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农业首富往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农业首富往事

我们在谈论农业首富这一话题的时候,也是在谈论农业和农民的未来。

文|35斗

农业造富的故事有了新的篇章。

牧原股份股票概况

牧原股份股价连续2日创下历史新高,7月1日收盘价为83.28元/股,总市值为3121.20亿元。根据公司财报,牧原股份创始人秦英林及妻子钱瑛合计持有公司56.53%股份。按此计算,两人身价已经超过1700亿元,稳坐农业首富宝座。

一般而言,农业给人的印象是“接地气”,很难和首富关联;即使是规模化养殖行业,也常受到动物疫病的风险,大家常说的“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就是这个道理。但在这个新冠疫情叠加猪流感疫情的夏天,农业食品消费股的走向却在改变这种看法。

不仅农业食品行业创造“首富”,“首富”也在加速进入农业食品行业,比如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大厂无人缺席智慧农业盛宴,碧桂园、万科等先后跨界进入现代农业、养猪行业。这些现象,在某种程度上同样昭示了未来农业的样子。

藉牧原新高之际,本文分三个章节讨论“农业”和“首富”的关系。

第一部分:农业造富力,牧原、新希望等如何登上“首富”宝座;

第二部分:首富做农业,阿里、腾讯、碧桂园、万科出圈记;

第三部分:无限可能性,规模化、品牌化、智能化创造更多农业首富。

希望永好

1996年1月13日,《人民日报》头版发布了我国首家主要由民营企业投资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国民生银行,在京成立的消息。作为主要发起人之一、担任民生银行副董事长的刘永好并未被提及。

当时,刘永好持股的比例并不高,仅列第13大股东,但因其“本分”(此时刘永好是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而被工商联、统战部推举为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在随后的几年时间,尤其是1999年5月起,借由协议受让,刘永好精准地将股本扩大至9.9997%,与当时董事会规定的10%持股限制仅差之毫厘,成为第一大股东。加上刘氏家族其他持股,“希望系”持股逾17%。与其同台竞争的还有同处泛农业行业的万象集团的鲁冠球等。

农业与金融,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这句话可以做两个解释,一是农业的必须扎根于土地,而金融向来是一派高端景象,两者似乎没有什么瓜葛;二是,农业一直属于靠天吃饭和波动周期剧烈且频繁的行业,对于资金有着长期化、充足化的需求,虽然金融行业表面看与农业跨度很大,但实质上恰恰掌握了足够的金融资源才能更好反哺农牧业。因此,金融是“天”,是农业的“源头活水”。

在农业领域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刘永好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四川省新津县,刘永好四兄弟开电子厂造音响的美梦胎死腹中后,一行人开始进军养殖业,在自家的阳台上养起了鹌鹑。随着养殖规模越来越大,鹌鹑和鹌鹑蛋也越来越多,兄弟四人决定回村办一个鹌鹑良种养殖场。四兄弟想向银行借1000块钱作为启动资金,无奈申请遭拒,只好各自变卖手表、自行车等物件。

养鹌鹑的道路几经波折,好在刘家四兄弟虽然出生微寒,但凭借自身努力都成为那个年代的高材生,各个都能独挡一面。他们极具前瞻性地开始使用电子计算机调配饲料和育种选样,并摸索出一套经济实用的生态循环饲养法:用鹌鹑粪养猪、猪粪养鱼、鱼粪养鹌鹑,使得鹌鹑蛋的成本大大降低。那些年,在刘氏四兄弟的带领下,整个新津县有三分之一的农户在养鹌鹑,巅峰时期,鹌鹑养殖总量达到1000万只,成为“世界鹌鹑大王”。

养鹌鹑成为世界第一后,1987年,四兄弟又开始进军饲料产业,从鹌鹑饲料到猪饲料,并开始和彼时的饲料一哥正大集团“正面刚”。1989年“希望牌乳猪全价饲料”面市,刘永好的营销能力起到了很大作用,他租了一台印刻机,把“养猪希望富,希望来帮助”这样的小广告贴到了每家每户的猪圈上,并使其家喻户晓。

