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TCL的20亿“豪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TCL的20亿“豪赌”

TCL拿出全年大部分的利润投资JOLED值不值?

文|懂懂笔记

对于中高端电视,国内三大传统电视品牌有着不同的看法:创维发力OLED,海信笃信激光,TCL重视液晶。

其中,作为国内唯一拥有自主面板工厂的TCL,一直都是LCD的坚定支持者。话虽如此,面对成熟(也相对陈旧)的液晶技术,如今TCL也在为自己准备更多的“备胎”。

近日,TCL董事长李东生在微博上宣布,公司旗下的TCL华星拟以300亿日元(约合19.8亿元人民币)对日本JOLED公司进行投资。根据外媒披露的投资细节显示,投资额中有200亿日元为购买JOLED的第三方定向增发,取得约百分之十几的股权;另有100亿日元贷款用于JOLED在日本国内试制大型面板的设备投资。

面对充满挑战的喷墨印刷OLED(IJP-OLED)领域,TCL押注了一条新的赛道。

“高贵”的OLED

哪种电视算得上是好电视?这个答案其实很简单,作为一个日常看剧的存在,普通用户印象中画面越清晰、细腻的电视,自然就是好电视。

而电视面板作为用户观看最直接的感受,不同的显示技术和材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画面的表现。目前高端电视面板的主流是OLED和量子点,二者都大幅度改善了电视画面的呈现效果,让用户有了更好的观看体验。

这其中,作为全球最大的电视企业,三星在高端电视领域的发力方向是量子点(TCL也在2014年推出量子点电视)。作为传统液晶技术的一种升级,量子点即基于液晶电视原本的技术在背光层加入无机物纳米材料,使得液晶电视的亮度和色域得到提升。遗憾的是,从市场表现来看,近几年量子点在高端电视领域的发展并不理想。

相较之下,从现阶段用户对高端电视的认可程度上来看,LG、索尼、创维等品牌坚持的OLED电视尽管价格高昂,但是市场前景似乎更被看好。同时,OLED面板出色的画质、色域以及其柔性显示的特性,也让众多业者开始相信OLED电视代表着未来的市场方向。

不过,在OLED电视带来更好观赏效果的同时,其价格“劣势”也始终困扰着场内玩家。除了“烧屏”难题,动辄普通同尺寸液晶电视数倍甚至十几倍的高价,让不少用户对其望而却步。

任何一个硬件终端产品价格昂贵的原因逃不开三个因素:产品本身物料和生产成本高、市场需求低不能形成规模化,以及小部分企业的技术垄断。而现阶段的OLED面板产品,恰好符合这三点。

首先,LG旗下的LGDisplay是全球范围内唯一有能力大规模量产大尺寸OLED面板的企业,包括索尼、创维在内的几乎所有高端OLED电视面板均由LGD提供。因此,LGD一定程度上垄断了大尺寸OLED面板市场,这样的情况下其对整个市场的定价有着很高的话语权。

其次,OLED面板本身无论是技术投入还是物料成本都要远高于传统液晶面板,因此硬性成本也居高不下。

从2007年索尼推出全球首台OLED电视算起,13年来OLED电视的销量依然平平。根据研究机构IHS Markit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OLED电视的销量约为300万台,但同期全球电视总销量达到了2.27亿台,OLED电视的占比只有1.3%,传统液晶电视仍是主流。生产和市场规模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产品本身的成本,现阶段OLED电视年销量300万台的规模显然无法迅速降低成本。

对于现阶段OLED面板行业的发展状况,家电行业专家刘步尘对懂懂笔记表示:“OLED电视2010年开始大规模量产,目前市面上销售的每一台OLED电视都是采用LG蒸镀式的技术方案。从规模化和成熟度上来看,蒸镀式技术是要大规模领先印刷式OLED的。但蒸镀式OLED技术也面临一些问题,尤其是产品的良品率太低,这也导致蒸镀式OLED始终无法实现大规模量产,间接使得大尺寸OLED面板的成本无法降低。”

面板成本高企使得终端产品售价不菲,高昂的售价又进一步限制了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使得OLED电视的市场规模始终无法扩大。所以,尽管OLED电视在显示效果上足够优秀,但始终无法成为主流,一直深陷生产、销售、用户接受度负循环的怪圈中。

传统液晶电视面板利润极低,激光电视过于小众,OLED叫好不叫座,也使得全球面板厂商在白热化竞争环境中面临艰难抉择。尤其是2018年以来,因消费电子市场增速放缓,导致全球面板产能过剩,众多分析机构普遍认为面板产业会持续维持在低谷状态。

而市场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是全球柔性AMOLED的新增产能有50%来自中国市场。如何在柔性OLED屏的增势中挖掘更大机遇,成为众多电视大厂的首选题。

TCL准备好了么?

