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千万别墅被剧组侵占”后续:开发商是“资深老赖”,装修花900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千万别墅被剧组侵占”后续:开发商是“资深老赖”,装修花900万?

开发商是“老赖”,别墅物业纠纷多。

文|金融街侦探 

一些富豪实则很少有时间享受别墅,久而久之成了“保姆乐园”。除了被“借”去拍戏,还有别墅被用来养鸡养鸭。

在家刷剧的林女士,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热播剧《我和我的儿女们》中,女主角正躺在林女士的床上......

这套价值3000万的别墅,是林女士5年前在老家慈溪市买的。自打去杭州工作后,房子一直交由物业保管。

如果不是刷到这部剧,林女士至今不知道,自己的别墅已沦为剧组拍摄地。

与电视剧场景对比照 图片来源:钱江晚报

01、开发商是“老赖”,别墅物业纠纷多

慈溪富豪不少,别墅也很多。

合盛硅业罗立国、方太集团茅理翔、达能集团王银达、“私募大佬”徐翔......都是慈溪人。贾跃亭在慈溪也曾购有房产。

林女士的别墅位于慈溪东南沿山板块——上林原著山庄,每套600万元起。临山靠湖,浅隐于城市繁华之中。

据了解,她的别墅是楼盘样板房,单是装修就花了900万。别墅共五层,地下两层是酒窖和藏宝室。

“屋内一部电梯损坏无法启动,指纹锁损坏,奢侈品丝巾及全部地毯污损,很多家具磨损,装饰画、投影、餐具等不见了......”

林女士的儿子陆先生表示,一楼客厅曾出现在影视剧中,客厅的桌子受到损坏,地板和楼梯也有损坏情况,“电梯现在已经不能使用了。”

由于协商无果,林女士将别墅物业、影视公司及多个播放平台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损失300万元。

林女士别墅 图片来源:齐鲁晚报

别墅的开发商为宁波相原和景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相原和景)。侦探君查询发现,该公司竟是“资深老赖”。

天眼查显示,相原和景注册资本5000万元,自2012年成立至今,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最近一次在今年6月初,相原和景因为没有支付浙江固特铁艺制品有限公司55万元工程款,被被慈溪市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相原和景公司的风险提示 图片来源:天眼查

而两家涉事物业公司也多次因合同纠纷,被告上法庭。

林女士称,2015年买下别墅后,一直没回去住。她把钥匙留给物业,叫物业帮忙定期采光通风。当时的物业叫“宁波新上海国际物业公司”。2018年7月以后,开发商自己的物业“宁波吾同物业公司”接手小区物管。

2019年10月8日,林女士回到慈溪别墅,询问新上海物业“是否将别墅挪做他用”,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坚决否认,“房子被私下拿去使用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当林女士拿出她拍下的剧中场景时,负责人却开始闪烁其词。

天眼查显示,宁波新上海国际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注册资本2020万元。官网上介绍其LOGO内涵:“我们将贝壳珍珠喻作业主,以显尊贵地位;我们用辛勤付出为业主遮风挡雨、保驾护航。”

现在看来,似乎有些落差。

图片来源:新上海物业官网

而宁波吾同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规模较小,注册资本1000万元。

宁波吾同物业警示信息 图片来源:天眼查

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的出品方宁波影业称,是开发商应允拍摄的,并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们此房已售。

宁波影视还透露,另一部《大约是爱》连续剧,也在林女士的别墅里拍摄过。“还付给物业6万元场地费。”

律师朋友告诉侦探君,如果是物业介绍给了剧组使用,而且在使用后还造成了家居装修损坏,相关的责任应担由物业承担;如果开发商也参与了介绍剧组使用这套别墅,开发商也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目前,该案件仍在审理中,进行到证据交换阶段。

02、拥挤的城市,空荡的房子

原央视体育频道著名解说员黄健翔也遇到过类似情况。

2012年,黄健翔花2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00万元)在洛杉矶购入一套豪宅,用于度假。卡戴珊姐姐柯特妮·卡戴珊是其邻居。

由于不经常在美国居住,黄健翔委托其在美国的房产经纪人伍家宝(Angela Wong)代为照看房子。

然而,2014年,黄健翔发现自己的房子被搞得一团糟,墙壁上有汽油,锅碗瓢盆被堆放的乱七八糟,房间里还有匹兹堡钢铁人队(美式橄榄球球队)的拖鞋。不仅如此,黄健翔还收到两份账单,一份天然气账单,一份水费账单,总计超过600美元。

黄健翔从邻居处得知,他的房子在真人秀节目《与卡戴珊同行》中出现过。当时,几位主角曾到他的房子里参观,并说这房子风水太差,一无是处。

《与卡戴珊同行》海报

“糟蹋”完房子还一顿贬低,黄健翔“颜面尽失”忍不了!他决定起诉地产经纪公司和经纪人。

2018年,在高晓松的访谈节目《晓说》上,黄健翔透露,双方已达成庭外和解。高晓松调侃到,下半辈子都不用开工了,赔偿款足够让他在家躺着玩!据高晓松所说,对方有可能赔偿500-2000万美元。

除了业主与物业之间的矛盾,侦探君注意到,很多人买房子,不租不住也不卖。原因很多:炒房客觉得价格不合适、父母为子女囤房、房屋属性不清晰......于是就有了如今的现状:拥挤的城市,空荡的房子。

厦门鼓浪屿的笔山路上有栋别墅,主人是考古学者郑德坤。郑先生过世后,网传这栋别墅给了其侄子。只不过,他的侄子并未在此居住。

没人居住的老房子也没人维护,就这样慢慢破败了,千万别墅沦为野猫的家。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一、二、三线城市房屋空置率分别为16.8%、22.2%和21.8%。而根据国际标准认定,空置率在10%以下为合理区,在20%以上为商品房严重积压区。

有的家庭一套房子都没有,有的家庭却有大量空置房。

国外有些地方会对无人居住的房子征收空置税。例如,法国闲置房屋的罚金高达房屋价款的10%-15%。温哥华以空置住宅的评估价值作为税基,对1年内无人居住达到180天的房屋征收空置税。据介绍,自2016年推出房屋空置税以来,共获得3970万加元的税收,用于资助首次购房者。

然而,对于空置税的争论也是不绝于耳。那么,关于富豪别墅的这些林林总总的新闻,你怎么看?评论中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