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澳银资本熊钢:不准备做十年的事情,连十天都不用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澳银资本熊钢:不准备做十年的事情,连十天都不用做

澳银资本自成立之初起,就强调投资的长远价值,从重点布局的医疗健康领域来看,同一年布局的3个项目,都在十年后为澳银资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文|投资界PEdaily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只出手一回的澳银资本,恰恰迎来了退出的丰收期。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5月12日,深圳市新产业生物医学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产业生物”)正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发行价为每股31.39元,截至7月20日,盘内最高股价达196元,市值已超700亿元。

在经历了十年的陪跑后,澳银资本又收获一枚硕果。复盘这笔投资,澳银资本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熊钢向投资界坦言,投出这样的项目有一定的偶然性,但一直以来的坚守将这偶然性转化为了必然性。

澳银资本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熊钢

新产业生物并不是澳银资本第一个十年退出的项目。熊钢告诉投资界,澳银资本这十一年累计投资近百个项目,投出了23家上市公司,陪跑十年以上的项目有11家左右。这源于澳银资本自成立之初起,就强调投资的长远价值,从重点布局的医疗健康领域来看,同一年布局的3个项目,都在十年后为澳银资本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2008年正式进入中国大陆,十二年来,澳银资本始终活跃在中国创投圈的第一阵营。截至目前,澳银资本已经发行8支人民币基金,其中进入清算退出后期的6支基金全部盈利,为背后的LP们创造了高价值的回报。

收获2020第一个IPO:十年陪跑,回报近90倍

澳银资本2020年收获的第一个IPO,堪称长期价值投资的一例典范。

遇见新产业生物是在十年前,当时已经成立15年的新产业生物在各项经营数据上并不突出。在澳银资本团队看来,这并不是一家新公司,15年营收才5000万元,净利润也只有五六百万元,但由于看好体外诊断的行业前景,澳银资本最终以受让1000万元老股的形式进行投资。

事实证明,澳银资本的判断没有错,体外诊断行业很快迎来了爆发期,新产业生物更像一匹黑马,业绩逐年刷新。从投资之后,新产业生物就飞速发展,从2010年的5000万收入一路增长到2019年的10个亿收入,净利润也随之猛涨150倍,时至今日市值已超700亿元,成长为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细分领域的巨无霸。

新产业生物的飞速成长,也为澳银资本创造了近90倍的回报收益。回过头来看,熊钢坦言,这样的项目是可遇不可求,运气的成分远远大过投资干预能力和投资判断能力的成分。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澳银资本成功投资新产业生物又是偶然中的必然。

熊钢解释认为,技术成熟,产品到位,新产业生物15年的积累在2010年后得到了释放,而澳银资本恰恰在这个节点进入,存在一定的偶然性。但从一开始的观察到后来的一直坚守,初期的迟疑和不确定性在这个过程中在持续降低,相反精准的判断和确定性在节节攀升。

自始至终,澳银资本都强调长期价值投资。就新产业生物一案,这十年间有多次高倍数退出的机会,但团队最终选择继续持有,促成了今日的超高回报。“我们这支基金规模为1.316亿元,光新产业生物的投资市值就已经达到9个亿以上,带来相当于整支基金8-10倍的回报。”熊钢告诉投资界。

“新产业生物是少见的技术独角兽,按当时的收入还没有可能上市,投了准备做长期持有。澳银资本坚持持股10年以上,期间有40多倍退出机会,但从未怀疑和动摇过对新产业生物的投资信心和支持,现在公司上市也验证了坚守的正确性,或可实现更高倍数回报。”熊钢如是说。

澳银资本十二年:23家上市公司 6支盈利基金,退出率超80%

细数澳银资本旗下8支人民币基金,这家创投先行者的成长卷轴正缓缓展开。

2008年,澳银资本将视野投向中国大陆,并设立了首支家族风险投资基金澳银华宝。翌年年底,澳银资本成功募集首只私募股权人民币基金-深圳华澳创投(有限合伙)基金。至此,澳银资本正式开启中国创投征途。

头几年,澳银资本几乎保持着一年一期基金的募资节奏,LP结构趋于稳定,资金配置也颇有特色。投资界了解到,为了应对新的风险和市场变化,除了老股东跟投、一部分政府引导基金之外,澳银资本自有资金的出资占比可达20%-30%左右,这种GP大额出资在业内几乎无人能与之匹敌。

在前速奔跑中,二十年的创业投资经验让熊钢意识到投后管理的重要性。在同行在不断扩展、做规模的时候,澳银资本宁可放缓脚步,清理个别基金可能潜在的问题。“2015-2016年间,我们没有发起新基金,而是将精力集中在后期投管部分,回过头来看,这两年是值得的。”熊钢告诉投资界,只有扎实安全底层,才会拥有博长远的机会。

在熊钢看来,澳银资本存在的真正价值是为出资的LP们挣到钱,退出才是王道。但过去一年,退出难让VC/PE圈开始放弃以IRR论成败的传统评价标准,渐渐把眼光聚焦到DPI——Distributed to Paid in Capital,即是投入资本分红率。如今,评判一家投资机构的标准简单直白——到底退出了哪些项目,给LP挣了多少钱。

