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朱啸虎王兴缘分不浅:十年六次激战,三败两胜一胶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朱啸虎王兴缘分不浅:十年六次激战,三败两胜一胶着

朱啸虎与王兴彼此互为“真爱”。

文|龚进辉

最近,美团宣布将成立优选事业部,进入社区团购赛道,由美团高级副总裁陈亮负责。新成立的优选事业部将推出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消息一出,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不禁感慨道,“过去十年,和美团在团购、外卖、酒旅、出行、充电宝、社区团购等6条赛道相遇,和王兴估计是三生三世的缘分。”

朱啸虎所言非虚,过去10年,其投资的项目频频与疯狂扩张的美团狭路相逢,某种程度上彼此互为“真爱”。如今,美团这一重量级玩家杀入社区团购领域,朱啸虎感受到的并非竞争压力,反而欢迎美团入场,“感谢美团一起把市场做大,加速中国线下服务业的数字化进程。”

的确,目前社区团购赛道仍处于发展初期,远未到杀到刀刀见骨、你死我活的地步,当务之急是共同做大市场。不过,朱啸虎没说的是,金沙江创投6次与美团相遇,战况马马虎虎,三败两胜,剩下一战处于胶着状态,暂时未分出胜负。话不多说,请看我逐一盘点:

一、团购:拉手网VS美团

在“千团大战”初期,金沙江创投投资的拉手网是名符其实的头部玩家,王兴治下的美团与之相比逊色不少。不过,后来的故事尽人皆知,美团成为“千团大战”的最大赢家,剩者为王。而拉手网在2014年10月卖身三胞集团,收购价格并未公开。

找到靠山后,拉手网并未迎来谷底反弹,反而日渐衰退,2018年7月被曝出拖欠工资、裁员倒闭,计划清退100多名员工,自此悲情落幕。反观美团则扶摇直上,相继完成与大众点评合并、港交所上市的壮举,上市后股价一路走高,最新市值已突破1500亿美元,好不抢眼。

其实,真正决定美团与拉手网战局走向的是“千团大战”最初几年。后者犯了不少错误,2013年3月,朱啸虎首次公开承认拉手网在城市站点扩张、人员招聘、市场投放和管理方面都犯了很多错误,“但是我们犯错最早、头脑也很快变得清醒,所以还有时间来改。”但残酷的现实证明,他还是过于乐观。

彼时,创始人吴波离职、冲击上市失败、团购市场急转直下(大量玩家倒闭、融资难度加大),拉手网处境不容乐观,很难再翻身。多年后,朱啸虎才点出了拉手网不敌美团的根本原因,当时年轻气盛,要求阿里不许上线聚划算,导致阿里最终放弃投资,转而投资美团。“阿里的战略投资在那个时间点上确实对战局起到了关键性的转折作用。”

二、外卖:饿了么VS美团外卖

金沙江创投在外卖领域接连投资了饿了么、回家吃饭。目前,回家吃饭已倒闭,而饿了么已在2年前被阿里全资收购。从投资回报角度来看,金沙江创投投资饿了么无疑是成功的,2011年3月A轮融资便入场,项目退出后赚得盆满钵满。但从业务发展角度来看,饿了么打不过美团外卖是不争的事实,被阿里收购前后均无法与美团外卖抗衡。

2018年4月,饿了么之所以卖身阿里,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缺钱,而阿里不仅能给其提供充足的弹药,也能提供各种优质资源扶持其发展,阿里借由整合饿了么和口碑,来实现自己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扩张的野心。2018年7月,阿里合伙人王磊在饿了么全国代理商大会上提出1年内和美团外卖至少平起平坐,“饿了么至少要占到50%的份额”。

1个月后,他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再度强调要拿下50%的份额,“饿了么目前只有一个重点,就是夺回市场份额。50%是竞争的分水岭,我认为到50%之后,竞争的主动权就在饿了么手上了。”不过,对于饿了么市场份额达到50%的期限,王磊最新表态有开倒车的迹象,他的原话是,“中短期目标就是市场份额,做到50%以上。我们没定具体时间表,这跟竞争态势有关系。”

没人知道中短期到底持续多久,没给出具体时间表说明王磊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可能达不到,即便能达到也要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因为与美团这场硬仗注定不好打,需要长线投入和充足耐心。去年6月,眼看1年期限将至,王磊在接受《财经》专访时透露,“我们离这个目标在持续靠近,但份额已经越来越不是我们关注的核心。”你品,你细品。话说,外卖一役,背靠阿里的饿了么都干不过美团外卖,被收购之前在金沙江创投加持下胜算更低,朱啸虎败得十分彻底。

三、酒旅:去哪儿VS美团酒旅

与饿了么一役相似,金沙江创投投资的去哪儿在2015年10月被携程收购,投资上无疑是成功的,但在业务发展上则稍逊一筹。注意,这里指的是去哪儿比不过美团酒旅,而不是整个携程系比不过美团酒旅。考虑到携程财报并未单独披露去哪儿的经营状况,因此只能根据交易总额这一维度来分高下。

其实,去哪儿与美团酒旅各有千秋,前者在在线交通、在线度假等领域占优,后者则在在线酒店市场稳居第一。那么问题来了,综合来看到底孰强孰弱?我个人倾向于美团酒旅。

在2019年会上,去哪儿CEO陈刚披露公司现状:2018年全年交易总额增长30%,未来3年冲击2500亿元。假设3年内去哪儿交易总额保持30%的复合增长率,那其2018年交易总额约为1479亿元。而美团财报显示,2019年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的交易总额为2221亿元,尽管到店交易额不得而知,但我相信剔除之后高于去哪儿是大概率事件。

强调一下,上述数据可能并不完全准确,但美团酒旅强于去哪儿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代表朱啸虎在酒旅市场直面王兴再吃败仗,扎心了有没有?

