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触手直播无法访问,昔日明星平台为何没落?

在斗鱼和虎牙双雄争霸的格局下,中小游戏直播平台的市场份额在不断被蚕食,行业洗牌已接近结束。

图片来源:Pexels.com

记者 | 肖芳

编辑 | 文姝琪

1

今年年初还在考虑A股上市的触手直播,目前已经奄奄一息了。

7月3日,触手直播官网以及App均无法正常打开,疑似停服。截至发稿,触手直播方面未对此进行回复。早在5月底,触手直播的官方微博已经停止更新。

今年上半年,触手直播公司内部以及主播中已经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裁员和欠薪是关键词。

据一位触手直播离职员工透露,触手直播今年大量裁员,在裁员过程中和员工打感情牌,让员工自行离职,公司不支付裁员补偿。“员工散场挺狼狈的。”

叶凡是触手上一位《王者荣耀》的主播,他告诉界面新闻,今年上半年,触手拖欠了他四个月总共几万元的薪水,他多次索要无果,后来在触手上公开了自己被欠薪的消息,被触手封号。

还有更多从1月或者2月开始主播遭遇了欠薪,触手直播也是在这个时间点陷入经营困境。多个主播在B站、微博等平台声讨触手欠薪之后,触手迫于压力为个别主播发放了薪水,并让这些主播辟谣说触手没有欠薪。但实际上,目前大量主播依然没有拿到薪水。

此前,触手直播已经向签约主播发布通知称:根据合同约定,经纪公司将指定的独家直播平台更改为快手直播平台,请您自2020年6月26日起按原合同约定继续继续履行独家直播义务。

一些主播自从触手直播上线就开始直播,虽然他们对触手直播现在的处境有点难过,但很多人早已意识到触手的困境。

下坡路

小辛在触手上直播了4年,去年他感觉到了其经营上的压力。

按照触手的平台规模,主播拿到的打赏分成为55%,提现时再扣10%手续费,相当于拿到45%的分成。去年下半年,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触手开始克扣主播的礼物数量。小辛说,粉丝给他刷20个礼物,但在他的后台只收到16个,但触手官方未解释过原因。

今年,触手直播在压缩主播的分成方面更加变本加厉。今年1月开始,触手直播出现拖欠主播薪水的情况,有中小主播连续四五个月没收到薪水。4月,触手直播发布新规则称,粉丝打赏的礼物只计算70%,主播在此基础上只能拿到45%的分成。

小辛发现,触手直播还增加了很多环节,也是在变相克扣分成。比如要用元宝兑换触手币,明明是性质相同的东西,还要以2000:1880的比例兑换,相当于平台又克扣了6%。

“当时很多主播抗议说不播了,但又怕不播触手就不给薪水了,一直在默默忍受。”小辛说,今年他被拖欠了薪水,因为属于中腰部主播,在和触手的纷争中只能吃继续哑巴亏,而触手直播的头部主播因为克扣分成和欠薪的问题,已经转战虎牙等平台。

被称为触手一哥的剑仙也遭遇了封号,微博也已清空。据搜狐科技援引知情人士称,    剑仙没跟触手谈拢,他去公司那天的晚上发了个朋友圈,表达了挺失望的意思。6月30日,剑仙启用了新的微博账号剑仙工作室,似乎是在为转战其他平台做准备。

微博网友@意迟迟i在微博发文《致我心中最后的触手TV》讲述了自己被触手直播拖欠薪水的经历,她表示,自己希望能看到看到触手平台对于欠薪的歉意,但一点也没有。

头部主播流失,留下的中小主播又撑不起人气,触手直播因此陷入恶性循环。年初疫情期间原本对直播平台是利好,但触手直播因为资金困境和主播流失错失了机会。

七麦数据预估显示,今年上半年触手直播每个月在iOS端(Android端无法统计)的收入在持续下滑,其中6月的收入比2月下滑67.9%。

还有传闻称,触手直播管理层6月在视频会议中,要求团队就地解散,仅保留法务部门。触手直播方面未对此消息进行回应,但从官网和App无法正常打开来看,触手直播遭遇的危机已经相当严重。

内外交困

触手直播也曾红极一时。2015年,触手直播上线之后,曾与虎牙、斗鱼分列行业前三,属于游戏直播第一阵营。2017年年底, 触手直播还获得了谷歌领投的D轮1.2亿美金融资。

如今,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变天。Mob研究院的报告显示,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形成斗鱼和虎牙双雄争霸的局面,两者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已经接近80%,位列第三名的触手直播市场份额仅剩6.1%。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触手直播目前的处境一点都不意外,腾讯是游戏直播行业的幕后操盘手,没有腾讯注资的平台注定会越走越艰难。

