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彻底分家,北京万科从装修生意万链撤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彻底分家,北京万科从装修生意万链撤出

左手万链,右手南鱼,贝壳的家装业务布局已经成型。

万科和贝壳的装修生意维持了五年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界面新闻近日获悉,北京万科已经撤出了万链,将股权转让给了贝壳找房。对此,贝壳找房方面回应称:“已与万科达成股权转让协议,万链未来将并入贝壳旗下装修业务。此举是为了进一步深入装修链条,为用户提供高品质家装服务。”

2015年,刘肖与左晖喝了一杯咖啡促成了这笔生意,双方携手扎进装修这片万亿市场。但相比于抢占市场,双方给万链定下的基调并非是规模化。

时至今日,万链进入的城市依旧有限。其官网显示,万链的业务仅仅覆盖到北京、天津、燕郊等城市,而直营店铺也仅有3个。

此前,有消息称,万链先后进驻了沈阳、太原、济南、烟台、青岛、天津、大连、长春等市场,不过,万链方面曾向界面新闻解释称,当时只是与万科合作,输出品牌与设计标准,装修施工依然由万科负责。

成立一年后,万链就交出了5亿元销售额的成绩单,实现了5000单的业务规模,占据北京区域家装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2017年刘肖给万链定的目标为10亿元。

万链所做的生意采取的是B2C模式,不仅做二手房业务,新房业务也会涉及。万链方面曾对外表示:“装修从我们的角度来理解,也是旧楼改造的一部分,但它是更轻的生意。北京大概有700万套房子,每年大概有20万到30万套的房子需要装修”。

不过,万链方面在2019年向界面新闻表示:“万链目前规模一直比较稳定,从第二年开始一直到现在,北京单城市的销售额都在每年4个亿左右。”

而当时,盈利已经被提上了万链的发展日程,万链总经理汪启帆向界面新闻表示:“互联网公司或者说创业公司,刚进入行业的时候很愿意把规模撑起来,但当公司规模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需要一定内功来保持客户口碑的正循环,我们目前是活下来了,但还需要活得更好,需要自负盈亏,现金流健康,可持续发展,这是万链这两年在做的事情。”

不过,万链仍旧面对着比较大的挑战,整个行业仍旧草莽气十足,第一代是传统装修公司有着自己的江湖很难撼动,这些公司凭借价格优势几乎占据90%的市场份额,在第二代公司中,创业者和资本涌进互联网家装领域,还有一批有房地产商背景的企业,都在做自己的家装业务,并不断扩张。

万链在一些时期为了生存也必须遵循行业规则,比如价格战等。但随之而来是品控出现问题以及交付延期,不过,去年这一问题被控制得很好,汪启帆表示:“之前交付延期率曾一度处在相对较高的位置,从2019年开年以来,我们内部一直将其控制在3%以下,要知道整个行业的平均延期率在60%左右。老客户推荐的比例上升,投诉率也在下降。”

另一方面,万链一直不介入万科的楼盘装修业务,也不做大规模,其流量的倒入主要靠贝壳,这使得贝壳在家装业务领域开始寻找其他的目标。

2015年1月9日,陶红兵成为互联网家装平台爱空间的自然人股东;2016年1月29日,陶红兵从自然人股东退出,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成为爱空间的新股东之一,持股比例1.92%。

到了去年10月9日,北京全装美家装饰有限公司进行了股权变更,北京链家融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替换了之前唯一自然人股东权明,从而实打实的掌握了“南鱼家装”这项业务。

北京全装美家装饰有限公司在2017年10月份注册设立,目前主要在北京开展家装业务。南鱼家装从一开始的注册设立,就与链家系有着密切关联。公司设立之初,由权明及链家系实际控制人左晖分别持股51%、49%。

但是在2018年8月份,左晖将其所持北京全装美家装饰有限公司49%的股权,全部转让予权明,北京全装美家装饰有限公司也由此成为一家自然人独资企业,直至最近重新回归链家系,权明彻底在股权上退出。

在今年4月23日,贝壳正式推出了全新家居服务平台——被窝家装。

对于被窝家装,贝壳找房CEO彭永东称,“这既是房地产交易服务后的自然延伸,也是我们新家装在北京市场的一个尝试。这一赛道非常大、有非常多改进的空间,对贝壳找房来说,这也属于先慢后快、先难后易的事业,要耐得住寂寞,才有可能重新定义,重新让这一行业有更多的标准。”

至此,贝壳在家装业务方面的布局已经成型,而对于万链来说,即便是脱离万科成为贝壳旗下的业务,也并没有让其沉寂,3天前,万链仍旧发布了其2020年全新的产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