OLED面板现阶段的尴尬处境和机会点都被各大电视企业看在眼里。从技术研发的硬实力上来看,TCL旗下的华星光电和韩国LGD显然有着一定差距,想要采用蒸镀式OLED工艺来进行自己的OLED面板布局,显然并不明智。所以,华星光电才会选择印刷OLED这条充满挑战的技术路线。

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在印刷式OLED领域重点投入研发的企业并不多,除了华星光电和京东方之外,另一个主要玩家就是日本的JOLED。

关于印刷式OLED技术的发展趋势,刘步尘告诉懂懂笔记:“TCL方面并不认为LG的蒸镀式OLED技术代表未来OLED面板的发展方向,所以它选择了印刷式OLED技术。从技术本身来看,印刷式OLED有几个优点,第一生产制造的效率很高,第二生产成本会大幅降低。目前成熟的印刷式OLED面板成本,大概只有同尺寸蒸镀式OLED面板的30%。”

但这些优势的前提,是建立在印刷OLED技术成熟的基础之上。而现阶段印刷式OLED技术还远未到成熟阶段。

对此,家电行业分析师梁振鹏表示:“虽然现在已经有企业建立了印刷式OLED产线,但这项技术仍没有达到真正成熟的阶段。现阶段的产品在显示效果上并不理想,远远达不到商用的程度。可以说未来3~5年的电视市场,依然会是传统液晶面板作为主导。”

在这样的技术完成度下,作为同一赛道的竞争者,华星光电此次选择入股JOLED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虽然过去华星光电一直对外表示自己目前走在印刷式OLED技术研发的最前端,但在技术尚未完全成熟落地之前,这些表态并没有实质性意义。刘步尘分析指出:“此次合作的原因,可能是TCL方面包括李东升本人都在担心,单凭华星光电自身能不能最终搞定印刷OLED技术?对此我本人持怀疑态度。因为在这些真正尖端的技术领域,国内企业过去的表现并不理想。”

“所以,如果TCL单纯将JOLED作为竞争对手,那么在未来没有真正实现技术上的领先甚至落后于JOLED的情况下,华星光电过去几年在印刷OLED上的巨额投入很可能将无法带来更多实质性的回报。“刘步尘强调,因此华星光电通过投资的方式成为JOLED的股东,并以此避免双方的直接竞争,甚至可以共享部分技术。

JOLED背后拥有强大的股东阵容,大股东为日本主权财富基金——日本产业革新机构,其次包括汽车零组件巨擘Denso、家电巨头松下以及科技巨头索尼。所以,JOLED的核心研发能力和资金实力都不容小觑。对于TCL而言,与其让这样一个强力的选手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不如和他同舟共济。

华星光电方面对于此次投资合作,也向懂懂笔记表示:“TCL华星与JOLED将在喷墨印刷OLED领域开展为期三年的联合研发,进一步强化双方在印刷式OLED柔性技术领域的技术积累及量产能力。同时,双方将在知识产权方面建立深度专利合作联盟,共同为新技术及新产品的研发与应用建立长期稳定的环境保障。”

显然,对于TCL和JOLED而言,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让印刷式OLED技术走出实验室,走进大众消费市场。但是根据TCL官方此前的预计,这个时间点要等到2023年,而这也仅仅是官方的预测。

现实状况是,随着整个家电行业价格战的持续加剧,所有电视大厂包括TCL的日子,在过去一年都并不太顺心如意。

根据TCL科技三月底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全年营收为749.33亿元,同比下滑3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18亿元,同比下滑24.52%。作为公司的利润奶牛,2019年华星光电的营收为339.9亿,同比增长22.9%,但净利润仅为9.64 亿元,同比下降了58.5%,呈现出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这样的局面下,能够拿出TCL科技全年净利润的四分之三做一笔投资,可以看出TCL的决心。

根据多家研究咨询机构的预测,2022年全球OLED电视面板的规模将达到750万台,渗透率将提升到3%;届时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10亿美元~425亿美元,这将是一个接近3000亿元人民币的隐形金矿。从这一点来看,TCL用20亿元投资去搏一个未来仅仅是开端。

不过,TCL联手JOLED的前景如何,能否左右OLED面板行业的走向?未来电视面板一定是OLED的天下吗?这些都是未知数。

除了传统液晶面板,QLED、MiniLED、MicroLED等新式面板技术也在快速崛起,MiniLED、MicroLED和印刷式OLED目前都处于实验室阶段,谁能率先量产尚无定论。同时,技术领先的三星已经量产上市QLED电视,谁将成为未来市场的主流,仍有待时间的考验。

【结束语】

拿出全年大部分的利润投资JOLED值不值?从战略发展的角度来看,这种为未来战略布局进行的投资值得押注。同时,这也是TCL的一场赌局,它在赌印刷式OLED会成为市场的主流,同时自己能够在这一领域保持技术的领先。站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外界很难判断这个赌局的最终结果,TCL也只能相信自己的选择,并在三年后印证这一判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