触手的巅峰时期,正好是《王者荣耀》热度最高的时候。2016年,《王者荣耀》刚上线时,触手直播率先抓住机会,力推《王者荣耀》手游直播,培养了剑仙、蓝烟、若月等一批粉丝超百万的王者荣耀人气主播。2017年到2018年,《王者荣耀》的带动让触手直播用户规模持续增长。

2017年底,腾讯代理的另一款游戏《绝地求生》上线之后,触手直播也给了大量首页曝光和资源位推荐,试图复制《王者荣耀》的打法,但2018年3月腾讯接连投资斗鱼和虎牙,彻底改变了游戏直播行业的走向,触手直播培养起来的头部直播也纷纷转战斗鱼和虎牙。

2018年到2019年,抖音和快手崛起,让触手直播这样没有巨头支持、在流量上也没有优势的平台处境更加艰难。去年年底,快手直播DAU突破1亿,游戏直播DAU超过5100万,大量游戏主播因为高流量自愿转战快手,而触手直播只能靠签约大量头部和中腰部主播留住主播,长期处于烧钱状态。

在运营上,触手直播不仅没有弥补外部竞争中的劣势,还产生了更多问题。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运营不够精细化。

微博网友@意迟迟i在《致我心中最后的触手TV》一文中指出,触手的底薪300元,每个月完成150小时25天的直播即可到账。虽然这不是一个太大的金额,但不少主播,每日靠着挂时长混底薪,直播间常年没人,一个月收礼甚至不超过五块钱,只为获取平台每月300元的收入。

去年下半年,触手直播尝试引入公会,并计划在2020年通过公会培养主播,规范主播的管理。但公会入驻之后,触手直播对主播管理混乱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反而增加了新的问题。据一位主播透露,公会经常以各种理由克扣主播工资,一些加入公会的主播在去年12月被拖欠工资,很多主播又开始寻求退出公会。

同样在去年下半年,触手直播和秀场直播平台KK直播达成合作,双方主播互相入驻,进行双平台直播。触手直播原本是想通过此合作拓展用户规模,寻求主播更多曝光,但据知情人士透露,KK的用户对游戏直播并不感兴趣,去直播间也很少进行互动就离开。但触手直播通过长时间积累形成的颜艺主播(非游戏主播)却因KK直播有更多大佬打赏而流失。

在外部竞争激烈和内部运营问题频出之下,触手直播失去光环,逐渐被主播和用户抛弃。

行业洗牌完毕

在今年1月的触手直播“乐Fun之夜”盛典中,触手直播CMO杨淑玉透露,2019年全年的营收大概在6亿左右,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但触手直播CEO曹建根也坦言,2019年是触手创业4年中最艰难的一年。

不过,按照触手直播的规划,2020年还是要大干一场。去年11月,触手直播获得腾讯全量游戏的衍生内容授权,通过授权协议与腾讯达成游戏衍生内容合作。除此之外,双方将共同研发基于腾讯游戏画面的广告产品,共享相关商业收益。

触手直播试图通过差异化服务、商业变现能力、优质内容运营在游戏直播市场寻找新的立足点,但这些规划随着触手直播的资金困境戛然而止。

据钛媒体援引触手直播离职员工称,今年6月初,在公司内部听到的消息是曹建根去美国寻求融资了。在此之前,还有传闻称,百度可能会收购触手直播。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触手直播想要通过融资或者出售的方式解决公司困境已经很难。一位投资行业人士表示,如果有人想投资或者收购触手直播,应该早几年就出手了,现在触手直播的价值几乎为零,已经没有投资和收购的必要。

2017年12月和2018年第一季度,触手直播分别获得谷歌和爱奇艺的投资之后,随后的两年内未获得任何融资。

触手直播目前的处境和去年3月倒闭的熊猫直播非常相似。在倒闭之前,熊猫直播也在筹备上市,但在2017年5月的融资之后,长达22个月没有资金注入,虽然管理层多方寻求融资,但都没有解决资金缺口。

有传闻称,触手直播将转型公会在快手上运营。触手官方未对此消息进行回应,但从一些主播在网上曝光的新合同来看,这个传闻并未空穴来风。根据新合同,和触手直播官方续约的主播需要上海楚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登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公司签订新合同,这些公会将会继续代理主播的3年经济协议,并在快手平台继续直播。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上海楚手文化传媒有限分公司是触手直播的运营主体公司杭州开迅在2020年5月18日新成立的公司。

触手直播的管理层或许还在寻找新的可能性让公司活下去,但是触手作为游戏直播平台的故事基本就到此为止了。在游戏直播领域,还有龙珠直播、CC直播、战旗TV等多个中小平台,但在斗鱼和虎牙双雄争霸的格局下,中小平台的市场份额在不断被蚕食,行业洗牌已接近结束。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