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激进一年,头条搜索依然不入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激进一年,头条搜索依然不入流

张一鸣能做好搜索吗?

文丨牛刀财经 吴大郎

字节跳动的搜索业务,已经开展了一年多。

但是字节跳动的搜索,却是雷声大雨点小。与外界对其重视度不匹配的是,除了上线搜索、推出独立版搜索框、收购互动百科等较大动作外,字节跳动的搜索业务目前依然不见成效。

诚然,字节跳动的入局让国内的搜索引擎市场出现一定的变数。但是作为搜索界的“后浪”,张一鸣能在字节跳动做好搜索吗?

激进一年,尚未入榜

“字节跳动入局搜索,是聪明的选择吗?”上月,在一次公开活动上,主持人问搜狐王小川。

王小川回答很有趣:“内容加入口是做搜索的条件,流量只是做搜索业务的基础之一,并不是用户规模大就能做好搜索。”显然,他对张一鸣做搜索并不看好。

目前,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主要是百度、搜狗、好搜、Google、bing、神马搜索。Statcounter数据显示,目前这几家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6%、22%、3.4%、3.2%、2.6%、2.5%。

也就是说,头条搜索,目前还是搜索中的others,甚至在排行中还不配拥有名字。

实际上,字节跳动“密谋”搜索不止一年。

早在三年前,字节跳动就已在搜索上埋下重兵,核心技术人员则多来自“百度系”。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今日头条CEO朱文佳,此人原是百度搜索部主任架构师。

2015年,朱文佳加入头条,并得到了张一鸣重用。2017年,朱文佳牵头在今日头条组建搜索团队。

2019年,字节跳动先是官方发布招聘启事,宣布打造出一个理想的搜索中台架构,接着宣布前 360 搜索产品负责人吴凯担任搜索业务负责人,再到2019年9月全资收购“互动百科”。今年4月,字节跳动悄然上线了移动端的“头条百科”,彻底将互动百科收纳。

2019年,今日头条CEO朱文佳在战略上提出了“一横一竖”的概念,“横”指的是更加丰富的内容生态,“竖”指的是扩展分发方式。至此,搜索引擎成为了今日头条产品重点押宝的“竖”向。

2020年字节跳动在搜索引擎业务上频频发力,在2月份终于正式发布了测试半年之久的“头条搜索”APP。

朱文佳是在2019年底从陈林手中接棒,担任今日头条CEO,也是头条搜索的直接负责人。朱文佳换陈林,这也侧面说明了,原先陈林任内的搜索业务,推动的并不顺利。

实际上,不止是头条搜索,作为搜索业务的基本盘,今日头条的流量也在这几年呈现下滑趋势。

易观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到6月,今日头条的月活人数分别为2.88亿、2.62亿、2.50亿、2.64亿、2.79亿、2.86亿,月活人数增长停滞,和几年前的势头相比下滑太大,而字节系的主要流量阵地已经从头条转向了抖音。

张一鸣也曾在内部表示: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今日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就只剩4000万月活。

这就形成了一个怪圈,搜索需要头条的流量做支撑,头条又需要搜索的场景做增量。

目前,头条搜索更多的还只是头条内置搜索工具,在形态和内容上,更多的还只是展现头条号、抖音西瓜短视频等自家内容,与真正的全网搜索还相差甚远。

二、强手对弈,字节式微

当下的搜索引擎业务,显然是只有巨头才能玩的起的游戏。眼下,随着强敌不断加码,张一鸣的挑战也不小。

张一鸣布局搜索,外界第一反应就是要对标百度。在过去很多年间,百度一直都是执行业之牛耳,就算是目前有所衰退的迹象,还是仍然找不到竞争对手。

除了对标百度之外,张一鸣还需要面对众多的老牌强敌,如背后有腾讯撑腰搜狗搜索,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扶持的神马搜索,以及超12亿用户的微信,也在搜索业务上虎视眈眈。

这几家搜索巨头,无一不是在内容和算法上有着多年来的积累,想要从原先的搜索用户中抢夺用户,本身就很难。

2018年,张一鸣在与经济学家钱颖一的对话时称:“如果你把社会当成一个总的系统,你会发现你并不是在争夺他们的份额,不是重复做事情,你不是copy一个业务,而是在社会上创造新的增量。”

但从目前的数据来看,百度在搜索端的绝对统治能力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无法撼动。这也是字节跳动现在进军搜索市场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另外,搜索和资讯,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

对用户来说,搜索引擎是一个0或1的产品,不存在中间态。资讯或者是电商平台,用户更倾向于多个产品交叉使用,用户重叠较高,而搜索没有货比三家,用户习惯或者是否更符合使用体验对在用户侧产生的依赖更大。

在使用体验方面,搜索引擎就像是打井,看似很小的入口,却需要在内容和算法上有着极深的根基。

同样是算法,头条和百度有着极大的不同。头条的优势推荐,有着很大的容错率。举个例子,给用户推荐5条资讯,只要2条是用户感兴趣的,就算得上很高的精准度;而搜索的结果页中,需要的是最精准的那1条。

用户在使用资讯产品时,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对于内容也有着很大的包容度。但是搜索的场景下,用户有着明确的需求。如果结果不精准,或者是内容深度不够,则很快会被用户抛弃。

还有内容储备。搜索的内容库是搜索技术施展拳脚的前提,如今微信公众号、百家号、头条号、企鹅号等都是在争夺优质内容,否则搜索引擎就是无源之水。

知乎网友鱼樵称,搜索一下就能发现头条搜索多数内容都来自自家生态,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火山、微头条、悟空问答等,涵盖资讯、短视频、问答及电商。

与百度相比,字节跳动只是把搜索框从百度变为头条,把百度百科变为头条百科,把百度知道变为悟空问答,把百家号变为头条号。

众所周知,资讯主打头部,搜索主打长尾。头条在内容的储备上依然不够,为了获取尽可能多的内容,字节跳动往往“越界”抓取,还因此惹上了官司。

去年的头百搜索之争,就是因为内容引发。

2019年4月,百度就曾因搜索一纸诉状将字节跳动告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百度方面称,今日头条大量窃取百度“TOP1”搜索产品结果,百度要求字节跳动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除民事起诉外,百度也同时向法院提交了行为禁止保全申请书。

百度为媒体提供的公开案例中显示,在字节跳动旗下今日头条APP中搜索“1立方厘米水等于多少升”问题时,其首条展示的搜索结果中被嵌入了“抄自百度”的字眼,而该字眼则是百度为防止TOP1搜索结果被抄袭预先打下的防伪标记。

结语

字节跳动是搜索引擎格局的搅动者,但是从目前的局面来看,可能并不会成为那个胜利者。

搜索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只是众多的尝试之一。如今,字节跳动开始进入到教育、游戏等多个领域,搜索只是放鸡蛋的篮子之一。

从流量出发,然后寻找新的场景,这是张一鸣一贯的打法。就像是人们对字节跳动的社交尝试抱有极高的期待,结果却是不了了之。

头条搜索现在的问题是,始终没有给用户一个使用的理由。互联网产品都有替换成本,比如百度崛起时的中文环境优势,360搜索的浏览器优势,那头条搜索又凭什么?如果只是将各块业务糅合在一起,用户恐怕也不会买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