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燃石医学、泛生子“流血”上市,肿瘤早筛同质竞争加剧

燃石医学和泛生子两家头部企业为何纷纷上市,究其原因离不开资本的压力。

文| 三目财经

编辑 | Ray

生物医药领域一直是资本市场的“热门选手”。近日,泛生子基因(以下简称“泛生子”)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GTH”。成为继燃石医学之后,又一家赴美上市的NGS(二代基因测序)企业。此次IPO,泛生子合计募资约2.6亿美元(绿鞋前),成为全球历史上最大规模癌症精准医学公司上市项目(按绿鞋前计)。

燃石医学和泛生子被认为是中国癌症基因检测行业的“双子星”,而随着上市热潮的来临,NGS行业已经由小组赛正式进入淘汰赛。

1、“流血”上市

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2018 年我国新增癌症患者人数达 380.4 万,占据全球癌症新发病人数的 20% 以上;在 960 万癌症死亡病例中,我国癌症死亡人数达 229.6 万例,占据全球癌症死亡人数的 24%。与 20 年前相比,中国人的平均体重增加了 40%,癌症发病率则升高了 9 倍。同时,我国目前的癌症 5 年相对生存率约为 40.5%,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伴随科研技术的不断探知,人类对于肿瘤的本质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肿瘤的根源可以归结于肿瘤细胞的持续生长,相比正常细胞,其最重要的不同就是产生了驱使肿瘤发生的突变基因(驱动基因),因此肿瘤本质上是一种基因病。比如肺腺癌中驱动基因突变的比率就高达40%-50%。明确突变基因,进行精准靶向治疗,成为临床癌症治疗的突破口。但明“因”而后“治”,对于检测技术的需求就成为临床刚需。

因此如果推出一种便捷的早期检测的方法,不仅会让患者获得更大的疾病治愈可能,同时也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会。

例如著名影星安吉丽娜 · 朱莉,她是BRCAI缺陷基因的携带者,导致患乳腺癌的几率高达 87%、患卵巢癌的几率高达50%,最终她选择通过接受预防性双侧乳腺切除术及卵巢癌和输卵管切术来降低患癌风险。

CIC行业报告预计中国的早期癌症潜在检测总市场将从2018年的176亿美元增长到2030年的289亿美元。显然,燃石医学和泛生子都看到了这一点,并提前布局这一机会。

目前,国内的NGS检测市场比较集中,排名前十的公司累计市占率84.3%,燃石医学市占率第一,为26.7%。此外,NGS检测分为院外(Central Laboratory)和院内(In-Hospital),燃石医学无论在院外还是院内,市占率均排名第一。

不过,即便是行业头部,截至现在都在持续亏损状态。

燃石医学的收入从2017年的1.1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3.8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85.5%。毛利率也在逐步上涨,从2017年的64.5%上涨至2019年的71.6%。但同期,燃石医学的运营亏损达到1.2亿元、1.61亿元和1.69亿元。

再看泛生子,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泛生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亿元、2.25亿元和3.23亿元;其净亏损分别为4.21亿元、4.65亿元和6.76亿元。

虽然2020年第一季度,泛生子的营收同比增长15.3%至7680万元,这一数据优于燃石医学的6730万元(同比减少35.5%),但值得注意的是,泛生子的部分收入并非来自其核心业务,主要系其OEM(代工生产)产品及2月推出的冠状病毒检测试剂产品所带来的增长。

同时,其毛利达到4223.8万元,同比增长14.1%,但当期仍然亏损1.2亿元,同比收窄1630.6万元。

两家头部企业为何纷纷上市,究其原因离不开资本的压力。行业内多倾向认为,两家企业的上市或是源于机构投资者需要退出所决定。

泛生子招股书显示,一名为Tianjin Tianshu Xingfu Corporation Management的投资者,没有6个月锁定期,意味着该公司上市后,投资者便可以选择迅速退出。