四、出行:滴滴青桔VS摩拜、滴滴VS美团打车

金沙江创投在出行领域先后投资了滴滴、ofo两家企业,但只有滴滴与美团产生交集。ofo之所以未与美团正面刚,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朱啸虎退出时机早于王兴入局时机。2017年,朱啸虎在多个公开场合提及,2017年年底是ofo和摩拜合并的最好时机,甚至可能是唯一的合并机会。

一位ofo投资人回忆,几乎所有股东都支持合并,只有ofo创始人戴威不同意,担心未来自己的权力可能被削弱。眼看ofo与摩拜合并无望,2018年1月,心灰意冷的朱啸虎以30亿美金估值,将所持有的ofo股份出售给阿里和滴滴。而美团收购摩拜发生在2018年4月,待王兴入场时朱啸虎早已套现离场。

不过,后来双方还是免不了在共享单车领域进行正面交锋,只不过ofo换成滴滴青桔,与卖身美团的摩拜激烈厮杀。当然,今时不同往日,摩拜与滴滴青桔相争意义不大,它们共同的敌人是身为行业第一的哈啰,靠农村包围城市策略在共享单车下半场成功突围。

因此,共享单车一役,王兴、朱啸虎都是半斤八两,说输家有点言过其实,但至少都不是赢家(侧重于业务发展角度,投资角度另当别论)。而在网约车一役上,美团打车上线3年多来,无论是前期自己招募司机扩充运力还是后期采用轻资产的聚合模式,都无法与滴滴抗衡,后者稳坐全球最大出行公司的宝座。这意味着,朱啸虎在出行领域赢了王兴。

五、共享充电宝:小电VS美团

金沙江创投投资的小电不是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鼻祖,却是第一家明确提出上市的玩家,有望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无论从上市角度还是市场份额来看,王兴治下的美团都比不上朱啸虎半小时就决定投资的小电。换言之,共享充电宝赛道,朱啸虎暂时胜过王兴。

小电成立于2016年,目前已覆盖全国超过1600座城市,用户量约2亿。2019年Q3营收同比增长300%,峰值日订单量超过200万。反观美团曾于2017年、2019年启动共享充电宝项目,但两次均折戟,今年5月第三次杀入,开始疯狂地推,拉起百城大战,通过人海战术快速实现共享充电宝的线下覆盖率。

经过数年发展,共享充电宝领域已形成稳固的“三电一兽”格局,打破现有市场只有四种可能:电池技术、强资本扩大市场占有率、头部玩家合并,以及美团等巨头入局。美团强势入场的确会给小电等头部玩家造成一定压力,毕竟其天然手握商家优势,但短期内难以撼动对手的优势。

由于头部玩家在场景布局上积累的先发优势,以及日趋复杂化的竞争,美团仍需投入大量资本才能撬动自有的商户资源,能否成功还需要后续观察。因此,我才会说朱啸虎暂时胜过王兴,以后是继续胜过还是缩小差距甚至落败,就看小电、美团如何激烈斗法。我认为,美团一时半会难以赶超小电,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六、社区团购:兴盛优选VS美团优选+谊品生鲜

2018年9月,金沙江创投投资了社区团购头部玩家兴盛优选,2019年5月,兴盛优选又喜提腾讯投资。而王兴也没放过社区团购这块大肥肉,2019年3月,美团参与谊品生鲜B轮融资,值得玩味的是,腾讯也对谊品生鲜下重注。

尽管谊品生鲜表现十分抢眼,但并未跻身社区团购第一梯队,这一赛道正呈现兴盛优选、同程生活、十荟团三国杀的局面。因此,美团并未完全押宝谊品生鲜,而是亲自下场一搏,试图成为这一市场的搅局者,与兴盛优选等头部玩家一决高下。

据悉,美团优选重点针对下沉市场,采取“预购+自提”的模式,赋能社区便利店,为社区家庭用户提供蔬果、肉禽蛋、乳制品、酒水饮料、家居厨卫等品类商品。用户当天线上下单,次日门店自提。其近期将在济南上线测试,目前已在当地启动团长招募。朱啸虎欢迎美团强势入局,似乎一点也不畏惧,我认为是真心话。

一方面,社区团购市场处于发展初期,未来大有可为,相比缺乏远见的竞争,共同做大市场盘子才能体现出战略格局,朱啸虎预测,到2022年4月,中国电商渗透率会超过60%,线下服务业的数字化大有可为。另一方面,朱啸虎开放心态的背后是高度自信,兴盛优选占据先发优势,即将完成新一轮7亿美元融资,弹药充足,即便与后来者美团正面刚,也没什么好怕的。因此,社区团购一役,让子弹再飞一会,王兴、朱啸虎并未到分胜负的关键时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