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无法乘风破浪的职场姐姐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无法乘风破浪的职场姐姐们

都说“三十而立”,现实却是30岁之后男性,往往事业和生活都进入人生的“黄金期”;而30岁之后的中年女性,却常常被婚姻、家庭和事业的压力拖累,无法再“乘风破浪”。

文|LinkedIn  Maggie

两周前《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不到一天就刷屏朋友圈。

不过,《姐姐》才播到第二期,芒果就提出了新的节目策划——“披荆斩棘的哥哥”,将目光重新放回中年男艺人的“圆梦男团路”。

为什么要说“放回”?道理很简单:

举个例子,秦昊《隐秘的角落》最近频上热搜,孙红雷、黄晓明等“热门人选”也都是片约不断,荧幕上常常见到的面孔。

相比之下,“姐姐们”所处的业界环境和机会有点心酸,《姐姐》里很多30+的女艺人,难有好角色和好机会,再加上生子、隐退……

她们中的许多人,是实实在在工作空窗了好几个月乃至几年才拿到这一个重新露面的机会。

可以说,这30位年龄横跨从30岁到50岁的“姐姐”的“齐聚一堂”,本身就是性别和年龄问题的一个缩影。

为什么这么多人被“姐姐们”圈粉?

因为她们的一举一动告诉我们:虽然面对着高要求和巨大压力,30+女性也要努力跳出刻板印象的框定,女性也可以乘风破浪,璀璨发光。

1、综艺内外的现实:30+的女性无法“乘风破浪”

虽然性别平等已经提出多年,但女性在职场和生活中仍面临着重重考验。

2019年“领英亚太地区机会信心指数”(LinkedIn Opportunity Index)就显示,女性对职业机会的信心普遍弱于男性,且对自身生活的满意度也低于男性。

都说“三十而立”,现实却是30岁之后男性,往往事业和生活都进入人生的“黄金期”;而30岁之后的中年女性,却常常被婚姻、家庭和事业的压力拖累,无法再“乘风破浪”。

在上周的节目里,万茜的一句话让很多女生颇有感触:“每一个年龄的女生都有她自己的魅力,我为什么要否定我自己呀?我现在已经到了我的黄金时期。”

三十八岁的她绝不是一个典型的“成功中年女演员”:演戏时兢兢业业,没戏上的时候就开启“失联状态”,在知乎回答“不红的演员是什么体验”。

但与现实中中年女性不同的是,她仍幸运地拥有很多喜欢她气质的影迷,而职场和生活中太多勤勤恳恳的女性,却难以得到与之相配的认可和鼓励。

在社会的刻板印象和苛刻要求下,30+的职业女性好像很难自信说出:我还在我的黄金时期。

哪怕是在娱乐圈这种高曝光度的“名利场”,中年女性甚至整个女性群体的地位都时刻处在尴尬而弱势的局面。

微博一位网友对2019年娱乐圈明星的美妆品牌代言做了一个统计,在这个可以被视作“个人商业价值代言词”的议题上,女明星的生存空间被无限压缩:各种代言机会全部被男明星拿走,连微博粉丝热度排行榜女性都难挤进前十。

图源微博@那生如书

女演员难,中年女演员就是难上加难:年轻时女主角色随意挑的实力派演员,在迈入三十岁大门之后也只能抢到演各种各样“小鲜肉”妈妈和婆婆的角色。

难怪去年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式上,海清、马伊琍、姚晨和宋佳会忍不住代表所有中年女演员发声“恳求”:希望大家给我们更多机会!

海清在台上动情地说:

“我们是一群非常热衷表演的女演员,我们一直在坚持,基本上没有傍大款,也没有靠父母,靠自己努力从小走到大。但说一句实话,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是被动的。市场、题材……各种局限常常让这些中年女演员远离优秀的作品,甚至从创意之初就被隔离在外。”

而这种因为性别和年龄带来的限制,其实也不断出现在普通中年女性的生活中,甚至表现得更加“赤裸裸”:

许多招牌职位公开注明男性优先;求职面试时被当场问有没有结婚、打不打算生孩子;30岁之后跳槽几乎找不到敢要自己的公司;当了妈妈之后更是更容易成为担起养育负担的一方,有的还被迫“丧偶式育儿”……

从这个角度来说,女性观众对《姐姐》的推崇其实很好解释:作为深受性别和年龄问题困扰的我们,对于终于有机会光鲜亮丽地在台上“乘风破浪”的姐姐们,无疑更有共情。

2、戳中妹妹们的不是选秀争C位,而是未来自己的无限可能

在前两期《姐姐》播出后,有人喜欢上了拿到X也可以笑成花的张雨绮,有人欣赏霸气十足见谁怼谁的“大魔王”宁静,也有人陶醉于她的歌声、更震撼于“正面刚评委”的直率丁当……

对我自己来说,给我最大惊喜的则是首期top1蓝盈莹——过去仿佛被《甄嬛传》里小家碧玉的浣碧代言的她,在新的舞台上展现出了霸气又自信的“正宫皇后范儿”。

凭借一首唱、弹、跳“三项全能”的《别找我麻烦》拿下全场最高分的她说:“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别人跟我说你不行的人,他只要说我不行,就会燃起我熊熊的斗志——我一定要行给你看。”

说我只会演戏?我唱跳给你看!说女团只能走青春可爱风?霸气温婉也照样吸粉!

