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妈妈我爱你,揭发那些人的罪行”,韩国22岁女运动员不堪教练长期施暴自杀

在疫情控制较好的地区,体育赛事正在慢慢复苏。韩国体育圈却被丑闻笼罩。

在疫情控制较好的地区,体育赛事正在慢慢复苏。韩国体育圈却被丑闻笼罩。6月26日,年仅22岁的韩国铁人三项女子运动员崔淑贤,因不堪教练、队内前辈的长期霸凌和虐待而自杀,韩国媒体持续报道后引发极大关注。

目前,韩国检方正在调查此案。大韩铁人三项协会也与当地时间6日下午在首尔召开体育公正委员会,就崔淑贤一事展开讨论。

崔淑贤被认为是韩国铁人三项运动的一颗明日之星,2015年未满17岁的她以高中生身份入选了韩国铁人三项国家队,曾在亚洲铁人三项锦标赛少年组女子比赛中获得过铜牌。

然而,6月26日凌晨,崔淑贤给母亲发送了“妈妈,我爱你”“揭发那些人的罪行”的信息后,她没有再回复母亲。当天中午,她被发现在宿舍里自杀。

崔淑贤遭霸凌自杀一事于6月30日被媒体曝光,随后部分崔淑贤被队医和教练欺凌的录音被公开。

另一段录音中,队医安某在打崔淑贤耳光的时候,教练金某竟然还若无其事地让安某喝一杯。

崔淑贤最终被打了20多个耳光,仅仅是因为她早上吃了一个桃子没和金姓教练汇报,不仅如此,教练和队医还以体重增长为由,强迫崔淑贤吃下2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178元)的面包,崔淑贤不得不边吃边吐。

崔淑贤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今天下雨了,我被打得很惨,每天都在流泪,像一条狗一样被打,我宁可死了。" 除了身体上遭受伤害,崔淑贤还遭到来自对于的言语侮辱,有队友嘲笑崔淑贤长得像变性人。

在6日举行的“崔淑贤自杀事件”新闻发布会上,崔淑贤的昔日队友作证说,教练确实有体罚和虐待行为,殴打他们是家常便饭。一位队友还透露崔淑贤曾被强迫陪酒,有一次聚餐,教练让崔淑贤陪酒,当时崔淑贤趴在卫生间里,站都站不稳,胃疼得一直在喊叫。两个队友表示,此前怕遭到报复没有说出真相,他们对去世的崔淑贤表示歉意。

事实上,崔淑贤并不是没有抗争过。今年3月5日,崔淑贤报警,3月11日警方开始调查,4月8日,崔淑贤向管理韩国所有比赛团体的大韩体育会体育人权中心投诉,6月25日,向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投诉。然而,6月26日,一再举报却没有得到回应,崔淑贤无法忍受教练等人的霸凌和侮辱,自杀身亡,年仅22岁。

韩国体坛霸凌丑闻频现 文在寅曾要求彻查

如此优秀的运动员却长期忍受霸凌,最终不堪凌辱自杀,让韩国民众感到无比愤怒,人们在青瓦台网站请愿,要求严惩加害者。韩国总统文在寅指示有关部门调查此事,目前涉事教练已经被停职。

事实上,在韩国体育界普遍存在霸凌现象,崔淑贤事件只是冰山一角。

2018年1月,韩国总统文在寅探访韩国速滑国家队训练中心,看望备战平昌冬奥会的运动员,但主力队员沈锡希却不在队内。速滑队对文在寅解释称,沈锡希因重感冒缺席,但韩国媒体很快揭露,在文在寅探访的前一天,21岁的沈锡希遭到主教练赵宰范殴打,致轻微脑震荡。沈锡希2018年指控教练赵宰范从她八岁开始,对她进行了长达13年的性侵和殴打。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之前,教练用拳头和脚打她,直到她觉得“她会死去”。

2018年9月,法院判定赵宰范对队员施加暴力,判处其有期徒刑10个月,赵宰范认罪。

此后,一批韩国运动员站出来指控教练虐待或性侵。韩国总统文在寅也曾要求对体育界暴力行为进行彻查。

韩国总统 文在寅:一定要进行彻底的调查和严厉的处罚,任何霸凌和暴力都不能正当化。

2019年初,韩国人权委员会曾针对韩国体坛长期存在的霸凌现象,对几千名成年及未成年运动员进行采访调查。此次,崔淑贤的悲剧再一次揭开了部分韩国运动员的生存困境。

教练掌握“生杀大权” 缺乏监管催生暴力行径

韩国媒体以及体育界业内人士认为,韩国体育界教练等少数人掌握队员“生杀大权”的集权式管理以及体育界内部相对封闭的结构,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在韩国,教练可以决定选手是否有机会参加比赛,运动员们很难反抗有绝对权力的教练,受害者如果举报还将面临断送职业生涯的风险。

此外,性别歧视、论资排辈等观念和缺乏监管也助长了霸凌现象的产生,让类似事件屡有发生。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原标题:“妈妈我爱你,揭发那些人的罪行” 韩国22岁女运动员不堪教练长期施暴自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