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理寺日志》叫好又叫座,跳出“二次元”的动画人更想破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理寺日志》叫好又叫座,跳出“二次元”的动画人更想破圈

“至少有猫,群众基础不错,大家都喜欢。”

《大理寺日志》剧照

记者 | 戴天文

编辑 | 李芳

1

不论是周排行还是月排行,于7月3日完结的国产动画番剧《大理寺日志》第一季,都在B站的国产动画排行中排名第一。豆瓣8.6的评分,B站9800万的播放量,对好传动画创始人尚游来说,这是一部能够称之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

4月10日开播的《大理寺日志》,由R·C创作的同名条漫改编改编而来。故事背景设定在唐朝武则天统治时期,李氏家族中的一员李饼(此处有伏笔)因某种经历,变成了一只保持人类体型的白猫,需要每日吃药才能维持其人类本性,不会被猫的天性所控制。而主人公陈拾进入首都洛阳后,机缘巧合与李饼相遇,进入大理寺任职。他们与大理寺的其他同仁共同协作,破获了不少悬案,也被卷入了复杂的宫廷斗争当中。

《大理寺日志》剧照

如何创造“大理寺”

直到开播当天,导演槐佳佳依然不敢相信《大理寺日志》能够获得观众如此强烈的反馈,我“开玩笑说,4月10日开播,给我找个盆,观众要是把我骂化了,直接泼了得了。这么多孩子跟我干这么多年,如果真的七点几分,我怕对不起孩子们的努力。”

相比其他漫画改编的动画来说,《大理寺日志》的漫画受众并不算太多,尚游表示,“原作粉丝没那么多,我们粉丝基数很小,可能要传播好几轮才能达到破圈。所以《大理寺日志》的原作底子很好,但群众基础没有热门作品高。如果口碑很高,但播放量特别尴尬,会很伤制作人的心。付出了这么多钱、时间和热情,如果市场不给反馈,大家就会觉得这个事做的特别没价值。万一《大理寺日志》叫好不叫座,第二季怎么做?”

漫画《大理寺日志》2014年开始连载,好传动画在2016年底开始动画改编。为什么看中这部粉丝并不太多的作品?槐佳佳表示,他并不喜欢那种有些精美到做作的作品,“R·C的造型很简单,对镜头和故事都有理解,一个条漫还是有分镜感和构图的。我特别喜欢这种看着不打眼,实际上很有内涵的好作品。而且后来有了一定积累,画得真是越来越好。当时故事刚刚进入主线,挺有意思。”

《大理寺日志》剧照

而在尚游看来,当时在好几个改编动画的备选项目中,《大理寺日志》确实最受公司团队的喜欢,“(作品里)还有猫,从侧面证明群众基础不错”。为了测试市场的反馈,正式立项之前,好传动画还为《大理寺日志》发起一个众筹,众筹名单在第一季第12集的片尾全部出现。“众筹里有一个选项,是‘给制作组买一包泡面’,两块钱,最后居然筹了十几万,当时我们觉得是有这么多人支持的,而且不论从微博还是B站的反馈,这个项目最接近普通观众。我们已经做过《大护法》了,公司如果做着做着成一个独立文艺片公司,也不是我们本意。”

对12集的动画来说,三年半的制作周期不算短,主要是因为过程中,除了要做《大护法》、《昨日青空》以及其他外包订单,还要去在前期尝试,找到《大理寺日志》独特的定位及气质。

从故事角度来说,《大理寺日志》的动画相比漫画并没有特别明显的改动,只进行了一些顺序的调整,更大的变化正是氛围和气质。漫画原著的开端更加轻松搞笑,而动画加入了一些沉重和惊悚的部分。主要原因,是作者R·C对作品的规划和理解,也是随着连载发生了变化,在后期做了一些更改。为了保持整体性,动画主创决定跟她商量后,对氛围及故事进行一些重新编排。

《大护法》剧照

槐佳佳表示,“前期我们做的时间很长,包括采风、剧本、设定,我们要想做得多长、多好。因为没有参照,不管美学体系、表演,我们都得找到目标在哪里,我们都得试。试一下不行就改,改起来时间就浪费很多,因为像分镜,改一点就得全改,因为镜头之间是有逻辑的得整个换掉。就像第一集,至少改了三遍,每遍起码50%以上是重做。那段时间是最痛苦的。还要想着把地基打牢,把唐朝氛围还原好。至于真正制作,无非是几千个人物,一个个画。”而真正的制作,是从2018年之后开始,相对顺利,用了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完成。

