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泰国“李刚门”闹剧收场,案经8年逃脱起诉,家族还要全球摘桃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泰国“李刚门”闹剧收场,案经8年逃脱起诉,家族还要全球摘桃子

一个典型富三代的非典型商业启示录。

文|财经无忌  玄镜

7月24日,曼谷大雨,气温骤降。但更令曼谷人心寒的消息自电视中传出:泰国警方宣布,“有关沃拉育鲁莽驾驶等罪嫌全部撤销”。

这意味着,一个曾于八年前涉嫌醉酒撞死警察,且肇事逃逸、找人顶包、弃保潜逃的花花公子可以光明正大回来了。人人都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这跟沃拉育的身份有关,绰号“Boss”的他是红牛饮料发明人许书标的长子许书恩的儿子,是泰国红牛品牌的继承人;这跟红牛的商业策略有关——自2012年3月许书标去世后,红牛就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的侵略性扩张,菲律宾、中国、奥地利……全世界的合作伙伴都陷入危机中;这也跟这个家族浸染的商业文明和道德观念有关——你甚至不能跟一个肆意践踏法律、蔑视规则的权贵家族谈这些词。

同样的花花公子,不同的世界

2012年9月3日凌晨,泰国警中士威仙·格兰巴硕骑着一台警用摩托,在曼谷市中心的素坤逸路上巡逻时,一辆银灰色法拉利以274公里/小时的高速从后方将他撞倒。

警员倒地后,被卡在了豪车前,但法拉利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拖拽着奄奄一息的他行进了100米后,才将他甩脱,逃之夭夭。

在拖行中,威仙颈部折断,送医途中死去。

泰国警方沿着血迹、油迹和擦痕找到了这辆面目全非的法拉利,它停在距案发现场不到一公里的一处豪宅里。这里是富可敌国的许家,人尽皆知。

律师接待了警察,他说,这是“Boss”沃拉育的车,但开车的,是一名代驾司机。不过,这名“代驾司机”对现场细节一问三不知,很快露馅。眼看抵赖不过,律师只好承认,开车的就是沃拉育本人。

随后,警方发现,沃拉育体内酒精含量超标,但律师的回答颇为轻描淡写,那只是“撞人之后为了平复心情而喝下的压惊酒”。

沃拉育被警方带走了,但随即就以50万泰铢的价格,被“保释”了出来。

50万泰铢相当于人民币10万元,而根据2020年2月26日发布的《胡润全球富豪榜》,沃拉育的父亲——许书恩家族以19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第1054位。

一场如同马拉松般漫长的诉讼开始了,但作为当事人的沃拉育一次也没出庭,而泰国警方、检方的态度也逐渐暧昧。

最开始,检方光是准备诉状,便耗费了半年时间,而在进入诉讼程序后,沃拉育代理律师以当事人“身体不适”、“精神状态不佳”、“公务出差”等理由,连续七次缺席法庭传唤。

人们在许家人的社交账户中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缺席期间,沃拉育一直乘坐私人飞机四处旅行,行程包括但不限于在豪华度假山庄享用美食,观看F1方程式赛车比赛、巡游威尼斯……

在沃拉育第7次缺席庭审之后,泰国检方终于要求警察实施逮捕,但曾经高调宣示要将凶手绳之以法的泰国警方却迟迟不发逮捕令。皮球甚至被踢到了泰国总检察长和泰国司法部头上。

“他不现身,我们也没办法”,面对媒体时,泰国总检察长只好这样解释。

2017年4月,沃拉育律师第8次申请延期出庭。但这一次,检方驳回申请,并向法院申请警方逮捕沃拉育,但他再次“失踪”了。

人人都知道沃拉育时长出入其位于伦敦的豪宅,开着另一辆跑车,但人人也都知道,他“失踪”了。

他后顾无忧,以区区300万泰铢(约60万人民币)的赔偿金搞定死者家人后,这个案子已是“民不举官不究”的状态,时间对于沃拉育和许氏家族来说,只是数字而已。

但现在,他们连这点粉饰都不需要了。

根据泰国的法律,诉讼是存在有效期的,时间过得越久,沃拉育的罪名就越少。

超速驾驶,已于2013年撤诉;交通肇事逃逸,也于2017年撤诉;最严重的“鲁莽驾驶致人死亡”行为,原本要到2027年才会到期。但就在大雨滂沱的7月24日,泰国检方突然对沃拉育撤销了起诉,且没有任何解释。