最终,那场著名的价格战以正大集团主动求和并退出成都市场结束,那以后,新希望逐步坐上了全国饲料龙头企业的交椅。

1990年后,希望集团初具规模。1992年,希望集团注册成立,成为全国第一家经工商局批准成立的民营企业。后经两次和平分家,在南方希望资产的基础上,刘永好于1997年正式成立新希望集团,在以后的约十年时间里,新希望集团进行了大量的规范和创新,成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四兄弟也成为富豪榜上的常客。

新希望的全球布局 图源:企业官网

1999年,新希望集团开始走出国门,并在越南建立第一家海外工厂;新世纪以后,先后进军乳制品行业并收购山东六和集团,完成重大资产重组,“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最大的农牧上市公司。

如今,新希望集团业务涵盖乳品、农业、地产、化工、金融5大产业,并购澳洲、新西兰等海外公司和牧场超100家,并购中国13家乳品公司、11个奶源基地,拥有数千家7-11便利店、鲜奶屋....,成为年收入超1500亿的农牧业帝国。

“万向”更新

除了文初提到的民生银行,新希望的金融触角还指向了保险行业。2002年5月27日,保监会批准成立民生人寿。当时其前几大股东有鲁冠球的万向集团(持股13.7%)、卢志强的泛海控股(持股13.7%)等,刘永行、刘永好兄弟的东方希望集团和新希望集团共持股15.5%,属于民生人寿的第一大股东。

但经过多年股东角力后,万向集团持股比例接近四成,鲁冠球之子、万向集团总裁鲁伟鼎接任民生人寿董事长一职,新希望股份则逐渐稀释。从民生银行到民生人寿,鲁冠球家族扳回一局。

万向集团以机械产业闻名发家,但其自上世纪80年代起便开始布局农业,先后尝试了立体农业、农业车间、畜牧养殖、鳗鱼养殖和深加工、山核桃产业等,但大多以失败告终,截至到1999年累计亏损达19亿多。

那以后,万向集团开始转换做农业的思路,2000年,万向集团的农业投资平台“万向三农”(彼时,鲁冠球持股90%,鲁伟鼎持股10%)应运而生,并由此开始在农业领域的开疆扩土。

2000年,万向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华冠科技”,经过两年运作后,后者于2002年9月上市,成为当时黑龙江第一家农业类高科技上市公司。2004年,万向成为华冠科技第一大股东,华冠科技顺势改名为万向德农。这是万向集团拥有的第一家农业公司。

其次,2001年至2005年,万向先后出资近10亿元,成为浙江远洋渔业控股股东,并投入资金为其建立起国内最大的远洋超低温金枪鱼钓船队,新增20条拥有世界先进装备的远洋捕捞船,并在阿根廷成立捕捞基地。此外,2013年万向投资受让露露集团拥有的26%股权,成为承德露露第二大股东,三年后又荣升第一大股东。

农民出生的鲁冠球一生都很重视农业,他提倡“工业反哺农业”,认为“农业是弱质产业,不能怕回报慢”。“只要政策对头、重视科技、投资到位,农业一定是一个大产业、好产业,而且效益不会比工业差。现在是‘三农’发展的黄金期,农业永远是朝阳产业。”2012年两会期间鲁冠球对相关媒体说道。

牧原躬耕

鲁冠球在汽车和农业上“烧钱”几十年的事情,一直是外界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另外一家企业,在养猪这件事上也踏踏实实地坚持了几十年。

2019年非洲猪瘟肆虐,不仅带来猪肉价格狂飙,也让二级市场上与猪相关的企业股价水涨船高。但同处河南的两家明星养猪企业却经历了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河南新郑的雏鹰农牧,在经历给猪“建豪宅”、跨界布局电子竞技、沙县小吃等闹剧后,于2019年8月19日被强制退市。

