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对话《我是唱作人2》总制片人车澈:请郑钧花了两年,跟张艺兴沟通顺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话《我是唱作人2》总制片人车澈:请郑钧花了两年,跟张艺兴沟通顺畅

年轻音乐人带着疑问和挣扎来到节目,找到自己并音乐上有所变化,是车澈认为《我是唱作人2》最有价值的地方。

《我是唱作人2》剧照

随着6月25日《我是唱作人2》最后一期的播出,这场带给我们88首原创音乐的综艺节目也告一段落。

从赛制上来看,《我是唱作人2》跟第一季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没有将选手分为上、下半场,最后总决赛进行比拼,而是保证了一组唱作人从头比到尾的节目形式。而且在节目的最后几期,加入了8位新声代唱作人,彼此PK并接受在线唱作人的投票后,最终获胜的一位将对已入围的一位唱作人进行挑战。

谈到做一档原创音乐节目的初衷,爱奇艺副总裁、节目总制片人车澈表示,“抛开真人秀的部分,本质上,我们希望有一个舞台,能够让原创音乐人唱好歌,因为这样的舞台太少了。我们这些制作人能给原创音乐做点什么?虽然也不能改变什么事,但我们自己内心是希望做的,每年唱作人创作的这些新歌,我们还是很骄傲的。”

《我是唱作人2》总决赛的唱作人合影

多样化的选择,是首发歌手留给观众的第一印象。张艺兴、郑钧、陈粒、周延GAI、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和刘思鉴,8位歌手出道年代不一,也分别代表多种不同风格。车澈认为,邀请这些歌手参加,主要从两个维度进行的考量,“首先会从音乐品类上考虑,第二是希望他们个体是有标志性的,比如绝对的新人、殿堂级的老炮、流量大有争议的网络歌手、被大家熟知的说唱歌手。风格多元和个人标识化,基本是邀请这些歌手参加的主要标准。像他们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在舞台上解决,这都是真人秀(角度)的动机。”

这些选手中,车澈认为最难请的是郑钧,花了两年才真的请来。“去年饭也吃了酒也喝了,就是不来,他是嘴上说挺好,但内心有自己很坚持的东西的人。今年也各种深聊,我也不知道什么细节打动了他。”跟张艺兴的沟通则十分顺畅,车澈聊了两次,“第一次把节目是什么样的讲了,他有一些纠结的东西和思考的过程,第二次他带着问题来,从我这里得到答案,就达成合作了,很正常和顺利。他主要音乐上压力太大,时间上也有问题,我们老劝他休息,节目录到很晚直接开车回剧组,挺累的。”

郑钧在《我是唱作人2》中的摇滚现场

涉猎的曲风更广,是《我是唱作人2》的观众的明显感受。第一季可能只有流行、说唱、摇滚,第二季中,说唱、摇滚、民谣、国风、流行、音乐剧等不同的元素都有出现,“风格更广、创新上更大胆”,是车澈在听到这些原创歌曲后的感受。不过,这并不是他们节目组事先跟嘉宾沟通的结果。“我们只跟唱作人说,你要想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节目有一定的价值,是因为现在能够让大家把原创音乐展现出来的地方太少了,他们也很珍惜舞台。有的人一如既往,有的人做很多创新。我们愿意看到这些创新,过程中也能让大家更明白应该做什么样的音乐,对他们也很有价值。”

在总决赛的舞台中,周延、艾福杰尼、Tizzy T三位都是说唱歌手,再加上赛程中间加入过的万妮达,让这档节目也被一些网友戏称“含哈率较高”,尤其车澈团队本身也一手打造了《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系列,在这方面也受到了一些网友的质疑,是否太过于偏爱说唱歌手。

霍尊的表演现场也非常符合他的音乐风格

车澈反倒并不认为“含哈率较高”,在他的歌单中,hiphop大概占了三分之一的分量。他表示,“我们一共邀请了18位原创歌手,只有4个Rapper,这个比例高不高?我经常问自己,说唱是不是小众音乐?我的答案不是,已经从垂直音乐范畴变成了大众通用的流行音乐的品类,现在不光传统说唱歌手(唱),几乎所有流行歌手都会尝试跟hiphop结合。我最近常说,嘻哈就是流行,所以我个人觉得,‘含哈率’不是很高。”

