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种族运动波及美国学术圈,芝加哥大学教授言论引发激辩

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厄里格的言论根本够不上种族歧视,这样只会让学者们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崔璞玉

过去两周多来,反对警察过度暴力执法和种族主义的抗议活动席卷全美各大城市。如今这一浪潮也蔓延至了美国学术圈。

59岁的芝加哥大学知名经济学教授哈拉尔德·厄里格(Harald Uhlig)因发表有关种族主义的言论,而成为批评人士和其他经济学家的“靶子”,甚至连他六年前在课堂上的言论也被翻出来。顶尖经济学期刊《政治经济学期刊》解除了他的编辑职位,芝加哥联储表示不再聘请他担任顾问。

但也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厄里格的言论根本够不上种族歧视,而且如果学术圈不再拥有言论空间,开始“因言废人”,那只会让学者们噤若寒蝉,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种族运动容不容讨论?

上周,厄里格在推特上称,“黑人命也是命”(简称BLM)运动发展成要求“撤资警察”,是自毁长城,“是时候让理智的成年人进来,就此展开严肃、真诚和值得尊重的讨论了”。

厄里格认为,BLM运动是在伤害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乔治·弗洛伊德和他的家人不应被那些相信‘地平说’和‘神创论’的人利用。”

上个月,明尼阿波利斯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不当执法致死,在美国各地引发大规模示威游行,部分和平示威演变成暴力骚乱,要求撤资警察的呼声也日益高涨。

所谓撤资指的是削减部分或全部警方开支,缩小警察对公共安全的责任范围。耶鲁大学社会学学者麦克哈里斯(Philip McHarris)表示,这意味着打破警察是社区“公共管家”的观念,目前许多美国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感受不到警察的保护。

明尼阿波利斯的数据显示,过去5年里,警方对非裔使用武力的频率至少是对白人使用武力的7倍。

厄里格还呼吁抗议者不要破坏他人财物,或违反宵禁。“我理解一些人依然想要抗议,支持‘撤资警察’等,当你们还年轻时,根本不懂责任为何物”,他在推特上写道,“享受吧!只是不要破坏任何东西,好吗?然后在晚上8点前回家。”

他的上述言论很快招致了评论人士和经济学家的批评。明德学院(Middlebury College)经济学教授Jonathan Isham在推特上谴责称,这是白人男性经济学家在教育大家,BLM的领导者和支持者都不是理智的成年人,没法进行严肃、真诚和值得尊敬的对话。

数据显示,非裔美国人在经济学教授和学生中占比都非常少,最知名的几份经济学期刊中也没有非裔编辑。美国经济学会(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去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仅有14%的黑人经济学家同意,“我所属族裔的人在经济学领域受到了尊重”。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则把厄里格称作是享有特权的白人男性。“言论自由意味着你可以说任何想说的话,”他在推特上写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表达的观点不会对你担任重要期刊的编辑造成任何影响,尤其是如果你的言论让人对你的客观性产生怀疑的话。”

厄里格是芝加哥大学经济学系的终身教授,同时还担任芝加哥联储和欧洲央行的顾问,以及《政治经济学期刊》的编辑。该期刊的影响力因子为6.342,属于1.3%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刊物。推特上有近5400人关注了厄里格。

前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也加入了批评厄里格的阵营,称后者的推特和博客让人感到极为不安,并支持芝加哥大学对他的行为以及是否适合继续担任编辑进行审查。芝加哥大学是《政治经济学期刊》的出版方。

与此同时,包括密歇根大学教授沃尔弗斯(Justin Wolfers)、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Maximilian Auffhammer在内的多名经济学家联合发起了请愿书,要求厄里格辞去《政治经济学期刊》编辑一职。

随着事件发酵,厄里格曾经的学生、现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研究员Bocar A. Ba也站出来,指称厄里格曾在2014年冬季的一次课上嘲笑已故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以及纪念他的人,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讽刺地问他是不是感觉遭到了冒犯。

厄里格表示自己并不记得这起事件,并且联系了这名非洲裔学生表示道歉。但他同时也提出了疑问:这名学生为什么当时没有向学校投诉,而是在时隔六年后提起?

到目前为止,《政治经济学期刊》咨询委员会已解除厄里格的编辑职位。芝加哥联储也站出来表明立场,宣布终止与厄里格的合同关系,称其观点与芝加哥联储的价值观不符。芝加哥大学则发布声明称,将对某教职人员是否在课堂上有歧视行为进行调查。

沉默的大多数?

但是也有部分经济学家和评论人士认为,“封杀”厄里格的行为可能导致学术圈无人敢言。

经济学家布鲁内特(Christopher Brunet)指出,虽然推特上有许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在发言,但是经济学教授中沉默的大多数并不怎么上推特,他们虽默然不语,但却是支持厄里格和言论自由的。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Hoover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贾德(Kenneth Judd)也站出来表示,虽然他强烈反对厄里格推特的内容,但他支持后者的言论自由,不论是学术的还是非学术的。

同时他还提出质疑,如果厄里格因为发推而职业遇阻,这能带来什么重大改进吗?不会,它不但不会改变经济学界的任何态度,反而只会让其他人闭口不言。“我的态度是,让人们说愚蠢的事,利用你的言论自由来反对他们,然后做真正能带来改革的事情。”

美国学术圈极为重视学术自由,从其实行的终身教授制度就可见一斑。终身教授是美国少见的“铁饭碗”,一经聘任后,只要不违反法律和职业操守,聘期就自动延续到退休,没有被解聘的压力,而且不受学校各种阶段性教学、科研工作量的考核,从制度上提供了很大保障。

胡佛研究院另一名高级研究员科克伦(John Cochrane)则在自己的博客中声援厄里格,并提出疑问:厄里格的观点已经如此过分,以致于必须立刻对他避而远之、免其职位吗?难道现在“撤资警察”一事都已经不容再讨论了吗?

科克伦还表示,他在过去几年的教学中一直小心翼翼,害怕说了什么话遭到误解,从而冒犯了他人。“很高兴现在我不必教课了。我建议那些教课的老师,录下和每一个学生每一次交流的每一秒,”他在博客上写道。

他还呼吁捐赠者“撤资芝加哥大学”,停止对其进行捐赠,直到该校真的像它所说的那样支持言论自由,有勇气站出来抵制推特暴徒。科克伦的博客上显示,他曾担任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教授。

美国的种族问题由来已久,早在几百年前非洲人被贩卖到美洲大陆当奴隶起就埋下了种子,并逐渐成为美国社会最敏感、复杂的一个矛盾,而且几乎每隔几年就会掀起大规模的社会运动。

但是当人们走上街头表达不满情绪,或者在社交媒体上表述自己的立场和看法,便是对话的开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