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低调的二把手:马云马化腾背后的“操盘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低调的二把手:马云马化腾背后的“操盘者”

李彦宏或许怎么也想不到,他和马云、马化腾之间的命运分野,或许就差一个二把手。

文|懂财帝  唐潮

互联网江湖BAT不再。

十年前,三家互联网巨头的市值排名为百度第一,腾讯阿里分列二三位。

十年间,阿里腾讯市值已经翻了13倍,而百度几乎仍在原地踏步。

截止7月2日,腾讯的市值达到约4.57万亿元,阿里巴巴的市值达到4.24万亿元,而百度的市值仅约3003亿元。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李彦宏或许怎么也想不到,他和马云、马化腾之间的命运,或许就差一个二把手。

分野

2019年7月3日,李彦宏激昂的讲述百度AI的未来,一名年轻男子径直走上讲台,向他头上倒了一瓶矿泉水。

李彦宏愣了一几秒,淡淡地用英文问道:「What's your problem?」

谁也不知道,他一个人的时候,面对百度从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巨头坠落,被美团、京东、拼多多等超越时,会想什么,怀念什么。

李彦宏曾暗淡地说,我希望有人来跟我拍桌子。

他怀念的那个拍桌子的人,他最好的战友与「兄弟」,他最信赖的二把手——王湛生已经离世。

王湛生,辽宁人,美国留学后进入华尔街,成为普华永道国际资本部合伙人,全球最出名的华人会计咨询师。

2004年,王湛生与李彦宏一见如故。他进入百度后规范财务,对外交往,是百度上市最大功臣。两人配合默契,李彦宏听得进王湛生的忠言。

上市庆功宴会上,王湛生主持,他说:「这一年来,有哪一位同事被我批评太多,希望听到我表扬一下的,请站起来。」

结果,第一个站起来的,正是李彦宏。

不幸的是,李彦宏的最佳搭档,百度CFO王湛生在某个小岛游泳时,不幸溺亡。

失去王湛生的李彦宏,仿佛丢了左膀右臂。此后二把手如流水般更换:李明远、王湛、王劲、陆奇、向海龙……

这或许是百度没落的不可忽视的原因。

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AT,百度李彦宏失去了王湛生,马云背后有蔡崇蔡崇信,马化腾身边有刘炽平相助。

让人惊奇的是,三家互联网巨头,其二把手均来自华尔街投行,他们隐藏在三巨头创始人的身后,将中国互联网带入全球高峰,改变巨头的航向。

百度雄姿不再,阿里腾讯巨头崛起。

蔡崇信、刘炽平这两个年龄相差九岁的商业奇才,隐藏在马云、马化腾的背后,改变着十亿网民的生活。

出道

“我刚好比马云大9个月,他是处女座,我是摩羯座,星象学上说,这是天生绝配。”

1964年,蔡崇信出生于台湾的律师世家。高中时便赴美读书,随后考入耶鲁大学先后攻读经济学、法学专业。

1990年,刚拿到法学博士学位的蔡崇信加入纽约Sullivan &Cromwell律师事务所,开始以律师身份从事税务法律业务。此时的马云,在杭州电子工学院已经当了两年的英语老师,教课之余,他还常去杭州市基督教青年会的夜校兼职教英语。

很快,蔡崇信便展现出的深厚学术功底与出色的工作能力。1994年,他跳槽到纽约并购公司Rosecliff,Inc.担任副总裁及总法律顾问。一年后,他又出任Investor AB附属公司Investor Asia Limited的副总裁及高级投资经理,主要负责亚洲私募股本业务。

这一年,马云担任杭州桐庐县商务代表来到美国。在这里,他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敏锐的商业意识促使他下定决心开始创业。而同时间,远在深圳的马化腾则在家里拉了四条电话线,配了八台电脑,创建了惠多网深圳站,名为ponysoft。

1998年,自小生活在香港,读书努力刻苦的刘炽平获得了斯坦福大学和西北大学两个硕士学位,顺利拿到了全球知名咨询公司麦肯锡的offer。和蔡崇信一样,刘炽平在工作中迅速展现出了惊人的商业天赋,被高盛挖了过去。

