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财说| 85后女掌门限制高消费令解除了,但美特斯邦威的41亿元债务怎么办?

公司账面资金只有3.25亿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袁颖琪

编辑 | 陈菲遐

1

昔日周杰伦代言的美邦服饰(002269.SZ)每况愈下。

虽然这家公司和其女掌门胡佳佳的限制高消费令仅执行了几天就被解除,但并不能改变美邦服饰缺钱的事实。

美邦服饰曾试图通过定增缓解资金压力。不过,今年4月,美邦服饰递交申请终止了该定增计划。持续亏损加上债务压顶,已经让美邦服饰资金压力越来越大。

粗略估算,美邦服饰负债总额为41.67亿元,全部为流动负债。截至一季度末,美邦服饰账面资金只有3.25亿元。

陷入持续亏损

2015年开始,美邦服饰的业绩就在盈利与亏损之间反复,期间仅有2016年和2018年有过扭亏,但盈利均未超过4100万元。

2019年,美邦服饰整合资源,关闭低效门店。这也导致其当年营业收入大幅下滑28.8%至54.63亿元,亏损额更是高达8.26亿元,创造了上市以来最大亏损记录。

图片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

原本想要甩掉包袱,轻装上阵。但新冠疫情给了美邦服饰意外一击。2020年一季度,美邦服饰因为门店歇业,营业收入只实现了9.21亿元,同比下滑46.7%。

产品滞销必然会带来资金压力。美邦服饰截止今年一季度的存货为18.31亿元,应收账款为9亿元,货币资金却只有3.25亿元。从公司逐年恶化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可以看出美邦服饰偿债压力越来越大。截止今年一季度,公司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0.87和0.43。一般来说,财务上被认为比较健康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比值分别为2和1。

到底有多少债?

截止2020年一季度,美邦服饰负债总额为41.67亿元,而且全部为流动负债。其中,带息负债为短期借款10.07亿元和其他金融类流动负债9.8亿元。除此之外,美邦还欠供应商货款12亿元。

高负债之下,美邦服饰去年财务费用高达9000万元,同比增长11%。

更为严重的还有流动性危机。

2019年末,美邦服饰账面资金只有3.75亿元。一季度经营性现金流还流出1.39亿元。不仅如此,美邦服饰还有约8500万元银行存款用于信用证授信额度保证金,属于受限资金不能用于还债。也就是说,美邦服饰可以用来还债的现金只有2.4亿元。

在资金缺口情况下,美邦服饰拿什么来还债呢?

2019年2月1日,美邦服饰曾计划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起初的募集金额为15亿元。随后,又二次修订为13.05亿元,其中10亿元用于品牌升级和产品供应链改造项目,剩余3.05亿元将用来偿还债务。

但是,今年4月美邦服饰终止了该定增计划,给出的原因是公司拟投资的品牌升级与产品供应链转型项目已不适于当前形势。如此一来,美邦服饰缓解债务压力的希望再次破灭。

美邦服饰的固定资产、投资性房地产等都已经大量抵押,不能用于还债。

截止今年一季度,美邦服饰的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为10.98亿元。根据2019年年报,其中有9.57亿元已经用来取得银行借款。还有约1.4亿元的固定资产可用来抵押还债。与41亿元负债相比杯水车薪。

另外,美邦服饰今年一季报投资性房地产账面价值为2.88亿元,其中有2.36亿元已经抵押给银行获取银行承兑汇票和短期借款。

美邦服饰仅有一项价值6.07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可以用来还债,该项资产为上海华瑞银行15%的股份。自从投资以来,该资产一直为美邦服饰贡献稳定的利润。2019年,上海华瑞银行实现净利润2.68亿元,为美邦服饰贡献净利润约为4000万元。事实上,即便卖掉上海瑞华银行,距离美邦41亿元的债务仍然有较大差距。

与此同时,美邦服饰的股东也是自身难保。美邦服饰的实控人为周建成家族,持股约59.3%。周建成家族主要通过上海华服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服投资)持有美邦服饰股份。同时,华服投资也是周建成名下的主要资产。

天眼查显示,华服投资在今年1月向上海鼎信投资集团出质股份10058万股,华服投资也在今年年初质押了他持有的2.62亿股美邦服饰股份。质押之后,美邦服饰股票价格一路下行。华服投资以及上海华服均有补充质押风险。目前,华服投资已经质押美邦服饰股份达到其所持的55.36%。

以实控人家族现有的财务状况,可能无法为美邦服饰扛起41亿元流动性危机。

留给美邦服饰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截至6月29日收盘,美邦服饰报2.04元/股,市值仅为51.3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