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连年亏损、高管离职,上市未满一年的金融壹账通怎么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连年亏损、高管离职,上市未满一年的金融壹账通怎么了?

有消息称,CFO 罗伟杰已经向公司提出离职。金融壹账通方面对此表示否认。

记者| 苗艺伟

继平安好医生3年累计亏损24亿元、CEO 被董事会无情免职之后,平安孵化的另一家“独角兽”金融壹账通也深陷多重危机

连年巨额亏损、高管相继离职、大幅裁员将至,纽交所上市尚未满一年的金融壹账通何以至此?

高管接连“出走”,知情人士称CFO也已提出离职

617日晚间,中国平安旗下金融壹账通(NYSE:OCFT) 在纽交所发布公告称,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邱寒因个人原因辞职,自2020715日起生效

据了解,邱寒是仅次于平安集团联席CEO陈新颖、金融壹账通董事长兼CEO叶望春、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陈蓉的公司高层管理人员,20169月出任金融壹账通副总经理,20192月起担任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在入职金融壹账通之前,20144月,邱寒先后担任平安科技数据平台部门总经理及深圳前海征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对于邱寒辞职一事,金融壹账通相关负责人在618日回复界面新闻称:金融壹账通对邱寒女士在职期间所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邱寒女士的辞任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金融壹账通拥有成熟的公司治理、完备的经营管理决策机制和健全的人才培养与梯队建设,个别高管的变动不会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和长期发展。

在邱寒辞职之前不久,金融壹账通已有两位大员“出走”。

20203月,金融壹账通首席风控官高帆、首席战略官戴可辞职。

此外,对于金融壹账通投资一账通原CEO黄绍宇(现调任旗下投资项目董事)、壹账通首席财务总监刘晖已辞职的市场传闻,金融壹账通表示,黄绍宇和刘晖并未离职,属岗位调整和交流。

一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邱寒等公司高管辞职只是本轮公司管理层洗牌的开端,在通过一系列对公司经营和人员的摸底调研后,金融壹账通或将面临更多管理层人员的变动,并且随之而来将会是公司因成本削减而带来的人员精简。目前公司支出成本过高,公司经营持续亏损,是让平安出手止血的主要原因。

有消息称,CFO 罗伟杰已经向公司提出离职。金融壹账通方面对此表示否认。

亏损连年扩大,还在逆势加大国际化布局

目前金融壹账通已经连亏三年,且亏损额度在不断扩大。根据公开财报披露,2017年至2019年,金融壹账通的净亏损分别为8.90亿元、11.14亿元、17.01亿元,其中2018年、2019年的亏损额增幅分别达到25.17%52.69%加上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的4.15亿元,金融壹账通三年的时间,已累计亏损近42亿元。

在今年一季报中,金融壹账通CFO罗伟杰曾表示,在研发上的持续投入,是平台亏损的主要原因。但从财报数据来看,原因并不仅于此。

财报显示,金融壹账通2018年的研发费用为4.59亿元,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为32.5%2019年,金融壹账通的研发费用为9.56亿元,在营收中的占比升至41.1%,同比增长108%2020年一季度,金融壹账通研发费用为2.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69亿元甚至下降10.78%,在营收中占比为41.3%,与上年度持平。

除此以外,界面记者也发现,2019年全年,壹账通除研发费用的其他各项支出也都显著扩张的态势。

其中,营销费用为6.35亿元,同比增加44%;行政开支为7.56亿元,同比增加45.6%;金融资产和合同资产的净减值损失则达到了0.45亿元,增长了21倍。

到了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壹账通的各项支出依然没有缩减支出的趋势,在国际化布局上,选择了印尼、阿布扎比的两个试验性项目落地。

具体来看,2020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人民币1.56亿元,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14亿元;行政管理费用为1.93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为1.4亿元人民币,壹账通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今年一季度就在印尼及阿布扎比落地两个新项目:与印尼征信机构推出征信模型,与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合作“数字实验室”,壹账通表示,在海外扩张导致人员成本和相关办公费用的增加。

对比2020年第一季度金融科技行业财报,谨慎保守的经营策略成为行业共识,缩减成本支出,特别是营销费用、行政支出等成为过冬良策,而金融壹账通斥巨资远赴中东、印尼设厂,在特殊时期加大战略布局的必要性也遭到不少业内人士的质疑。

外部造血功能不足,战略合作客户变身亏损王”

在成本支出日益高涨之外,金融壹账通依赖于平安内部客户情况并没有明显转变,外部造血功能不足成为备受关注的一点。

最新一季报显示,金融壹账通的总营收中,平安系贡献了53.5%,去年同期,这一占比为60%,金融壹账通仍然依赖平安系创收,占比下降并不显著。

对于非平安系客户来说,2019年财报显示,虽然金融壹账通的高级客户数量从一年前的221名增加到473名,2019年,优质客户收入增长51%至13.06亿元。2019年高达的6.35亿元的对外营销费用支出,让获客成本显得过于高昂。

此外,金融壹账通在为金融机构和助贷平台牵线搭桥的同时,原先合作助贷的战略合作客户转身变成“亏损王”。

20196月,金融壹账通与玖富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合作协议,双方将基于玖富万卡推荐的有消费需求的用户,和平安壹账通合作资金方的资金,展开300亿额度的综合授信战略合作,并在精准营销、流量分发、大数据风控、智能客服、贷后管理等多个业务链上进行合作

但根据玖富最新披露的2019年财报显示,玖富在2019年第四季度狂亏28.6亿元,全年报21亿巨亏,玖富作为从P2P模式转向助贷平台获取金融机构资金,玖富自称与得到平安金融壹账通的支持密不可分,但在玖富巨额亏损背后,作为资金方的合作银行也面临着潜在损失。

对此,金融壹账通表示,金融壹账通和玖富去年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后续再战略合作协议框架下,开展了相应业务合作,目前为止相关业务合同已经完成。但对于玖富和人保之间的业务合作细节并不了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