而在河南南阳,生猪养殖业务收入占比9成以上的牧原股份在2019年股价全年涨幅高达208.83%,总市值达到了1920亿元,超过新希望,并成功将多年老大温氏股份拉下马,成为名副其实的“养猪第一股”。

1992年秦英林辞职创业,22头猪起家,经过22年发展,2014年牧原股份深交所上市。上市那天,牧原股份已经是年售生猪91.76万头(2012年度),种猪存栏头数高超15万头,25项专利、18个商标、房产证621本、综合土地使用面积达58126.18亩的龙头养猪企业。

牧原与温氏、雏鹰农牧很大的不同点在于,后两者都采用的“公司+农户”的轻资产模式,而牧原采用的是自育自繁自养的重资产模式。重资产模式虽然很难快速扩张,但通过养殖基地的统一管理,能够确保出栏生猪的质量和食品安全,一是更能取得消费的信任,二是能够满足下游深加工企业对猪肉品质和食品安全越来越高的要求。

非洲猪瘟疫情之下,温氏大幅度布局肉鸡产业,走的“鸡猪并重”的策略;而牧原股份则高度集中在生猪养殖业务上,2015-2018年生猪销售呈持续上升态势,2018和2019两年,生猪销售量均超过1000万头,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达99.05%和97.06%。

图源:温氏集团2019年度报告

这不禁让让人想到秦英林在公司2014年上市时说的那句话:

“牧原人只有继续专注养猪事业,才能走得更远”。

也就是2014年,全国出栏猪平均亏损86.9元,全行业亏损近600亿元。雏鹰农牧亏损了1.89亿,牧原股份却实现了净利润8020万。

这背后,成本,一直以来都是牧原致胜的关键。招商证券曾发布的研报显示,牧原股份养殖成本最低,完全成本为11.6元/公斤,行业龙头温氏股份约12.3元/公斤,其他上市公司约12.5-13.5元/公斤,散养户的养殖成本则是12-15元/公斤。

上世纪90年代初,建一座大型养猪场起码需要几十万,可秦英林想尽办法也只借到了3万多块钱。为了省钱,他事必躬亲,打井、架电线、建水塔,样样都时自己来。他设计的转拱结构猪舍,足足将造价降了9成。

秦英林毕业于河南农业大学,为了学技术,高考那年他放弃保送名额,毅然在志愿书上写下了4所农业院校。而成本与技术有时候是一体两面的关系。

在饲料上,作为养猪最大的支出之一,秦英林带队研究降低饲料成本的方法。公司在拥有“玉米+豆粕”型、“小麦+豆粕”型配方技术的基础上,研发了大麦、原料加工副产品的应用技术,实现了对原料的充分应用;同时应用净能、真可消化氨基酸体系设计低蛋白日粮配方,充分利用晶体氨基酸降低了豆粕用量,丰富了替代玉米原料的选择,不仅降低了传统饲料对玉米、豆粕的依赖,也大幅降低了氮排放,环境更加友好。公司可以根据原材料的性价比及时调整饲料配方中的主要材料,有效降低饲料成本,从而形成了较强的成本优势。

在猪舍上,秦英林从1992年开始养猪起,不断对猪舍的设计和建设进行研究、创新,带领公司技术团队对猪舍设计环节持续进行研发和改进。现代化猪舍实现了为生猪提供洁净、舒适、健康的生长环境,同时实现了减少劳动工人、提高劳动效率的目的。在牧原,育肥阶段,公司1名饲养员可同时饲养2700-3600头生猪(根据猪舍条件),生产效率高于国内行业平均水平。

