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扎克伯格:一个中国女婿的黑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扎克伯格:一个中国女婿的黑化

“中国女婿”的黑化是必然的,甚至可以说只是时间问题。这种人本身就是利益驱动,主义和生意之间拎得非常清。​

文|螺旋实验室  杜超

2016年3月,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晒出了一张自己跑步经过天安门广场的照片,并配文道:“It's great to be back in Beijing(回到北京真是太棒了)”。

那应该是小扎在中国最受欢迎的一段日子,2012年至2016年间,扎克伯格四次来到中国,爬长城,参观清华大学,用中文发表演讲,与政商人士座谈,充分展示着自己热爱中国文化的良好形象。

由于华裔妻子的缘故,加上Facebook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影响力,在不少主流媒体的报道中,扎克伯格“中国好女婿”的形象被刻意营造了起来。

然而几年过后,扎克伯格的人设就在一夜之间崩塌,2020年7月29日,扎克伯格在接受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组织的听证会上表示:“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是证据确凿的。”

在这场由Facebook、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大科技巨头参与的听证会上,苹果、谷歌、亚马逊均对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问题持否定意见,唯有扎克伯格抛出了不同的结论。

有了扎克伯格这种专业科技人士的“理论支持”,严厉的制裁转瞬即至,听证会结束后的次日,特朗普即对外宣布,他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

扎克伯格攻击性极强的个人言论,以及特朗普的封杀令,从时间脉络上来看,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两起各自独立的事件。

Facebook和TikTok之间紧张的竞争关系,已经不止一次被外界挑明,去年7月,扎克伯格也在内部会上坦承:“TikTok是中国科技巨头制造的第一个全球爆款”。

为了应对TikTok的异军突起,Facebook也推出了一款名为Lasso的同类产品进行市场化竞争,但取得的效果并不理想。

社交领域的常态化竞争,加之扎克伯格对于美国朝野敌对情绪的精准揣摩,昔日的“中国好女婿”终究还是展现出了犹太商人的精明与善变。

字节跳动在近期发表的声明中,直接把“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定义成目前所遇到的“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

与之并行的,则是“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和“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这些更为宏大的命题。

基于Facebook在科技领域的特殊地位,创始人扎克伯格的观点自然不能简单地被视为个人言论,尤其被政客拿来当成舆论武器的时候,其所造成的破坏力就要更为巨大。

TikTok就很不幸的中了枪,而且还不是殃及池鱼的那种中枪,它可能本身就是要被精准打击的对象。

前文已经说过,扎克伯格有着精明的犹太商人特质,无论是过去频繁示好中国,还是如今充当绞杀TikTok的急先锋,在站队问题上,扎克伯格从来都是经过精准的利益测算。

2016年,当扎克伯格跑步经过天安门的时候,大洋彼岸的美国媒体就猜透了扎克伯格的最终意图,除了巩固作为一个知名外国企业家在中国的影响力,最为核心的就是促成Facebook再次回到中国。

虽然从现在来看,Facebook回到中国并未成行,未来可能也希望渺茫,但对于当时的扎克伯格来说,面对全球最大互联网市场的诱惑,总得想些办法来搞点和平演变。

在清华大学大秀中文,与马云进行现场对话,都是扎克伯格在彼时所做出的努力,当个演员已经够辛苦了,更何况还带着一张那么大的“脸谱”。

或许也真是因为国人太过单纯,没能识破“渣”克伯格的惺惺作态,好在也没付出过什么实质性的承诺,尽管后来“中国好女婿”沦为了“渣男”,也没太大的损失。

相比较苹果、谷歌、亚马逊这些在中国市场尝到过甜头的科技巨头,主营业务一直被挡在中国之外的Facebook在遇到站队问题时,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曾经求而不得的意中人。

面对听证会上关于“中国是否窃取美国技术”的提问时,在中国获利最多的苹果公司表态最为坚定。苹果CEO库克直截了当地表示:“从我掌握的第一手资料看,苹果公司没有发生过此类事件”。

谷歌公司的总裁的回答则是:“据我所知,谷歌也没有发生过”。亚马逊虽然有所摇摆,但也只是模棱两可地说道:“只是从报道上听说过‘窃取技术’,亚马逊没发生过”。

大胆的假设一下,如果Facebook也在中国市场分得一杯羹,扎克伯格是否也会在此刻帮着中国说话,可能也未必。

扎克伯格和Facebook近两年在美国国内的处境颇为艰难,因为隐私丑闻的爆发,扎克伯格本人不止一次受到过指控,相比较鼎盛时期光鲜的青年企业家形象,扎克伯格早已跌落神坛。

而在产品侧,2018年Facebook的用户数首次出现了下降的态势,2019年又迎来了TikTok的强力竞争,在流量入口和广告收入上对Facebook产生了实际威胁。

就算Facebook在中国能有一部分生意,可能也难以抵消扎克伯格在美国本土的失意。

换句话来说,你不能指望着对渣男付出真心,对方就能抛家舍业的给你温暖,尽管他曾经披着“中国女婿”的假面外衣。

曾经的扎克伯格来中国示好,也只不过是为了正常的商业扩张,尽管最终未能如愿,但终归是收获了点虚名。

如今风云突变,没搞定的市场里又孵化出了一个更加搞不定的竞争对手,此时还不撕下伪装,恐怕连最后的站队机会都没有了。

一言以蔽之,在商言商,给企业家装上人设本身就充满着风险,何况对方还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中国女婿”的黑化是必然的,甚至可以说是时间问题,这种人本身就是利益驱动,主义和生意之间,还是拎得非常清的。

短视频平台上的老外随便说几句“我爱中国”就能收获几十万点赞,但回过头你再去看他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涨粉变现。

“放弃幻想”,“准备斗争”指导方针放在今天依然有用。

等到以后国内外的商业战场上再次出现中外势力的对垒,扎克伯格人设崩塌的类似事件也许还会出现,今天是某个“中国女婿”,明天可能就是哪个“华人之光”。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