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话剧演员去配音、开心麻花做带货:上海演艺市场仍未转危为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话剧演员去配音、开心麻花做带货:上海演艺市场仍未转危为安

上座率不得超过30%的防“疫”硬性规定,对民营剧团而言意味着“演一场亏一场”。演,或者不演,都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受访者供图。

记者 | 杨舒鸿吉

编辑 | 刘素楠

演出开始前半个小时,刘依欢在观众入口处看着络绎不绝的观众,来回踱步。她是开心麻花演出部负责人,每年操上海区域内约700场演出。此刻,她却体会到了从业多年以来从未有过的紧张感。

当天是开心麻花2020年复工复产的第二场演出,开心麻花安排了一场面向抗“疫”医护人员的公益场次。

2020年6月,因疫情被迫中断半年以后,上海演艺市场重启。但是,上座率不能超过30%的“天花板”让不少剧团“演一场亏一场”。

演,或者不演,对于上海民营剧团而言,都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142天没上舞台:演出行业疫中求生,等待大幕完全拉开

开心麻花暂停142天后重归舞台

6月13日,长宁虹桥艺术中心的千人剧院内,红色座椅被院方用封条间次封存。偶有观众想要拆开封条比邻而坐,立刻被场内的工作人员制止。演出开始后,全程佩戴口罩的观众被剧中经典桥段逗得哈哈大笑,台上的演员往台下一看,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前仰后合的口罩。

对于复工复产的开心麻花演职人员而言,这是一种另类的演出体验。

好在重启演出后,市场反响不错,刘依欢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6月12日举行的疫情后首场演出,300张面向市场公开发售的票销售一空。首场演出当天下着大雨,但剧院内开放的座位都已经坐满了观众。

“我觉得还是蛮感动的,因为观众都很给力很配合。”刘依欢说。当天晚上,她将开心麻花上海复工的演出剧照发到朋友圈,底下的评论区里,一半是祝贺,一半是羡慕。

“尤其是北京的同行,他们对于上海地区能够这么快复工,真是表现出了各种羡慕。”刘依欢记得。

她透露,在演出市场因疫情停摆的近半年里,开心麻花上海市场共暂停了约190场演出,而往年每年的演出总数可以达到700场左右。“少掉了三分之一的演出,就少掉了三分之一的收入。”

疫情期间,开心麻花的舞台演出虽然暂停,但上海市场的运转仍在继续。“排练和剧目开发都在同步进行,演员戴着口罩进行每天8小时的排练,尽管很奇怪,但每位演员都在坚持。因为我们一直觉得有信心,我们一定会重返舞台。”刘依欢说。

6月12日,开心麻花首场演出结束之后,不少演员在台下偷偷抹眼泪——这是离开舞台142天之后重新归来的喜悦。

安可艺术团悬疑题材的平民抗战话剧《绝境》剧照。摄影:杨舒鸿吉。

公益性小微剧团“演一场亏一场”

疫情期间,上海安可艺术团从演出停摆几乎走向运营停摆。“在这期间,除了等待,别无他法,唯有做饭打发时间。”团长孙峰说。演出暂停的半年里,他掌握了前半辈子都未能学会的烹饪技巧。

上海安可艺术团成立于2012年4月,目前有员工有7人,每年演出100场左右,是上海话剧市场内专注于做公益演出的小微剧团。

孙峰透露,目前剧团的主要运营模式是由编剧根据市场需求创作剧本,再面向社会招聘兼职演员,剧团本身不雇佣专职演员。“这样是为了避免把剧团养成大锅饭,也是激发年轻演员热情的一种方式,也可以让剧团更加灵活地应对市场变化。”

成团至今,孙峰带领的安可艺术团排演了多个无偿献血、禁毒以及纪念建国、建党等主题的多部主旋律话剧,还曾作为上海优秀剧团代表,走向全国进行巡回表演。

安可艺术剧团目前的公益题材话剧,多是面向社区群众和高校学生进行演出。2019年,剧团为纪念建国70周年排演的悬疑题材平民抗战话剧《绝境》,曾在上海高校进行巡演。

如果没有意外,《绝境》巡演会将贯穿2020年始终。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剧团的演艺事业基本暂停,只求保证基本运营。

6月中旬,界面新闻记者在上海安可艺术团的办公地点看到,只有7人的团队已经再度精简,裁撤了两个“非核心岗位”。艺术团工作人员在整理2019年的演出资料,准备向申报“上海3A社会组织”、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抗疫扶持资金以及上海市促进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财政扶持资金。

他们希望得到政府襄助。

“这是目前艺术团获得外部资金的渠道之一,如果能够获得资金支援,尽管金额并不多,但至少可以支撑艺术团存活直至全面复工。”孙峰说。

6月,上海演出市场重启,但安可艺术团的危机仍未渡过。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印发的《剧院等演出场所恢复开放疫情防控措施指南》规定,剧院等演出场所观众人数不得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

