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电影节不能没有露天电影,就像夏天不能少了西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电影节不能没有露天电影,就像夏天不能少了西瓜

久违的电影回来了。人们在光影交错间,看见城市生活的烟火气。

图片来源:环球港

记者 | 杨舒鸿吉 黄景源

编辑 | 刘素楠

1

因为事先做了功课,林阿姨一早就抢好了露天影院里最当中的观影位置。这还不算什么,她一口气抢到了余下14场露天电影门票,一场都不能少。

“在家里憋得实在受不了了!”林阿姨说。作为资深影迷,以往她每周要去三四次电影院。春节之后,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影院一直关闭,直到7月20日,终于宣布复工。好消息接踵而至,这厢刚刚宣布影院复工,那厢就传来电影节回归的消息。

电影节一票难求,露天放映成了林阿姨“解馋”的小菜。

优质影片走出影院、走进社区,是每年夏季上海老百姓几乎人人可享的文化普惠大餐。这种诞生于文化消费定量供应时代的放映模式,在电影市场繁荣的今日,承载着让电影回归大众娱乐的使命。人们在光影交错间,看见城市生活的烟火气。

所谓“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今年的国际电影电视节仍然秉持公益惠民的原则,在上海全市7个商圈、浦东新区36个社区进行露天放映。

摄影:杨舒鸿吉

在上海老知青徐寿道的前半生里,走进电影院的机会极少,因为那个年代能吸引他的电影并不多。

“今天主要是来找找回忆的。”7月25日,普陀区环球港露天电影开幕,他看着银幕上播放的老电影《舞台姐妹》说:“这就是我当年看过的。”

徐寿道年轻时在江西插队,后被分配进一家工厂当工人。当时厂里开展了很多文化活动,每周都会组织看电影。“那个时候电影主要就是放八个’样板戏’,重复看,就腻了。”徐寿道回忆。

因为可供观看的影片少,慢慢的,他也就不怎么爱看电影了,就连谈恋爱期间也没怎么进过电影院。

7月25日是周六,来看电影的观众不少。徐寿道和妻子佩戴着口罩,端坐在放映场地中,静静观看银幕上闪烁的光影故事。出于防疫需要,主办方将椅子之间的距离设置为间隔1米。在观影过程中,他和妻子稍稍坐近了一些,以便一把扇子扇出的风能够让两人都享受到清凉。

摄影:杨舒鸿吉

环球港当天上映的电影《舞台姐妹》是一部由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1964年拍摄的剧情片,由上海导演谢晋执导,谢芳、曹银娣等主演,于1965年上映,讲述了越剧艺人竺春花、邢月红在旧社会受尽压迫的悲惨生活,以及她们在新社会得到解放、重生的故事。

“这是一部4K修复重映版本。露天电影在片源选择上会照顾到各年龄层的观众。”上海普陀区文旅局产业科负责人谢义解释了为何选择这部影片开幕。

这也是环球港商圈第一次承接露天放映活动。

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是疫情发生以来,我国举办的首个重大影视类国际文化活动。上海国际电影节能进行露天展映,得益于我国的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但是,疫情防控绝不能松懈。

为了保证现场的观影秩序,做好防疫工作,环球港露天放映当日的影票,观众需通过网络途径提前预定,预定成功后再到现场指定地点兑换纸质门票,最终凭纸质门票通过防疫检查方能入场观看。

界面新闻记者在环球港放映点看到,观影区用围栏围住,整整齐齐摆放了100张椅子,座位与座位间隔不少于1米。

电影开场后的半小时内,如果还有观众未到场,主办方就会取消免费观影资格,让现场排队的观众进入观影区。

摄影:杨舒鸿吉

实际上,电影开始不到半个小时,场内就已满座。未能预约入场的路人也未感失望,他们倚着围栏站着观看。

由于不断跟围观群众解释预约流程、提醒防疫事项,负责检票、防疫工作的小蒋喉咙逐渐沙哑。她是环球港市场部工作人员,因为上海国际电影节,在周末被抽调过来支援露天放映。

按照要求,除了线上预约、凭票入场之外,她和同事要为每一位进入观影区的人员开展体温测量、随申码检查、信息登记核对等工作。未戴口罩、随申码非绿、体温37.3℃以上者不得入内。

同时,现场也准备了洗手消毒液、一次性外用口罩、清凉油等防疫和防暑用品。

小蒋向众人介绍,每人可以预约多个场次,每人每场限约一次,每场100人,约满即止,如要观影需要自备雨具,以防天气变化。

大宁音乐广场的观众。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

她说得没错。露天电影,最紧要的是天气。

本世纪最长的梅雨季刚过,闷热的傍晚随时可能下雨。为了避免天气变化影响放映,位于静安区的大宁音乐广场在放映前三天搭建了一个塑料大棚,高约五六米,占地200多平方米,在保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可容纳至少50名观众。

