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罗永浩想用脱口秀出圈:是童话还是现实?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罗永浩想用脱口秀出圈:是童话还是现实?

从企业家到直播电商新晋红人,老罗能通过脱口秀综艺捕获95后军团的心么?

文|盘他Penta

从企业家转行的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直播电商行业内创下了不小成绩。正当外界认为他会专心于目前蓬勃发展的电商行业时,老罗却表示,他正在筹备进军综艺界,想要在娱乐界“出圈”。

老罗称,做综艺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提升个人知名度,以支撑电商事业发展。长期以来,老罗的粉丝群体以“中年男性”居多,抖音签约老罗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看中了这部分 “中年男性粉丝群体”。在直播首秀当天,观看粉丝中5成为90后,2成为80后,80%的观看者为男性。可见,针对现在的消费主力军95后来讲,老罗的知名度明显不足。他也看到了自己在电商中粉丝群体的局限性,需要打开更广阔的市场。

老罗想要的“出圈”是饭圈用语,指的是明星或节目的走红热度不仅在自己的固定粉丝中传播,还在非粉丝群体中被更多人知晓。

换言之,出圈的标准是“路人热度”。“出圈”的原因有很多,作品质量、人格魅力、甚至因梗出圈。当然,并非所有的“出圈”都伴随赞美,争议也往往随之而来。老罗想要出圈,是通话还是现实?

01  综艺,缘何成为老罗出圈首选

影视寒冬下,综艺节目已占据娱乐行业的半壁江山。从老牌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康熙来了》、《奔跑吧兄弟》到近两年的选秀综艺《奇葩说》、《青春有你》、《乘风破浪的姐姐》,越来越多的节目种类创新和内容设计,让综艺节目的流量一直处于各类娱乐内容前沿,也成为诸多跨界人士想要实现出圈壮举的首选阵地。如此前李彦宏参加东方卫视户外真人秀《越野千里》,小米CEO雷军在《奇葩说》里的花式带货,通过综艺重新立住了人设,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赢得好感。

在分析过往几年的出圈综艺后,文娱产业观也发现了一些共性的出圈方法论。

  • 方法论1:观众深度参与

《青春有你2》是今年出圈的第一个综艺。这一档号召全民成为制作人参与投票的选秀综艺一经上线,就牢牢占据微博热搜榜前十,单期播放量破千万。导师阵容是吸引流量的一大要素,大热的蔡徐坤、LISA与实力明星Ella联手,在节目播出前先为收视率打下了可观的粉丝基础。更为重要的是,“助力出道”“伴随成长”的养成模式让观众们时刻关心着选手的热度与数据,保证了节目热度的持续性。同时,在内容剪辑中,放大选手的性格与魅力,从小白到成团的努力过程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是非常成功的出圈案例。

  • 方法2:价值观碰撞

与《青春有你2》相衔接的《乘风破浪的姐姐》是另一经典出圈综艺代表。类似《青春有你2》的练习生选秀成团形式,但成员已是出道多年的女艺人,在冲击当下“少女成团”形式的同时,也向外界呈现了更深层次的一面:艺人如何面对职场焦虑和女性焦虑。

不同于《歌手》、《演员的诞生》这类综艺单一的竞技形式,姐姐们在三个月专业团队的“女团培训”和观众投票选拔中优选成团出道。自身粉丝对于爱豆的支持带来了客观流量的同时,被戏称为“兴风作浪的姑奶奶们”的已出道女艺人将如何“再出道”,引起了路人的广泛关注。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号称是“零宣传播出”,两期节目播出后,累计播放量也已接近十亿。

  • 方法3:激烈矛盾与人物反差

《创造101》中杨超越的表现以及《中餐厅》中“明学大家”黄晓明的表现,在剪辑的放大下,带动了无数话题与争议,集齐了网友的强烈反应。“天选之女”杨超越的好运气与较低实力的反差彻底推翻了“强者生存”的论调,“适者生存”仿佛更适合这个努力的女孩,全网黑到全网宠爱“小锦鲤”,带给了大家“反能力论”的新视野,将局限在爱豆身上的“唱跳标准”打破,将娱乐圈的实力阶层打破,告诉大家喜欢有多种样式,也可以对爱的人有很少的要求,由此引发的共鸣让热度持续了下去。后期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翻牌、在篮球世界杯抽签等等“宠爱”,妹妹的路越走越好,她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矛盾出圈”案例。

《中餐厅》中黄教主的“明学”言论可谓红透半边天,“现实霸道总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都听我的”等等霸道语录流传极广。这样的行为及不甚礼貌的言论成为了粉丝、路人的热度话题。极具矛盾性的行为与人设反差带动引发了路人对后继节目的好奇,联动带起了《中餐厅》收视率的持续增长。

