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氢能产业大爆发,欧盟抛出一份价值近4.6万亿元的氢能计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氢能产业大爆发,欧盟抛出一份价值近4.6万亿元的氢能计划

其中,1450亿欧元以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形式惠及相关氢能企业;4300亿欧元直接投入氢能基础设施建设。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记者 | 钱伯彦 发自德国

编辑 |

1

当地时间7月8日,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蒂莫曼斯(Frans Timmermans)牵头正式对外公示了酝酿已久的《欧盟氢能战略》。这份24页的计划被视为欧洲未来能源业的重要蓝图之一,也是欧盟在新冠疫情后经济刺激计划中的重要一环。

为保证该战略的实施,欧盟计划未来十年内向氢能产业投入57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56万亿元)。其中,1450亿欧元以税收优惠、碳许可证优惠、财政补贴等形式惠及相关氢能企业,剩余的4300亿欧元将直接投入氢能基础设施建设。

氢能基建的具体规划是:2030年前,投入240亿-420亿欧元用于绿氢电解设施的建设,2200亿-3400亿欧元用于增建80 GW-120 GW的风光发电。

蒂莫曼斯对这笔惊人的投资给出的解释是:“氢是清洁能源的摇滚明星,欧洲必须确立领先地位”。

根据欧委会的计算,欧盟目前人均每年的氢能投入仅为50欧分,美国是75欧分,中国的人均氢能投入则超过4欧元。如果欧盟氢能战略中的5750亿欧元投资最终落实,其人均年氢能投入将跃升至10欧元以上。

6月10日,德国已率先推出本国的《国家氢能战略》。与德国氢能战略相比,欧盟版战略同样抛弃了不受人待见的灰氢,但未将蓝氢和青氢一刀切地排除在外。

灰氢是由工业副产气制取的氢气,制备过程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不能算是能源转型的有效途径。蓝氢由煤或天然气经转化反应而产生,裂解过程中的副产品二氧化碳可以通过碳捕捉和储存技术长埋于地下。青氢由天然气高温催化裂解产生,副产品是固态的碳,更便于碳回收。

唯有通过可再生能源电解水而产生的绿氢,才能做到制备全产业链的零碳排放。

德国氢能战略仅针对绿氢提供财政补助和政府投资,但欧盟由于此前已在荷兰、丹麦等国耗资数十亿欧元研发碳捕捉和储存技术,并未否定蓝氢和青氢在氢能战略中的积极意义。目前,一千克绿氢的制备成本约为5.5欧元,一千克蓝氢的成本仅为1.5欧元。

根据计划,欧盟的氢能战略将分成2020-2024年、2025-2030年和2031-2050年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欧盟将在境内建造一批单个功率达100 MW的绿氢电解设备,约相当于每小时1.7吨的制氢能力。2024年前,全欧的绿氢制备总功率将达到6 GW,绿氢年产量超过100万吨。目前欧盟的氢气年产量虽高达980万吨,但其中只有不到10%是绿氢。

与此同时,所有蓝氢和青氢设备将全面完成碳捕捉和储存设施的安装,以达到零碳目的。

第二阶段,在继续加大绿氢制备产能的基础上,建成多个所谓“氢谷”(Hydrogen Valleys)的地区性制氢产业中心。这可以通过规模效应以较低廉的价格为人口聚集区供氢,且这些氢谷也是未来泛欧氢能网络的骨架。

预计到2030年,欧盟的绿氢年产能将超过1000万吨,绿氢制备总功率达到40 GW。欧盟的氢能市场规模将从如今的20亿欧元上升至1400亿欧元,并创造14万个相关就业岗位。

第三阶段的重点是氢能在能源密集产业的大规模应用,典型代表是钢铁行业和物流行业。前者除了使用氢气的直接还原计划外,当前没有任何可行的方法可以减排;后者受限于动力电池无法轻量化的劣势,唯有使用燃料电池才能替代现有的柴油动力系统。

为了确保这些行业的竞争力及促进氢能普及,欧盟将采用给予相关企业优惠的碳许可证、氢能在能源耗费中具有行政性规定配额等措施。

欧盟委员会计划,2050年达到全欧盟碳中和,届时氢能将满足全欧盟24%的能源需求,并创造至少540万个就业岗位。

在欧盟正式推出氢能战略前,对新能源一向投入巨大的丹麦和荷兰已率先开始一系列试点项目。

丹麦计划在北海和波罗的海建造两座装机容量合计达2 GW的海上风电岛,以用于制氢;荷兰则以皇家壳牌石油公司牵头成立了NortH2联盟,计划新建一座装机容量超过4 GW的海上风电场,用以制备绿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