这几乎表明了沃拉育和许氏家族的最新态度:我已经躲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够吗?何况,我已经给了钱。

没有善恶,没有规则,只有利益。在全球经济、价值观趋于一体化的2020年,这种丛林法则很难让人接受。

7月24日,泰国当地的中文媒体在报道此事时,采用了这样的标题:

“曼谷的大雨冲刷了红牛三代单手法拉利的痕迹,检方不起诉!”

“愤。”

狂奔的许氏家族,失路的红牛

20世纪70年代,许书标研制出一款内含水、糖、咖啡因、纤维醇和维生素B等成分的“滋补性饮料”,取名为“红牛”,一经推出后,很快风靡泰国,进而覆盖了东南亚。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东南亚市场以外,许书标采取的商业模式都是“合作”,通过输出品牌和配方,供应部分原材料,全权由合作伙伴进行生产、运营和销售,这种类似可口可乐的合作模式,让许书标成为泰国第二富豪,也让他赢得了市场和合作伙伴的尊敬。

但在2012年3月,许书标去世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子孙行事日渐高调、跋扈只是表象,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许氏家族的新掌舵者的激进态度——他们想更深入、更广泛地介入红牛的经营流程,从合作,到掌控。

如今看来,这是有历史原因的:

第一,许书标去世时,在泰国的功能饮料市场上,红牛只能排在第三位,居M-150(40%以上)和卡拉宝之后,市场份额只剩10%左右。

第二,在世界范围内,红牛却是最成功的功能饮料,不管在欧洲、美国,还是在中国,红牛的销量都是当之无愧的行业第一,值得眼红。

第三,企业的第二代继承人上位后,通常情况下都会更加激进,以此消除创始人的巨大影响,震慑不臣,树立权威。

于是,许氏家族开始了自己的两线作战——西征与北伐。

西征的是许书标的长子,许书恩,他也是沃拉育的父亲。他本就是红牛集团的第三大股东,许书标去世后,更是成为集团的董事长,其产品以奥地利为基地,辐射欧美及全球。

北伐的则是许书标第二任妻子的小儿子,许馨雄,他是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势力范围为泰国国内,虎视东南亚和中国市场。

两者的策略并不一样,但都能看出某些底层逻辑:利用规则、利益至上、必要时可以打破规则。

几乎相同的策略,不同的效果。与商场的家族前辈相比,沃拉育还是太嫩了。

EFDI(Energy Food and Drinks Inc.)曾是菲律宾地区红牛饮料唯一授权的经销商,授权期限是2003年-2013年。但在2012年,EFDI起诉了泰国天丝,原因是,天丝联合另外一家经销商MDI(Maryland Distributors Inc.)在授权期内进行非法销售,并且堂皇地贴上了“唯一授权经销商”的标签。

根据2012年菲律宾司法部副部长裁定,天丝及MDI违反相关法律,判处相关责任人监禁及高额罚款。

但这只是“牛刀小试”,2014年9月,天丝开始调查、起诉中国红牛,先发制人。

双方的焦点,在于合作及商标的使用年限。天丝决定在2016年10月后不再给中国红牛授权,理由是“二十年的合约到期了。”但中国红牛称,有法律证据表明他们当年与泰国天丝签署的协议时间是50年。另外,双方还纠结于泰国红牛的股权归属问题、股息分配问题等。

相应的官司旷日持久,但天丝并没有把战略目标的达成都寄托在官司上。

第一,泰国天丝挖来了中国红牛的相关团队,并顺带挖角了相应的经销商。

第二,泰国天丝通过间接控制广州曜能量公司,通过变更“曜能量”保健食品批文,借船出海,推出了一款名为红牛牌安奈吉的饮料,试图凭借高达90%以上的相似度来挤压金罐红牛的市场空间。

第三,天丝发起舆论攻势,一方面高调宣称自己将在中国境内大举投资,一方面从许书标的华裔身份入手,“要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同时改善中国知识产权环境。

