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3年来最严重的枪击案震惊全国,美国到底为什么管不好枪

枪支问题正在变成身份问题。那个认为枪支让国家变得更加危险的美国(亦即城市的、受过教育的、民主党的美国)正在倡议解除那个相信(并且越来越相信)安全在于手头有枪的美国的武装。结果,没有人会解除任何人的武装。

作者:许文弱/张有忌

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但是在美国加州的一处残疾人中心,却发生了震惊世人的枪击事件,14人遇害,这是美国3年来此起彼伏的枪击案中最严重的一起。

有文章曾统计了这种疯狂的神经质般的枪击案在美国到底有多猖狂:

2015年的前336天内,美国发生了至少352起枪击案。美国去年:被ISIS杀了4人;因枪致死高达30638人。

20天前,巴黎恐怖分子的枪支造成130人遇难;5天前,美国一名枪手在科罗拉多州射杀3个人。在恐怖袭击和枪支犯罪的双重阴影下,本次美国加州枪击案更加引人关注。

正在巴黎参加气候峰会的奥巴马,就美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发表了他的第15次讲话,奥巴马用了一个词:独一无二。他称,美国所发生的大规模枪击案在全球都“独一无二”。

1

美国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枪国”,虽然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4.43%,但是其民用枪支数量却占全球总数的42%,达到2.7亿支。

数据来源: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在全球平均水平上,一支民用枪支由11个人拥有,而在美国大约是平均每人拥有一支民用枪支。

与民用枪支数量最多相对应的,是美国死于枪下的人数的奇高。2013年,美国因枪致死的人数高达33636人,2012年是33563人。近十年来,美国每年因枪致死的人数保持在3万以上。如下图所示(蓝色线条为总体死亡数,紫色线条为使用枪支自杀的人数,绿色线条为被他人用枪支所杀的人数):

 

数据来源:美国民间组织 ProCon.org

从数据看,因枪致死的人数呈上升趋势,其中自杀上升幅度最多。

在所有发达国家中,美国因枪致死的人数比例是最高的。2012年,联合国对发达国家平均一百万人中死于枪杀的人数进行统计,结果发现,美国的比例是其他国家的10倍乃至20倍。如下图所示:

恐怖主义威胁被公认为对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头等威胁,但事实上,每年恐怖袭击给美国人带来的伤亡远不及枪支问题严重。

从2001年到2013年,恐怖主义活动共导致3380位美国人死亡,而国内枪支问题带来的死亡人数超过惊人的40万。下图中红线显示的是美国每年枪支致死的人数,十几年来呈递增趋势;蓝线显示的是因恐怖主义活动而死亡的人数,除2001年发生911事件外,其他年份的死亡人数均保持在两位数。

数据来源: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2

控枪与反控枪,这对矛盾几乎贯穿了美国建国后的历史。美国两大党派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控枪问题上也有明显的差异,民主党态度更积极,而共和党秉承“保守传统”,不会为一次次的枪击案的改变立场。

每一次的大规模枪击案发生后,都会引发媒体对共和党的声讨浪潮,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尤其首当其冲。

今天,《纽约每日新闻》在头版使用黑底色,截取4名共和党人在#加州枪击案#后的表态,突出“祈祷”一词。该报愤怒地喊道:“上帝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又一群无辜美国人倒在血泊中,而那些真正能终结枪支灾难的懦夫,却仍然在说着无意义的陈词滥调。”

《纽约时报》也发表评论抨击共和党:

“每次发生这种大型枪杀案后,共和党人的反应总是如出一辙,避重就轻。正是共和党和枪支团体使得任何人可以无拘无束地拥有枪支,这是悲剧屡屡发生的重要因素,但他们对此视而不见。国会的共和党领导人认为,他们不通过保障枪支安全的法案,也可以顺利获得选民的选票,真是够厚颜无耻的。如果没有坚决的行动,悲剧还要继续发生。”

眼下,美国大选即将进入2016年的决战阶段,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控枪问题上有明显分歧,此事或许会使共和党在控枪问题上面临更大的压力。

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支持枪支管控的态度很明确。今年10月份,美国发生13人遇难的俄勒冈州社区学院枪击事件,希拉里高调力挺更严格的枪支管制措施,党内竞争对手桑德斯因态度暧昧而遭到抨击。昨天,希拉里也发出谴责,“我拒绝接受像这样的枪击案成为日常的事实,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停止枪击暴力”。

枪支管控是复杂的社会问题,也是大选中敏感的政治议题。不走极端是任何一个欲取得大选胜利的竞选人的原则,因此,在控枪问题上,希拉里支持更严格的管控措施,却绝不会释放大规模消灭枪支的一丁点信息;而共和党竞选人在固守传统立场的同时,也表达了现状需要得到改善的愿望。