“我们以前去各地路演《我不是药神》,都会下雨,今天下午很闷,我还在担心,结果现场有这么牛的一个大棚,而且导演大鹏也来了现场,我就更放心了。”周六的夜晚,导演徐峥出现在了大宁音乐广场的露天放映开幕仪式上。

《我不是药神》与上海国际电影节缘分颇深。2018年,作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特别首映的影片,《我不是药神》曾进行过一次千人场次的点映。

为了这次露天电影放映,徐峥特地协调了几部电影的版权,在选片时,他还特地提出建议,希望多些喜剧作品,在特殊的时期里,用电影给观众带来欢乐。徐峥说:“希望影迷可以通过电影,找到生活的幸福感。”

导演宁浩的电影公司坏猴子影业就注册在上海,被电影节邀约了《我不是药神》后,又提出“古装片老百姓看着更热闹、更喜欢”,于是贡献出了《绣春刀》。

上海土生土长的导演韩寒一听到露天放映的消息,也主动拿出了自己的电影作品《飞驰人生》。

几大商圈露天放映的影片,既有承载几代人记忆的《大李小李和老李》等经典电影修复版,也有近年口碑票房俱佳的《唐人街探案》《我不是药神》《飞驰人生》《叶问4》《攀登者》等,还有近年来各大国际电影节获奖的热门影片,如《绿皮书》《弗兰兹》《海街日记》等。

8月3日至8月7日,在第二十六届上海电视节举办期间,还有30部左右的剧目将在商圈和社区进行线下展映。

7月25日,大宁音乐广场举办露天放映活动。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

为了保证户外夜晚放映的效果,让观众“看得更清,听得更真”,大宁音乐广场专门准备了2K专业放映设备和音响系统。

“我们那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这儿有挡雨遮阳的大棚,画面也很清晰,现场配备的便民服务也都很齐全。”吴阿姨曾从事财务工作,如今已经退休,她已经记不清上一次看电影是什么时候了。她拿出手机,用微信语音告诉群里的姐妹们,家门口就能看电影啦。

“今日已满场,明天再来看吧。”放映开始后,还有不少观众在入口询问露天电影放映事宜,在被告知已经满场、需要实名预约才能入场观影后,几位市民拿起手机拍下了放映时间表。从7月25日到8月7日,大宁音乐广场每晚都将播放一部露天电影。

7月25日,导演徐峥和大鹏参加大宁露天放映开幕仪式。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

设在浦东新区36个社区的露天放映点则将从26日起带来上海国际电影节“一带一路”电影周的12部影片,其中既有今年“一带一路”电影周展映的新片《白云之下》《银行家》《在13000英尺高的安妮》等,还有获得2018年“一带一路”电影周媒体关注电影人荣誉的中国影片《柔情史》等。

这些影片从“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各国成员机构的推荐中遴选而出,展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文特色和自然风光,将是难得的观赏体验。

“如果市民喜闻乐见的话,我们会考虑将这样的露天放映活动年年办下去。”上海市普陀区文旅局产业科负责人谢义表示。

摄影:杨舒鸿吉

夏夜凉风习习,观看电影的人们聚精会神。作为电影放映技术人员,陆旻昱却无暇放松。

在一个不到2平米的放映间内,一台与主流影院同款的放映设备正在高速运转。上海永乐影视技术有限公司技术人员陆旻昱,负责为环球港的露天放映活动提供设备支持。这也是他从事电影放映工作以来,首次参加露天放映。

一组组数据正在眼前的小屏幕上跳动,他盯着这块小屏幕,甚至都不敢低头看一下手机。狭小的放映间无法落座,陆旻昱在电影播放期间只好全程站立,关注设备参数,保证电影播放顺利。

“和影厅放映不同,电影放映设备到了户外,温度是我最担心的。一旦某一个部件温度过高,就会让电影播放卡壳,影响观看体验。”陆旻昱说,“此前的测试都比较正常,没有出现问题。”

为了避免下雨对设备造成损害,主办方临时搭起了一处活动板房充当放映间。唯一的一根风管是给设备通风降温的,加之机器仍在不断散发热量,放映间内闷热难当。

摄影:杨舒鸿吉

受疫情影响,他所在的企业在过去半年中处于运营紧缩的状态。“除了偶尔出去维护下设备,几乎都是闲着,奖金也没了。”陆旻昱透露。

但他心里并没有太多恐慌:“因为疫情总会过去的,而且现在影院不是已经开了嘛。”

在大宁音乐广场的露天电影开幕仪式上,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上海市电影局局长高韵斐表示,观众对电影的热爱,也让大家看到了电影产业的方向,希望中国电影未来实现更好的发展。

“久违的电影回来了。”他说。

不管中国电影前路如何,电影节不能没有露天电影,就像夏天不能少了西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