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造假900亿,揭阳首富“药王” 被抓,一年身家已跌307亿

30年来A股最大造假案。

文|金错刀频道 圆圆

2008年左右,一首广告歌火了。

由谭晶演唱、任泉和李冰冰出演的歌曲,名字叫《康美之恋》。

讲述的正是康美医药创始人马兴田和他的爱人许冬瑾在山水间相互爱恋、共同创业的感人故事。

一夜之间,全国人民知道了康美药业。

多年之后,康美药业再次走进大众视野,只是这次却不怎么体面。

7月9日,康美药业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

这个老牌医药公司也卷入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漩涡中,而了解这家企业,免不了要提到马兴田。

作为创始人之一,仅用4年就成功上市,称霸行业老大。

多年之后再看他的发迹史,更是福兮祸兮......

1、康美药业:揭阳首富发家史

说起马兴田的发家史,总结起来就是,单身和谈恋爱后。

马兴田出生在广东普宁的碗仔村,四面环山,是一个以马姓为主的村落。因为这里走出不少富商,被当地人调侃为“马总故乡”,其中最为知名的“马总”,便是马兴田。

普宁市下架山碗仔村的马兴田家别墅(图:新京报)

普宁属于潮汕地区,潮汕人一向以善于经商闻名全国,出了不少富豪,李嘉诚刘銮雄这些都是潮汕人。

1992年之后,中国掀起全民下海经商热潮,基因潜藏的经商细胞,让马兴田也决心试一试。

只是马兴田那时候也并非出生名门贵族,没什么本钱做生意,一度非常落魄。

但是,妻子许冬瑾出现了,也是马兴田生命中最重要的贵人。

许冬瑾出生在中药世家,父亲许德仕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人参炮制技艺”的传承人。不过后来有媒体爆料,许德仕是靠着倒卖药材发家致富,但这也不难看出此人的经商头脑。

许德仕生意做得大,开过绣花厂、海绵加工厂和珍珠加工厂,实力资质相当雄厚。

有了妻子娘家人的帮扶,马兴田过得比之前好多了,还得到了投资人的青睐。

马兴田和妻子二人在普宁的流沙镇开了一家经营药品的门店,但这个店没有让他大火,真正让马兴田挖到第一桶金的是中药材三七。

也就是跟随市场买出卖进,马兴田先是低价收购大量药材三七,等到市场行情上涨之后,再以高价卖出,1996年终于赚得第一桶金。

第二年,马兴田和许冬瑾创办康美药业。

起初的康美药业,雏形还是做化学药的研发和加工的。

据说马兴田非常热爱学习,即使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学习。

那时候国内还没有规范的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标准,马兴田四处拜访各大企业和科研机构,又是吸取前辈经验,又是聘请学者专家、不断的打磨和推敲......

最终在6000多家制药企业中脱颖而出,成为全国第43家、粤东第1家通过GMP的制药企业。

同年,康美药业还火速研发出络欣平、利乐、诺沙等多个国家级新药。2001年,康美药业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2005年,康美药业推出重磅消息:在业内率先推出中药饮片小包装,中药材被按照克数进行小袋包装。

这看似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创新,却颠覆中国自古以来“手抓秤量”的中药用药传统。也因此,康美药业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立为全国推广和应用小包装饮片的典范。

2007年是公司战略布局的一年,康美药业占据三条业务线,主线为中药饮片产业化,两条副线分别为中药物流港和药材加工基地。

此刻,也迎来康美药业的第一个增长高峰期,2007年营收增速为56.74%,营收首次突破10亿元。

康美药业报表

如此漂亮的成绩单,也让马兴田成为公众人物。

他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中国十大工商英才、广东十大经济风云人物等众多荣誉,以及2013年、2017年,马兴田更是两度荣登福布斯中国发布的“中国上市公司最佳CEO”榜单。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单上,马兴田家族以405亿排名46位, 也成为家乡揭阳首富。

根据康美药业曾经发布的信息,马兴田夫妇还曾捐1.5亿元建设的普宁莲花山公园,最后移交给政府管理;以及出资1500万元在普宁兴建贵政山小学。

在碗仔村一些村民的印象里,马兴田虽然少见,但为人并不小气。经常帮村里修路和建学校。

一边是老百姓眼里的大善人,一边是坐拥几十亿的资本家,马兴田的确是赚足了人气。

只是这样的辉煌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被曝光造假的消息越来越多,开始挖出更多不为人知的黑幕......

