基础的硬件和软件。这种在供应链方面的能力,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大的优势。”

对于当下发展创客教育的挑战,王建军则认为是在市场需求层面。英语、数学等科目开始年龄下沉,可能会进一步挤占素质教育的空间。原本素质教育可能在三年级以下还是有一定的空间,但现在一旦这些所谓“主科目”往学龄前下沉的话,对整个素质教育的盘子都会有影响。

对创客教育与英语、数学等学科教育之间的关系,青橙创客创始人李寅和童心制物创始人王建军有着不同的看法。李寅认为,创客教育与学科教育之间不应该是割裂的。由创客教育理念转化出来的爆发,跟学科之间应该是融合的,它最后有可能是作为一种教学方法融入到了学科的教学里。比如说一堂标准的跨学科的课程,英语教学是可以揉在里面的。李寅进一步表示,“那些参加科技创新大赛的孩子,一般研究的是生命科学、物理工程这样的东西,这就要涉及到物理、化学、生物等一系列知识,所以创客教育做深了,应该是跟学科互补的,这是一个跨学科融合的东西。跟k12的学科互补,我觉得创客教育就能活。等到大家都接受了这种教学课程和理念,创客教育机构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积淀,最后肯定会找到合适的突破点。”

结语

不同于欧美家庭拥有浓郁的车库文化氛围,中国父母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似乎目的性更强,尤其在应试教育的压力之下,中国父母们似乎更愿意为能明确get到学习成果的创客教育买单。但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升级,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的不断发展,信息化人才需求逐渐显现,除了上海、广州、江浙等地,山东、武汉、珠海等省份也都出台了相关政策支持创客教育的发展。2019年11月29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小学实验教学的意见》,提出2023年前要将实验操作纳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并把考试成绩作为高中招生录取依据,明确支持各校探索建设教育创客空间、创新实验室等。这也许意味着,不管是在政策层面还是在市场需求层面,创客教育似乎都迎来了新的发展生机。

参考资料:

[1] 钟柏昌. 创客教育究竟是什么——从政策文本、学术观点到狭义创客教育定义[J]. 电化教育研究,2019,40(05):5-11.

[2] 2018,创客在线,谢作如:创客教育这七年

[3] 2018,沙利文,创客教育——素质教育新领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