孙峰解释,以30%的上座率满打满算,从剧场租赁到演员报酬支付,对于剧团而言,“仍然是演一场亏一场”。“我们亏不起,因为从1月份到现在,我们剧团已经累计亏损了50-60万。”

开心麻花剧照。受访者供图

话剧演员做配音,“弹尽粮绝”时考虑去送外卖

孙峰的安可剧团无戏可排,青年话剧演员徐海就无戏可演,生活收入随之中断。

2016年从学校毕业之后,徐海成为了一名话剧演员。2018年,入行仅两年的他凭借话剧《富春山居图》中的一个主要角色,走进了梦寐以求的中国话剧殿堂级舞台—-北京人艺剧院。

他说,那是从业至今最幸福的时刻,因为实现了多年坚持的表演者的初心,也因为观众对于他塑造角色的认同。“站在舞台上表演时,看着台下观众在为我的演出窃窃私语,这种互动带来的感觉,是其他表演形式所无法比拟的。”

2019年末,完成安可艺术团话剧《绝境》的部分演出后,徐海遭遇了职业生涯以来的“最长假期”。

疫情刚发生时,他觉得可能会很快过去。随着时间推移,疫情结束似乎遥遥无期,他开始恐慌。整个上半年,徐海一点收入也没有,每个月还要付房租,几年攒下的积蓄很快便花光。

“当时我已经有学长选择转行,放弃舞台剧表演转而做其他事情,我当时想,如果真的到了弹尽粮绝的一刻,我也会转行,甚至会考虑去送外卖以解燃眉之急。”徐海说。

他透露,近年来上海民营剧团普遍采用影视剧组的模式与演员合作,即签署单个演出项目的合同,不再为其职业生涯兜底,也不存在演员工会这样的组织来让演员抱团,“因此抵御风险的能力极低”。

幸而徐海最终通过网络找到了一个配音的临时工作,暂时解了困。

开心麻花演员向观众鞠躬致意。受访者供图

绝地求生:再努力一下留在上海

无论是演员,还是剧团,疫情让剧场演艺行业开始重新思考其模式。

无戏可演的日子里,孙峰并没有坐以待毙。今年3月,在演出市场封闭的管制措施一再延长时效之时,安可艺术团曾与上海市民艺术节合作,将无偿献血音乐剧《我在你的未来》搬至线上展演。

“但仅仅是尝试,线上演出并未给安可艺术团带来实际的收入。”孙峰坦言,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收入意味着一切。

转向线上的尝试效果不及预期之后,安可艺术团开始转向为社区、街道等单位排演一些对场地要求不高、演出规模更小的剧目,以满足市场对于这类演出的需求。

此外,安可已经在为全面复工做准备。《绝境》展演将于8月14日重启,一些“四史”项目也在做前期准备。“目前,安可艺术团仍在竭尽各种可能支撑到那个时候,包括出租排练大厅和录音棚。”孙峰说。

开心麻花在复工复产中获得了政府的支持。

今年2月,《上海市全力防控疫情支持服务企业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简称上海“28条”)发布,特别是聚焦企业关注较高的租金减免、财税优惠、金融支持、社保优惠、灵活用工等领域,加快政策兑现。

国资委下属的八百秀广场减免了开心麻花的部分租金,虹桥艺术中心也免掉了开心麻花复工演出的场地租赁费。

开心麻花团队也改变了主营业务的运营思路。刘依欢透露,疫情期间,开心麻花在抖音平台发布剪辑过的演出精彩片段,这受到了粉丝的追捧。

此外,开心麻花在抖音上开了一些人气演员的账号,也尝试做直播带货。“我们并没有确定哪一个新的盈利模式,但我觉得我们愿意积极地去探索。”刘依欢说。

她认为,剧场演艺行业至今仍未转危为安,“对开心麻花等确实以演艺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而言,上座率的恢复现在有一个起始阶段。我觉得恢复到100%就是一个很直观的数据,演员观众都会觉得是安全的。”

她希望政府主管部门看到演艺行业的艰难,能够根据疫情的情况动态调整上座率限制,在没有新疫情发生的时候,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让剧场适当上调上座率。“我们要保证观众和演职人员的安全,这是最重要的,然后才是恢复演出,为大家带来欢笑。”

失业近半年之久的徐海目前已经找到了微型情景剧的演出项目,很快就能再次回归舞台。如果未来演艺行业无法再回到疫情之前的情况,他也会想尽办法再坚持一下,再努力一下留在上海。

“因为这里,有全中国素质最高的观众。”徐海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