在这个背后,其实也能看到当下说唱音乐在华语音乐领域中的飞速成长,“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数据,说唱音乐确实是现在的大势头,年轻人确实喜欢,而且很多流行歌手都在尝试。而且其实参照一些欧美的音乐市场,说唱的份额比我们华语音乐市场还大很多,未来几年份额会更大。”车澈表示。

艾福杰尼与万妮达都在踢馆时出现

说唱从“地下”走入主流,是跟爱奇艺平台密不可分的。车澈从2002年开始听说唱音乐,可能也是中国做说唱节目最多的音乐人。“我应该是中国跟Rapper最熟的制片人吧,生活中也是朋友,现在他们发歌前还会给我听。从2017年开始到今年,无论说唱在高峰还是低谷,我们都在坚持。从《中国新说唱》到《潮流合伙人》,我们都在尽自己所能推动这个音乐门类的发展。在我的工作室节目里,或多或少都能看到说唱的影子,这是我们愿意为这帮人做的。”

与说唱相对的,是民谣在《我是唱作人2》中的折戟沉沙,马頔、好妹妹、房东的猫都在节目中很快被淘汰,与第一季《我是唱作人》中毛不易的经历相似。“竞技性的舞台,民谣是有一点吃亏,说唱也许是所有音乐种类里舞台表现力和竞技能力最强的,民谣需要慢慢细品,这还是比较符合音乐品类的客观性。”

张艺兴在节目中的表现,改变了许多音乐人最初对他的看法

观众的音乐审美,也确实存在一定的固化现象,在任何音乐竞赛节目中,这都是不可回避的现实。在《我是唱作人2》中,很明显发现霍尊大多数情况都处于上位区,隔壁老樊则常常在比赛中失败。车澈认为,“某种程度上,审美固化是存在的。如果这个节目能把人们固化的审美撬动一点点,就是有价值的。其实第四期开始就大换血,没有常胜将军,我们一定程度上做到了改变音乐审美偏执。但我们不能批判(审美固化),因为本来就是很私人的事,不能说你喜欢是不对的。我们(节目)的价值,就是能让更多人认为多元化的音乐也是很好的。但我觉得要相信时间的力量,当年每个人都跟我说说唱音乐不符合中国人音乐审美呢。只要我们这个行业里大家为原创音乐人多做点事,一定能收获更健康的市场和多元的审美。”

“霍尊的胜率高,主要是基本音乐素养(高)、音乐类型对大众胃口,音乐变化丰富。我也好喜欢老樊,我们所有人都很喜欢他,音乐上他做了很多突破,是不断成长的。就像郑钧老师说的,他在最后淘汰的时候找到自己了,完成了跟自己的和解,称之为‘自洽’,这是最有价值的。他带着疑问来,他得到答案了。”看到年轻音乐人带着疑问和挣扎来到节目,最后音乐上有变化,而且找到自己,是车澈认为《我是唱作人2》最有价值的地方。

“踢馆新声”竞演部分在线竞演唱作人变成投票的“评委”

车澈认为,当节目进入“踢馆新声”竞演部分时,在线的竞演唱作人转身变成投票的“评委”,也能带给他们很大的触动。“当一直比赛的唱作人突然抽离出来,看到别人在比,这件事的触动可能比自己比赛的时候还大。抽离出来,不要求他们想明白别人的事,但他们可能在这个位置想明白自己的事。”

节目组还为音乐人安排了一个能够更加放松的交流空间,就是《我是唱作人2》的衍生节目《开饭啦!唱作人2》,每次竞演结束,车澈都会跟当期唱作人一起吃饭聊天。“我想让唱作人们熟悉起来,希望他们能有一个轻松的场景去聊。而且我跟他们都是好朋友,也希望有一个场景能让观众刚看到他们可爱的地方。”不少心怀疑惑的唱作人,都会在这里跟大家敞开心扉,吸收来自不同角度的建议,也有助于他们找到自己问题的答案。