“锦鲤妹妹”和“明学创始人”所制造的现实与标准的矛盾激发了热烈讨论,讨论本身就会持续发酵带来热度,热度继而带来更大的关注度。由此形成了“激烈矛盾出圈”的热度循环。

  • 方法4:主创鲜明人设

综艺出圈也依赖艺人。杨超越、虞书欣、张雨绮这些成功出圈的艺人,都有其独特的魅力或特质,同时伴随争议与话题。靠作品和实力及持久的路人缘出圈可谓“真出圈”,然而还有“靠梗出圈”的方式。比如“杭州小吴理发” “韩美娟:白因必有果” “创造营陈卓璇:是我站的不够高吗”等等。但为出圈刻意玩梗,也许会拥有一时的高热度,但时效性极短。出圈梗只带来消费,并不足以让人铭记。

综合上述来看,综艺节目自身粉丝流量是出圈的一大基础,同时节目的新形式、价值观碰撞引发的思考与共鸣、保持观众的参与度与持续热度、剪辑及节目宣发推广等均为综艺节目不可或缺的因素。

而那些在特定“圈子”内很火热,但并未广泛出圈的综艺,如《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笑傲江湖》等,其相对于大热综艺的区别在于:特定的内容领域与观众群体、低观众参与度的节目形式、相对较少的可讨论话题等。虽然节目质量有所保证,但因为固有的局限性让其难以成为受众广泛的高热度节目。

02  老罗的脱口秀出圈有多难

  • 论脱口秀形式:

我国脱口秀综艺节目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融入了辩论元素的《奇葩说》以及以“敢说”著称的《吐槽大会》,这些综艺内容和笑点,抬高了用户期待,成为中国脱口秀的一面高墙。罗永浩想要对脱口秀下手,他个人“再转行”带来的热度也许可以支撑其首播的流量。但《吐槽大会》般犀利幽默的内容以及《奇葩说》中“时事辩论和不同角度”所带来的优质内容对于他来讲,着实是两座难以超越的大山。

  • 论罗永浩自身条件:

长期以来,罗永浩的自身形象和段子风格,吸引到的是男性群体,女性占少数,而目前综艺节目的主体观众仍然是以年轻女性为主的年轻人。多年甚少吸引女粉的老罗要在一档什么样的节目中吸引到女粉,依旧是摆在老罗团队面前的一道难题。老罗是否能掌握自己基础粉丝喜好和市场倾向的平衡?“锤子科技创始人从零开始做直播”的梗,热度已经渐渐消退,“罗永浩从零开始进军娱乐圈”这样类似梗的热度又能支撑多久呢?若没有足够优质的、面向脱口秀主体观众的内容支持,老罗的脱口秀节目前景堪忧。

  • 论尝试新的领域的可行性:

直播是体力活。直播电商界的一姐薇娅、一哥李佳琦,年平均直播量360+场次才获取如今成就,刚在直播业起步的老罗再次分心去尝试新的领域,进军综艺界,他是否有了充分的准备和了解?他的体力能否支持两项主页尝试?毕竟2017年《罗永浩的创业课》在得到app停更时,老罗在公开信中表示是自己严重低估了在得到开课需要的精力。这样的历史是否会重新上演?

  • 论综艺节目现状:

在综艺节目因疫情原因无法聚集录制,受到较大影响的今年,其受创仍未恢复,看起来今年并不是进军娱乐行业的恰当时机。反而因无需聚集而获益的电商行业如今势头正热,也许坚持认真做电商仍是一个比较稳妥的选择。

  • 论做节目的初心:

罗永浩曾是“坚强”的代表,锤子科技破产,从零开始做电商的选择受到人们的关注和肯定。初有成就后谈及“出圈”,虽称不为赚钱,但其仍然谈到要“扩大个人影响力支撑电商事业”。若谈及知名度依然是为了带来流量支撑电商行业,那么对于这样的初衷观众又是否会买账呢?不论是为了知名度还是为了电商事业,老罗都需要正视自己的现状,做出稳妥的抉择。

如今我们处于信息化世界,流量如同空气般流窜于海量个体之间,因正向出圈一夜爆红的例子数不胜数,因反向出圈而身败名裂的也不胜枚举。老罗想要的知名度不仅仅是单纯的出圈,更进一步也是对出圈流量带给电商直播事业的强力支持。

在2020年这个复杂的大环境下,老罗的电商事业也刚刚起步,是否尝试其他领域,是否能创下另一江山并实现“买回锤子科技”的愿望,都需要谨慎的准备和清晰的行业认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