一路走来,澳银资本在整个中国VC/PE圈留下了的印记可圈可点,十二年出手百次,投出了23家上市公司。从基金的投资风格来看,澳银资本延续了自己的基因优势,专注于医学健康、信息技术、装备材料、能源环境四大领域的早中期项目风险投资,几乎每个领域都有表现优异的技术型上市公司。

这其中,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入几乎占据了澳银资本投资版图的半壁江山,也创下了一个又一个里程碑。除了新产业生物,康泰生物也是澳银资本深耕生物医疗与健康领域的硕果之一,陪跑十年,如今康泰生物的市值已过千亿。另一个布局的美诺华药业,现在更是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抗生素原料生产商。

“应该来讲没有一地鸡毛,甚至一根鸡毛都没有掉在地上。”熊钢告诉投资界,“截至目前,澳银资本已经发行8支人民币基金,其中1支还在投资期,1支刚刚过投资期,4支进入清算期,2支进入退出后期,进入清算退出后期的6支基金全部盈利,退出率超过80%,DPI基本都超过了1。”

以第一支深圳华澳创投基金为例,这支基金规模并不大,仅不到1.4亿人民币。多年来,该基金累计投资了17个项目。从退出看,5个项目实现IPO(新产业在持)、两个上市公司并购退出,基金整体回报可超10倍,成绩斐然。

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团队的磨合与协作,也离不开掌舵人对节奏和方向的把控。熊钢在团队身任LP与GP的双重角色,为澳银资本铺开通往正确方向的轨道。“投资不是信马由缰,它一定是有轨道的,我就要把这个轨道铺好,轨道铺得越好,火车就跑得越快。”熊钢说。

科技创新迫在眉睫 专注技术投资,坚持长期主义

十二年,熊钢道出了澳银资本的成长秘诀:只做自己熟悉的行业,专注技术投资,坚信长期投资的价值,在不确定性中把握确定性。

熊钢最早是工程师出身,这不仅构建了他在理解技术演进和判断技术风险方面的底层基础,也促使他形成了注重严谨逻辑的行事风格。而这种严谨也体现在澳银资本的投资理念中,让其面对此起彼伏的市场风口时面不改色,目光如炬。

这么多年来,澳银资本从原来覆盖早、中、晚期多元性综合型基金投资方向,逐渐转型为以早期投资为主的基金配置,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积淀。这期间,团队也投过O2O、电商一类的项目,但效果并不明显。对此熊钢总结认为,“我们投得比较好的就是技术型企业,所以就沿着这条路走。”

只是在当下的大环境里,各个行业和领域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有的已经发展到成熟期,有的前景还不清晰。等到风口到来时,大家都一窝蜂地涌进去,大笔的资金砸进去,这个时候,机会就不多了。因此对于VC机构而言,认准大势,选择产业成熟度和技术创新俱佳的项目是首要条件。

但要在项目尚在早期时就发现并挖掘出潜力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不得不提到市场里依然存在的怪现象,也就是所谓的“风口”。处在中国创投圈,有不少行业上方仍然漂浮着泡沫,急功近利下,资本和机构没有耐心把资金投在十年甚至二十年才会有商业成果的技术和项目上去。

对比美国投资市场,熊钢指出了其中的区别:“从体量等各方面考虑,中国资本市场要对标美国的市场。在美国,价值投资对应成熟产业,风险投资对应新兴产业,还有大量的资本以公益形式、不求回报地投入到基础的核心技术中去,这就是美国捐赠市场,这样的结构服务于这个产业是到位的。在中国,大家都不愿意做长远的公益性投资,基础研究仅仅依赖于政府的少量投入。”

澳银资本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此要求自己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往前走甚至走得再早一点,坚信迟早会有收获。“早期投资要坚定,在操作层面更要细,该出要坚决出,该守要坚决守,十年下来,失败的东西要吸取教训,成功的事情一定要坚持。”回顾一路走来的经历,熊钢总结道。

秉持着这样的投资理念,澳银资本在筛选项目上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技术壁垒是门槛,商业壁垒是支撑。“从财务的表征分析,这样的公司不一定有非常高的净利润,但有高增长、高质量的收入,有很高的毛利水平。公司大部分资本配置应在技术研发和组织效能提升。”

保持耐心的同时,做好长期投资的打算。在熊钢看来,做早期投资一定是基于观察、判断、培育、等待,这也是为什么澳银资本能陪跑十年,并大举收获的根源之一。“做技术创新就是在朦胧之中,就是在不确定性中把握它的确定性。”

诚然,现阶段的中国技术创新领域依然道阻且长,但反过来恰是进入黄金时代充满了机会。熊钢强调,技术创新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在整体经济低迷、外部环境巨变、中等收入陷阱等三重压力下,科技创新是带领我们走出困境的必然选择。中国产业转型、经济转型迫在眉睫,科技创新是引领经济转型非常重要的火车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