就像在其他事件的细节中可见的那样,泰国天丝在与中国红牛的商战中,屡次展现出对时间和规则的把控技巧。另外,还展现出一种简单、直接、不达目的地誓不罢休的姿态。

这头狂奔而来的红牛,不在乎脚下的瓶瓶罐罐,它的目的简单,成本极低,且容易占据舆论高地。同时,它不在乎纠纷的旷日持久,因为对于它来说,敌人失血越多,形势就越有利;而对于中国红牛来说,恰好相反,在乎的越多,反倒束手束脚,处处被动。

问题是,这并不是只属于两个人的角斗场,而是充满危险的丛林,实际上,正因为泰国红牛的入局,中国功能性饮料市场中,东鹏特饮、乐虎、奥地利红牛、魔爪等追赶者纷纷加快了脚步,蚕食这个越来越广阔的市场,受损的,只是红牛本身。

这场纠纷里,能看到天丝的聪明与老辣,其对商业手段的运用,其反应速度,远超中国红牛,比如,在7月24日沃拉育事件发生后,天丝集团急忙发布声明撇清关系,干脆利落,掷地有金石之声。

但从事实上看,流血的可不止是中国红牛,而且还包括红牛品牌本身。

中国红牛的创始人严彬对此颇不理解,面对昔日合作伙伴的子孙,他曾经愤怒一吼:

“你们这些摘桃子的人!”

迥异的商业土壤,针锋相对的底层逻辑

沃拉育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令人愤慨,但逻辑仍可被理解。毕竟就算在中国,也曾经出现过“我爸是李刚”这样的闹剧;许氏家族的激进与扩张,也可以理解,毕竟,商场如战场,唯利是图并非一个贬义词。

真正令人的在意的,是造成这样现实的商业土壤,以及土壤上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

在如今的泰国,富豪后代惹祸的事并不少见,但付出的代价却微乎其微。综合当地媒体报道:

2007年,富商之子康皮塞,在自己的奔驰与公交车擦碰之后,当街撞死公交车售票员,撞伤两名乘客。整整8年之后,才被判缓刑,并赔偿200万泰铢。

2010年,一个拥有“尊贵姓氏”的军官女儿沃拉春,撞毁一辆法政大学的校车,当场撞死9人,其中多数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整整5之年后,她被判罚约500万人民币的赔偿。而这笔赔款,在四年后仍然一分钱没有支付,她也没有坐一天的牢,仅仅被迫出席了一些社区义务劳动。

2016年,泰国化工业某巨头家族成员乍内博,驾驶奔驰强行冲撞高速公路收费卡。一小时后,他将一辆福特车撞到爆炸,车上一对年轻夫妻当场死亡。同样,他没有出庭——理由是“精神状态不适合出庭”。

这在其他国家并不多见,以“我爸是李刚”事件为例,在赔偿死者家属46万元,伤者9.1万元,取得了被害方谅解后,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肇事者李启铭有期徒刑六年,其父李刚被撤销公职,淡出公众视野。

但这不能让公众满意,“我爸是李刚”这句话,依然在网上流传,时刻提醒所有人。就算不提道德,这样的警醒和敬畏,也正是中国的商业文明越来越强盛的土壤之一。

有敬畏,方有分寸。

无数商业案例都曾经说明一个残酷事实:商业的成功与道德无关,结果大于过程。但已故的许书标一定不会这么认为。

这位出生于海南文昌的商人身上,还能看到一些有关一诺千金、反哺家乡、慈善公益等印象,但在其一些后代身上,它们反倒成了工具、笑柄和过时的东西。这样的价值观、过于宽松的环境和扭曲的商业文明,可以造就一家赚钱的企业,但绝不能成就一家伟大的企业。

尤其是,它还是一家与食品饮料有关的企业——你放心将入口的食物交给这样的企业来生产吗?

在漫画《航海王》中,有一群被称为“天龙人”的群体,他们日常带着玻璃面罩,是为了呼吸与常人不同的空气,但你其实很难以善恶去界定这个人群,因为这并非他们的秩序、规则与标准,在他们看来无所谓的举动,可能会对普通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当然,对此,天龙人并不在意。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