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白武士”雷军撤了:他曾用小程序和“故乡的云”,拯救金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白武士”雷军撤了:他曾用小程序和“故乡的云”,拯救金山

时至今日,雷军又一次功成身退,金山也走上了自己的快车道,但未来如果金山有难,想来雷军依然会再次扮演拯救者的角色。

文 |  张书乐

雷军再一次离开金山系,白武士卸任了。

或许,我们更习惯称呼白武士为拯救者。

尽管同时段的2个卸任,拯救的结果不尽相同。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金山软件有限公司6月20日发生多项变更,雷军卸任执行董事职位,由邹涛接任。与此同时,公司经营范围新增销售食品;餐饮服务;餐饮管理。

有意思的是,这不是近期雷军的唯一卸任。

日前,雷军等三人卸任了凡客诚品(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职务。至此,雷军已经全面退出了凡客系企业的高管职务,关联企业的13名高管中已不见雷军的名字。

此前,雷军刚刚退出了北京励家纬世和北京纬地经天两家公司的董事职务,这两家企业都是凡客诚品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拯救者雷军在撤退

在最高峰阶段,凡客诚品的估值曾经达到300亿元人民币,并传出上市消息。不过,高速增长期过去后,凡客诚品的库存和资金链问题爆发,公司业务从此一蹶不振。雷军在2014年再次为凡客诚品拉来一亿美元融资,但公司业务也始终未有起色。

雷军离开凡客系,并无太多疑惑,可金山是雷军的老东家,他也曾多次出手救金山,这一次却为何离开呢?

一个相关联的新闻是,5月初金山云于美国纳斯达克独立挂牌上市,5月26日,金山软件公布其2020年Q1业绩公告。数据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11.7亿元,同比增长32%;归母净利润625.7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成功扭亏为盈。

彼时,作为金山软件的董事会主席,对雷军来说,金山软件是其梦想的起点。金山云、金山办公和西山居被雷军比喻为拉动金山软件的三驾马车。

雷军一次次的加持金山,也是有缘由的。

一方面,金山是雷军的老家,也是技术支持的根本,加上旧金山人的抱团,在起家的时候互相都照顾着。

所以雷军才一次又一次救金山,帮金山和回金山。

另一方面,在雷军的操盘下,小米和金山系息息相关。以金山云为例,其与小米互为表里,如果没有金山云,小米生态链就会出问题。

所以,重回游戏公司的金山,其实依然大有可为,并不能仅仅看财报。

让我们回顾一下雷军和金山的情分和拯救。

来自红色正版与小程序的拯救

在没有微软Word的年代,WPS对中国人来说就是PC的代名词,批发价2200元,年销售3万套,不到30岁的求伯君住进了别墅、开上了丰田佳美。

然而,金山创始以来的第一次危机出现。

1996年,随着Windows操作系统的普及,加上WPS一纸和Word通过中间程序相互兼容的错误协议,让微软撬开了市场。短短一年间,WPS迅速丢城失地。通过各种渠道传播的Word成功地将大部分WPS用户过渡为自己的用户。

金山至此开始转身,不再是求伯君一个人的战争,雷军、张宏江、邹涛等一大串名字,开始在金山再次崛起之路上,开唱主角。

金山词霸、金山毒霸、金山影霸、金山快译、金山画王、金山打字通……20多个小工具软件,在2000年前后陆续亮相,雷军这个仰慕求伯君而进入金山的程序员也在这个过程中开始了自己的身份转型——从程序员到营销师。

1998年8月,雷军担任金山公司总经理,开始重装出发。

他亲自为这些小工具软件标上了“红色正版风暴”的名头,并以28元的价格销售,这在1999年还是不可想象的。而事实是,红色正版风暴,让这些小工具实现了销售110万套的惊人业绩。

Word击溃了WPS,可金山系小程序则亮相在还是国外汉化软件为主的Windows桌面上,解决的是用户需要释放更多办公、娱乐用途的痛点。“金山影霸成功后,金山很难垮掉了!”雷军如是说。

同时,WPS也开始了对垂直细分市场上的探索,相继出现了企业版、教育版、军用版、政府公文版等多个产品,并在2001年获得了政府采购正版软件的最大订单。

与此同时,WPS,也从和Word的简单对抗中走了出来。

雷军对此的解读颇为自豪:“金山无疑已经成为了一个十分独特的企业,它拥有众多的产品线,各个系列的产品在它们相应的市场上,又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明星产品,我们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第一次金山危机,就此告终。

来自云上的拯救,也拯救了小米

2010年,金山进入上市以来最黑暗的时刻。

网络游戏遭到腾讯、盛大、巨人、网易的围剿,而杀毒软件业务则遭到360免费杀毒软件的毁灭性打击。金山股价差点跌破2007年上市时的发行价。

移动互联网的出现,让众多吃PC红利的企业被淘汰,而金山则选择了和上一次渡劫相似的法子——在颠覆者的身上找机会。

机会在云上。

2011年7月,已经创办小米的雷军在求伯君的邀请下,低调回归金山担任董事长,并很快将金山的战略线重新划分,其旗下拥有西山居、猎豹移动、金山云以及WPS等四家子公司,形成了以互动娱乐、互联网安全及办公软件为支柱,以云计算为新起点的战略布局。

2014年12月,雷军宣布金山未来三年的战略重点将会是旗下的金山云,并称之为““All in Cloud””战略,并承诺在未来三到五年间向云业务投入十亿美元。

金山谋划的云,有着更清晰的商业模式,即进入企业级市场。

身兼金山和小米两端的雷军,其实是这一轮“定金山”中的关键。

就在雷军宣布“All in Cloud”的同时,其还对外释放了一个小米危机信号:一年间小米云服务的数据量跟去年同比增长7倍,预计明年还会增长5倍。它每个月都在新增,用户的数据用户不删除,我们是没有权利删除的……那我就破产了。

雷军的小米危机,其实也是众多移动互联网时代服务商们的公共危机,这其实成为了金山云的底气,绑定更多的前台应用,成为移动互联网的隐形大佬,在云端。

仅在金山2014年年度财报上,刚刚起航的金山云就已已有了颇多斩获——其平台所运营的游戏已超过90款。

2017年12月,金山云宣布完成D轮3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9亿美元。“All in Cloud”再一次让金山完成了正版蜕变。

这一轮渡劫,雷军更多的只是扮演一个导师。

时至今日,雷军在一起功成身退,金山也再次通过一系列的上市,走上了自己的快车道。

但未来如果金山有难,想来雷军依然会再次扮演拯救者的角色。

当然,作为一个30年WPS的忠实用户,贫道只希望,金山从此稳稳的扛住正版化的大旗,成为民族软件的骄傲,就够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