1999年的大年初五,湖畔花园风荷苑16幢1单元202室,18个人坐满了一屋子,已经创业失败了三次的马云说:“我们要建一个这辈子都不会后悔的公司。”他或许不会想到,这一决定将改变中国互联网的商业格局,也将改变数亿中国人的购物、支付方式,同样也将改变蔡崇信的人生轨迹。

同年5月份,在朋友的介绍安排下,蔡崇信坐飞机来到杭州湖畔花园,考察马云的公司。“楼梯又窄又旧,十来双鞋子就摆在房门前,公寓里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一群着了魔一样的年轻人在那里喊叫着、欢笑着。”

蔡崇信发现,这个叫马云的人连公司都还没注册,只有个运行了几个月的网站,像个黑网吧。而几个月后,远在深圳的马化腾创办腾讯时,好歹有正规的工商手续,在赛格科技创业园有一个办公室。

但即便如此,蔡崇信还是被马云的个人魅力吸引住了。

年末,蔡崇信为了说服怀孕的妻子吴明华,带着她再次来到杭州,与马云泛舟西湖之上。在船上,蔡崇信突然对马云说:“你要成立公司,我可以加入公司帮你做”。

马云一听差点掉到湖里,犹豫地说:“可我只付得起你每月500元人民币。”

蔡崇信说:“500元就500元吧。”与此同时,起初对蔡崇信放弃稳定工作持强烈反对意见的吴明华,却反过来劝说马云同意蔡崇信的加入。就这样,蔡崇信放弃70万美元的年薪,卷起袖子加入了阿里巴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01年,在高盛的刘炽平参与了名噪一时的广东粤海集团重组,每天工作都到凌晨两三点。这使他对企业的管理、经营、执行几乎所有流程都有了全面了解,萌生了投身企业的想法。

2003年,腾讯想要在港股募资上市,时任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执行董事的刘炽平接待了马化腾和陈一丹。在他递给二人的名片上,特意印上了托北京同事帮忙申请的QQ号。

在前期辅导中,刘炽平直率的指出,腾讯目前收入过度依赖“移动梦网”业务,在估值上应该稍微保守一点。刘炽平务实的态度,让马化腾对眼前这位与众不同的投行经理颇有认同感。

但在一次上市策略讨论会上,高盛与腾讯在融资规模和市盈率上仍发生了巨大分歧。高盛认为腾讯提出的方案起码应该缩水20%,而马化腾则认为香港人不了解内地市场,腾讯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

正当沟通陷入僵局时,刘炽平拉着马化腾离开67楼的豪华办公室,下楼抽烟,耐心向他解释投资人的心态。两根烟过后,马化腾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随后两周,刘炽平陪着马化腾在美国市场开始了疯狂路演。

在其中的一次飞行旅途中,邻座的陈一丹突然拍醒刘炽平,问他要不要加入腾讯。刘炽平虽然没有马上回应,但这一邀请却在刘炽平心中扎下了根。

2004年12月,再次接到腾讯邀请的刘炽平决定开始新的事业,他向马化腾申请了一个专设职位:首席战略投资官(CSO)。但陈一丹很抱歉的告诉他,他在腾讯得到的薪水将比高盛少三分之二。

刘炽平哈哈一笑说:“也许那一天,腾讯的股票会上涨100倍。”

把脉

作为唯一一个有西方教育背景的,也是第一个拥有专业投资背景的创始合伙人,蔡崇信加入阿里后,首要的事情就去帮马云去注册公司。结果马云给他列了一堆创始人的名单,那一刻蔡崇信打心眼里佩服他。

之后的一段时间,在炎热的夏夜里,蔡崇信挥着汗对着白板,开始和第一批员工讲股份、讲股东权益,还拟订了十八份完全符合国际惯例的英文合同,叫马云和十八罗汉签字画押,上面明确了每个人的股权和义务。

这意味着,阿里巴巴有了现代公司最粗略的雏形,不再是一片荒芜之地。但显然,这还远远不够。

当时,正逢互联网泡沫时期,投资人纷纷捂紧钱袋子。在蔡崇信加入前,马云已经进行了37次融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而早期筹资的50万元也几乎耗尽,连500元的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