牧原的生猪养殖体系 图源:企业官网

秦英林曾说:“每一次猪周期波动都是行业的一次升级。”对生猪行业来讲是如此,对牧原股份来说更是如此。

2019年末,54岁的秦英林晋升河南首富。早先时候,秦英林家族以1174亿元财富值跃升至2019年福布斯内地富豪榜第9位,反超王健林、刘强东、李彦宏等一众大佬。

从养猪到智慧农业:首富们的朝阳产业

“家产万贯,带毛的不算”。在中国,农业算不上是令人倾羡的行业,农民也往往是最苦的职业选择。

伴随着政策和技术的发展,风口悄然转换。如果说前文提及的是做农业成了“首富”的传奇,接下来,就讲讲那些跨界做农业的“首富们”。

今年5月7日晚,万科通过招聘小程序发布招募令,岗位包括聚落化猪场总经理、养猪场预结算专业经理、猪场开发报建专员、猪场兽医等,工作地点均在深圳。

消息一经发布便引起刷屏,毕竟在卖房和卖猪上,人们的普遍认为前者赚钱,何况万科还是地产一哥。

但地产企业养猪也算不上新鲜事,2014年底,万达曾宣布去贵州养猪,经过一番调研加上彼时生猪行情不佳,最终作罢。

2016年,恒大投资三亿,在贵州援建了110多个养猪为主的农牧基地;碧桂园紧随其后,于2018年5月发布招聘养猪专家的信息,并要求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但最终不见下文。

其实跨界养猪的话题已经被人们谈论了10年有余。

2009年两会期间,丁磊宣布网易养猪计划,2011年宣布养猪场落户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经济开发区。不过,养猪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几年间,网易养猪计划半路夭折的消息频频传出。消息称,2013年,丁磊养猪四年存栏只有400头,同年,网易还牵扯进了拖欠70万元养猪场勘察费的官司。

面对争议,丁磊反问:“你吃过真正的好猪肉吗?”

2015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丁磊终于拿出“丁家猪”宴请了一票互联网大佬。但直到2016年11月25日,味央猪才正式面市。首只网易味央黑猪以近11万元的价格成交;第二只味央猪成交价突破16万元,成为名富其实的“天价”猪肉。

到了2018年,当年因未参与丁磊饭局尝鲜而上热搜的马云也开始布局养猪业务。

当年2月,阿里云宣布与四川特驱集团合作“世界首创的AI养猪”项目。该项目采用阿里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以及四川特驱集团提供的猪仔,通过将人AI、大数据、视频语音技术引入养猪产业。

马云关于农业的发言在互联网上已经流传着多个版本,其中比较有趣是这一句:

“未来三十年,农业现代化、信息化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一个重要的增长极。”

阿里养猪,走的正是这条路线。“通过依靠行为分析、叫声识别、温度感知等多项AI技术,提供自动辨别和分析,从而分辨出每天小猪仔的出生、存活、生病数量等各项指标,同时,对于饲养猪的行为特征、进食健康、肉料比进行科学的分析和监测。”

通俗来讲,就是为每头猪建立一份专属档案。有了专属档案,就可以进行生猪从出生到出栏全流程、全生命周期的监测。

养猪可能还带着富豪们的个人兴趣和炒作成分,也是其参与国家扶贫工程的战略之一,但智慧农业这个局,互联网大厂无人缺席。

尽管刘强东曾经表示京东在智慧农业上没有布局的打算,但实际上不仅养起了“精气神黑猪”,还悄然形成了自己的农业版图。

早在2012年,京东就上马生鲜频道,2016年成立生鲜事业部,足见对该领域的重视。目前,京东在农产品流通方面,已经又京东生鲜、京东到家、京东便利店、7FRESH等板块。电商是京东的本行,当服装、图书、3C产品的电商渗透率增长缓慢时,而又面临淘宝系、拼多多以及各类直播电商平台的冲击时,农产品和生鲜产品成为主要的增长动力。 

2018年4月9日,京东宣布,以无人机农林植保服务为切入点,整合京东集团物流、金融、生鲜、大数据等能力,搭建智慧农业共同体,同时打造旗下首个农场品牌“京东农场”。同时京东农服APP(智慧农业类)同日同步上线,京东农业研究院同时也首次亮相。