2、同质竞争

同样,除了资本的逐利“本性”之外,来自公司内部经营的压力同样巨大。

从整体来看,上述两家企业亏损的两大原因可归结为持续增长的销售、管理费用及研发投入支出。

众所周知,技术研发投入对科技企业至关重要,也是站稳市场的核心竞争力所在。在这方面增加支出可以理解。

但销售费用暴增背后却反应出同质化的痼疾。

泛生子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销售费用从9456.9万元增至2.5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63.74%,在2017年底的销售团队人数就达到了180人,2018年扩展到 240人。到2019年9月30日,销售、产品和营销人员工有276人,占总员工数量的41.6%,直销团队的覆盖面达到415家医院,同时间管理费用则从4548.6万元增至1.1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60.49%。

在2019年,燃石医学营销费用同样高达1.53亿元,约占年度总营收的41.12%。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有753名员工,其中超四成是销售和市场人员。

这样的情况在国内的肿瘤基因检测企业中并不是个例,在A股上市企业艾德生物的开支中,销售费用同样是其中最大的一项。

但从目前的市场形势来看,即使是二代基因测序头部企业之间产品护城河并没有完全建立,产品同质化倾向严重。

企业只能不断投入大量销售费用布局终端,而获客成本持续高企,少数客户掌握大量资源,也逼迫企业加大销售费用投放,甚至可能出现潜规则,跟药品企业是一样的,这样面临合规问题。

虽然是通过销售占领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如果产品跟不上,客户也不会买单,甚至会被替代。

意识到产品同质化倾向后,各大企业也在探索二代测序技术在更多肿瘤领域的临床应用,开始在早诊早筛等领域布局,投入大量资源,这对于资金及研发的技术要求非常高。

泛生子在招股书中表示,本次上市募集资金主要将用于技术和产品研发、市场开拓以及用于满足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其中,研发用途主要投资于基础科研、IVD产品注册和早筛技术研发。燃石医学也坦言,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癌症早检技术的研发、其他肿瘤伴随诊断产品的注册认证,包括完成相关的临床试验,及其他经营管理支出。

有数据显示,国内提供基因测序相关服务的企业从2015年的150余家增长到2018年超过600家。随着头部玩家加速资本运作,新一轮竞争才刚刚开始,洗牌在所难免。

普华永道预测,预计未来五年将成为肿瘤NGS行业高速发展和洗牌的重要时期,会产生诸多明星公司以及商业机会。相关检测公司需要充分提升产品、渠道、推广与外部合作等关键能力,方可在市场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脱颖而出。

3、“缺芯少魂”?

2015年8月24日,成立不久的燃石医学和美国Illumina(NASDAQ:ILMN)在中国广州和美国圣迭戈正式宣布双方达成合作,燃石医学将基于Illumina的二代测序技术开发先进的肿瘤分子诊断临床应用方案。

根据当时的新闻稿,双方将合作开发专注于中国市场的、操作简便的肿瘤分子诊断试剂盒。作为合作的一部分,燃石医学将提供核酸提取、文库构建以及数据分析软件,同时,Illumina将提供二代测序仪器和相关试剂。

值得注意的是,有分析认为,基因测序产业上游为基因测序仪器、设备和试剂供应商,其中基因测序仪被视为基因检测行业的核心,而美国Illumina在该领域占据着核心地位。

基因检测公司处于行业中游,对上游测序仪及配套试剂供应商依赖严重,缺乏议价权。燃石医学等诸多头部企业目前还是主要依赖美国Illumina公司,一旦Illumina的试剂、维保价格出现波动,或无法按时、足量采购,将导致公司无法正常生产运营或维持利润水平,给盈利能力带来不利影响。

对此,媒体报道,目前这种合作主要基于双方的长期战略协议来保持良性循环。

同时,华大智造等国产测序仪正逐步崛起,未来国内NGS公司将有更多的选择。

不过,之前有拟在A股上市的基因检测公司表示,“基因测序服务行业上游基因测序设备制造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国内少有公司涉及。虽然目前有一些国产测序仪上市,但性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验证,目前Illumina及其测序仪仍占据着行业最重要的位置。

希望不会再出现中兴那样的尴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