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离别178天之后,电影院终于回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离别178天之后,电影院终于回归

这是一次久别重逢。

摄影:杨舒鸿吉

记者 | 杨舒鸿吉

编辑 | 刘素楠

1

“又能回来看电影了,我心里老开心了。”检票进场的时候,资深影迷朱健雄对影院检票员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是久别重逢之喜。7月20日下午,距离开场尚有40多分钟,他和老伴走进了曹杨影城,在熟悉的取票机上打印电影票,来到等候区,在手机上打开健康码,慢慢走入场内,隔位落座。

和往常不同,他们没有带饮用水,也没有吃小零食。

2020年1月24日,全国院线暂停营业,春节档大片纷纷撤档,影院进入停工状态。

在电影院按下“暂停键”的178天里,朱建雄在家“看了半年十分没劲的电视”,对坐在影院看电影那种仪式感的想念越来越深。

如今,在全行业、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之下,这场国产电影行业罕见的危机,正在解除。

朱健雄正在检票进场。摄影:杨舒鸿吉

根据国家电影局7月16日的电影院复工指南,“电影放映场所原则上不售卖零食和饮料,影厅内原则上禁止饮食。”朱健雄在入场前赶紧吃了点东西,检票前就把口罩戴上了。

他们购买的是曹杨影城重启的第一场电影,于13时开映的《第一次的离别》。“无论是什么电影,只要没看过就行,就是想回到影院里找回熟悉的感觉。”朱健雄说。

66岁的他早已退休,赋闲在家时,电影是主要的消遣。“我从小时候就开始看电影,一直看到现在。退休后,我们两口子,每周有三、四次走进电影院。”

朱健雄和老伴顺利进场并找到座位,两人被一个用胶带封存的座位隔开。近百人的影厅内,对公众开放的30%座位,全部满员。

曹杨影城总经理盛颖莹则透露,尽管是周一,尽管是下雨天,但当天排期的8部电影已接近售罄,人们的观影热情已经远远超过预期。

但是,当天下午首场电影的观众们遭遇了一个“小插曲”。在预定放映时间过了数分钟后,影厅未能如常播放。随后,一名工作人员走进厅内小声解释:“不好意思,放映机出现了一个小故障,太久没放了,正在解决中。”

“太久没放,机器‘害羞’了吧。”朱健雄的一句调侃,让影厅内的几位观众跟着笑了出来。随后不久,笑声渐息,影厅灯光暗下,熟悉的龙标出现,光影故事开始。

摄影:杨舒鸿吉

今年60岁的曹杨影城是中国影业半个世纪浮沉史的见证者。

曹杨影城初建于1960年,是一座依傍工人新村而生的国营影院。建设初期,曹杨影城主要满足附近工人阶层的娱乐需求,主要播放以《地道战》、《地雷战》、《春苗》为代表的纪录片、样板戏。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曹杨影城播放的影片类型实现了突破,法国电影《沉默的人》、朝鲜影片《卖花姑娘》、日本电影《追捕》在当时叫好又叫座。

1998年,在沪上外资电影院的正面厮杀中,曹杨影城当年票房收入363.8万元,创历史最高,增长幅度为同年上海电影放映行业第一名。

2002年9月,为适应“小厅观影模式”的新主流观影模式,曹杨影剧院原地重建。新影院占地4600平方米,主建筑为6层楼,建筑面积14650平方米。

新生后的曹杨影城系曹杨影院与上影集团合股投资经营,组建上海上影曹杨电影放映有限公司,影院持股51%,上影集团持股49%。

新建后的曹杨影城共有五个电影厅可放映所有制式电影,并集成电影、商场、娱乐、餐饮等消费业态。

得益于中国电影行业在近年来的突飞猛进,如今拥的曹杨影城年票房已接近1300万。

2020年1月24日,应国家要求,正在鏖战贺岁档的曹杨影城对外宣布停业。

“我觉得这也是电影诞生至今,这个行业遭受的最大的一次危机。历史上,电影行业从未像这次一样,停滞这么久。”在复工前夕,曹杨影城业务经理吴慧堃如此评价刚刚过去的半年。

影视寒冬来了。

摄影:杨舒鸿吉

盛颖莹坦言,停业半年,年票房掉了不止一半。“刚刚歇业的时候,不停地有附近的居民来询问开业时间。”熟人见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话,也总是问她一样的问题。

这座沪上老影院度过了最为艰难的178天。“但我们当时认为,一定会扛过这个冬天的。”她说。

虽然张贴出了歇业公告,但曹杨影城与附近居民的纽带并未斩断。

曹杨影城春节期间为贺岁档准备了充足的饮料、小食储备,疫情之后,他们想办法尽快清空,减少库存压力。“所以我们打开了影院的一扇门,摆了一个摊位,用能承受的最低价格对外销售。”盛颖莹说。