最终确定第一季只有12集,也是考虑到整体体量正好能让故事进入主线,把各个人物介绍出来,让观众能够在第二季中,与他们建立同理心和认同感。槐佳佳表示,“第12集就是展现团魂,前11集人物都介绍后,在12集让他们解决一个问题,也能看观众的反应怎么样。”

创作动画不能只看动画,需要拥抱广阔市场

品质确实不是尚游最担心的,他很清楚自己公司的团队能完成什么样的作品,好传动画在此前已经出品过《大护法》这样叫好的作品,他真正担心的还是能不能“叫好又叫座”,而且在几年前的中国动画市场,叫好不叫座的情况并不罕见。

尚游认为,其中的原因,“可能是自我认知定位问题,有很多作品是佳作,但也确实冷门,离普通观众太远了。就像我们之前做的《大护法》,有一群人很喜欢,能解读出各种我们没想到的,但普通人看不懂。我们也在反思,像《大理寺日志》,定位到底是什么?一上来我们就要给定准了。如果是给豆瓣用户这样偏精英的人看,就不应该对结果不满,因为没有考虑到大多数人的观感。所以做《大理寺日志》,我们试图往前再走一步,探案类型,大家一定想知道最后结果是什么,所以我们的定位选择了这个,我们希望能比之前的作品接触到更多的人。而且至少有猫,大家都喜欢嘛。”

《大理寺日志》剧照

在创作中,尚游都不会让导演去看评论,无论好坏都会对创作产生影响,直到第一季完结进行复盘,才大量地看评论。尚游最意想不到的有两点,“首先我没想到会有年纪很大的人在看,B站里就有人说‘我今天又带我妈妈来看《大理寺日志》了’,还有一个是有的观众说平时压力非常大,走入人生低谷很绝望,但因为看了《大理寺日志》,里面少卿有句台词‘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讲的就是我们面对命运的态度,把力所能及的事做好,不要急功近利,而且少卿的命运很惨,却依然用正面的方式面对。确实有观众get到了。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他们看到的是搞笑、开心的,所以我们看到不多的人get到这句话,确实让我们比较感动。”

在创作中,槐佳佳也完全没有刻意去讨好“二次元”,就连这个词本身,在他们看来也已经是逐步被观众所淘汰的。槐佳佳认为,“‘二次元’已经是个老词,以后就是过去式了。我们现在接触的年轻观众,没有所谓‘二次元’的概念。他们有一套新的语言和沟通方式,比之前的更好、更高级。我们现在复盘,挺惊讶的,以前没想到观众这么猛,无论阅片量还是对事物的理解、对形式感的把握,都远远超过我们80后这一代。他们能知道创作者和观众沟通的模式,会在这个模式下去寻找东西。以后说‘二次元’可能会暴露年龄了(笑)。”

一定程度上,这也让国产动画从过去常说的“二次元”范畴内跳出来,在观众的眼中,与其他通俗内容融合成为一个整体。“观众朋友不会用内容类型去区分,会在一个更高的标准上去看内容。过去‘二次元’是一个标签,只要是符合就有一套讨好他们的套路方式,但现在这么玩一定不行,‘二次元’的套路已经被他们淘汰了。新来的观众不玩这个,老的人也羞于提及,大家对于好内容的追求越来越高。”槐佳佳表示。

《大理寺日志》剧照

目标观众的定位上,《大理寺日志》除了希望能吸引热爱探案类型的观众之外,还有一个目标就是吸引不常看动画和漫画的观众,“做线下的时候,真的有很多公务员,或者从中国香港过来的老阿姨过来说是我们的粉丝”,尚游表示。“这是我们《大护法》之后复盘的一个结果吧,希望能站在更多普通人的视角进行创作,从群众中去找那些点,我觉得现在做得还不够。”

把自己框在动画这个狭隘的领域,是尚游认为过去不少动画创作者会出现的一个问题,正是因为没有去认识和理解更宽广的内容领域,才导致许多作品始终无法出圈。“很多动画导演,以前会把自己框在动画圈里,很多人只在很小的空间里感受生活,接触的都是做动画的朋友,对世界的理解跟不做动画的人不一样。我们这一批70后、80后导演,像饺子(《哪吒之魔童降世》导演)、老凡(《大护法》导演不思凡)、田导(《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包括我们公司里90后的导演,感受世界的方式又不一样。以前社交得走出去,现在在网上他们有一套沟通方式。中国现在也是一直在开放和发展,表达的东西肯定不一样。”