恰好,蔡崇信有位好友是高盛香港地区的投资经理,正想要对中国互联网行业进行一次尝试性投资。

他迅速抓住这一机会,与高盛进行了谈判。最终,由高盛领衔一众机构共同向阿里注资500万美元,其中包括蔡崇信的老东家瑞典Investor AB公司。

有了高盛的背书,阿里的好运气来了。1999年底,蔡崇信带着马云找上了软银孙正义。在听了马云6分钟的演讲后,孙正义在没进行实地考察的情况下,决定向阿里巴巴注资4000万美元,但前提是是他要求占有公司49%的股份。

人在缺钱的时候最容易冲动。当时的马云心潮澎湃,觉得就应该是这样了。但一旁沉默的蔡崇信连说了两次NO,他认为软银占股太多了,对以后团队发展不利。

在一番谈判之后,软银同意将投资额降至2000万美元,并联合汇亚资本、日本亚洲投资、瑞典投资、TDF等5家机构,共同向阿里巴巴投资2500万美元。

数月之后,美国科技股泡沫破裂。纳斯达克指数从历史峰值5132点一路下挫,最低跌至1108点,跌幅达78%。当时的中概股新浪、网易和搜狐,股价都下跌到1美元以下,濒临退市。而阿里巴巴靠着手中的大量现金,却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场风暴。

2003年4月,入职阿里巴巴不到一年的小女孩叶枫,突然被叫到马云办公室。她进去一看,马云、蔡崇信、关明生、彭蕾等合伙人都在,吓了一大跳。在交谈过后,叶枫在一打厚厚的英文合同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5月10日,这个项目成功上线接入互联网,叶枫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淘宝”。几个月后,eBay总裁惠特曼注意到了淘宝,她迅速给eBay中国拨了1亿美元的市场预算,和中国主要门户网站全部签订了排他性的广告协议,要对淘宝进行全面封杀。

在大城市走投无路的马云,决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短短一年时间,淘宝网的流量已进入全球前20之列,交易额与eBay平分秋色。

但由于当时淘宝实行免费策略,尚未找到准确的盈利模式,大体量的烧钱也让阿里巴巴顶不住了。

2004年初,蔡崇信带着融资的使命,再度坐上了去日本的飞机,拜访孙正义。2月份,软银、富达投资、GGV联合向阿里巴巴投资8200万美元,这是当年中国互联网最大规模的私募融资。

随着与eBay的战争日渐白热化,淘宝与支付宝需要更多的弹药去攻城掠地。2005年,蔡崇信又一次出发。这一回他找上了马云的老朋友,雅虎创始人杨致远。最终,阿里决定收购雅虎中国全部资产,同时获雅虎10亿美元投资,并享有雅虎品牌及技术在中国的独家使用权,而雅虎则获阿里巴巴40%的经济权益和35%的投票权。

杨致远不知道的是,这将是他那几年做得最正确的事情。若干年后,雅虎的核心业务被卖给亚马逊,其所持有的阿里股份被注入一家名为Altaba的公司中,这些股份的市值将超过千亿美元。

当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后,eBay知道自己没戏了。当机立断,马上放弃了中国市场。至此,淘宝网占据了中国零售电商80%的市场份额,成为绝对的电商霸主。

刘炽平正式到飞亚达大厦上班,是2005年春节过后。

前一年,腾讯的SP业务遭受到严重冲击,刚上市的腾讯,股价迅速破发,风雨飘摇。担任首席战略投资官的刘炽平频繁前往香港,向机构投资人阐述公司前景。同时建议腾讯两次回购股票,以显示信心。很快,在一系列组合拳之下,腾讯的股价企稳,逐渐回升。

对于刘炽平而言,更多的时候,他是陪着马化腾“坐而论道”。他们之间达成的共识是,腾讯的唯一核心能力是掌握了人际关系网络。2005年8月,在刘炽平的帮助下,不善言辞的马化腾第一次向媒体宣布了腾讯的新战略主张。

“刘炽平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分析师,他知道要打什么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刘炽平成功帮助腾讯从SP业务转型,完成了一系列并购案。

而在收购Foxmail的同时,刘炽平也把张小龙带到了腾讯。他没想到的是,5年后,这个叫张小龙的人所创造的微信,将成为腾讯大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最牢固的地基。