打开的一扇门,让周边居民看到了影院活下去的努力。

3月份的时候,一位老军人路过曹杨影院,看到这个小摊,想捐款100元,希望支持国家抗击疫情。当得知影院摆摊的缘由之后,这位老军人随即表示要购买等量的饮料,送到附近指定小区的党员服务中心,用以支援社区抗疫工作。

还有影迷对影院经理时候,他就想进一次影院,不为别的,就为吃一次爆米花。

歇业期间,曹杨影城内部并未停止运转。原本分属各个不同岗位的职工,根据疫情期间的需要,重新安排工作内容。

盛颖莹还加强了对他们心理辅导,借以打消他们的迷茫,希望大家一起携手渡过难关。“疫情结束时,我们的员工一个也不能少。”

邱嘉麒在影院工作了4年,是曹杨影城内为数不多守住本职工作的职工。“每天一次,我要挨个巡检机器,以确保随时复工的时候,电影随时能够上映。”

在影院工作了20年的张莉赟原本负责安保工作,如今也参与清洁工作。

2020年,江浙沪地区遭遇了“暴力梅”。时长、雨量都超往年的梅雨季节让影厅座椅开始出现了霉斑。“无人问津的影厅,加上霉斑,让人看上去就觉得很凄凉。”她说。

影院重新营业之前,她先用酒精清除座椅上的霉斑,再拿清洁剂清洗座椅,红色的座椅上堆满了白色的泡沫。然后,她拿起强力吸尘器的吸头,一点点把水分吸出。

张莉赟需要在清洁期间,保持弯腰的姿势,这对她的体力有很高的要求。摄影:杨舒鸿吉

最后,封闭影厅,开启高温蒸发水分,全面消杀。如此,封闭了178天的落满灰尘、长出霉点的座椅,又焕然一新了。

“为了能够剩下清洁费用,我们没有找第三方专业公司来做,而是员工自己上阵。”张莉赟说。尽管耗时费力,但她认为,能忙起来就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因为我对电影还是有感情的。”她说。

除了曹杨影城,全国约1.6万家受疫情影响的影院,终于迎来了重启之日,成功地熬过了冬天。

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关于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的通知》。通知指出,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

7月17日,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发布通知,上海市将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有序推进电影院恢复开放。

留给影院的准备时间只有3天。为了能够顺利重新开业,曹杨影城几乎全员上岗。除检修设备之外,影城还按防疫要求,封锁70%的座位,制作防疫海报,并安装防疫设备。

曹杨影城业务经理吴慧堃则需要在3天时间内寻找到有效片源,并对其进行排片,使得排片间隔、场次和放映时间都符合复工指南要求。“赶在19号之前,曹杨影城就要完成向上级部门申报以及获取片源、秘钥这几件大事。”

复工亦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战斗。

摄影:杨舒鸿吉

“尽管时间很紧,但是紧张大于喜悦。”盛颖莹表示,“这次能够重启,是全行业、全社会同舟共济的结果。”

吴慧堃表示,30%的上座率“天花板”对收益率的影响不止是降低三分之二的收入这么简单。“我们不能因为上座率少了70%就将票价翻三倍。实际上,我们可能还会通过低价促销等方式,来帮助观众找回信心,帮助他们回归影院。”

电影业并不会因为复工之后立刻“跨冬”,相关政策也在尽可能为其“抱薪”。

2020年2月,上海出台支持文化企业防疫“20条”,其中包括依托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对因疫情影响停业的电影院,予以适当补贴和支持。上海电影集团推出全国首支“影院抗疫纾困基金”,总额达10亿元。

5月13日,为支持电影行业渡过疫情“寒冬”,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发布《关于电影等行业税费支持政策的公告》,明确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纳税人提供电影放映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且在告发布之日前已征的符合条件的税款可予以退还。

7月初,上海市电影局从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中安排了近1800万元补贴影院,平均每家影院约获取补贴5万元。

此外,上海人社方面也出台政策,进一步减轻疫情期间,电影行业单位的用工负担。

“影院复工后,一些备受期待的大片短期内不会上映,因为30%的上座率即使坐满,也无法达到这些电影发行方的销售预期。所以在复工的第一阶段,院线会向影院提供了一批已经下档期的片源进行公益放映,院线不参与分账,目的是帮助影院恢复元气。

《第一次的离别》将是影院复工后唯一的一部新片,也似乎成为一种隐喻。

“它也是一个开端,就像一辆列车,从高速行驶到陡然刹车。再次启动的中国电影,也需要经历加速的过程。”吴慧堃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