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消费者报告 | 退租一年半后遭遇讨债仲裁,租金贷深坑仍需警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消费者报告 | 退租一年半后遭遇讨债仲裁,租金贷深坑仍需警惕

上海租客竟收到来自1600公里外甘肃的仲裁通知。

记者 | 马一凡

“约两年前在上海所租房子的运营方跑路,我在民警指导下签了清退证明,本以为事件已经平息,结果最近竟然接到来自1600公里外甘肃省庆阳市仲裁委的短信,说我被一家商业保理公司申请仲裁,问题还是出在之前租的房子上!”居住在上海的白领陈先生(应受访者要求使用化名)向界面新闻记者讲述了这样一段遭遇。

跟陈先生一样面临同样情况的还有上百人。原来,当时陈先生使用的租金贷平台元宝e家将他的个人信息卖给了第三方债务公司,并伪造了债务合同,如果缺席仲裁后果严重。

最终,在陈先生报警立案后,他的仲裁案才暂时进入了“冻结状态”。

1600公里外的仲裁

陈先生2016年大学毕业,当年5月份与上海寓见公寓签订了租房合同,“押二付一”,正常居住了两年,结果在2018年10月,寓见公寓一纸公告宣布遭遇资金链危机,数万名租客被房东勒令搬家,陈先生也成了其中一员。

陈先生回忆称,2018年11月底,房子的房东找上门,称寓见公寓的业务员给他的最后一笔房租到10月份截止,往后再也无打款,让房东与租客自行解决。经过协商,最终陈先生在派出所民警指导下,与房东签订了清退证明(见下图),与寓见公寓的合同作废。

不过,租房之初陈先生交给寓见公寓的两个月房租押金,始终没有要回来。除此以外,寓见公寓发生危机后,很多租客才发现他们被寓见公寓办理了“元宝e家”的租金贷。

“一开始寓见公寓的业务员隐瞒了给我办理小额贷款的事情,只说一个名叫元宝e家的平台,是给我们按时交房租的公众号,在上面直接交租可以参与优惠活动。”陈先生表示。

陈先生在将寓见公寓的房子清退以后,另租了房子,逐渐将该事件淡忘。

2020年6月中旬,他突然收到了来自甘肃省庆阳市仲裁委的短信,称一家名为中顺国际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因借款合同纠纷申请仲裁,仲裁金额约4600余元。

陈先生回忆,自己没有办理任何借贷,问题应该出在一年半前寓见公寓的事情上。

于是陈先生首先向甘肃省司法厅、甘肃省庆阳市司法局确认了该仲裁机构的确存在,同时向该仲裁机构查询了原因,仲裁机构工作人员称,是元宝e家破产后将债务转让给了中顺国际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由“中顺”发起了讨债仲裁。

但是寓见公寓但是欠陈先生的两个月房租押金没有归还,为何现在反而变成陈先生欠元宝e家债务?

陈先生在庆阳仲裁委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登录了网络仲裁平台查看证据,发现对方提供的证据全都是伪造的。

“比如我的租房地为上海浦东新区,而仲裁申请人所提供的租房合同上所写的租房地址竟然为北京东城区。所有材料上的签名一栏全部使用了我名字的印章,但这些签章五花八门,都是伪造的。”陈先生表示。

元宝e家及债务公司伪造的“平台服务协议”

缺席后果很严重

陈先生表示,据他了解,跟他有同样遭遇的寓见公寓原租客,大概已经有100多例,他们都被要求去甘肃庆阳等西部小城市的仲裁机构进行仲裁。而寓见公寓、元宝e家这些公司,在过去一两年里接连遭遇资金链危机、跑路,已经无法联系上。

“大家都很愤怒,也不理解,一份伪造的合同怎么可能还需要仲裁?”但陈先生说,向律师咨询后,他明白了不去仲裁的严重性。

“如果我缺席仲裁,那结果就会很不利,他们会单方面向法院申请对我强制执行。”

于是他向庆阳的仲裁机构提出了管辖权异议。“我租房所在地为上海浦东新区,对方讨债公司所在地为北京东城区,如双方发生纠纷,应该由这两个地方的机构管辖,而庆阳仲裁委远在甘肃省庆阳市,与上海相距1600多公里,为何可以进行仲裁?”

庆阳仲裁委则答复称,如果陈先生有异议,可以亲自去庆阳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庆阳距离我1600多公里,来回的路费都超过4000块钱了。”陈先生表示无语。

难道陈先生以及有相同遭遇的租客,不得不再赔付一笔4000多元的冤枉钱?

陈先生表示,大家选择了不同的处理方式,有些人跟着庆阳仲裁委的流程走,现在已经进入了网络开庭阶段。

而陈先生则在律师的建议下,向自己户籍所在地以及上海的公安机关报警,上海的公安机关以涉嫌伪造合同以及伪造他人签章立案调查,并表示将与北京东城区警方联合调查。

同时陈先生也向庆阳市司法局举报了当地的仲裁乱象。

“目前他们(庆阳仲裁委)也不敢再动我的案件,仲裁状态现在是冻结,他们称会考虑撤销。”陈先生表示,在报警后,事态逐渐明朗化。

警惕租金贷风险

上海长租公寓行业一名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经他初步了解,该事件的发生与原寓见公寓的关系已经不大,约一年多前,麦家公寓子公司上海麦悦开始对原寓见公寓进行资产重组,基本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而原寓见公寓创始人则离开了长租公寓行业。因此上述陈先生等原租客遭遇的事情,应该是元宝e家在民间P2P平台遇到资金压力后铤而走险的极端动作。

去年8月,有媒体报道,租金贷平台元宝e家在北京东城区的办公地点人去楼空,此前,元宝e家曾与昊园、爱公寓、寓见、达人寓、双强志远等多家长租公寓有关联。

两三年前,集中式长租公寓还是新兴行业,不少年轻人选择入住,但同时也被公寓平台暗中引入租金贷,惹来债务纠纷、征信等麻烦。

现在长租公寓企业还会引导租客使用租金贷产品吗?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租金贷在行业中仍然存在。“主要原因是部分长租公寓企业的现金流较为依赖租金贷平台,如果一下子都抽掉,会让行业一地鸡毛,因此监管并没有把门完全关上。”

租金贷之所以对部分企业的现金流非常重要,是因为租金贷平台可以替租客将一整年的房租提前支付,然后租客再向金融平台按月还清租房贷款,其中收益最大的就是长租公寓企业。

不过业内人士称,在多个长租公寓遭遇资金危机并引发租金贷一系列问题后,监管部门对租金贷加强了管理。“以上海为例,监管目前的思路是存量上加强管理,新增的租金贷则进行严控,把企业使用的杠杆压低,民间P2P已经不被允许再参与租金贷了。”

对于个体消费者来说,又该如何规避租房风险,避免租金贷套路呢?

上海房地产经纪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汤俊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上海租房市场的价格相对透明,如遇到出租房源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且要求承租人一次性年付时,应当引起警觉,了解清楚具体情况。消费者不要抱有捡漏的侥幸心理,因一味贪图便宜而接受明显违背市场价格的折扣,到头来无论是出租人卷款跑路还是亏损倒闭,吃亏的都是租客自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