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快手复制字节跳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快手复制字节跳动

快手,下一个App生产厂?

文|锋科技

快手想对标的,早已不只是抖音。

得益于“大中台小前台”的模式,试错成本大幅度降低,App可以快速迭代,字节跳动的速度太快了。如果快手继续像其创始人宿华在2018年说得那样“快手其实是一个慢公司”,很有可能就会被拍死在沙滩上。

快手不能坐以待毙。

虽然现有的业务铺陈确实赶不及字节跳动,但快手一直在加快。它对标的绝不仅仅是抖音。它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查漏补缺。把字节跳动已经做了的,而自己没做的补上,字节跳动亦是这样。同时,快手与字节跳动一起,都推出了自己的社交App,试图补“腾讯”的课。而另一面的腾讯,也在做属于自己的短视频梦。

快手快马加鞭

2019年初,快手制定的DAU目标是2亿出头。半年后的 “618”,快手创始人宿华下了死命令,启用马宏彬为总指挥,打响 “2020年春节3亿DAU”的K3战役,快手App、快影、A站几个产品都有了拉新的目标。2019年初,快手广告业务的目标还是100个亿,到了K3计划时期,这个数就变成150个亿。据燃财经报道,快手的内部有些部门也开始实行“大小周”。

“K3战役”中,除了在分发逻辑上在向抖音靠近,例如给MCN流量倾斜,鼓励它们做精致的内容,而不是做快手原来那种比较土的内容。快手还试图学抖音那样,后来者居上。

左今日头条,右快看点

字节跳动2012年就创立了今日头条,快手也于2019年5月在iOS端上线了“快手版今日头条”,快看点。

和今日头条类似,快看点除了图文资讯内容,还十分注重视频资讯。快看点的官方slogan也写着“全网新鲜资讯热播视频”,目前在七麦数据上iOS应用市场里,近30日的日均下载量为1598。据小雷私人的数据,和上上周的数据相比,雷科技上周的同比推荐量上涨了10.25%,同比阅读量上涨了63.76%。除了小雷自身的努力,也一定程度上说明快看点的平台增量还可以。

另一边,今日头条近30日的日均下载量,双端结合起来则超过9000。据Trustdata今年3月的数据,今日头条MAU在新闻资讯类App里排名第一,已经和第二名拉开距离。快看点目前连其项背也望不到。

数据表现上,快看点很难超越今日头条,但是快看点也不应该妄自菲薄。首先,快手对于快看点的期望还是挺高的。不然也不会在今年春节的红包活动里,通过打开快看点App做任务的方式,给予其重磅推荐。

另外,据Trustdata的数据,在新一代的年轻人心目中,今日头条目前并未能排进前三名,快看点App获取年轻人芳心,仍有机会。并且,今日头条除了推荐西瓜视频、各种图文资讯,还上线放映厅,主推长视频。虽然看似大而全,但未免有些定位不清。快看点在推荐快手短视频,各类图文资讯以外,上线了“小剧场”栏目,分享各类沙雕娱乐竖屏小短剧。而目前在微博上,话题#快手小剧场#的阅读量有129.5万,讨论也有5920,大部分用户的反映都是正向的。

字节跳动后来者居上

不仅仅是快看点App,快手、快看点、快影……快手科技有限公司“三快齐下”,和字节跳动在视频、图文和工具三大战场里贴身肉搏。

在短视频领域里,快手走在了抖音前面,在2017年9月的时候,快手的月活有1.83亿,抖音仅有1847万,是它的十分之一。但抖音后来者居上,采用中心化分发逻辑、重运营,并在2018年的春节借助明星营销。快手的MAU从1亿到4亿,用了三年时间走完。抖音的MAU从1亿到4亿,仅仅用了9个月。2018年,抖音实现了4000万的日活净增长,反超了快手。

快手当然不甘心。2020年初,快手独家赞助春晚。据方正证券提供的数据图来看,截止到2020年1月,抖音和快手的DAU和MAU都有逐渐缩小的趋势。

除了赞助春晚这样的短期活动,抖音和快手在长期战略上也打得不可开交。在内容细分领域,2019年1月,抖音启动“抖音看见音乐计划”,同年11月,快手和腾讯合作,发布“音乐燎原计划”;2019年3月,抖音联合中科院等发起“Dou知计划”,同年11月,快手联合知乎发布“快知计划”。直播业务方面,2018年2月,快手开放直播,同年7月,抖音公测直播;2018年3月,抖音上线购物车功能,同年5月,上线抖音小店,一个月之后,快手上线快手小店。海外业务方面,2017年2月,海外版快手Kwai入驻俄罗斯应用市场,同年5月,抖音和火山小视频都推出了海外版App。

似乎存在这么一个规律,在一系列竞争与模仿中,快手常常比抖音慢半拍,即使在快手比抖音快的地方,抖音也时常比快手做得更好。就拿海外市场来说,跟快手相比,抖音不仅收购动作频繁,Tiktok 19年的全球下载量也排到了第四位,仅次于Facebook Messenger,Facebook和WhatsApp,Kwai连前十都没有排进去。

快手的阵地

纵观目前的互联网巨头旗下的产品,大概可以被分为三种不同的类型。第一类主打人与人的交互,例如微信、陌陌等;第二类主打人与内容、信息的交互,例如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爱奇艺等;第三类主打人与商品的交互,例如淘宝、拼多多等。

如果我们将如今的新BAT拆解开来看。腾讯目前的主要业务关注人与人,但也在不断加码人与内容和人与商品。据官网信息整理,腾讯的旗下有六个事业群,业务以QQ、微信为代表的社交领域为出发点,延展到以腾讯新闻和腾讯看点为代表的图文信息流领域、以微视和微信视频号为代表的短视频信息流领域、以及金融领域、互娱领域,面向企业的腾讯云大数据领域等等。

字节跳动目前的主要业务是人与内容,也加入了人与人和人与商品的赛道。自2012年3月,字节跳动公司注册成立以来。其在国内先后上线了今日头条、火山小视频、抖音、西瓜视频等图文、视频信息流产品。后续又陆续上线了多闪和飞书等社交产品,在抖音内开放了抖音小店功能,并在2019年6月启动自研游戏Oasis绿洲项目。

阿里目前主要还是围绕着人与商品,但也在人与人、人与内容里打滚。例如阿里巴巴2015年推出钉钉,潜入社交领域。同年,成立阿里文学,后又孕育出书棋小说App,2016年正式收购优酷土豆公司,加强人与内容的互动。

这样一比较,快手的位置在哪里?快手目前的主要业务还是集中在第二类,也就是人与内容互动领域,并且试图将第二类做彻底。2012年11月,快手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当时还叫作“GIF快手”的App,从一个纯粹的工具转型为一个短视频社区,进入短视频信息流领域。2018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Acfun,继续加码视频内容领域。2019年5月,快手在iOS端上线“快看点”App,不仅是快手进击图文信息流的阵地,也是快手对包括图文、视频在内的多模式的一次尝试。当然,除了第二类,快手也有试水其他。比如推出工具类应用快影,对标抖音的剪映,还有在2018年初上线的陌生人社交App“快手电丸“。

图片来源:投中网

和字节跳动一样,快手也在打磨自己的App矩阵,虽然目前除了快影,其余尚在努力。但互联网风云诡谲,或许不久后,快手就会重演后来者居上。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