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星爷、华谊卖豪宅,华策找张若昀赔1.4亿……“穷疯”了的影视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星爷、华谊卖豪宅,华策找张若昀赔1.4亿……“穷疯”了的影视圈

自2002年鼓励民营资本注入影视行业,民营影视这个18岁成人礼,怎么就让人只想痛喊一句“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文 | 娱乐硬糖魏妮卡

编辑 | 李春晖

影视寒冬加上疫情的连锁反应,正以更狰狞的面目显现。以前“十锅九盖”运作自如,也是行业的正常态。如今闪转腾挪,内里还是露出来。

上周,港媒爆料了两起圈内大佬卖豪宅新闻。先是王中军以2.2亿港元的价格卖掉了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AB室。该小区是著名的“有价无市”明星聚集小区,很少有明星会售卖。一旦售卖,只能说明业主真缺钱了。

没隔几日,周星驰将普乐道12号豪宅抵押给美资银行摩根大通套现。而这所豪宅原本是周星驰仅剩的自用屋,曾有人出价11亿都没有卖。

一边是“卖卖卖”以解燃眉之急,另一边是讨债纠纷不断。先是北京文化高层娄晓曦出走,举报董事长宋歌财务造假。华策与张若昀父子纠纷又愈演愈烈。

此前,张若昀父亲张健的梦都影视因受积压剧《霍去病》拖累,欠下华策影视6000万借款的事情还没解决。现又被华策一纸诉讼,要求偿还金额高达1.4亿的违约金。

起因为张健和华策签订条约,绑定张若昀在2017-2019年间为华策拍摄4部戏,梦都却没有兑现承诺。不过张若昀又回应,没签协议、未曾收钱。是否父债子偿,也是一摊乱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影视圈已许久无好消息。半年内1.62万家影视公司注销;华谊、唐德2020年的保壳之战出师未捷,游走在退市边缘;华策、博纳、万达元气大伤,北文前途未卜;只有现金流充足的光线尚有喘息余地,但短债的增加仍考验着资金链。

回过头来,自2002年鼓励民营资本注入影视行业,民营影视这个18岁成人礼,怎么就让人只想痛喊一句“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热钱退潮后,资本玩法后遗症严重

一切还得从如今卖房套现的周星驰、王中军最辉煌时说起。

由于影视项目制、资金需求集中的特质,先天决定了影视公司负债率高、融资难。“常年缺钱”本就是影视行业的常态。

2013年,周星驰《西游降魔篇》12亿的内地票房,一炮打响了保底发行模式。负责该片保底发行的华谊获得约4亿票房分成,约2.5亿元的净收益和发行代理费。

同一时间,资本热钱强势涌入,影视行业一下变成了“最不缺钱”的行业。热钱或对影视公司进行股权投资,或对影视剧项目投资。保底、融资、并购等成为这几年的影视圈关键词。大家不像是做影视的,倒像是玩金融的。

2014年,北京文化和中影5亿保底《心花路放》,最终票房11亿;2015年,21控股9亿保底《港囧》,最终票房16亿;2016年,和和影业20亿保底《美人鱼》,最终票房34亿……

对赌则被频繁运用于公司捆绑明星。华谊受够了明星出走造成的动荡,2015年作价10.5亿收购冯小刚的“空壳”公司浙江东阳美拉,并签订长达5年的对赌协议。冯小刚承诺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且每年增长15%,若无法完成目标,将以现金补足差额。华谊以此将这位元老牢牢绑住。

2016年,周星驰PREMIUM DATA ASSOCIATES LIMITED公司(简称PDAL)与新文化签订类似对赌协议。港媒爆周星驰承诺2016年-2019年的香港财政年度,利润分别不低于1.7亿、2.21亿、2.873亿、3.617亿。如没有完成,由周星驰拿现金做补偿或者回购。

光是2015年一年,影视领域并购案高达76起,尤其是自带IP属性明星公司。彼时似乎时运也在影视圈,资本裹挟着电影票房突飞猛进。

直到2016年,《叶问3》为达保底数额,“幽灵场”票房造假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也揭开了影视项目变金融项目的整套玩法。

如今资本早已退潮,但对行业的影响还在持续,造假风波持续发酵。压中爆款《战狼2》《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六年前的一桩对赌协议被原副董事长娄晓曦爆出造假。

2014年,当时还叫北京旅游的北文与西藏名隅(宋歌为法人)签订《股权购买协议》,以1.5亿元价格购买摩天轮文化,同时与宋歌进行业绩对赌——2014年-2017年的业绩不低于1537万元、2441万元、3043万元和4022万元,未完成部分由宋歌方面进行现金补偿。

娄晓曦称,在2016年,宋歌要求他帮忙补充摩天轮业绩。娄晓曦与收购公司千和影业以3000万的天价买了摩天轮《球状闪电》版权,而当时摩天轮对赌所欠的业绩正好是3500万元。

曾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对赌其实不适合影视行业,更像是拔苗助长。影视行业没有规律系统的投入产出比,每个环节不确定不可控因素太多,尤其近两年受政策影响加剧。

观众和内容需求都在换代,周星驰也会失灵,《新喜剧之王》口碑票房双扑,6亿票房惨淡收场;开创贺岁档的冯小刚,2019年《只有芸知道》票房仅为1亿;2018年更受范冰冰税务风波牵连,整年没有作品,备受关注的《手机2》无限期搁置。

2020年反复的疫情,更让周星驰和冯小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相继到期的对赌均宣告失败。截止5月,院线票房损失近300亿元。而电影院重开,仍遥遥无期。

电视圈的日子也不好过

今年3月,万达影视任命新媒诚品创始人尹香今为总经理,外界纷纷猜测万达将加码剧集业务。疫情对电视剧行业最直接的影响是停拍,但“宅经济”没准还能促成更多剧集爆款,目测情况似乎是好些?