《大理寺日志》主创团队,也正是按照这种看待世界的角度去体会和创作的。尚游表示,看热播影视剧、看摄影和艺术作品,都是现在动画人提升自己的有效方式,“我跟他们说,一定要多出去感受、观察普通人的生活。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基本很少看动画,现在热播的电影电视剧我们都会看,当然动画电影也会看,但不是说只看动画,我们也玩游戏,也去参加出去的活动,视野不断开阔。现在很多优秀的文学作品、音乐作品,都是拓展创作的特别好的路径。如果只学别人做完的动画,永远突破不了的。以前我们很多学美术的都说宫崎骏画的特别美,我们要学他。现在这个阶段过去了,我们能学三分样,再往上提升,比如我们就要去看看摄影作品,学他们的构图,去看艺术家的画作,这些作品对色彩的控制、对构图的讲究,一定比动画里要好。包括台词,戏剧里的一定会比动画牛。”

“这些东西直接搬过来很尴尬,我们现在正在慢慢转化的过程中,最终的形态,希望我们这些制作人对整个世界的认知能够越来越丰富,收集到的东西越来越多,转换能力越来越强,最终出来的作品,不能说一定更好,但会让更多人去接受。”

《大理寺日志》剧照

槐佳佳在创作中,就非常注重角色的表演。“我平时看动画很少,《火影》、《海贼王》也没怎么看过。我们更多的是从电影和戏剧上(寻找灵感)。我个人特别喜欢看默片,会更注意演员的表演。我会更在意让这些角色都成为优秀的演员,而不是说只是长得好看或者穿得很华丽,更注重他在做事时的小动作的处理。我想通过表演细节去提高,而不是只通过镜头的处理。可能观众get不到,但我相信积累下来,观众潜移默化会看到我们在细节上的处理,润物细无声的地方。”

每次开发都给IP做增值

2012年成立的好传动画,拥有150人的制作团队,公司总部位于天津,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拥有分部。

尚游表示,公司更倾向于吸纳创作层面的人才,“其实签约的导演特别多,希望每一个合作伙伴都有前进的心。就像上色、中间制作的东西,都好找外包。如果我们的人都能hold住前期,能拥有通过表演或者其他方面把片子提高的能力,我觉得是最好的。因为片子好坏并不是手工部分有多强,而是需要一个团队动脑子把前期hold住了,才能把质量提升。”

槐佳佳认为,这些在前期下的功夫,主要是进行自我的升级。“观众先自我升级,倒逼行业。他们不看动画,不是不喜欢,可能就是因为不好看。说白了他们吃过更好吃的,再让他们吃豆腐脑,可能老的会因为情怀去怀旧一些,这些新的不会买的,所以一定要追求更好看的东西。”

《大理寺日志》剧照

这些前期开发中所消耗的时间与成本并不小,回报周期也很长。对好传动画来说,不同规划的项目,都需要通过不同的途径来获取利润。

尚游认为,如果是短期的项目,免不了追求短平快,追逐流行。而《大理寺日志》在好传动画的规划中至少是10年+的项目,“如果是做这样有生命力的项目,必须要放弃一些财务上的收益。”尚游表示,如果他们愿意将版权出让,那第一季就会获得利润,但他们更希望考虑到角色的生命力以及项目的商业空间,确保每一次开发都能为这个IP增值。

“如果版权卖给B站,或者让他们投进来,就会投一大笔钱。但如果只卖给B站第一季的播放权,那这笔钱是不足以覆盖制作成本的。现在动画行业从业人员的工资不断提升,比我们当年做《大护法》已经翻倍了。我们给《大理寺日志》做的简单的财务测算,不卖授权,顺利的话两季,不顺利三季,能够平掉成本。只要观众和市场认可,其实不用太担心会赔钱,但还是需要有一定的能力扛过(前期)。”

《大理寺日志》剧照

除了番剧之外,《大理寺日志》正在进行的IP开发,是动画大电影和真人剧集两个方面。目前这两个项目已经进入剧本创作的尾声。尚游表示,“真人剧集谈不上颠覆,但还是要注意演员如何展现,比如少卿该怎么演?演员贴毛,还是CG来做?目前我们现在最核心的还是把故事讲好。而且真人剧,比动画做角色的空间更大,这五个主角如果都找到特别合适的演员,在一起一碰,戏就很有意思。动画大电影剧本已经有好几个方案,美术方面的升级也已经完成。”

优异的市场表现,并不会改变《大理寺日志》目前既定的开发走向,槐佳佳及团队已经准备好了完整的六季剧本大纲。槐佳佳表示,“细节还会根据具体情况调整,但因为漫画结局我们都知道,所以早就把大纲备好了。它不是一个《七龙珠》一样无限下去的故事,在该结束的时候,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李饼、陈拾这些角色的命运,都会在一个点结束。我们的规划是平均两年做一季。”尚游开玩笑表示,第一季收到这么多好的反馈,未来可能进行的细微调整,或许是把每一集的时长都增加一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