3

枪支问题困扰美国多年,几乎年年都会诱发骇人听闻的惨案,但美国作为头号强国,对此几乎是束手无策。这背后,有着深刻的历史和社会根源。

归结起来,主要有四大原因:

1. 宪法传统

在美国人看来,使用和携带枪支是一种天赋权利,明文写在《宪法第二修正案》上面。背后作为支撑的政治理念是,只有让民间武装起来,才能对“政府”这样一个人类创造出来的“怪兽”加以防范和制约。

旅美作家林达在《枪支与宪法》一文中这样解释美国的控枪之难:

答案在于美国《权利法案》的第二条:‘……人民拥有和携带武器斩权利不可侵犯。’这是美国的建国者对于政府有可能发生异化而设立的一种防备,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其他国家时有发生的情况:即手无寸铁的人民面对政府军队的镇压束手无策,也使作为个人的美国人对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和土地的信心大增。

政府只能通过再三呼吁为管制枪支‘立法’,如限制某种枪的型号,又如买枪者必须等候几天,以便让卖枪的查一查电脑,确定对方是否有犯罪前科等,来减轻持枪犯罪的危害程度,而对于彻底禁枪,由于《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存在,政府是永远做不到的。

2.美国民意的拥护

虽然由于枪支泛滥,每年有超过一万名美国人无辜丧命,这是极为惨痛的代价,每一次大规模枪击案件也毫无例外地引起对“枪支使用制度”的声讨和反思,但是,接连不断的意外改变不了美国民意的“基本面”。

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盖洛普的数据显示,1959年,支持禁止使用手枪的美国人比例为60%,但到2014年,这个比例降至26%。可见,在对待枪支使用的问题上,持宽松态度的美国人在数量稳步,这是大趋势,并没有因层出不穷的负面事件而改变。

此外,如果从1990—2014的时间跨度来看,这十几年间,要求实施更严厉的控枪措施的人群比例也在下降,从1990年的78%下降到2012年的44%。采取更严厉的控枪措施,事实上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民意支持。

美国的基本民意是对枪支使用持更宽松的态度,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根本上都只能顺从这个民意。

3.枪支游说团体超强的力量

游说团队在美国政治决策中扮演重要角色,那些富可敌国、成员动辄上百万的团体是政府进行相关决策时不能不顾及的因素。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正是拥有超强影响力的游说团体。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成立于1871年,现在拥有400万成员,这个组织认为持有枪支是每个美国公民应该享受的权利,积极参与与公民持枪权力相关的政治运动中。

2010年,全国步枪协会从各种枪支制造商和经销商中得到的赞助就多达2.53亿美元,并转而运用这大笔资金去影响政党和政府的决策,以实现利益团体的目的。

在历史上,有八位总统是该协会会员:西奥多罗斯福、肯尼迪、艾森豪威尔、尼克松、里根、老布什与小布什。

目前,美国国会535人里有213人拿了NRA的献金,因此,全国步枪协会通过影响国会,进而影响政治议程设置,任何想要限制枪支使用的草案都难以在国会通过。奥巴马上任后,曾一度下决心推动全国范围的枪支使用管制,但最后无果而终,奥巴马直接将矛头指向全国步枪协会。

4.社会两极分化

事实上,理解美国控枪为何失败,还得看到美国社会结构两极分化对解决这个问题造成的困难。

2015年6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教堂发生枪击事件,现场造成至少9人死亡。彼时,《经济学人》发表评论称“美国控枪注定失败”。《经济学人》认为,美国控枪之所以无解,与美国正在变成一个逐渐极化的社会有关:

枪支是一个可怕的例子。有相当多的民意测验显示,美国人更倾向于认为枪支对自卫是必要的。这种变化与不同地区、种族、阶级之间存在的巨大且不断扩大的差距有关。

盖洛普民意测验专家一连几年都问了美国人同一个问题,即:家里有一支枪是否让家里更安全。2000年,共和党人已经比民主党人更有可能认为,枪支让家里更安全,两党各自的比例分别为44%、28%。到了2014年,认为枪支让家里更安全的民主党人依然是41%,而持相同看法的共和党人则高达81%。

皮尤研究中心所做民调显示,保护持枪权比控制持枪权重要的白人比例几乎是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比例的两倍。与生活在美国东北部城市的人相比,生活在农村的美国人更希望拥有枪支。与那些仅仅获得高中教育的人相比,研究生更希望控枪。

总之,枪支问题正在变成身份问题。那个认为枪支让国家变得更加危险的美国(亦即城市的、受过教育的、民主党的美国)正在倡议解除那个相信(并且越来越相信)安全在于手头有枪的美国的武装。其结果是,没有人会解除任何人的武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