但华策与张若昀父子撕破脸也要讨债,透露出剧集行业的现金流情况,也不乐观。

4月,华策发布2019年年报,营收26.31亿,同比下降55%,净亏损14.67亿,同比下降795%。这是华策影视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比2018年寒冬时的业绩还触目惊心。

当年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新文化、长城影视、骅威文化、华录百纳、唐德影视、当代东方9家上市电视剧公司中,7家现金流为负。华策的前三季度现金流为-5.71亿,逼得杭州市政府斥资3亿出手相助。

但得到政府援助的幸运儿只有华策一家,其余公司为缓解资金压力,大多选择股权质押。有的质押比例甚至超过了80%,出售旗下资产的也不在少数。曾大手笔收购20多家公司的长城影视出售了旗下诸暨影视100%股权。斥资3.35亿买入的公司,亏本3亿卖出。

2019年,华策去库存的动作明显。播出10部剧,虽然有爆款剧《亲爱的热爱的》在,但仍难扭转亏损。如今华策仍有近十部待播剧。赵丽颖、王一博主演的头部项目《有翡》因疫情停拍,置景工作已完成的全组原地待命,待命的每一天都在烧钱,大幅增加了制片方的资金压力。古装剧《清落》制片人陈益韬曾发微博称剧组停一天亏50万,从1月27日停工到2月13日复工,剧组已损失850万。

慈文董事长马中骏认为当下相当多的企业会出现资金链问题,“贷款是有周期的,开不了工,借的钱花不出去有问题;花出去收不回来也有问题;花了一半,项目不能正常开展了,也会有问题。”

与此同时,税务风波对剧圈造成的震荡远超电影圈,影响还未结束。昔日王者唐德影视陷入泥潭。今年3月,唐德账面现金余额仅剩2551万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4.9%。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吴宏亮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82%。不卖壳还债,公司将直接破产。

5月初东阳市金融控股、东阳聚文影视文化投资,出手8亿支援唐德。其后唐德一月卖身两次,实际控股权从东阳国资到浙江广电,终于尘埃落定。

“后疫情”时代,路在何方?

影视行业发展20年,也不是没尝试过靠谱的方式解决脆弱资金链的问题。与其去摸索变幻莫测的观众口味,布局全产业链、进行纵向或横向整合,是公认降低风险的途径。电影圈的两位老大哥博纳和华谊,都分头尝试过。

在对行业的纵向整合上,华谊有些掉队。一个典型例子是2016年,华谊与万达因为《我不是潘金莲》排片产生口水战。因为在影院发行端的弱势,华谊影片得不到充分的排片。

艺恩数据显示,2017年的影院投资管理公司票房排名中,华谊以3.3亿元位列23名,与排名第一的万达电影75亿,差距悬殊。

老对手博纳在垂直整合上,则一马当先。2019年,博纳拿到了《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出台后的第一张院线牌照,集齐了“电影发行许可证”、“摄制电影片许可证(单片)”三张覆盖上中下游全行业的牌照。

这也意味着,作为一家全产业链布局的影视公司,博纳打通了投资、制片、发行全产业链。博纳还开发了影投业务,不断向产业链下游延伸,为影片提供渠道支持。

但遗憾的是,博纳回A股的路上一波三折。即使有《红海行动》这样的爆款,资本市场并不买单。资本退潮,博纳生不逢时。

而这类好莱坞早期式的垂直整合,即使躲过了垄断控诉的风险,在疫情期间的弊端也暴露无遗。下游命脉一断,便动弹不得。

华谊则想走迪士尼式的横向整合路线。这类整合依赖IP产业链的完善,从衍生品到实景乐园。

华谊最先想到是影游联动。2010年布局游戏领域,参股掌趣科技、银汉科技。华谊参与出品的剧集《幻城》播出时,银汉游戏制作的手游《幻城》同步上线。但同属内容产品,剧集和游戏的不确定性都极大,还是无法解决影视产业的旱涝不保收问题。

2016年,华谊紧急掉头转攻实景娱乐。从游戏领域不断套现,先是多次出售掌趣科技股权获得25亿,隔年又以6.47亿元的价格出让25.88%银汉科技的股份。2018年财报显示,华谊已签约18个实景项目,包括苏州、长沙、南京、郑州四地的电影世界。

然而,随着《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远低预期,苏州开幕的首个电影世界也陷入经营困境。华谊的IP并不足以支撑迪士尼乐园概念,还牢牢套住了华谊的现金流。2020年的疫情,更让连年亏损的华谊雪上加霜,王中军卖完画又卖楼。

眼看华谊可能会成为下一个乐视或暴风,华谊通过多年的朋友圈经营,拿到了腾讯、阿里等23亿元的“救命款”,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华谊的资金问题。

回想影视圈烈火烹油的好时候,仿佛就在昨天。直到2015年,咖啡馆里身边随便一群人,谈的都是几亿的大项目,并准备邀请黄渤、黄晓明出演。昨天硬糖君和一位朋友吃饭,说起他们停滞的项目,她忽然觉得也有好处:“幸亏年前嫌贵没签黄渤,现在还不大打折?”

而即便反复梳理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似乎仍无法断言:人们究竟做错了什么?并且无法保证,这一切不会再次发生。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