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三问野马电池:能否保持海外收入、控股权之谜何时能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三问野马电池:能否保持海外收入、控股权之谜何时能解?

专注国外的野马电池能否真正回归A股呢?

文|GPLP犀牛财经 芋圆

2020年7月17日,浙江野马电池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野马电池”)在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拟申请上交所上市。

据招股书,野马电池本次拟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不超过3334万股,且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预计募集资金总额55777.94万元,用于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研发检测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项目等项目。

据公司官网,野马电池成立于1996年11月,2002年9月更名为浙江野马电池有限公司。公司位于宁波镇海,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销售各种规格型号干电池的民营企业。

然而,在成功登陆A股资本市场之前,野马电池能否先解释清楚其自身上的三个疑问及谜团呢?

“墙内开花墙外香” 野马国外收入能否维持?

2020年,在面临全球一体化挑战的时候,野马电池能否保持境外收入及增长是一个问题。

作为一家中国企业,野马电池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并不强。据招股,野马电池自述“目前中国市场南孚电池占据了重要地位,公司产品主要以出口为主,在出口领域,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为宁波中银、长虹能源、浙江恒威及广东力王等少数企业。”

据招股书,境外收入在野马电池的收入构成当中超8成,2017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出口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98%、85.41%和 85.86%,近三年来,国内销售收入占比均在15%以下。

其中境外收入的55.19%来源于欧洲区域,北美洲占比24.53%,港澳台占比14.2%。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此外,不光是境外收入占公司收入的85%及以上,更关键的是,野马电池是贴牌生产销售——在野马电池大部分出口业务当中,野马电池是向国际商业连锁企业、国际电子设备生产厂商和大型贸易商等客户进行贴牌销售,主要包括家乐福、乐购、松下等公司。

2017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贴牌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8.65%、88.86%和 88.94%,自有品牌业务仅占11%左右,占比较少。

那么,面对当前环境,野马电池的境外出口及贴牌业务还能够持续发展吗?

显然,这是一个问题。

野马电池的财报问题

野马电池的财报问题也值得关注!

  1. 出口退税额占利润总额的50%以上

出口多,自然就少不了退税的事,可是野马电池的退税额还是惊讶到了。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野马电池收到的出口退税额分别为10034.97万元、9506.76万元和7448.94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66.54%、76.19%和51.23%。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除此之外,野马电池的政府补助也不少——财报显示,野马电池拿了不少政府补助,2019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约为1131.93万元,2017及2018年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224.47万元、292.57万元。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野马电池2019年14539.36万元的利润总额里面还包括1131.93万元的政府补助及7448.94 万元的出口退税,二者加起来的占比高达59.02%。

实则,2017-2018年比例更高。2018年,这一比例为78.53%,2017年这一比例高达171.39%!

  1. 逐年下降的营收与不断提升的毛利率

野马电池近三年营收规模逐渐下降,2017年至2019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78亿元、10.52亿元及9.91亿元,2019年较2018年下降5.83%,2018年较2017年下降2.40%,营收下降幅度逐渐扩大。

2020年的财报虽然没有公布,但以其目前的营收分布来看,2020年的营收可能受到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野马电池的毛利率水平却在逐年提高,据招股书,野马电池2017年至2019年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8.42%、21.19%及24.74%。

长虹能源及力王股份均以贴牌出口销售为主,与野马电池更具有可比性,抛开亚锦科技(南孚电池为其子公司),可以发现野马电池2018年、2019年的综合毛利率均高于长虹能源及力王股份。

  1. 研发投入近三年来均低于可比同行

如果说持续提高毛利率的一个前提是增加技术含量的话,野马电池对于研发的投入却低于同行,令人费解。

据招股书, 野马电池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570.5万元、2758.73万元及2882.34万元,2019年较2018年增长4.48%,从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来看,野马电池近三年来研发费用率均低于长虹能源、亚锦科技,力王股份,更低于平均占比。

野马电池内部两家分立 控制权成谜

除了财报谜团,在野马电池身上还存在股东控制权成谜的困惑。

据招股书,野马电池由余元康、陈恩乐、陈一军、余谷峰、陈科军、余谷涌等六人共同控制。其中余元康、陈恩乐分别持股20%,其余4人各持股15%。

从姓氏上不难看出,公司目前为两家分立局面。

据招股书,余元康为余谷峰、余谷涌的父亲,陈恩乐为陈一军、陈科军的父亲,其中陈一军为董事长,其妻子庞亚莉为财务总监。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这不是该问题第一次浮出水面。

早在2019年6月,野马电池曾向证监会提交IPO材料,2020年4月证监会回复反馈意见,对其招股说明书共提出52项问题,其中有一项便是针对公司控制权提出疑问。

证监会要求其“披露实际控制人认定的依据”,并提出“共同实际控制人是否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是否在协议中明确发生意见分歧或纠纷时的解决机制,相关机制是否有效运行?公司决策机制是否能够保证公司治理的有效性,是否可能出现“公司僵局?”等问题。

对此,野马电池在最新的招股说明书中回应“自2007年11月起,该六名股东即已形成上述对公司的持股结构且无变动,历史上合作关系良好,在公司所有重大决策上均在事前充分沟通的基础上达成一致意见。”

若野马电池成功登陆A股,上市后这6位股东的控制权是否还能如以往保持平衡?这就不得而知了。

因此对于野马电池来说,是否能摆脱对出口退税、贴牌生产的依赖,是否能提高研发,发展自有品牌,无论其最终能否上市,这都是其将来能够驰骋国内外市场的关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