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建私家医院趁疫情扩张,这个美墨悬赏千万缉拿的大毒枭是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建私家医院趁疫情扩张,这个美墨悬赏千万缉拿的大毒枭是谁?

塞万提斯不像“矮子”古兹曼那么高调,但他建立的贩毒集团却控制着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毒品市场。

塞万提斯的据点之一瓜达拉哈拉。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记者 | 肖恩

除了成立军队、经营港口、救济平民,墨西哥大毒枭还趁着新冠疫情建起了医院,一步步走向“圈地自治”。

拥有1.2亿人口的墨西哥累计确诊病例已超40万,其中病亡44876人更是位居全球第四。本月早些时候,世卫警告,墨西哥的疫情蔓延和经济萎缩恐已形成恶性循环。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研究表明,今年2月至5月间,数百万家庭的经济状况恶化,目前已属于极端贫困。

借着疫情的机会,黑帮集团在全国封锁、失业率高涨的时候出面为普通民众提供食物和金钱救济,获得了不少人支持,顺势迅速扩张。

据墨西哥《环球报》(El Universal)27日报道,该国顶级通缉犯之一、大毒枭“金发男”(El Mencho)为了不抛头露面治疗肾病,在该国西部的哈利斯科州建了一所私人医院。

今年54岁的“金发男”原名塞万提斯(Nemesio Oseguera Cervantes),是墨西哥最大的贩毒集团之一“哈利斯科新世代毒枭集团”(CJNG)的头目。医院位于距哈利斯克州首府瓜达拉哈拉约250公里的一个村庄,是塞万提斯众多据点之一。

《环球报》称,塞万提斯患有肾功能衰竭,因此藏身在哈利斯科州等高原地区时需要有力的医疗资源支持。《卫报》也指出,拉丁美洲的黑帮通常都会雇佣医学专家,使在冲突中受伤的成员无需去公立医院治疗。

根据《环球报》获得的消息,该医院建在一个树林地区,隐藏在几间房屋中,周边的道路都没有铺好。CJNG集团成员和当地村民也会前往医院就诊。塞万提斯还为村民提供食物、建房修路,以此换取他们的支持。

今年6月26日,该集团成员刺杀墨西哥城警察局长未遂,但造成两名安保人员和一名市民死亡,塞万提斯也因此再次受到舆论关注。专门研究拉丁美洲有组织犯罪的调查组织InSight Crime专家达尔比(Chris Dalby)说,塞万提斯不像“矮子”古兹曼一样高调,一直隐藏在暗处,外界对他的了解并不多。

根据InSight Crime的信息,塞万提斯在上世纪80年代曾偷渡美国,并从90年代起在美国参与贩毒活动。1994年他因贩卖海洛因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刑满后塞万提斯被遣返回墨西哥,并进入哈利斯克州地方警察局工作,期间还一直参与贩毒,随后塞万提斯加入古兹曼的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分支。

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官网

2009年,脱离了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后,塞万提斯建立的CJNG开始崛起,成为墨西哥扩张速度最快的贩毒集团。目前CJNG已经是墨西哥势力最大的犯罪集团之一,每年向美国走私大量可卡因、大麻和芬太尼等,同时也参与贩运人口、武器和燃油。

CJNG招揽了墨西哥国内众多小型帮派和贩毒组织,整合其资源,迅速壮大。有美国官员称,CJNG控制着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毒品市场,还扩张至欧洲和亚洲。

为了争夺墨西哥中部的石油重镇瓜纳华托州,CJNG去年与当地帮派频频火拼,令该州的谋杀率增加了138.8%。去年9月,有居民在瓜达拉哈拉郊外的一口水井中,发现至少44具大部分被肢解且已腐烂的尸体,警方将死因定性为帮派仇杀。

塞万提斯同时出现在墨西哥和美国的通缉名单上。2018年美国缉毒局(DEA)宣布塞万提斯是头号通缉犯,并给出史上最高的1000万美元悬赏额获取他的信息;同年墨西哥以绑架和谋杀两项罪名对塞万提斯发出逮捕令,并悬赏3000万比索(约137万美元)。今年6月曾有塞万提斯在与政府的对峙中身亡的消息传出,但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予以否认。

DEA称,CJNG是地球上最危险的5个犯罪组织之一,势力已经渗入哥伦比亚、秘鲁、玻利维亚等多个拉美国家。7月17日,CJNG发布了一段据称是它旗下特种部队的视频。视频中几十名男子身着防弹背心,手持军用重型机枪,背后还有一排武装汽车,高喊他们是“金发男”的子民。但墨西哥政府对该段视频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视频截图

视频发布的时间恰好是洛佩斯要出访三个CJNG势力范围内的州之前。前美国缉毒局国际行动负责人比希尔(Mike Vigil)表示,塞万提斯要传达的信息很明确——他们才是墨西哥的统治者。

今年初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CJNG一度遭遇重大打击。塞万提斯的儿子在今年2月因被控走私药物,被引渡到美国;他的女儿几天后前往华盛顿参加听证会时也被捕。他们两人都是CJNG财务部门的核心人员。

塞万提斯却始终没有落网。2015年,墨西哥军方曾派出直升机队试图逮捕塞万提斯,但最终直升机被一枚火箭弹击落。地点就在塞万提斯此次建医院的村庄附近。

贩毒集团在整个拉丁美洲都很普遍,黑帮自治在墨西哥、巴西、哥伦比亚等国也不是什么稀奇事。InSight Crime分析称,墨西哥的犯罪组织一直有救济边远地区人民的传统,争取更高的社会接受度,展现相对于政府的优越性。政府在与黑帮对峙时的弱势地位,也助长了这股黑暗势力,形成恶性循环。

尽管疫情波及全球大部分运输路线,但毒品走私生意受到的影响并不大。《纽约时报》评论中指出,封锁下的精神压力也加剧了各国药物滥用的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