这算是京东打响的智慧农业第一枪。

另一头的腾讯则在产业互联网上发力以切入农业赛道。

2016年4月份,腾讯公司正式对外发布了“互联网+农业”整体解决方案,并面向全国寻找合作伙伴。该整个方案由“‘为村’扶贫计划+社交媒体推广农技平台+农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 +针对农特产的旅游电商‘腾讯优品’”构成。”

2017年腾讯投资了一家名为Phytech的以色列农业公司,该公司利用传感器和卫星数据,了解并优化作物生产过程。一年后,腾讯自己的AI团队亲自上马,在智能温室大赛上,用61平方米的温室,种出了6992斤黄瓜。

到了2019年,腾讯又与广东粤旺集团、中粮集团等多家公司签约合作,开启了深度布局智慧农业之路。

如何培养更多农业首富?

在传统小农经济主导的农业产业里,产业链的分散和各自为战、相互剥削导致农业长期出于高投入低回报的状态。不止于此,农业的强周期性特点又使其极易受到天气和病虫害的影响,无论旱涝,带来的都是一次次灾荒与饥馑。“丰年不吃肉,荒年不喝粥”。自古以来,中国农民都与自然抗争着却又无时无刻不依赖于自然。“靠天吃饭”成为流传至今的一句俗语,“旱涝保收”成为中国农民的夙愿。

在这样的生产力水平之下,想靠做农业成为首富,无异于天方夜谭。那么如何培养出更多的农业首富?这个问题或许显得功利主义,但我们不妨给出尝试性的答案。

智能化:技术带来一定的可能性

无论是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大厂,还是牧原、新希望一类的传统农牧业企业,我们都可以看到技术于公司发展重要的伴生性作用。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为农业现代化指明了方向。依靠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和设备,不仅可以实现精准施肥施药以及科学种植管理,以降低农场生产成本,提升农场工作效率;还可以对农牧产品进行全程溯源和实时监控追踪。技术是一种底层架构,它使得原本扎根土地、难以捉摸的农业生产、加工及流通过程变得透明化和可视化,而透明化和可视化又是标准化的前提。

我国农业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不是技术无法适配耕作条件,而是耕作条件让技术没有施展的空间,导致两级效应严重。智能化需要一定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对分散的自留地进行平整、改良、分类;建立现代化、多功能的现代设施;改善牲畜养殖环境状况等。另一方面只有实现机械化才能推进产业化和生产智能化,这需要专项资金组织帮助农机设备生产企业,以降低成本、扩大生产,提高农机设备的数量和质量,拓宽农机市场范围以调动农机企业发展的积极性。同时,也要加大补贴力度或创新农企合作模式,鼓励农民积极使用现代化农机设备,实现精准化、智能化、科学化远程控制管理农业生产。

品牌化:让农产品变成消费品

丁磊的猪能卖到天价,京东的“跑步鸡”高于市价2-3倍。品牌化的目的是给消费者带来超越产品本身的消费体验和价值,最终反哺生产端的企业和农民。随着电商的发展,我国很多地方的农产品拥有了被“看见”的机会,但紧接的是“重渠道,不重品牌”的问题。很多农业企业缺乏必要的品牌规划,“小而不精,大而不强”的矛盾同时存在。消费者对于产品的价格认知远超过品牌认知,市场表现极不稳定,一旦遭遇其他企业的价格冲击,市场马上就会遭遇重挫。品牌弱化对于农业企业来讲既是痛点也是契机,一旦树立起强大的品牌,就会在市场竞争中占领先机,为后来者带来强大的市场竞争屏障。