被刘炽平拉近腾讯的还有香港人汤道生,在他的主导下,QQ空间进入了快速迭代的阶段,并赢得了与51之间的战争。此外,他与吴宵光推出的会员制模式还让腾讯看到了新的盈利点。

2006年初,刘炽平将一份“5年商业计划”放在了马化腾的办公桌上,他计划在5年内实现年收入100亿人民币的目标。此前,腾讯更像是一家土鳖公司,没有商业规划,打到哪算哪,也不知道未来具体要做多少的营收与利润。

事实上,刘炽平早已向腾讯砍下了改革的第一刀。2005年10月24日,腾讯下发“深腾人字38号”文件,宣布进行第二次架构调整。刘炽平主要负责战略、投资并购及相关业务。

对弈

2014年4月,阿里巴巴宣布新的CFO人选,原CFO蔡崇信将出任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其所担任的首席财务官(CFO)职务由武卫接任。这意味着蔡崇信不再需要负责财报与投资者关系,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战略投资上。

与蔡崇信相比,刘炽平需要管理的盘子更大。2006年2月,刘炽平升任腾讯总裁,协助马化腾管理公司的日常运营与大小事务。但显然,高盛投行出身的刘炽平似乎更专注于他的老本行—投资并购。

那是一场滴滴与快滴之间的补贴大战,也是蔡崇信与刘炽平之间的第一次投资角力。

2013年4月,快的获得阿里巴巴、经纬创投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远超滴滴的300万美元融资(A轮)。月内,滴滴找到了刘炽平,腾讯随即注资1500万美金,双方的战争由此开始。8月份,在蔡崇信的安排下,快的接入支付宝,依靠其线上流量开始向全国扩张。

“腾讯与滴滴的合作充分表现出协同效应。”2014年1月,腾讯再次向滴滴注资1亿美元。此外,刘炽平还向张小龙借来了微信这一大杀器。在数亿级流量的曝光助力下,滴滴力压快的,以更迅猛的迅速生长。5月,在资金的压力下,双方偃旗息鼓,滴滴暂时赢得了上半场的胜利。

但到了7月份,不甘心落后的快的将战火烧到了中高端打车领域。7月8日,快的推出“一号专车”服务;8月19日,滴滴也迅速推出了“滴滴专车”。这一次,蔡崇信与快的都决定要扳回一城。“双12”购物节中,快的打车与支付宝共同发起“自掏腰包”的活动,加大补贴力度。

随着大战的愈演愈烈,国家决定收紧政策,开始对线上打车领域实行监管。与此同时,阿里与腾讯双方对于烧钱大战也逐渐厌烦。2015年2月,在滴滴的主导下,滴滴与快的宣布合并。

至此,大战终结。刘炽平似乎胜了。

事实上,刘炽平的胜利确实不易。

2010年底,在赢得了“3Q”大战后,舆论对腾讯的抨击达到顶峰。马化腾与刘炽平决定邀请72位互联网专家对腾讯进行诊断。诊断会上,刘炽平进行了尺度相当大的自我批评,“随着用户需求的越来越多元化、个性化,一家企业很难将所有服务都照顾到。”马化腾则宣布,将“开放”列为腾讯未来的核心。

但什么是腾讯的“开放能力”,谁也不知道。马化腾在一次总办会上,让16位高管写下自己对于“腾讯核心能力”的理解。最终,众人从21个答案中选出了两个:一是刘炽平提出的“资本”;另一个则是“流量”。

2012年3月29日凌晨4点,还未睡下的马化腾在腾讯微博上发了一个六字贴:“终于,突破一亿。”此时,距微信上线仅仅只有433天。2013年10月24日,微信用户数量超过6亿,日活超过1亿。

微信的繁荣让马化腾和刘炽平看到了布局支付业务的新希望。彼时,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在国内的C端第三方支付市场上一家独大,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2013年8月,财付通与微信打通,推出微信支付。

2014年春节前后,张志东把负责微信业务的同事拉进了一个群,提出如何满足春节期间发红包的需求。微信红包就此诞生。数据显示,除夕到正月初八的9天时间里,800多万中国人共领取了4000万个红包。马云惊呼,被偷袭了“珍珠港”。

