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好人”冯鑫被抓一年后,暴风集团已走到退市边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好人”冯鑫被抓一年后,暴风集团已走到退市边缘

最有能力也最渴望拯救暴风的冯鑫已锒铛入狱将近1年,陷入至暗时刻的暴风自救本钱和筹码所剩无几,大势已去、无力回天,退市或是大概率事件。

文|龚进辉

时间过得很快,距离暴风集团(以下简称“暴风”)实际控制人冯鑫入狱将近1年。去年7月28日,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9月2日,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9月16日,冯鑫及时任暴风董事兼董事会秘书长毕士钧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如今,1年过去,暴风处境不仅没有一丝丝好转,反而无奈走到退市边缘,且风险正与日俱增。7月1日,暴风开始停牌,前一天晚上其对外发布公告称,称因尚未聘请到CFO和审计机构,无法在今年6月30日前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

7月7日,暴风再度对外发布公告称,称收到深交所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通知。由于暴风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2个月内仍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因此,深交所决定暴风股票从7月8日起暂停上市。

一般来说,暂停上市是深交所对上市公司下达的最后通牒,即给上市公司最后一次自救转圜的机会,必须尽快履行信息披露职责,否则将面临退市这一严厉处罚,到时候可就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

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后1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如果公司被暂停上市后1个月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但未能在其后5个交易日内提出恢复上市申请,深交所同样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暴风当然充分意识到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迫在眉睫,但似乎有心无力、底气不足。暴风方面表示,将继续努力寻找有意愿的审计机构和CFO,并尽快披露2019年度业绩情况,但不排除最终无法如期完成的可能性。讲真,对于暴风在1个月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我个人持悲观态度。

一方面,此前深交所已给暴风充足时间来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但其还是未能完成,如今想在短短1个月内完成,难度着实不小;另一方面,暴风连自家员工工资都拖欠,哪有闲钱聘请审计机构和CFO,退一步讲,即便现在找到审计机构和CFO,考虑到公司年报任务繁重,1个月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并不现实。

这意味着,待8月7日最后一刻来临时,暴风很有可能还是无法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不得不吞下退市的苦果。现在,暴风已进入退市倒计时,5年创业板之旅即将画上句号,从当初高光时刻到如今跌落神坛,不禁让人唏嘘不已,一切的一切只能怪暴风自己。

回首暴风上市5年,命运犹如过山车般曲折坎坷,上市之初曾连续拉出30个一字涨停,股价最高冲至每股327元,巅峰市值超过400亿元,成为名噪一时的“妖股”。但好景不长,由于冯鑫盲目模仿乐视生态打法,一口气布局VR、电视、体育、影业、金融等诸多产业,不断拉长战线,使其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悲催的是,暴风却陷入数次增发失败、融资不利的尴尬局面,即便冯鑫出马也未能扭转公司颓势。一步错步步错,最终暴风在各个战线迅速全面溃败,只剩下一地鸡毛、一片萧条。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暴风营收8359.29万元,同比下降89.44%,净亏损2.64亿元,去年同期亏损1.06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的资产总额3.60亿元,负债总额10.17亿元,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暴风营收和利润双降、资不抵债,严重打击投资人的信心,直接连累公司股价。6月30日是暴风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当天股价报收1.48元,市值仅为4.88亿元,较巅峰时期跌去99.5%,真是惨不忍睹。此外,暴风还面临人员大量流失。

一个扎心的事实是,冯鑫入狱后,暴风上演树倒猢狲散的凄凉一幕。除冯鑫外,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比如2019年10月暴风副总经理张鹏宇、CFO张丽娜离职。基层员工更是出走严重,目前公司仅剩10余人。灵魂人物冯鑫无法坐镇指挥,暴风单凭这10余个“老弱残兵”,几乎翻不出浪花来。

随着时间推移,暴风每况愈下,处境一天比一天糟糕,糟糕到连核心业务暴风影音的正常运转都难以维系。去年11月底,有网友发现,暴风影音官和App均无法正常打开。对此,暴风方面回应称,因拖欠合作方机房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已终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务。

说白了,都是暴风缺钱惹的祸。退一步讲,即便暴风付得起服务器托管费用,也无法在竞争激烈的视频江湖占据一席之地。换言之,暴风已坠入深渊,几乎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而其之所以沦落至此,作为暴风一把手、主心骨的冯鑫难辞其咎。

“冯鑫私下是个很好的人”,这是不少与冯鑫打过交道的人形成的共识。他在金山时期的老上司、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曾发长文大谈自己眼中的冯鑫,直言他没有敌人,绝对不是做恶之人。冯鑫在为人上的确拥有不错的口碑,但作为创业者与公司领导者,他存在诸多不足,战略布局是其明显短板。

有人甚至评价好人冯鑫“不懂业务,不懂商业”,这也是暴风发展形势急转直下的重要原因。其实,他不仅用人不察,在意识到这一问题后进行管理调整,但收效甚微,还在战略、战术上接连踩坑,最致命的失误当属对待资本的态度。

上市之前,冯鑫对于资本过于短视,想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上市之后,他对于资本又过于乐观,认为融资渠道畅通,于是激进拓展业务。暴风股价的最高点出现在2015年5月底6月初,曾一度摸高到327元每股,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当时暴风在资本上没有任何动作,错过了最佳融资时机。

等到冯鑫后知后觉地谋划定增,彼时暴风股价表现大不如从前,A股热度也明显降温,导致其后续数次定增失败。为了拯救岌岌可危的暴风,在融资渠道不畅的情况下,他只能频繁质押个人股权来筹集资金。Wind资讯数据显示,冯鑫个人持有暴风股权21.34%,已100%质押。

如今,最有能力也最渴望拯救暴风的冯鑫已锒铛入狱将近1年,陷入至暗时刻的暴风自救本钱和筹码所剩无几,大势已去、无力回天,退市或是大概率事件。即便有朝一日彻底凉凉、走入历史,也并不出人意料。暴风在经历大起大落的商海沉浮之后,是时候与它道别,感谢暴风曾来过,剩下不多的日子且行且珍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