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妖股”暴风败落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妖股”暴风败落记

曾经如日中天的暴风集团市值高达360亿,但如今却走到末路,它究竟经历了什么?

文|Mark白马非马

7月7日晚深交所公告,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深交所决定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自2020年7月8日起暂停上市。

暴风集团2015上市后曾以37个涨停板创造A股涨停记录的神话,但没想到现在已经走到末路,创始人冯鑫被捕、总部失联、员工遣散,临了甚至连年报都已经没有能力编写披露。据媒体消息,暴风TV正在走破产清算程序,目前已无人办公。

曾经如日中天的暴风集团市值高达360亿,但如今却落得如此地步,它究竟经历了什么?

1、时代催生暴风

时间回到2003年,互联网时代才刚刚拉开帷幕,马云、马化腾当时都还籍籍无名。互联网首先改变不是购物、不是社交,而是娱乐。当时各类视频资源如排山倒海般喷薄而出,就像现在的短视频一样火爆。

视频多了,商机就来了,做分发的百度那时早已赚的盆满钵满。但还有一个问题急需解决,因为当时视频软件却非常稀缺,根本满足不了众多网民们上网冲浪的需求。暴风顺势诞生,那时它还叫酷热影音。关于暴风的诞生冯鑫曾回忆道:“16年前,我们被非典困在家里靠的是电影和游戏度日,暴风影音诞生。”

2007年,冯鑫买下暴风影音,并与此前创办的酷热影音进行整合,组建了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暴风科技成功上市后,更名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顺着时代大趋势,暴风影音一经推出便迅速火遍了大江南北,到2009年,暴风影音的日活跃用户就已经超过2200万,成功帮助了超过1亿5000万的中国网民观看视频。暴风集团当之无愧的成了众多用户与投资者心目中最具潜力、最值得投资的互联网商业产品,冯鑫的商业帝国也慢慢开始建立。

2、暴风渡劫

做企业似乎都要“渡劫”,2010年暴风影音迎来首个重大挑战。

这一年我国开始重拳打击之前线上泛滥的盗版视频。此时以乐视为首的视频网站在BAT的加持下开始购买大量正版视频版权。而暴风影音、PPS等视频软件则大多无动于衷,根本无意参与版权之争,也没有预感到危机的来临。

2013年,暴风影音因为盗版问题被优酷、腾讯等在线视频网站起诉,最终也被认定了构成盗版的事实。这时暴风影音才后知后觉地开始想要补购版权,只是此时的版权市场基本已被新一轮视频巨头所抢占,而进行转购的资金相较于之前则明显提高了好几个水平线。暴风集团深陷被动,不仅要面临因盗版侵权而要缴纳的巨额罚金,也因为版权缺失损失了大量用户。

不过,这次劫难因为上市得以扭转。2015年3月暴风集团正式在国内创业板挂牌上市并受到热烈追捧。“连续40天37个涨停板”的稀有战绩使暴风一度被称为“妖股”,股价更是从上市之初的个位数被炒到三位数。

上市让暴风得到了转机,这是冯鑫下大力气解决版权问题。也开始有点“得意忘形”。

3、最失败的收购案

为解决暴风影音面临的版权问题,2016年冯鑫曾为自己设下这样一场赌局。他看上了国际赫赫有名的体育赛事版权营销机构:MP&Silva公司。

这家公司的版权资源包括2018及2022年FIFA世界杯、201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意甲联赛、英超联赛、西甲联赛、一级方程式赛车、世界棒球经典赛、NBA和西班牙篮球联赛等等一系列经典赛事。

收购这家公司无疑是最好的营销,也能在资本市场收获一波流量,但前提是暴风需要支付52亿元的资金。

那时他们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冯鑫开始向资本市场寻求救助。

暴风和光大联合下设的浸辉基金成立浸鑫基金作为收购平台,以杠杆的形式募集资金约53亿。暴风出资2个亿,光大出资6000万,以此撬动其他资金方共募集资金50亿,这其中最大的出资方LP招商财富出资28亿。