一直以来,我们对阳澄湖大闸蟹、赣南脐橙、洛川苹果等地域品牌耳熟能详,但是却罕见跨省市甚至国际知名的农产品品牌。同时,这些已有一定知名度的品牌也因保护机制不健全的问题,面临着影响力进一步减弱的风险,“如何买到真正的阳澄湖大闸蟹?”“天下大米假无常”等追问和调侃,说明假冒伪劣产品、乃至贴牌、套牌的初加工产品已经开始冲击固有本土品牌的市场价值。牧原的产品之所以市场认可度较高,源自其饲料加工、养猪生产、屠宰流通为一体的全流程品控,以及其前面几十年尤其是在“瘦肉精”事件中积累起来的良好声誉。品牌的差异化在于锚定特定的目标人群,有的产品适合精细化包装以提高产品符号价值,有的产品则瞄准大众市场,品牌和品质是紧密贴合的,好品质才能打造好品牌,但这并不意味着只有高端产品才能打造品牌,在农业食品领域尤其如此。

规模化:一个值得重视的迷思

山东征地事件后关于农业规模化的讨论再度兴起。规模化经营是全球农业发展的共同趋势,这一点是毋庸置疑。引导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规模经营,已经成为国家重要的农业政策。三农问题从本质上讲是人地关系的问题,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沿海农村地区就开始出现家庭承包耕地流转现象,2008年以来中国土地流转面积、流转率不断增长,土地规模经营趋势明显。

但是,与现代农业发展的要求以及国际水平相比,中国土地经营规模仍然偏小,农业劳动生产率低。经营耕地面积小于10亩的农户占比持续稳定在84%~86%之间,占比最高;而经营耕地面积等于或者大于10亩的规模农户占比仅维持在14%~16%之间,且呈现小幅下降趋势。尤其是,2009—2017年,平均来看,经营耕地面积等于或者大于30亩的规模农户占比仅为3.74%,等于或者大于50亩的规模农户占比仅为1.24%,等于或者大于100亩的规模农户占比仅为0.38%。

在土地流转承包中,多数村落都存在一家一户有多块土地且分散化分布的问题。伴随着工业化发展和人口流动,人地矛盾开始凸显。有的地方人多地少、有的地方人少地多,而碎片式的分布情况和农民主观意愿上的差异往往掣肘土地流转的效率和规模。

荷兰的国土面积仅为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欧洲排名第一,人均耕地面积0.05公顷,且气候条件对农业生产并不全然友好,却创造出土地产出率全球第一,农产品出口规模化全球第二的成绩。这背后,荷兰的农场总数从1950年的40万个,降到2000年的不足10万个,平均每个农场的农地面积达到了32.6公顷。

农场总数大幅度减少,农场平均规模持续扩大,农业生产者数同步缩减,再加上先进农业技术的密集导入,农场经营的高度专业化,确保了荷兰农业的生产效率持续攀升,这是荷兰农业能长期保持高国际竞争力的基本条件。

由此可见,土地流转是农业规模化的前提,而后才能扩大资本替代劳力的农业技术进步,并最终反哺生产者和投资者,创造更多财富。

尾声

时光斗转。新希望在刘永好之女刘畅的带领下,市值突破千亿;鲁伟鼎为纪念父亲,建立了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慈善信托,并捐出鲁冠球所有的万向三农股权;2020年上半年,牧原股份市值几度突破3000亿元,成为河南省历史上市值最高的公司,在南阳本地的论坛里,许多人津津乐道着:“这是要奔着首富去的节奏”。

我们的社会经历了房地产造富、金融造富、互联网造富,却罕见农业首富。我们拥有庞大的农民群体,而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月收入也就是1000块钱”。一个农业大企业背后带动的数条产业链、数百个基地和以十万、百万计的农户和养殖户。它们的发展直接代表着我国的农业生产力水平和三农的体面。

这一点来讲,我们在谈论农业首富这一话题的时候,也是在谈论农业和农民的未来。

参考资料:

1.地产皆下品.唯有养猪高--南风窗

2.智慧农业这个局,互联网大厂无人缺席---35斗

3.万向做农业二十年启示录---农业行业观察

4.养猪第一股是怎么练成的---35斗

5.鲁冠球:农业是弱质产业 投资三农不能怕回报慢---辽宁日报

6.刘永好参股民生银行几度浮沉 20年熬出希望银行--中国投资资讯网

7.韩朝华:农业规模化的战略意义--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