2、造假900亿:30年来A股最大造假案

如若不是此次造假翻车,康美药业的神话,估计会继续编下去,而马兴田的个人传记,完全可以成为励志学的代名词。

2019年五一假期开始前,康美药业发布了一则《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称:

由于财务数据出现会计差错,造成2017年营业收入多计入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入76亿元,销售费用少计入5亿元,财务费用少计入2亿元,销售商品多计入102亿元,货币资金多计入299亿元,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多计入3亿元。

大意就是,内啥,不好意思啊,我们2017年财报虚增货币资金299亿。

众人听之,愤怒、震惊、愕然、懵逼......真的是人有多大产,康美就有多大胆。

没有人敢设想“白马股”的龙头企业,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明目张胆制造了这颗财务造假大雷。

此外,创始人马兴田还在采访中表示“财务差错和财务造假是两件事”。

言外之意:我没有做假哦,只是会计计算错误导致300亿资产“消失”。

但资本市场谁还会信这样的说辞,会计差错公告一出,康美药业的股价顿时狂跌。

后续经证监会调查,才发现惊人数据。

三年期间,公司均虚增营收共计约300亿元;虚增货币资金共计约900亿元。

2020年7月10日,证监会宣布重罚康美药业的保荐机构广发证券(000776。SZ),暂停广发证券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并对14名直接责任人严肃追责,其中8人被禁业10年至20年。

证监会将此定性为:是30年来最大的A股造假案。

并表示,康美药业是“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的实施财务欺诈行为,其性质恶劣可见一斑。

造假风波未平,其他违规骚操作随之而来。

先是行贿,康美顺利地登陆A股市场;

后来是假借中药材为名倒腾地产。

以及,康美药业产品不合格。

人们才恍然大悟,昔日的中药材领头公司,其实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只是害苦了投资人。

3、一个马兴田被抓,千万个韭菜的死活呢?

6月20日,ST康美公告显示,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马兴谷。

可投资人的钱呢?还能变回来吗?

一位来自中国东部城市社区工作者王木(化名),经过仔细考量和研究,押入全部身家的“宝”,投资在康美药业,毕竟康美的名气在圈内都是有威望的。

但这一切都在2018年底,美梦幻灭。

康美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股价跌停,市值腰斩,一系列连锁反应,让本没有太多股市投资经验的王木,措手不及。

从300万本金到最后赔的精光,甚至有家不能回,连父母孩子都要欺瞒;

还有一直本着“不会亏”,相信康美药业始终是领头羊的坚定追随者,到最后输的底裤朝天,120万扔进股市,响都不响。

写到这里,想起早期TVB播出的《大时代》,剧中描写70年代的香港金融市场,多么疯狂。

从上流社会、中产阶级到下层人民,所有人都在买股票,无数企业都想上市融资、贿赂交易所、甚至还出现假股票……

当时民间生活中还出现很多疯狂的现象,比如鱼翅捞饭、股民辞工全职炒股、用500元港币点烟等各种奇怪现象。

当时只觉得是电视情节,然而现实比剧情更加凄惨,剧本是可以撰写的,但那些股民却是活生生存在的,他们的确在遭受炼狱般的人生。

康美药业造假事件给所有投资人敲响了警钟,孤注一掷的后果,不是大赢一场,就是一无所有。

若是没有这个承受能力,不如抱着玩玩心态。

就像股神巴菲特所说的:

“在别人恐慌时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恐慌”。

记得2017年,康美20岁“生日”时,马兴田感慨地说:“我出生在广东这片改革的热土,遇上了全民创业的好时期。现在又赶上了中国经济的崛起和无比精彩的互联网时代,觉得自己很幸运。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

只是如今再品味这句话,责任早就被金钱碾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