也许这正是《姐姐》带给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的最大意义:无论年龄,“姐姐”们拒绝被定义,拒绝被否定任何可能性。

正如金莎在节目中所说:“我仍然想过一种不凡的人生,哪怕很有争议。”

《姐姐》之所以走红,是因为在戏外,越来越多的姐姐也有“乘风破浪”的需求,并在各行各业里为“妹妹”们树立了此前不曾见过的范本。

格力董事长“董小姐”,36岁时从一个基层业务员做起,这几年似乎总是出现在段子里。

而她用一个又一个商业纪录来回答质疑,最近一次,是在直播界悄咪咪拿下带货女王的称号。

66岁还要开直播卖货,想想是不是还挺心酸?可是看看人家6.1这天65个亿的销售总额,罗永浩还不及她一个零头。

在一次活动上,曾有一位年轻女生问她:“我今年20岁,我觉得年轻是我的资本,如果你有机会和我身份互换,你会换吗?”答案不言自明。

而董明珠的整个人生奋斗历程也都是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年龄和性别永远不是阻挡她前进、让她羡慕或是后悔的资本。

而中年女性关于事业和婚姻的定义,也在43岁的清华最年轻教授、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颜宁和她的闺蜜、盖茨基金会中国首席代表李一诺身上有了新的答案。

图源《人物》杂志

她们一个给“女科学家”提供了新的定义,面对社会和学界对女博士家庭和工作平衡的质疑,坦坦荡荡说出“我不结婚,不欠谁一个解释”,又能用傲人的科研成绩封上质疑者的嘴。

另一个在38岁的“黄金时期”辞去了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的职位,降薪三分之二投入了致力于解决全球疾病、贫穷和环境问题的事业中。

这些“乘风破浪的姐姐”,身体力行地为每一个女性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3、“姐姐力”到底是种什么力?

“我们都是站在一起的”

在《姐姐》里,我们看得到姐姐们对于彼此才华、美貌、勇气发自心底的激赏,也看得到面对杜华充满偏见的成团标准,相互之间的安慰和鼓励。

相比于其它很多真人秀靠“撕”上热搜,我们看到了姐姐们在处理关系时的成熟和智慧,又体面又不假谦虚。

比如郑希怡和蓝盈盈,组队成团时想都唱同一个部分,但谁也没有让谁,最后石头剪子布来决定。

解决问题的前提是相互尊重又据理力争,这些都是只有时间才能教会我们的道理。

女性作为一个群体,“守望相助”的力量在点亮越来越多“妹妹”们的人生。

去年年底,34岁的桑娜·马琳当选芬兰历史上最年轻的女首脑,且组建的整个新政府中19位部长有12位为女性。而在当选后,新政府也在不断推动男女同工同权、性别意识平等等女性问题的解决。

图源BBC截图

在她们的努力下,2020年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芬兰的性别平等水平有所提高,挤进世界第三。

而在前段时间热议的鲍毓明性侵养女李星星的事件中,支撑李星星保护自己并维权的“姐姐”的力量也让人感慨很多。

为李星星提供代理服务的北京千千律师事务所创始人郭建梅,就是一位一直奋斗在保障中国妇女合法权益一线的公益律师。

从业25年时间里,她带领团队向12万名妇女提供了免费法律咨询,无论是被拖欠工资、经济纠纷、家暴和婚姻关系,还是性侵和强奸案件,郭建梅和她的团队都全心全力地投入帮助,为这12万女性提供专业的咨询和建议。

为什么如此关心女性权益相关案件?郭建梅自己的人生经历或许能提供答案:

自小在生活的村子里受到“重男轻女”不平等待遇的她,姥姥无辜被休、奶奶因躲避爷爷的毒打活活饿死。

这些刻骨铭心的记忆都成为了她未来人生方向的推动因素——从北大毕业后,在全国妇联法律顾问处工作的她参与了《中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起草制定,并在34岁时和校友共同创立了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

万茜在节目中将之概括为“女性的力量”:在女性群体内部的高度共情和共命运感,带来了“站在一起”的女性力量。

写在最后

《乘风破浪的姐姐》的热议中,也有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我觉得青春可爱的女性也很好啊?是不是说不“出格”的女性就不算出色了?杜华成团的标准,是不是本身就充满了偏见?

作为一档综艺,《姐姐》进步很大,但仍然存在很多问题。

我们希望它不要提供一个新的“优秀女性”框架,相反,希望它鼓励每个女性,尤其是中年女性,都有做自己选择的机会。

就像伊能静说的一样:“如果我的人生,就是在家里抱着我的孩子,这是我最大的快乐,那也是一种选择。”

重要的是,一种选择的存在,不应该等同于对其他选择的否定。

愿心有乘风破浪梦想的姐姐们,未来能拥有更广阔的大海。

本文由LinkedIn原创,作者Maggie。记录故事也是一场大冒险,听、看、然后再想,写下的永远不如想得多。

文中图片、封面图片来自影视和网络截图,如因版权等有疑问,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LinkedIn。

2020领英 保留所有权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