凭借着左手“流量”、右手投资,刘炽平的战略并购越来越频繁。2013年9月,腾讯以4.48亿美元战略入股搜狗;2014年2月,以4亿美元获得大众点评网20%的股份,3月,以2.14亿美元及其他资产收购京东15%的股份,并将旗下电商资产并入京东体系......而这一切,正是刘炽平的大手笔。

面对腾讯朋友圈的日渐扩大,蔡崇信决定冲击腾讯的大本营—社交。2013年4月阿里巴巴以5.86亿美元购入新浪微博18%的股份;2014年4月,阿里巴巴与云峰基金以12.2亿美元投资优酷土豆......

2014年,或许更早,共享单车的风口开始兴起,OFO、摩拜凭借先发优势迅速跃居行业第一梯队。蔡崇信知道,这将是他扳回一城的机会。

但这一次,腾讯的动作更快。2016年底,摩拜宣布完成C+轮融资,投资方名单上赫然印着腾讯二字。

刘炽平的出手,加剧了阿里巴巴的不安情绪。2017年12初,蚂蚁金服领投哈啰的D1轮3.5亿美元融资,这意味着蔡崇信与刘炽平的第二次投资角力开始了。

与打车之战一样,共享单车的扩张依旧遵循融资、烧钱贴补的套路。

当潮水退去,才知谁在裸泳。如今,泡沫早已破裂,腾讯投资的摩拜也已被美团收购,推出了历史舞台。但阿里控股的哈啰出行却仍在运营之中。2019年6月,蚂蚁金服与哈啰出行、宁德时代共同出资10亿元,成立合资公司,准备研发新型共享电动两轮车。

这一局,蔡崇信似乎胜了。

较劲

蔡崇信从不掩饰自己对于体育的热爱。2015年9月,阿里体育集团项目落地。一向低调、居于幕后的蔡崇信,也出现在了阿里巴巴与美国PAC-12联盟合作的战略发布会上,甚至在开会开到一半时,还跑上球场打起了篮球。

事实上,蔡崇信在高中就是曲棍球队的一员。到了大学后,蔡崇信的涉猎更为广泛,既打曲棍球也踢足球,他还是NBA76人队的球迷。

“拥有一支NBA球队,这是一生难得的机会。如果有资源可以去做,为什么不呢?”2019年8月17日,NBA布鲁克林篮网队对外宣布,篮网队与该队主场巴克莱中心正式易主,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蔡崇信成为唯一的持股人。而此前他还买下了WNBA纽约自由人队。

相比起已开始享受退休生活,专注于体育事业的蔡崇信,刘炽平仍在操持着腾讯的各项事务。

2018年1月后,腾讯股价一路下行,跌幅最大达到40%左右,市场对其业务的悲观态度一度达到巅峰。这让刘炽平倍感压力,他决定第三次在腾讯内部进行大刀阔斧的架构改革。

“那次会议绝对不是一次批斗会,而是一次学习的机会。”上半年的一天,刘炽平牵头将腾讯所有VP拉到了腾讯大厦,列席四十多人分为六组,有针对性的对目前看到的问题进行“会诊”。直到当天下午三点,总裁办公室成员才列席会议,他们给VP们一个问题:如果你是这家公司的 CEO 会怎么办?

最终的结果是,2018年9月30日早上6点40分,腾讯全员接收到了刘炽平发布的标题为“战略升级启动: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邮件。邮件中显示,腾讯的原有七大事业群(BG)将重组为六大事业群,将新成立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并成立腾讯技术委员会。

此外,刘炽平仍然担任企业发展事业群(CDG)总裁,而该事业群旗下包括金融科技、广告等具备巨大潜力的业务。

“在冬天的时候不断锻炼身体,沉下心来做正确的事情,春天到来的时候会更灿烂地绽放。”3月19日,腾讯收获到了变革的果实。

2019年报显示,腾讯金融科技和企业服务营收达到1013.55亿元,同比增长39%,占总营收比高达27%。如今,腾讯控股重回5万亿港元。

蔡崇信与刘炽平暗暗较劲,早已开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