《开饭啦!唱作人2》截图,整体氛围非常轻松欢乐

音乐和人的自洽,正是车澈心中这一季节目想要传达的意义。第一季的《我是唱作人》,制作团队提出的问题是“鄙视链”:流量明星能不能做音乐?网络歌手值不值得尊重?这样的问题在节目中都被回答了。而在《我是唱作人2》,隔壁老樊可能就是解决了如何“自恰”的最好案例,从最初对音乐的不自信和迷茫,到最后找到自己信的音乐方向。

不过从大众关注度上来说,《我是唱作人2》在音乐人和作品都更加多元化的同时,并没有获得超出预期的关注度。车澈认为,“可能是新鲜感的问题,原创音乐人多元作品的竞技,第一季的时候大家没见过。但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大家(对音乐的)接纳度更广了,已经开始接受舞台上有这么多新鲜音乐,也会有粉丝讨论每年谁应该来。我一直对节目组的人说,不要作妖,所谓话题和冲突,不是这档节目推崇的价值,我们要在节目里寻求和解。我们之后继续做的时候会去平衡,学着做更好,在获得更大商业价值的过程中坚定底线。而且说关注度高低与否也是看跟谁比,跟《中国新说唱》、《青春有你》比确实有点问题,一方面是题材决定,一方面是选的路决定。我们会复盘,把方法论放在每一档我们做的节目里。”

“对我们来说,目前三档节目里,得到的经验和教训对我来说是同一个东西,只不过是某种被验证的方法论,成功是经验,失败是教训。我们在这个(青春潮流)方向会(继续拓展),也要保持创新和自信,把所有正向的方法论都放进去。其实我要求自己每年都要有新节目,本来第四季度接着《潮流合伙人》要上的,因为疫情,不得已挪到明年第一季度。”车澈表示。

著名“网瘾老年”谢飞导演也在自己的豆瓣上评价了《我是唱作人2》

正如车澈所说,由他负责的爱奇艺YOH工作室除了打造《我是唱作人》系列之外,还有《中国新说唱》和《潮流合伙人》两个系列,都是与说唱、潮流、青年文化密切相关。车澈介绍,整个工作室团队都以90后为主,其中有两个总导演也是90后,而年轻的团队,能够精准洞察目标观众的喜好,就连内部的新slogan也变成“青年文化不需要被定义”,因为“青年文化就是青年本身,年轻人自己说了算就可以。我做他们的制片人,基本上是大取向和大方向帮他们把关,让创造力与经验结合。”车澈也表示,工作室未来还将会继续“推出更多的在同一个文化指向上的节目。比如我们现在已经立项筹备,年底开拍的音乐品类新节目,(它)一定是与潮流和音乐相关的。”

爱奇艺YOH工作室团队中创造力与经验结合的过程,似乎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顺利,“我们有非常良性的争论氛围,而且团队内部有例行的提案机制,那档新节目就是来源于我们团队的内部提案,非常年轻的导演提出来的,让我们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几秒钟我就发现这个可以。这孩子是敏感,但他不知道能不能做,我脑子里马上就想到哪些明星可以来参加、节目能不能录、可以拿哪些资源、我们平台可以投入多少资源协同等等。”

《我是唱作人2》剧照

全新一季的《中国新说唱》和《潮流合伙人》,也会进行不小的创新。“今年《中国新说唱》会有全新的导师阵容,内容的设置和玩法上也会根据前三年的经验做一个阶段性的创新。经过三年历练,在第四年团队更加成熟,资源更多,新一季可能是四年里资源和战略投入最大的一年。《潮流合伙人》也是,今年会和当代艺术有非常多的关联,非常多当代艺术家会参与节目的设定和录制。相比去年正常的店,今年会有大的主题型策展,增加了很多维度和可看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