经过一番操作钱有了,冯鑫顺利完成了这场风险超高的收购案。

收购完成才发现,原来MP&Silva公司作为一家经营版权的公司,虽然无形资产估值极高,却属于典型的轻资产公司。公司的经营状态与经营者高度捆绑,业务能力依赖的是经营者的人脉资源,可以说是人在公司在,人走茶马上凉的状态。

只能后悔当初,为了加速收购进程,暴风整个团队在收购之前没有做详尽的尽职调查,更致命的是,收购团队并没有和MP&Silva公司的两位主要创始人签订竞业限制协议。

MP&Silva公司早在暴风收购之前的2015年,两位主要创始人就开始布局各自的资本版图,分别设立了新的公司,失去了灵魂人物掌舵的MP&Silva公司,被暴风影音收购后经营状况急转直下。

2017年10月,MP&Silva自创立以来首次失去意甲版权,随后英超、苏超、美洲杯、解放者杯、南美杯版权也落入他手。

2018年10月17日,英国高等法院根据《1986年无力偿债法》宣布MP&Silva公司进入破产清算。轰轰烈烈一出好戏,最终惨淡收场,暴风募集的53亿更是打了水漂。

因为这笔交易失败,光大证券披露的年报中显示2018年的净利润下跌了96.6%,光是这笔收购交易就让光大下设基金的浸鑫基金计提了15亿元的损失。事情迅速180度转变,过去的金主们开始催钱要债,矛头直指暴风和冯鑫。

在这场做高杠杆撬动资金的局中,暴风向资金带头方浸鑫资金做出了托底承诺:暴风公司会在一年半内出资买下MP&Silva,然后浸鑫基金拿钱退出。

然而,随着MP&Silva的经营陷入困境,暴风开始表态不愿回购,这个时候的暴风想买也买不起了。在2018年暴风的财务年报中显示,暴风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为7.68亿。

为了补上资本的漏洞,冯鑫和暴风走得越来越离谱。

4、风口令人疯狂

暴风上市之后,有点膨胀的冯鑫提出了“DT大娱乐”的事业板块,他们计划收购一家影视公司、一家游戏公司和一家游戏发行公司,以此扩展公司业务生态圈,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股市上有故事可讲,从而撑起股价。

但令冯鑫没有想到的是资本市场风向开始转变了。

2015年之后,证监会开始加大对影视类公司的监管力度。暴风递交的31亿元收购三家影视公司的重组方案直接被毙。冯鑫想通过收购重组支撑起公司股价的计划就这样胎死腹中。

而另一边,暴风三次增发新股的申请均未获得批准。尽管公司的市值屡攀高峰,但所有的价格都只不过是数字,暴风并没有从股市募集到资金。于是,冯鑫把目光又投向产业基金。

冯鑫开始踩投资热点,以吸引投资方的注意。

当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Oculus的时候,暴风又开始涉足VR业务,可没想到,VR市场热点只是昙花一现,暴风的VR“魔镜”也胎死腹中。

VR之后,又开始做起了暴风电视,并且还玩起了当时最时髦的玩法:赔本赚吆喝。用低于成本的价格进行销售,抢占市场,占领终端用户数,然后通过卖广告的方式补贴硬件成本,于是不惜血本地烧钱,卖的越多亏得越多。

后来还做出了类似快手的短视频App,团队加班加点三个月,做出了类似花椒的直播产品,最后也都无疾而终。

这些年,暴风一直在风口,甚至有点疯癫,而亏损的窟窿却越来越大。直到2018年,暴风公司已经拖欠员工近半年的工资,亏损达到1.8个亿。

终于2019年7月28日,因3年前涉及对体育赛事版权公司MPS高达52亿元的失败并购,暴风集团与冯鑫被当事方光大证券告上法庭。冯鑫被带走了,也带走了暴风最后的一丝生机。

创业追逐风口本无可厚非,只是有的风口是实实在在的时代机遇,而大多数风口则是被提前炒热的假象。创业者需要擦亮眼睛、做好评估。抓住只属于自己的风口,就已足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