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亚洲最大贫民窟没“炸”,为何印度新冠确诊还是破了100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亚洲最大贫民窟没“炸”,为何印度新冠确诊还是破了100万?

检测迟缓、密切接触者追踪缺失、公立医院常年投入不足、公立私立医院协调不善、对受封城影响民众和返乡民工的救助不足,均成为印度抗疫的阿喀琉斯之踵。

2020年7月16日,印度新德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4月1日,当亚洲最大贫民窟孟买塔拉维贫民窟报告首例新冠确诊时,这个容纳了50到85万人的人口密集区被视为印度疫情的潜在炸弹。

当时,印度全国累计确诊1834例,累计死亡41人。

三个多月后,截至7月16日,塔拉维贫民窟累计确诊2428例,其中2080人治愈,成功避开“王炸”危机。

但在印度全国,累计新冠确诊依然突破100万大关、升至1003832例,累计死亡25602例。周四单日新增确诊34956例,新增死亡687例,均创下疫情以来的新高。

至此,人口13亿的印度成为全球第三个确诊病例过百万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巴西。

从3月25日首次启动全国“封城”到现在,印度已经进入“封城5.0”版。

在牛津大学的各国政府新冠应对措施严格指数上,印度评分74.07分,为封锁措施最严格的国家之一。

但疫情很快被《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引发的暴力抗议、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中央邦的执政党更迭等政治议题淹没。

在封城之外,检测迟缓、密切接触者追踪缺失、公立医院常年投入不足、公立私立医院协调不善、对受封城影响民众和返乡民工的救助不足,均成为印度抗疫的阿喀琉斯之踵。

对接触者追踪最弱的两大城市孟买和新德里,正是疫情“震中”。“震中”确诊持续攀升之时,偏远地区的确诊也在上升。由于感染人数陡增,毗邻尼泊尔的北部比哈尔邦于周四进入全面“封城”。

得救的贫民窟

塔拉维贫民窟4月报告的疫情引起了全球关注。在印度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获得奥斯卡奖之后,作为拍摄地的塔拉维贫民窟就吸引了各国目光。

也正是由于其国际关注度和可能对疫情控制造成的巨大风险,孟买当局在应对塔拉维贫民窟疫情时展示了超强行动力。

在发现首例确诊之后,孟买政府立刻对患者进行行踪调查,随后锁定五个高危感染区,并向塔拉维派出了2450名医护人员。

印度有70%的医疗服务都是由私立医院和诊所承担。在疫情初期,由于缺乏防护设备,孟买的大部分私立诊所都选择关门。

但在应对塔拉维疫情时,孟买当局得以找到私立诊所的医生,让这些医生与政府派出的医护人员一起合作,对贫民窟的居民进行健康筛查。

医护人员在塔拉维贫民窟。图片来源:Twitter

每天早上9点,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就开始挨家挨户上门测体温和血氧水平。有感冒等症状的居民将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确诊患者立刻被转移到临时征用的隔离中心。

如果病情恶化,患者将被送到附近的公立医院和三所私立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到4月的第二周,医护人员已经对高危区的4.75万居民进行筛查。到6月底,贫民窟已有1万多居民被隔离。

在印度“封城”后,由于没有收入来源,有约15万人离开塔拉维贫民窟返回故乡。发现疫情后,孟买政府对塔拉维实施了全面封锁,无法工作的居民还因此获得了政府提供的免费食品和配给。

上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讲话中专门提到塔拉维贫民窟,将其例为成功抗疫榜样。

但塔拉维贫民窟所在的孟买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经济中心失控

人口1830万的孟买是印度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虽然并非首都,但作为印度的金融和交通枢纽,孟买是印度最富有的城市,也是“宝莱坞”所在地。

但截至16日,这个最富有的城市累计确诊97751例,累计死亡5520例。

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是印度确诊和死亡最多的邦,累计确诊284281例,死亡11194例,周四的新增确诊和死亡再创下新高。而该邦有35%的确诊和一半死亡来自孟买。

早在6月初,孟买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的共1094张ICU床位已经被占用99%,464台呼吸机有94%被占用。由于疫情持续恶化,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已经征用了孟买所有私立医院的ICU床位。

控制疫情传播时,追踪确诊患者的接触者是关键措施之一。

在追踪问题上,印度各邦存在巨大差距,而马哈拉施特拉邦和另一重灾区首都新德里都处于垫底位置。截至周四,新德里累计确诊118645例。

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5月的报告显示,在马哈拉施特拉邦,一名患者确诊后,平均仅有8名直接和间接接触者能接受筛查检测。新德里的数字也仅为9人。

印度全国的平均数为20人,西南部卡纳塔克邦达到93人。

孟买的情况略好于整个马哈拉施特拉邦。

到4月底,当局平均对一名患者的19名接触者进行追踪。到6月中旬,这一数字依然是19人。而在人口超过2亿的北方邦,当局追踪的接触者平均为57人。

直到本月初,政府才允许孟买的17家私人实验室参与新冠检测。截至上周,孟买进行了36.3万次检测。

对接触者追踪严重不足、检测滞后,导致疫情在孟买和周边地区迅速扩散,大量患者涌入医院继而引发了医院超负荷运转。

而孟买的检测滞后与印度全国的检测滞后处于同一步调。

虽然1月底就报告首例确诊,到3月初,印度平均每天仅对250人进行检测。在疫情初期,检测只能在78所国有实验室内进行。

到7月初,印度的检测次数首次超过每百万人8000次;同一时期,巴西和南非已分别为每百万人2万次和3万次。

巴西和印度每日新增确诊。图片来源:牛津大学

偏远地区爆发

除了孟买、新德里这样的疫情重灾区之外,近几周,印度北部边境的比哈尔邦也成为关注重点。

截至16日,比哈尔邦连续四天新增确诊超过1000,累计确诊升至20612例,累计死亡180例。6月30日,该邦累计确诊还保持在1万例以下。

受各地限制性措施影响,超过300多万名打工者从全国各地返回比哈尔邦,其中检测出了大量确诊患者。

本月初,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的一场婚礼更是成为超级传播事件。新郎在婚礼后两天因新冠死亡,参加婚礼的近100人被确诊感染。

除了大城市,疫情已经在比哈尔邦各地蔓延。截至周四,该邦仅有23%的死亡病例来自巴特那和其他两个重灾区。

目前,比哈尔邦仅进行了33万次检测,远低于其他邦。也意味着该邦的确诊人数还将继续上升。

疫情扩散后,比哈尔邦政府宣布从周四起进入全面“封城”,封锁令持续到7月31日。该邦也成为印度首个再次完全封锁的邦。

印度西南部卡纳塔克邦的公共卫生专家Sylvia Karpagam曾对政府的抗疫政策发表报告,列出了检测严重不足、公立医院设施陈旧、防护用品匮乏、公立和私立医院缺乏协调等一系列问题。

界面新闻此前报道,类似问题也出现在新德里的抗疫中。而与新德里和卡纳塔克邦相比,偏远的比哈尔邦更为落后。

目前,印度在公共卫生的投入刚超过GDP的1%,是全球投入最低的国家之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